24K小说网 > 玄天魔帝 > 第二千七百零二章纪元毁灭!

第二千七百零二章纪元毁灭!

        百年时间过去。

        混沌已是笼罩了大部分。

        陈然头上压着纪元之钟,胸口插着纪元之剑。

        无时无刻爆发纪元灾劫在摧残着他的一切!但…陈然丝毫不在乎。

        这种痛于他而言也不过是过眼云烟。

        很快。

        六道大帝来了。

        他沉默着看陈然。

        被纪元灾劫笼罩的陈然,显然不像他眼神般云淡风轻。

        在六道大帝的感知中,陈然正在走向毁灭。

        “道友,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不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

        六道大帝沉声道。

        他因陈然的固执而认同!他因陈然的付出而感动!他更因陈然的无畏而佩服!他…很想为陈然做些什么。

        “大帝,我不会客气的。

        但现在,只有我自己能做接下来的事。”

        陈然笑了下,带了些许僵硬。

        六道大帝沉默,只能离去。

        而陈然,则是抓起被镇压的天道。

        “这个纪元,已经不属于你。”

        陈然低语,带着疯狂挣扎的天道,向着纪元外而去。

        他是这个纪元的生灵,理论上来说很难离开。

        但对于陈然来说也仅仅理论,只是他不愿离去。

        而对于现在的天道,则是更畅通无阻!因他成为了永恒,可以脱离这个纪元,脱离被毁灭的规则!哪怕…他入永恒极其不正规!纪元外。

        与混沌一般的黑暗。

        陈然轻轻一吹,天道便是被他吹出了纪元。

        天道疯狂挣扎。

        但下一刻。

        他一滞,愣在那里。

        天道…已经脱离纪元。

        这一刻,他真真切切感受到自己成了永恒。

        他蓦地望向陈然。

        “陈然!”

        他怒吼,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只有叫喊他的名字。

        “去那所谓的纪元十界吧,你回不来了。”

        陈然说着,转身而去。

        天道怒吼,不甘至极,想冲入纪元。

        但…却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拦住。

        他只能看着陈然的背影,孤傲,决绝,却也苍凉悲怆。

        而此刻。

        天祖募然出现在天道面前。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天道:“你成了永恒?”

        纪元未破!永恒已成!此事亘古未有!“你管得着?”

        天道怒吼,同样不喜天祖。

        天祖沉默。

        他望向纪元。

        陈然那复杂的背影,也是落在他眼中。

        天祖…久久无法收回视线。

        ……岁月苍茫。

        陈然自己坐入了起点与终点之间。

        他肉身如世界!六道世界在一点一滴的镌刻入他的原道,却也一点一滴的脱离出来!镌刻的是轮回,脱离的是世界!此刻陈然在做的,不是将六道世界融入原道,而是将苍生镌刻在他的大道上!“接下来,我不死,苍生便不死。”

        陈然低喃,在破坏着古老的规则。

        两百年后。

        陈然镌刻完成。

        而后他站起。

        他要不死,必然要打破纪元规则,而不是踏入纪元所认可的永恒!“接下来,我要率先一步毁灭这个纪元。”

        陈然眼中流露疯狂。

        于起点处。

        陈然开始一点一滴破坏这个纪元。

        而每破坏一点,陈然便是构筑虚幻的一点。

        他要破坏真实的纪元,构建一个虚幻的纪元!“轰轰轰!”

        每做一点,恐怖的纪元灾劫便是落下一道。

        那是细如发丝的纪元之剑,不断插入陈然的体内。

        陈然痛的面孔都是扭曲。

        但…依旧在继续着。

        “提前破坏纪元!在纪元之轮指定的时间前毁了纪元!这个自然就是漏洞!而接下来我制造的漏洞越多,最后抗衡苍生皆死这个既定规则时,我就越有机会保住苍生!”

        陈然低吼。

        他一次次破坏这些小规则,终究是为了承载住那个巨大的规则!在六道大帝都不忍心看的情况下,陈然开始毁灭纪元,也是开始构造虚幻的纪元。

        陈然一步步向前走。

        他走到哪里,哪里便是破碎,再以虚幻的方式重现。

        此事,能让纪元降下的责罚降到最低!此事,也能让这个纪元不是真的破碎。

        虚虚实实间。

        陈然觉得他构造的世界是真的。

        纪元…又如何辨别真伪?

        看着那一处处熟悉的地方被破坏,陈然忍受着巨灾劫痛苦的同时,其实最痛的还是他的不舍。

        他走过六道世界,走过仙魔古城,走过诸天许许多多地方。

        这里是他的故土。

        但此刻却是由他亲自终结。

        陈然苦不自知。

        他…只是重复着!朝朝暮暮,年年岁岁。

        转眼过去了三百年。

        距离真正的纪元某日,已是仅剩三百年。

        陈然已经破碎了大半个纪元。

        不过在这一日,他却是停了下来。

        不仅因为真实的纪元很难再破碎,更因为他迷茫了。

        “我在做什么?”

        三百年的无休止毁灭,三百年每时每刻的灾劫之力临身,让陈然迷失了自我。

        整个人…都是陷入了混沌。

        短时间内,陈然将无法记起自己要做什么。

        他…都有些忘记自己是谁了。

        六道大帝来了。

        他看着陈然,眼中满是心痛。

        “陈然,我带着你的记忆来了。”

        六道大帝自语:“可是在这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竟是不想还你了。

        与其这般痛苦,倒不如在浑浑噩噩中消亡……”六道大帝浑身颤抖,站在陈然极远处久久无法迈步。

        在三百年前,陈然临摹了一份自己的记忆给六道大帝!很显然,陈然早已猜到如今的局面!他,这是要凭借这份记忆恢复清醒。

        “陈然,你或许也猜到我一定会将这份记忆给你。”

        六道大帝苦涩笑了声。

        他感性的想让陈然就此逝去,但理性却不允许。

        因他知道,这些无休止的痛苦和折磨,陈然是心甘情愿承受的。

        最终。

        陈然还是靠着这些记忆悠悠醒来。

        他双眸猩红,恍若一片血海在其中荡漾。

        “三百年了。”

        “只有大半纪元被毁了么。”

        “可惜。

        不过我只能停下了。”

        陈然摇头。

        如今的纪元。

        真实与虚幻并存。

        陈然朝着六道大帝点点头,然后走远。

        接下来的三百年,他还要做一件事。

        最后,便是对他,对这个纪元生灵的最终定论!……纪元是什么?

        纪元是一个圆,圈住了无数生灵!最终,只能有一个生灵能跳出圈外!生命是什么?

        生命是情感,意识的体现。

        活着是生命,死了便是尘埃。

        创造生命,毁灭生命。

        这是纪元的主旋律。

        陈然走在虚假与真实并存的诸天,六道世界……他想着纪元与生命。

        “无数纪元生灭,纪元毁灭之下,只有一个生灵能永恒。

        此事从无特例,但这就说明了纪元规则不可破?”

        陈然自语,满是不信。

        “除非我失败了,否则我是不会相信的。”

        在某处地方。

        陈然停了下来。

        这是仙魔古城。

        可是…这是虚幻的。

        陈然盘膝于仙魔古城之巅。

        空空荡荡,死寂无烟。

        偌。

        除了六道大帝,真的就只有陈然了。

        陈然在空荡的古城做了一日。

        他身上依旧无时无刻爆发着纪元灾劫。

        那纪元之钟,纪元之剑好像都变成了实质,与真正的纪元至宝没了差别。

        此刻的灾劫,足以毁了一个永恒。

        但…陈然依旧在坚持着!这似乎是这个纪元下能降下的最强力量!不过……陈然却是在不断变强!他的原道…永无休止!而此刻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依赖着原道!若无这区别于纪元的大道,陈然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枉然。

        这,也是他支撑他走下去的支柱!翌日。

        他伸手招来充满灵性的五色土,开始捏出一个个人形土偶。

        每一个土偶,陈然都会滴一滴鲜血。

        而后……那个土偶便是变成了活生生的生灵。

        他们朝着陈然一拜,便是开开心心的走远。

        陈然沉默,眼中没有丝毫情感。

        这些…只是他创造的生灵。

        有灵却无魂。

        “纪元毁灭生灵,但其毁灭的程度是否也有限?”

        陈然自语。

        “若是超过纪元的毁灭程度,生灵是否可以活下来,规则又是否会松动?”

        陈然继续捏着土偶,赋予他们生命。

        仅仅百年。

        诸天便又有些热闹起来。

        “众生…如何诞生?”

        陈然自语。

        “或许,也只是纪元这般捏造,只是赋予了我没法赋予的灵魂……”陈然积蓄捏木偶。

        诸天热闹了起来。

        但陈然毫无波动。

        这只是他创造的虚假繁华。

        他们有喜怒哀乐,也有各种蜕变与繁衍。

        但…毫无灵魂!陈然坐在那,受着万灵敬仰。

        但…看上去这份敬仰充满空洞。

        “若我有朝一日能达到与纪元等高的程度,我是否也能创造纪元,创造有魂的生命?”

        陈然偶尔停下,思索着遥远的大道,不可思议的道途。

        三百年…似乎很快就是过去!这场虚假的盛世繁华因陈然展开。

        他们活在这虚假与真实并存的诸天,为活着而活着。

        这一日。

        六道大帝到来。

        看向陈然,他许久无言。

        创造了无数生灵,分出了数不清的生命之源,陈然也衰竭到了极致。

        此刻的他变成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孩,柔弱,无力。

        唯独他那眼神,依旧沧桑,坚定,不曾改变。

        “大帝,准备好了么?”

        陈然轻声问。

        “陈然,我能问一个问题么?”

        六道大帝开口。

        “你问。”

        “若成功了,你要如何做?”

        陈然一顿,随即伤感道:“可能一个纪元后,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

        也有可能另有际遇,发展成我现在都无法想象的场景。

        不过,我可能不会再像现在这般拼命。

        该任命,便认命了。”

        六道大帝怔了怔,随即高兴的笑了起来:“嗯,我准备好了。”

        他最怕的不是陈然失败,而是苦苦挣扎在这无休止的纪元人间。

        此刻听到陈然的答案,六道大帝觉得自己也能最后一次的拼尽所有,而毫无悔恨!陈然抬头。

        现在的他,眼神依旧有着无尽的信念与执着。

        “来吧。”

        他低语。

        这一日,纪元之轮转了一个轮回,走到了尽头。

        真正的纪元大毁灭,开始了!

  https://www.24kwx.com/book/0/425/26173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