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大魏能臣 > 第十三章自古美人如名将,不使人间见白头!

第十三章自古美人如名将,不使人间见白头!

        曹、萧联姻之事绝不可行,可又不能直接拒绝,那样会伤了曹丕、甄道夫妇的面子,卞夫人也会不高兴的,萧逸还要落一个‘居功自傲,目中无人’的坏名声!

        萧逸狡猾如狐,自然有破解之道了,第二天,在侯府中举行了盛宴,邀请亲朋好友、文武百官都来参加,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萧逸让人把女儿萧湘、徒弟姜维领了出来!

        当着数百名宾客的面,交换了生辰八字,正式约为婚姻,萧逸赐徒儿玉玦一块,赐女儿玉环一枚,作为二人的定亲信物!

        萧逸还郑重声明,早在汉中大战之时,自己就答应这门婚事了,只是因为战事紧急,之后又为先王守孝三年,这才迟迟没有公布出来!

        大丈夫,一言九鼎,自己既然答应了这门婚事,那就绝无反悔之理,掌上明珠有了归宿,‘别人’也就不要惦记了。

        这一番神操作下来,既不伤曹家人的面子,又避免了尴尬的政治联姻,还安排了女儿的终身大事,可谓是一箭三雕!

        其实就算没有政治上的考虑,萧逸也不会把女儿嫁给曹叡的,因为很多史书都隐晦的记载着,这位曹魏第二代皇帝独立特行,虽有后宫佳丽三千,却偏偏的喜好男风!

        以至于曹叡驾崩之时,连个亲生儿子都没有,只好以养子继承皇位,还是个来历不明的养子,一度被人质疑不是曹氏血脉,这也是曹魏政权崩塌的原因之一!

        把女儿嫁给这种男人,岂不一辈子守活寡吗,别说做皇后娘娘了,就是做王母娘娘又有何幸福可言?

        还是自己的四徒弟好,忠肝义胆,文武双全,以后肯定也是个好丈夫,关键是徒弟跟随师父身边,女儿婚后也就不会远离了,萧逸可舍不得掌上明珠远嫁!

        “恭喜大司马大人--爱女配良婿,徒儿得佳偶,可谓双喜临门啊!”

        “恭祝一对新人--快快长大,等着喝你们的喜酒了,哈哈!”

        ……

        大司马大人的女儿、徒弟定亲,这可是喜上加喜的好事,宾客们纷纷举杯庆祝,并送上了大量的礼物,恭贺之词,响彻大堂!

        ……

        这件事很快传到曹丕耳朵里了,独坐半响,一语皆无,而后召集心腹重臣们,加快了曹魏代汉的进程……

        第一,召集各地的封疆大吏、名人雅士、三老五更……共计七八千人来许昌城,参加这场禅让仪式,见证改朝换代的历史时刻!

        第二,在江淮、荆襄、汉中一线部署大量兵马,以免江东、巴蜀两大集团,以‘勤王’为名出师北上,其余各州、郡驻军也要戒备,小心有人趁机闹事!

        第三,曹丕召集了一批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的术士,捧着黄历反复推算,认定建安十九年-十二月十二日,乃是罕见的黄道吉日,最适合举行禅让大典了。

        第四,商议新王朝的国号、年号、旗色,都城定在那里,皇帝穿什么服饰,新的文武百官称号,以及禅让仪式的具体流程!

        …………

        就在朝野内外人等,全都忙的不可开交之时,无愁侯府中又出了一件大事:貂蝉病危了!

        “姑姑!姑姑!--呜呜!”

        无愁侯府-小家庙中,貂蝉躺在软榻上,呼吸微弱,动弹不得,依旧倾城倾国的俏脸上,更笼罩着一层浓浓的黑气,萧玄、萧黄几兄弟围在旁边,伤心的直掉眼泪!

        自从来到无愁侯府,貂蝉就一直住在小家庙中,至今已有十七八年了,每日里吃斋、看书、绘画,养一些花花草草为乐,从不过问外面的事,也不与外人接触!

        只有萧玄、萧黄几兄弟,经常到小家庙中探望,貂蝉也很喜欢这些孩子,亲自教他们读书识字、拳脚武艺,还讲一些汉宫内的隐秘之事,其中就包括帝王术!

        而十几年间,貂蝉只出过小家庙一次,就是把打了太子的萧玄、从皇宫里面领出来了,强势如海燕公主也给了面子,因为貂蝉有大恩德于汉室江山!

        “红昌夫人得了什么病,你们几个快点开药救治啊!”

        “回禀几位夫人,红昌夫人脉相平和,血气通畅,没有丝毫病症之状啊!”

        “人都成这个样子了,还敢说没有病症,你们会不会把脉啊……估计是疑难杂症,还是速速派人到争鸣学府,请两位神医前来会诊吧!”

        ……

        曹节、甄宓几位夫人也都来了,多年相处下来,她们早已视貂蝉如姐妹了,关爱之情,溢于言表!

        貂蝉是汉宫女官称号之一,专门负责管理头饰、冠冕的,其本名叫任红昌,因此侯府上下都尊称红昌夫人,孩子们则叫她姑姑!

        另有几名侯府医官,轮流的给貂蝉把脉像,又查看了舌苔,却谁也说不出病况,一个个急得抓耳挠腮、面红耳赤!

        按理来说,能在无愁侯府中做医官的,个个都是岐黄妙手,就算有的疑难杂症治愈不了,也不该连病情都看不出来,这实在太奇怪了?

        而且看貂蝉的样子,气息越来越是微弱,只怕一时三刻之间,就要撒手人寰了,到底什么病呢?

        “大司马大人,大司马大人回来了!”

        正在慌乱之间,萧逸走进了小家庙,身上穿着全副铠甲,手中拎着一条马鞭子,气息略微有些急促,显然是一路飞奔过来的!

        原来萧逸最近住到城外、玄甲军大营中去了,亲自主持招募、训练新兵的事情,又让西羌各部送来十万匹战马,还从武库中领出不少刀枪、弓箭、铠甲!

        玄甲军骁勇善战、功绩显赫,位列各支兵马之首,对萧逸更是忠心耿耿,一直作为定海神针来使用,就是数量上还不算太多!

        因此上,萧逸派人分赴各地,招募弓马娴熟、悍勇敢战之士,准备把玄甲军扩充到五万人,最好扩充到十万人!

        有了这样一支强大机动兵力,以后无论出什么状况,都能够从容的应对了,还有陌刀兵、丹阳兵、学子军、关中兵、陷阵营几支人马,也都开始扩充兵力了。

        这般大张旗鼓的招兵买马,会不会引起曹丕的猜忌、加深双方之间的矛盾,萧逸完全的不在乎了。

        曹丕与士族集团达成交易,准备推行‘九品官人法;的事情,还是悄悄的泄露出来了,或者是有人故意泄露的,以激化曹、萧两大集团之间的矛盾!

        谁泄露的消息不重要,重要的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曹、萧分裂已成必然之势了,不只是政治上的斗争,没准还要刀兵相见呢!

        大开杀戒之前,都要磨一磨刀子,萧逸就是在营中‘磨刀’呢,不过得知貂蝉病危的消息,连身上的甲胄都没脱,就飞马回到了侯府之中,一溜烟的跑到了小家庙!

        “无愁,你回来了!”

        “躺着,别动!”

        ……

        看到萧逸的身影出现,貂蝉死寂的眼神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丝光彩,挣扎着想坐起来,又无力的摔倒了。

        萧逸也不避嫌疑,亲自扶着她重新躺好,三根手指搭在寸关尺上,仔细为她查看病情,萧逸如今的医学造诣,不在华佗、张仲景之下,一般的疑难杂症都可以治愈!

        那知把脉之后,萧逸眉头紧皱起来,脸上先后露出疑惑、震惊、无奈、痛苦的神色!

        貂蝉的身体没有病,可是她真的就要死了,因为她的心已经死了,这话说的比较矛盾,具体解释就是:

        貂蝉才貌双全,本该匹配如意郎君,幸福快乐的渡过一生,可惜她遇到了乱世,又不幸的卷入其中,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连环计、凤仪亭、受禅台、下邳城……一场场的风波下来,一个个熟悉的人丧命,貂蝉的内心千疮百孔,时时刻刻都在滴血,‘红颜祸水’四个字,永远刻在了她的灵魂深处,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绝对是悲惨至极的事情!

        在无愁侯府的十几年中,貂蝉与其说在隐居,不如说在疗伤呢,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颗心还是越来越衰弱了,也越来越觉得人生无望!

        如果说人生还有一点意义,那就是自己巨大的奉献之下,挽救了大汉王朝的命运,这也是貂蝉仅有的安慰了!

        可是曹魏代汉的消息传来,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击碎了貂蝉的内心,自己的牺牲变得毫无意义了,世上又无亲无朋、无夫无子,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心死了,人自然也就死了!

        “怪我,全都怪我,我就是一个懦夫,是我害了你一辈子啊!”

        无愁侯府有的是珍贵药材,萧逸更是一名岐黄高手,可是二者加在一起,也救不了一个心如死灰之人,望着那双秋水般深邃的眼睛,回忆起以往的事情,萧逸不禁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其实洛阳初见之时,貂蝉就对萧逸心怡不已了,如果后者勇敢一点点,色心大上一点点,两个人恐怕早就修成正果了,也就没有之后的悲惨事情!

        可那时候的萧逸,还是一名不成熟的穿越者,认为自己的能力有限,根本无法改变历史的走向,还是顺水推舟轻松一些,故而献上了连环计,也间接的伤害了貂蝉!

        二十多年过去了,萧逸的思想完全成熟了,知道自己不但能改变历史,甚至能够创造历史,可是错误无法挽回了,每每思之,悔恨不已!

        “无愁不必自责了,妾身就是这个命运,怨不得任何人的,只恨生逢乱世,只恨未遇良人!

        如果有来世的话,妾身希望长的普通一些,做一个平凡的农家女,相夫教子,快乐一生,最好能早一点遇到你,你也是一个平凡人……”

        ……

        “所有人都出去吧,我单独陪红昌夫人一会儿!”

        “诺!”

        当天晚上,萧逸留在小家庙中,陪着貂蝉走完人生最后一程,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也没人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也许什么也没做呢!

        第二天早晨,萧逸走出来了,怀里抱着貂蝉的尸体,苍白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看来她走的很安心、也很满足,像是得到了什么承诺!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使人间见白头,对于一个倾城倾国的祸水来说,在容颜未老之际逝世,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不见春秋时期,三千越甲吞吴之后,西施跟着范蠡一起泛舟五湖、天地为伴,只留下美好的传说,让后人反复吟诵!

        如果让七八十岁、齿牙脱落,鹤发鸡皮的西施出现在世人面前,这个故事恐怕就不美好了吧?

        貂蝉的尸体以金丝楠木棺椁入殓,以士大夫的礼仪、在无愁侯府中祭祀了七天,而后送往长安城、择风水宝地下葬,萧玄披麻戴孝,以孝子的身份扶棺而行!

        与此同时,萧逸正式上奏朝廷,任命长子萧玄为长安令,兼辅国将军,从此就坐镇长安城,管理关中大小军政事务了!

        为何不在许昌就近下葬,反而千里迢迢的送到长安,此事无人知晓,是萧逸亲自下的命令,而刻有‘任红昌’名字的灵牌,也出现在了侯府小家庙之中,永远享受香火祭祀!

        棺椁出城之日,很多官员、百姓自发的站在路边,备下贡品,焚香祭祀,黯然落泪者不计其数!

        人们都还记得呢,在国家最为黑暗无望的时候,是这位奇女子挺身而出,除掉了祸国殃民的恶魔,为大汉王朝延续了一口气,可惜也就是一口气!

        就在貂蝉棺椁运走的第三天,举行禅让大典的日子到了!

  https://www.24kwx.com/book/0/429/21569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