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大魏能臣 > 第1602章 长夜守灵人!

第1602章 长夜守灵人!

        深夜-洛阳城-新丞相府后堂中!

        灯火摇曳、白帐高挂,香烟缭绕、肃穆庄严,一具巨大的五重套棺陈放中央,外面是两层梓木,其质坚韧,不翘不裂,素有千年不朽之称!

        中间两层是檀香木,又称‘阴沉木’,纹理笔直,坚硬如铁,不怕水、不怕阴、不生虫,也不生菌!

        中心是一层金丝楠木,素以高贵华美著称,在灯火的照耀之下,金光闪闪,灿若云锦,还有淡淡的清香味道呢……里面躺着曹操的尸体,已经认真清理过了,双目微闭,面色安详,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按照汉家制度:诸侯王薨,当口含夜明珠,头靠金丝枕,内塞九窍宝玉,外穿金缕玉衣,并以‘黄肠题凑’安葬,可保证尸身千年不朽,容颜鲜活如新!

        不过曹操生前有交待:天下尚未安定,未得尊古也,简礼薄葬即可,不以金玉珠宝、铜铁锡器之类入土,因此一切都从简了,棺椁内不放任何陪葬品,身上仅穿平常服饰,一件贵金属饰品也没有!

        二月时节,天气微暖,为了防止尸身腐烂,在棺椁的角落中,还是放置了一些特制香料,棺椁外面还有许多大冰块,一个时辰更换一次,算是极大的‘奢侈’了!

        “嘀嗒!--嘀嗒!”

        许褚披甲持刀、站立在棺椁旁边,坚毅的脸上布满了死气,泪水更是一刻没停过,都哭出血红色了,他一直是曹操的影子,如今身体死了,影子也就随之死了。

        曹操逝世之后,这员虎将本欲横刀自刎,追随于黄泉之下的,是萧逸出手阻拦住了,并用一个善意的谎言,让他打消了殉葬的念头。

        萧逸对许褚说了,大王临终有遗言:‘自己下葬以后,让许褚及其子孙,千秋万世,护卫王陵,唯有虎侯守卫陵旁,孤才能睡的安心!’

        自古凡是帝王陵寝,必然要安排守卫者,这是一种极高的荣誉,也是一项艰苦的任务,非心腹死士不能承担!

        许褚欣然接受下来了,并拔出了佩刀,割破自己的脸颊立誓:‘许氏不绝,守陵不止!’

        从此以后,许褚及其家族成员,就成了曹操墓的守护者,子子孙孙,坚守承诺,一守就是一千八百多年,还在默默的延续着……

        “大王啊!--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大王啊!--痛煞我心!痛煞我心!”

        ……

        程昱、夏侯惇、曹洪、华歆、董昭……以及数十位文武重臣,皆身穿素服,跪在大堂上哭泣着,人人泪流满脸,却又不敢放开声音!

        因为曹操的生死,关系着天下安危,为了不引起人心动荡,暂时还没有公布死讯,只是通知了几十位重臣,以商议军国大事为名,来后堂中祭祀哀悼!

        丞相府内外,已经被’虎豹骑‘封锁了,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商议完丧事之前,任何人不准踏出一步,以免的走漏了消息!

        而群臣哀悼的同时,目光都紧盯着前面的祭台,上面除了猪头、羊头、牛头三牲贡品,还放着两枚印盒--大汉丞相金印,以及魏王之宝!

        这两枚印宝的份量,足以震慑整个天下,如今曹操魂归地府了,谁又会成为它们的新主人呢,这也是今夜要商议的事情之一!

        “大王辞世,痛煞人心,然军国大事不可废也,今夜请诸位大人前来,就是商议一下丧礼、安葬、继位之事,不知诸位有何高见?”

        萧逸跪在棺椁最近处,穿着最隆重的孝服,浑身上下皆是白色,就连袖口、裤腿都用白布包裹了,头上系着一段麻绳,手中持一根哭丧棒!

        按照汉家规矩,老人去世之后,当由嫡系子孙披麻戴孝,跪在灵柩前守护的,还要守孝三年之久,期间不能吃美味食物,不能穿鲜艳衣服,也不能与妻子同房!

        可曹家的儿子们,有的在许昌、有的在青州,还有的远在西域……近处则一个也没有,故而萧逸以女婿身份,充当了守灵之人。

        这本是孝顺之举,却也让人想入非非,因为负责守灵者,往往是逝者的继承人,如今萧逸跪在了曹操的灵前,莫非是觊觎大位吗?

        别忘了,曹操有魏王、汉丞相两重身份,前者自然是世子继承了,后者却不是世袭的官职,而且大汉王朝四百余年来,还没有父子相继为相者!

        以萧逸的实力、资历、威望,如果争夺大汉丞相之位,恐怕没谁是其对手,就连曹丕也得退避三舍!

        “老夫腐朽之躯,耳聋眼花,如今遇此莫大噩耗,已经是六神无主了,除了祭拜一下大王,再无别的本领!

        至于丧礼、入葬、继承之事,还是请诸位大人商议吧,老夫……咳咳……就不参与了!”

        文武重臣里面,程昱的年龄、资历最老了,在朝堂上的威望也高,乃四大谋士中仅存的一个,理应发表重要意见才是!

        可他倒着爬了几步,呜咽流泪,咳嗽不断,示意自己行将就木了,不愿参与这场讨论,很显然,老狐狸选择了明哲保身!

        其余的文武重臣们,目光闪动,暗打手势,‘激烈’交流一番之后,御史大夫-华歆率先发言了……

        “当今之时,益州、江淮的战事刚刚结束,数十万大军尚未撤回,中原人心亦未安稳,而大王突然撒手而去,为了安稳住局势,以下官之愚见吗,还是暂且隐瞒死讯为好!

        可以护送大王棺椁,秘密的返回许昌城,把内外事宜安排妥当之后,再正式的昭告天下,举行丧礼,同时请世子殿下,继承魏王之位,以安社稷人心!

        带尘埃落定之后,再行护送大王灵柩,返回封国-邺城去,按照遗令吩咐的,好好的安葬入土,如此一切平安稳妥,对国家最是有利了。”

        华歆是曹操的心腹人,也与曹丕私交不错,自然处处为新主子打算了,曹丕有世子的名分,又控制着许昌城,回许昌城举行丧礼,自然最是有利了。

        不过言语之中,只说让曹丕继位魏王,却没提及大汉丞相之事,显然在顾忌萧逸的野心,如今这个局面,大司马大人不点头的话,恐怕什么事也做不成!

        “从洛阳到许昌、再到邺城,足有上千里的路程,中间还要翻山渡河,抬棺而行的话,起码要两个多月时间,天气越来越炎热了,如何保证尸身不腐呢?

        以本将军之见,也是暂且隐瞒死讯,而后把大王的灵柩,直接送到邺城去,缩短路程,节约时间,而后举行葬礼,让大王入土为安!

        世子要坐镇朝廷,恐怕无法前往邺城,可以请四公子、五公子相聚于邺城,主持大王的葬礼,如此公私兼顾,两全其美!”

        第二个发言的是曹洪,他虽是顾命武重臣们无人敢反对,纷纷的退了下去,有的返回许昌城,有的发布讣告,有的安排丧礼事宜……大堂内瞬间清静下来了。

        “仲康,下去休息一会儿吧!”

        “可是,大司马大人?”

        “今夜,让我陪着大王吧!”

        “诺!”

        许褚也下去了,大堂内只剩下一个死人、一个活人,把门窗全都关上了,萧逸盘坐在棺椁前,一边守护着灵前长明灯,一边跟‘曹操’聊起天来了……

        “大王啊,您还记得吗,咱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大将军-何进的府邸中,满堂的公卿大臣,都看不起我这个小人物,只有您以礼相待,还敬了我一杯酒,一杯交心酒,一世君臣缘!

        其实我心里清楚,您这些年一直防备着无愁,处处打压着无愁,可无愁从未怨恨过您,因为您是为了江山社稷,是为了天下太平!

        关怀之殷,情同骨肉,权势之争,宛如仇雠,呜呜……如今您走了,后面的路我怎么走呢……呜呜!”

        说着说着,萧逸突然痛哭起来,哭的是泪流满脸、手刨脚蹬,就是一个小娃娃似的,全没了天下第一名将的风范。

        自从穿越过来,二十多年里面,萧逸只掉过三次眼泪:

        第一次是老道师傅仙逝,在卧虎山上哭了一夜,立下了复仇的誓言!

        第二次是在辽东,好友郭嘉陨落沙场,让人黯然落泪!

        今夜是第三次,为了曹操的逝世而落泪,嚎啕大哭,泪流满脸,心情更是复杂无比,六分哀痛,四分畏惧!

        哀痛的是,二十几年以来,曹、萧齐心协力,平诸侯、安百姓、灭外患,创下了丰功伟绩,还结成了翁婿关系,关怀之殷,更胜骨肉!

        在萧逸的内心中,已经把曹操当做自己的‘父亲’了,如今父亲撒手人寰,做儿子的自然悲痛万分了。

        畏惧的是,逆夺天下,危险万分,就像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样,以前有曹操走在前面,萧逸亦步亦趋的跟着就行了,虽然危险,并不害怕!

        如今领路人没了,萧逸要独自过河,面对着滔滔河水、激流险滩,心中岂能不畏惧呢?

        如何平定巴蜀、江东,如何防止士族集团反扑,又如何让国家繁荣昌盛……这些都要萧逸一个人承担了,压力山大啊!

        “丞相大人放心吧,不论出身,唯才是举的国策,末将替您执行下去!”

        “荡平诸侯,统一天下的道路,末将也会替您走完的!”

        “曹氏子孙后代,末将也会妥善照顾,必不让手足相残之事发生,您在九泉之下瞑目吧!”

        …………

        就像萧逸预料的一样,曹操逝世的消息,是根本隐瞒不住的,就在当天夜间,十几只信鸽冲天而起,飞向了四面八方……

        有去长安城的,有去许昌城的,也有去青州-临淄城的,还有飞向巴蜀、江东的--奸雄逝世,举世皆知!

  https://www.24kwx.com/book/0/429/3075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