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毒宠小谋妃 > 第553章 花楼抓人

第553章 花楼抓人

        多年的温柔和隐忍在被撕开了口子,橙月原本还对刘孝宗有些期待,可是如今是彻底让她看清了现实。

        无论她对刘孝宗说过多少次,这个男人只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早就和自己彻底离了心,还在背后算计着自己,她又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

        就因为自己会些毒术,刘孝宗总是认为自己是个恶毒之人。

        那她干脆做坐实了这个恶毒的名称,把他的外室都害的七七八八,可是没想到,却有个外室怀孕了。

        刘孝宗的身体橙月很清楚,根本不可能会有孩子,如今那外室有了孩子,定然不可能会是他刘孝宗的,可怜他还巴巴的盼望着孩子出生要将白鹤堂交给外人呢!

        刘盛听得橙月的话,一时无言。

        刘孝宗一个晚上都没有回宅子,橙月自然懒得再理会她。

        今日让她心烦的不过是仓库里的绸缎居然都被毁了,而且用的方法和她之前对付别的铺子的方法一模一样。

        她可是花了高价请了个轻功高强的人做的,没想到自家居然也遭殃了。

        她现在很是恼怒,不知道那个拿钱办事的人为何将自家家的仓库也算了进去,害的她损失惨重,要赔了一大笔钱。

        毕竟她很清楚,除非楼家的人还活着,或者是当初楼太医的徒弟还在,否则不可能会出现和自己做出来一样的药丸,她的心里定然将那个收了自己的钱,却办了糊涂事的人跟厌透了。

        果然江湖人都没什么道义可言。

        第二日一早,她便出了门去寻人。

        丈夫已经离了心,她劝了这么多年都无用,现在能宽慰自己的只有养子和白鹤堂了,所以她定然不能让白鹤堂出事。

        她的马车在一个花楼后门停了下来,因为是早上,所以花楼里格外安静,只有一些小厮和杂役在收拾忙活着,时不时有男人从花楼里走了出来。

        橙月轻车熟路地走了进去,找了个小厮问了两句,随即朝着二楼的方向走了进去,找到了小厮所说的房间,径直推门而入。

        房间里的男人睡得正香,被着突然的动静给吵醒了,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橙月一巴掌想要呼在她的脸上,他立马一把抓住了橙月的手。

        “你想干什么?”男人一时清醒过来。

        橙月甩开了他的手,说道:“我花了那么多银子,是让你帮我会毁了其他的铺子,不是让你毁了我的白鹤堂的!”

        “你每次让我去办的事情,有哪次我不是办的漂亮?你这是抽得哪门子风?”男人不耐烦地瞪了一眼橙月。

        橙月冷笑,说道:“这两日,你是不是把我给你的药丸放进我的仓库了?还我白白损失了那么多上好的锦缎,你赔我钱!”

        男人怒道:“你这个疯女人,我这两日根本就没有出手过,怎么可能还有弄错这一回事,你可别卸磨杀驴,办了事就不认人,不给钱了!”

        橙月听到男人的话,心中有些疑惑,可仍是一口咬定就是他的所为。

        就在他们争执不下来的时候,房间里又有几个人推门而进。

        男人一看来人似乎不简单,暗道不好,刚想要逃跑,正冲向了窗户,想要逃窗而出,奈何他的动作终究是慢了一部,袁武上前,一脚就将人给踹倒在地上。

        男人狼狈地摔倒在地上,还吐了一口血。

        橙月看到这一幕,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听到那个男人冲着她骂道:“臭娘们,你居然敢算计我!”

        “你们……你们是谁?”橙月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袁武他们,一时有些结巴起来。

        袁武瞥了一眼橙月,说道:“要么乖乖跟我们走,要么被拖着走。”

        橙月脸色煞白,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她很清楚,这几个人的武功不低,刚才说的话不仅仅是恐吓而已。

        她咬牙道:“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袁武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打算回答她的问题。

        刚才被打倒的男人看见他们的目光是橙月,正打算继续逃离,却被袁武一脚踩在了他的脚踝上,听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骨头碎裂的声音,然后就是那个男人的惨叫声。

        男人和橙月被袁武他们带走了,原本花楼的里的老鸨还想阻止,被袁武扔过来的一锭银子生生给堵住了华语,让他们将人给带走了。

        纪颜宁正在大树下的亭子里看着账簿,对面的容澈也正在看书。

        袁武将那两个人给带了进来,走到了纪颜宁的身边:“大小姐,人带来了。”

        纪颜宁放下了手中的账簿,转头看向了橙月和她身边的男人,此时他们的手都已经被反在身后帮助,挣脱不得。

        看见纪颜宁的这张脸,橙月一下子记起来了,这不就是昨日在她铺子里买胭脂水粉的小姑娘吗?

        难不成她是觉了自己动的手脚,所以才将自己给抓到这里来的?

        橙月有些不可置信,毕竟那毒药无色无味,混在胭脂水粉里很难查的出来,更何况这姑娘的脸也还好好的。

        可若不是如此,她又怎么会让人将自己给抓回来?

        纪颜宁看那了一眼橙月,目光有些复杂,随即看向了另一个被抓回来的男人,对侍卫说道:“先把他押下去看着。”

        侍卫按着纪颜宁的话去做了。

        “你为何要抓我?”橙月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纪颜宁,咬牙说道。

        纪颜宁看着橙月,脸色有些冷然,淡淡地说道:“忘了介绍,我姓纪,是宝昌记的东家。没想到刘夫人的手那么长,竟然伸到我宝昌记来了,还真以为我好欺负吗?”

        橙月听到纪颜宁的话,脸色僵住,脑子里终于想起了些许关于宝昌记的传言。

        自己是做生意的,以前或多或少听说过纪颜宁的名字,但是为了自己的生意,自然不得不去破坏其他绸缎铺子的货物,原本想着宝昌记就算是再能耐,也管不到这个小镇上的事情。

        可是没想到,这个宝昌记的东家居然就在他们的镇子上。

        纪颜宁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说道:“不说话就是承认你对宝昌记还有其他铺子做的手脚了。”

        橙月做生意也将近二十年了,虽然开始有些惊讶,但仍是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目光看向了纪颜宁,说道:“我不知道纪姑娘指的是什么事情。”

        “呵。”纪颜宁冷笑一声,说道,“看来刘夫人是不想认账啊?不过就知道刚才抓的那个男人会不会把你给供出来了。”

        橙月咬牙:“纪姑娘又凭什么一口咬定就是我们白鹤堂动的手脚?”

        纪颜宁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眸子看向橙月,说道:“我既然能让你过来,就是已经十分有把握证明就是你让人做的手脚,你可最好不要敬酒不喝喝罚酒。”

        纪颜宁的语气很淡,似乎并没有什么情感可言,不过那双眸子的目光一落在橙月的身上时,还是让橙月忍不住颤了一下。

        不知道为何,宗觉得纪颜宁的眼神里似乎带着一股杀意。

        橙月说道:“若是纪姑娘有证据,何不直接将我给扭送到衙门,又何必这般将我们私自带过来?”

        她让人放的药丸,很容易就挥在布料之中,根本无踪无影,就算是官府想要找证据恐怕都困难无比,所以她自然是有把握的。

        纪颜宁听到橙月的话,微微挑眉,说道:“你就那么喜欢去衙门?难道不怕你这个应家下人的身份曝光吗?”

        “你怎么知道……”橙月瞪大了眼睛看着纪颜宁,脸上满是震惊。

        这个她死守了那么多年的秘密,除了那个人以外,怎么可能还会有人知道?

        纪颜宁看着她脸上的惊讶之色,自己倒是平静得很。

        “你是谁?”橙月直勾勾地盯着纪颜宁,可是那双眸子里却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

        纪颜宁道:“我说过了,我姓纪,宝昌记的东家。但是我知道的东西有很多,刚好就知道你的秘密,所以你最好不要骗我,否则下场会很惨。”

        橙月眼眸复杂,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只是除了震惊,还有不少的忧虑。

        她说道:“既然纪姑娘知道的事情不少,为什么还要来问我?”

        虽然纪颜宁看起来年纪很小,可是橙月已然起了不少的警备心思,如果旁人会轻视一个年纪小的姑娘,觉得她单纯无害的话,始终是要付出代价的。

        毕竟她当初跟过的主子就相当的聪明。

        纪颜宁说道:“我问,你只管答,其他的你不需要知道。”

        橙月如今在她的手里,又被抓了把柄,只能道:“你想问什么?”

        纪颜宁说道:“你在我们仓库里放的药丸,方子是从哪里来的?”

        橙月眸子微闪,她终于知道为何白鹤堂的仓库里也会现同样的药丸,将她的货物全部都给损坏了,原来根本就不是弄错了,而是纪颜宁故意的!

        “自然是无意之中知晓的。”橙月回答道。

        纪颜宁听到橙月的话,说道:“你觉得我带你来这儿,是为了听你这样的答案吗?”

  https://www.24kwx.com/book/0/679/26186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