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毒宠小谋妃 > 第680章 进宫请安

第680章 进宫请安

        定北侯府的人没想到沈青逸大晚上的竟然会过来。

        不过他们并不畏惧,说道:“刚才这个人偷偷潜进了镜渊先生的房间,我们怀疑他不怀好心。后来被我们发现之后心虚想要杀人灭口,被我们拿下了。”

        “不是的,我

        沈青逸看了看那老仆人,又皱起了眉头,快步朝着内室而去:“先生他没事吧?”

        他走到内室,这才看见了镜渊先生躺在床上,唇角似乎还带着淡淡的血迹。

        这么大的动静竟然都没能将镜渊先生给吵醒,心中更是忐忑,急忙确认他是否已经遭遇了毒手。

        不过好在还有气,便差人去喊了大夫过来。

        这大半夜的自然很难找大夫,上次沈青逸就给他找了一个大夫住在宅子里,毕竟现在镜渊的伤还没有好,随时可以传唤。

        定北侯府的人直接押着人就走了。

        沈青逸原本还想再问,然而却根本就拦不住人。

        区区一个翰林院员外郎,和侯府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大夫给镜渊诊脉,这才发现是急火攻心,急忙施针。

        镜渊醒了过来,不过昏昏沉沉的,又很快睡了过去。

        沈青逸看着床上的镜渊,莫名觉得这些日子他变化得太多,甚至已经和纪家姐弟给对上了。

        坊间有的传言是镜渊对纪琅下的黑手,可是他觉得实在不可信,毕竟师父是那么高风亮节的人。

        然而他也觉得纪颜宁不可能无缘无故去针对镜渊,有太多的事情,他根本无从知晓。

        仰头看着今夜的星空,沈青逸长叹了一口气。

        今日是她的大喜之日,他睡不着,喝了几杯小酒,却被陈姨娘给下了药。

        陈姨娘进门这么久自己都没有碰过她,不喜就是不喜,他从来不会去勉强自己,可她偏偏总是要凑到跟前来,实在是碍眼。

        将人训斥了一顿,关了禁闭,然后洗了个冷水澡,怒气冲冲地出了府,不知道去哪里才打算过来看看师父,却又遇上了这件事。

        纪颜宁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她睁开眼睛,看着这红色的床帐,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已经是在暄王府了。

        身边的床已经空了出来,纪颜宁直起了身子,却发现浑身疼得厉害,她一时不察,倒吸了一口凉气。

        听到了动静,容澈将床帐挂了起来,笑道:“你可以多睡一会儿,不着急入宫。”

        王妃入门,照例是要去一趟皇宫请安的。

        纪颜宁看着容澈的这张笑脸,想到昨晚他不知餍足,把自己弄得现在这般模样,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容澈坐在床边,看着刚睡醒的她,即便是瞪人都那么让他觉得心痒。

        不过他还是心疼自家媳妇的,问道:“媳妇可还好,有哪里不舒服吗?”

        纪颜宁现在觉得浑身散架了一般,哪哪都不舒服,被他这么一问,没好气地说道:“你说呢!”

        容澈急忙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昨日太高兴了些。”

        纪颜宁不理会他,让他转身自己先换衣服。

        容澈轻嗯了一声,随即俯身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吻,这才站起来,叫了紫玉她们进来伺候纪颜宁梳洗。

        紫玉和紫笙走了进来帮纪颜宁更衣,看到她脖子和锁骨上的红印子,忍不住低头。

        纪颜宁见到她们的异样,低头一看,在心中暗自又骂了容澈几遍。

        已经成了亲,日后纪颜宁便梳的是妇人用的发髻了,将头发给盘了起来。

        以前纪颜宁喜欢素色,但是当了王妃日后,便不宜再如此素净了,更何况还要入宫,便选了一套紫色云锦裙。

        梳洗之后,容澈便让人将早膳给送了过来。

        夫妻两人一同吃早膳,纪颜宁一眼扫过,发现全是自己爱吃的。

        “媳妇太瘦了,还是多吃点好。”容澈说着又给纪颜宁夹菜。

        纪颜宁说道:“我已经吃得够多了。”

        容澈点头,然后对紫玉说道:“带些糕点备在马车上,待会儿还要进宫,路上太无聊,可以让王妃吃点东西也行。”

        纪颜宁真不知道他这是养媳妇还是养宠物,要将人养得白白胖胖吗?

        不过她也不制止,任他自己折腾。

        他们一同入宫,先去见皇帝。

        容嶙比上一次还要憔悴,整个人变得不像样子,萎靡不堪,似乎已经没有了什么力气,躺在床上的他听到太监说暄王和暄王妃前来请安,眼睛直直地盯着纪颜宁,那目光简直像是要杀人一般。

        纪颜宁不惧,反而低低地轻笑了一下,像是对容嶙无声的嘲讽。

        “皇上好生休养,说不定会又转机,很快就会好起来的。”纪颜宁的声音柔柔的,只有容嶙知道她张脸,这声音之下的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

        容嶙果然被气得不轻,他怒视着纪颜宁,胸口一直起起伏伏,像是在憋着一口大气,却始终都咽不下去。

        容澈紧握着纪颜宁的手,目光看着容嶙,却面无表情。

        他对眼前这个皇兄真没有多少感情,只是在这个时候,他也说了一句:“皇兄,你放心,臣弟会好好辅佐太子的。”

        容嶙这个皇帝还没死,可是朝廷上的许多政务都一句交到了太子的手中。

        听到容澈的话,容嶙的目光这才看向了容澈,他刚要开口,却发现自己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

        容澈又道:“多谢皇兄的赐婚,臣弟和颜宁定然会好好过日子的。”

        容嶙只觉得胸口那股气越憋越难受,恨不得现在就爬起来杀了他们!

        可是他仍旧是没能杀了他们,反倒是自己太过气愤,又晕了过去。

        从皇帝的寝殿里出来,便去了皇后的宫里。

        皇后虽然每天都有趣看皇帝,可是每日也只是那么些许时辰而已,几乎都是呆够了半个时辰便又回来了,看起来确实很像是做做样子而已。

        不过她是皇后,儿子是太子,如今皇帝这般俨然就是时日无多,就算是做样子谁又能将她如何?

        更何况帝后不和众所周知。

        不过看见容澈和纪颜宁入宫,皇后还是高兴不已的。

        皇后带大的容澈,也将他看作了自己的儿子一般对待,如今成了亲,她自然高兴不已。

        刚请安敬了茶,皇后就给她赐下了不少好东西。

        纪颜宁一直没有告诉皇后自己真是身份,以后也没有必要再提起,有些事情,不知道或许更好。

        回王府的路上,纪颜宁在马车里看着皇后赏下的一大堆东西,正在把玩着。

        不过容澈看着她的神情,倒不像是十分喜欢的模样。

        虽然都是难得的珍宝,可能入媳妇眼的却少之又少。

        “皇后这些年在宫里过得也不容易吧?”纪颜宁突然开口道。

        容澈笑道:“在宫里,有谁是过得容易的呢?”

        纪颜宁看了一眼容澈,虽然现在的容澈很强大,想来以前也是受过不少苦的。

        “皇后性情温顺,从来不与后宫嫔妃有太过的纠葛,对于很多事情,一直都是采用忍让的态度。”容澈说道,“即便如此,仍是有人常常找麻烦。”

        后宫女人多,麻烦也多。

        不过好在皇后是不爱皇帝的,所以她并不觉得伤心。

        纪颜宁问道:“你养在皇后宫中,也常被人找麻烦吗?”

        容澈听到她这么问,垂眸笑道:“是啊,皇后最在意的便是我与容祁,苏凝雪有时候为了让皇后难堪,为了让二皇子和我们对比,暗中下过不少的手。”

        纪颜宁想到了之前,苏凝雪将容祁给毒哑了。

        若是自己没有给容祁解药,或许现在的局面定然就不同了,有哑疾的皇子是不能成为储君的。

        “苏凝雪能给容祁下毒,是不是也给你下过毒?”纪颜宁问道。

        容澈想说,就凭苏凝雪的伎俩,肯定算计不了自己,但是迎上了纪颜宁这般关切的目光,硬生生是改了口,垂眸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模样,道:“罢了,已经过去了。”

        看到容澈这般,纪颜宁料想自己定然是触到他当年在皇宫里不好的回忆了。

        她伸手将容澈抱住,说道:“你放心,日后有我在,不会让有人给你下毒了。”

        容澈靠在纪颜宁的肩膀上,伸手也将纪颜宁给抱住了,心里暗喜不已,面上却只是浓浓的“嗯”了一声。

        纪颜宁感觉到容澈的禁锢越来越紧,挣脱开来,还没等她说什么,容澈的唇已经覆了上来。

        她微眯起眼睛,想要推开已经迟了。

        等他停下来,纪颜宁的嘴唇已经被亲得有些肿,她有些羞恼:“你这是做什么!还在外面呢!”

        容澈委屈巴巴:“我们都成亲了,亲一下又没关系,马车里不会有人看见的。”

        这叫亲一下?

        纪颜宁被他气笑了:“你还委屈上了?”

        容澈摇头:“没有。”

        嘴上说着没有,可是那副表情明明就是,我很委屈但是我不说。

        “反正没有我的允许,在外面不能这样了。”纪颜宁看着他这样样子,实在是想不出其他训斥的话来了。

        容澈听了纪颜宁的话,眼睛亮了起来,点了点头:“没有允许,在外面就不这样。”

  https://www.24kwx.com/book/0/679/28904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