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毒宠小谋妃 > 第173章 赵家公子

第173章 赵家公子

        纪颜宁带着元娇娇跟上了那对主仆。

        元娇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见纪颜宁这般,她倒是没有多问。

        那对主仆看起来倒一直往前走,完全没发觉自己的身后有人跟踪。

        没走多久,那少年来到了一个首饰铺子里。

        纪颜宁和元娇娇走了上前,假装在认真的挑着首饰。

        “你说,母亲会喜欢这个镯子吗?”少年在看着一个成色不错的翡翠镯子。

        他的小厮道:“只要是少爷送的,夫人都会喜欢的。”

        少年却淡淡地苦笑一声,那双漂亮的眸子满是阴霾。

        他的小厮见他这般,忍不住劝道:“少爷,你别这样,夫人定然舍不得让你受苦的,等过一段日子老爷的气消了之后,自然就就不会如此了。”

        “我可终究是父亲的污点。”少年道,“对他们来说,或许我的存在,才是让他们烦恼的根源。”

        “少爷……”那小厮说道,“终归会有出路的。”

        少年没有再接他的话,认真的选了一个镯子,让店家包起来。

        纪颜宁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不禁皱起了眉头。

        看这少年言谈举止皆是出身不低的模样,可是为何会如此消极,难道只因为家人的失望就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吗?

        蝼蚁尚且偷生,他堂堂一个男儿,却因为别人的看法否定自己存在的价值,未免太可笑了些。

        “那不是赵家二公子吗?”距离不远处的两个姑娘低声说道,“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出来买首饰,据说他刚被退亲不久,难不成是有了新欢,想送给旁人?”

        “少说些吧,总归不关我们的事情。”另一个女子轻声说道,示意她的同伴不要在这里乱说话。

        纪颜宁听了这两句,总算是联想到了些事情。

        刚被退亲不久的赵家二公子,说的应该是赵御史的嫡次子,赵思齐。

        纪颜宁之所以清楚,赵思齐如今的处境,大概是因为她造成的。

        赵思齐之前在国子监的太学念书,算不得是个有才华的人,不过出身书香世家,父亲又是御史,也能熏陶他中了过了府试。

        他的兄长前些年中了探花,仕途顺畅,家中的人对赵思齐的期望如同他的兄长一般,但是国子监出了泄题舞弊这样的丑闻,到底是让赵家对他寒了心。

        虽然泄题案的罪魁祸首是祭酒蔡如恒,国子监的学子免于刑罚,但同时也被禁了科考,也就是说他们以后不能再考科举入仕。

        他的祖父听闻此事气得吐了血,卧病在床。赵御史更是对这个儿子失望透顶。

        他的母亲是赵御史的继室,听闻这些年他们夫妻并不恩爱,赵御史心中始终对发妻念念不忘,出了这样的事情想必会把怒火撒在他赵思齐的母亲身上。

        赵思齐从小没受过太大的挫折,如今府中因为他的舞弊之案闹个不宁,只怕他遭受了不少的白眼和冷遇,对自己的未来迷茫不已,才会想到这样的傻办法。

        到底是因为自己的错,为了拉蔡如恒下马,而牵连了太学里无辜的学子,纪颜宁的心中多少有些愧疚。

        除了赵思齐,其他七个太学的学子的处境估计好不到哪里去。

        赵思齐拿到了镯子,便转身出了铺子,朝着赵府而去。

        纪颜宁快步上前拦住了赵思齐。

        “赵公子请留步。”

        赵思齐有些迷茫地看着纪颜宁,不解地问道:“姑娘怎么知道在下姓赵?”

        赵思齐虽然不认识纪颜宁,不过看到了元娇娇的脸,他下意识地开口:“慕容……”

        “我姓元。”元娇娇直接打断了赵思齐的话。

        “呃,是元小姐。”赵思齐有些尴尬道,“不知两位小姐找在下何事?”

        “可否借一步说话?”纪颜宁问道。

        赵思齐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附近恰好有一个茶楼,他们便到那里选了个包间。

        小二上了茶喝些许点心,这才退了下去。

        纪颜宁倒是也不想拐弯抹角,而是问道:“赵公子想买砒霜为何用?”

        赵思齐有些惊讶看着纪颜宁:“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看见了。”纪颜宁说道,“而且不久之前你的小厮在采薇堂打算买砒霜的时候,我也碰到了。”

        “原来是你。”赵思齐身边的小厮被她这么一提醒,终于想起来那日的事情,对身边的主子说道,“少爷,就是这位纪姑娘,那日说服用砒霜之后会死得更痛苦,所以奴才没有买。”

        纪颜宁说道:“我倒是没有说假话,这砒霜乃是剧毒,服用此毒之后会七窍流血而死,死状极其惨烈,胆小的人看一眼能做个十几年的噩梦。”

        赵思齐:“……”

        元娇娇看着赵思齐:“你不会是想服毒自尽吧?”

        “此事和两位姑娘无关,你们和在下素来没有什么交情,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赵思齐说道,意思就是不需要别的人多管闲事。

        元娇娇更加惊讶:“什么事情得非死不可呢?若是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你家人该有多伤心呐。他们把你拉扯这么大,辛苦培养你这么久,那么多年的感情,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他们肯定接受不了。”

        被元娇娇这么一说,赵思齐的面色更加的悲伤,他说道:“在他们眼里,我是家族的耻辱,若是不在了,他们或许更好受些。”

        纪颜宁挑眉:“难不成因为一桩泄题案,他们会忍心看着你去死!”

        赵思齐抬眸看着纪颜宁,被她这么说出来,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这关乎着赵家的声誉,祖父和父亲对他都失望不已,母亲也因此受连累。

        “若是你的父亲收了一笔贿赂,被你察觉了,你会逼着他去死吗?”纪颜宁问道。

        赵思齐道:“自然不会!”

        纪颜宁:“他若是这么做,你肯定也会失望不已,但还不至于到死的地步,如今你的科举泄题舞弊,也受到了惩罚,罪不至死,你又为何巴巴赶着送上自己的命!”

        “有的人想活却活不下去,而你却矫情的想亲手葬送自己的人生,这么多年的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吗!”

        纪颜宁对于他的行为实在是有些气愤,语气有些冲了起来。

        赵思齐垂眸,没有辩解。

        其实他也很纠结,可是待在府中的日子实在太过于煎熬,每日都会遭受别人的冷眼,看着父亲职责母亲,还有被自己气病的祖父,他实在太想逃离了。

        “你若是死了,你母亲该怎么办?”纪颜宁问道。

        赵思齐道:“我兄长是个正人君子,即便不是母亲所出,也定然会低母亲恭顺的。”

        元娇娇冷笑一声:“自己的母亲都不去孝顺,还指望着别人能替你尽心尽力吗?即便你兄长对你母亲恭顺,可是你父亲却未必,她现在已经没有了孩子依靠,说不定就被你父亲休弃了。”

        赵思齐摇头:“不可能。”

        元娇娇在一旁道:“怎么不可能?你想想看,你若是死了,你母亲伤心不已,整日哭哭啼啼,抱怨是你的父亲逼死了你,从此怨恨你的父亲,而你的父亲不堪其扰,对她甚是厌恶。若是他心慈些便休弃了你的母亲,若是他心狠些,便给赐给白绫或者一杯毒酒,直接将你母亲埋了,再娶个续弦,全家和和美美的,该多好!”

        赵思齐直接站了起来:“怎么可以这样!”

        “这样的事情多的去了。”元娇娇一副见多了的模样,说道,“反正你也要死了,不就是要弃你母亲于不顾吗?她是死是活也与你无关了,若是死了正好下去你们母子团聚……”

        “够了!”赵思齐突然厉声打断了元娇娇的话。

        元娇娇识趣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委屈地看着纪颜宁。

        在他身后的小厮见平日里温和的少爷突然发了火,有些不知所措:“少爷,你没事吧?”

        纪颜宁坐在桌子旁,看着赵思齐这般模样,知道他开始重新看待自尽这件事了。

        是他有些自私了,只想着要自己解脱,却不知道旁人会多么的痛苦。

        纪颜宁说道:“你既然连死都不怕,为何还怕继续活下去?为了自己,为了那些在乎你的人,为了明天的朝阳,你也不该起这样的心思。”

        还是见识得太少了,以至于经历了这点挫折便心灰意冷。

        不过赵御史确实是出了名的严厉,朝堂之中一半以上的官员都被他弹劾过,对于自己的子女更是如此,也难怪赵思齐会是这样的一个性子。

        赵思沉吟半响,终于站起了身,拱手弯腰对纪颜宁和元娇娇行了一礼:“多谢两位姑娘。”

        纪颜宁说道:“你若是不知道自己以后该何去何从,不如去军中历练一番,长长见识。”

        “我?”赵思齐有些惊讶,“我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去军中也是累赘。”

        纪颜宁道:“其实军中也有文职,读书人去军中的不多,你若是想去倒是也不是没有法子,可以去定北侯府部下的军队,听闻再过一两个月定北侯就要回北疆了,你可以去一试。”

  https://www.24kwx.com/book/0/679/7503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