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儒武争锋 > 第两千三百五十三节:燕雀安知鸿鹄志

第两千三百五十三节:燕雀安知鸿鹄志

        那名祭酒抬起一指,直指向兰溪对面的秦枫,如当头棒喝,暴吼道:“小子,你与你那经世家包藏如此祸心,你是要断我上清学宫文脉,你们究竟图的是什么?”

        “为自己一家扬名,不惜毁我上清学宫百家未来的修行之路,这等害群之马,还留在学宫之内做什么?”

        那名祭酒越说越激动,也越说越难听:“我若是你们,但凡还有一点廉耻之心,早就自愿放逐出学宫了!哪里会如你们经世家这般厚颜无耻,不受待见,赖也要赖在百家末流,简直鲜廉寡耻,恶心至极!”

        一语落下,秦枫还没有表态,他身边的孙山竟是都没忍住,暴跳了起来:“你这等说话方式,与泼妇骂街何异,你……”

        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竟是被一声冷笑打断了。

        “孙山,你何时入的经世家门墙?你不是法家大弟子吗?”

        孙山被这句话一怼,顿时意识到自己如今的流派不是经世家,而是法家,当下只得支支吾吾,开口说道:“我,我就是看不惯你这说话的方式!”

        话音落下,整个兰溪左畔顿时嘘声四起。

        法正也是有些无奈地扶了扶额头。

        自己这个徒弟实在是笨嘴笨舌。

        还是太实诚了一点。

        他要是有人家秦枫一半精明,我法家以后不说碾压儒、道两家,兵家、墨家算个球啊!

        就在气氛一时尴尬的瞬间,秦枫徐徐开口说道:“圣人有言,‘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此言不虚,不过可能我理解之‘义’与‘利’与阁下理解,可能所有偏差。”

        秦枫朗声说道:“圣人所言的君子之义,非是人之小义,乃苍生之大义,苟能以苍生大义为行事的准绳,以天下利为落脚点,所行之事,怎么可能不符合君子之道?只怕是以兄弟亲朋的小义,偷梁换柱代替了天下苍生的大义,才会故意责难我经世家‘弃义逐利’。”

        秦枫的话音说到这里,骤然斩钉截铁道:“究竟是谁,其心可诛!”

        话音落下,整个兰溪之畔,风声飒飒,眼见着就要驳倒那名祭酒的时候……

        “噫!蒙学稚童也敢妄谈大道,你可知天地君亲师,你可知师长人伦,长幼有序,简直可笑至极!”

        原本气势锐减的学宫祭酒霎那之间,身后长袍无风鼓荡,声音如雷霆炸响。

        所有人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动用文气了。

        要知道,祭酒之上就是夫子了。

        一名学宫祭酒的文气何等深厚,此时此刻,秦枫居然逼迫得这名祭酒大人用文气来压制秦枫。

        秦枫,只是一个刚刚入学还不到三个月的学宫弟子。

        今时今日,哪怕秦枫被这学宫祭酒辩输了,也是虽败犹荣了。

        只可惜,秦枫要的并不是虽败犹荣!

        他蓦地一声厉喝,分明不曾站起,也不曾有任何粗鲁的举动,却是整个人的气势不怒自威:“弟子不必不如师,师未必贤于弟子。曲水流觞文会,本就是圣人设立的百家争鸣之地,为的是磨砺大道,教学共长,你却在此耍这等威风,莫非你还在圣人之上?”

        那名学宫祭酒被秦枫一顶“藐视圣人”的帽子扣下来,霎那之间面无人色,他正要争辩,却发现自己张口结舌,竟是一个字都再不能说出来。

        无论他怎么样来提振浩然气,竟然都无济于事,只是将脸色涨的通红而已。

        看到那名学宫祭酒如此狼狈,顿时全场议论纷纷。

        “是圣人下的三缄其口?不对,不像啊……”

        “应该是诘屈聱牙。圣人似乎也不认为张祭酒所主张的道理是正确的,所以才会让他噤声,再说不出话来!”

        有人噤若寒蝉道:“当真是圣人所为?”

        便有其他祭酒分析道:“也有可能是那一只青铜酒樽,这酒樽是能盛醉圣酒的宝物,本身蕴含一缕圣人气息,否则也不可能有叫圣人以下都‘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本事。”

        只不过这一番解释,反而让更多墙头草两边倒的祭酒、学究们心虚了起来。

        “难道说……圣人支持小小的秦枫,却不支持身为五夫子之一的信夫子言一诺?”

        这个猜测,无人胆敢当面明说,因为干系太大了,牵扯的面也太大了。

        如果圣人不喜言一诺,却偏偏看好秦枫的话。

        今日兰溪之畔,曲水流觞文会的局势,恐怕就会彻底调个边了。

        正当众人猜测纷纷,甚至有胆大的学究和祭酒,留心去看言一诺的反应时……

        一声清咳,漂浮在兰溪之上的青铜酒樽骤然晃动了一下。

        那之前满脸涨红的张姓祭酒,顿时如蒙大赦,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那一声清咳,正是言一诺发出的。

        他蓦地用右手在交椅的扶手上一拍,淡淡开口说道:“我敬你是一樽跟随过圣人的灵物,不与你一般见识,但你毕竟只是圣人门下走狗,甚至连走狗都算不上,本夫子不与你一般见识,不代表就任由你胡作非为!”

        被言一诺这般喝斥,青铜酒樽骤然颤抖,似是人因为愤怒而浑身发抖,但很快归于平静。

        言一诺将只右手收回身后,看向身边的崔巍说道:“继续吧!”

        被言一诺这般提醒,崔巍赶紧说道:“祭酒大人,你可有辩驳秦枫的理由?”

        此时那名经历过“诘屈聱牙”的痛苦,领教过圣人级别手段的学宫祭酒此时已是胆气尽失,刚才的痛苦情景,让他只想尽快结束这场文会。

        他颓然坐回椅上,喃喃道:“老夫,输了。”

        旋即,青铜酒樽飞起,悬停在了那名学宫祭酒的面前。

        祭酒无可奈何,抬起头来,灌上了一大口酒,连说了两句“奈何奈何”,便醉死了过去。

        从曲水流觞文会开始至今,短短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里,秦枫已连败三名学宫的学究,以及一名学宫祭酒。

        若能保持今日的不败战绩的话,秦枫将会成为上清学宫,甚至是万古仙朝之中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不知要成为多少大人物的座上宾。

        可是,言一诺又怎么可能让秦枫如愿。

        如果说之前对秦枫犯难的都是儒家自己的人,当然这是有破罐子破摔的时候,但至少没有波及到其他各家。

        可接下来开口的一人,却无异于学宫百家正式对秦枫和经世家宣战了。

        因为接下来开口所说之人,不是儒家,而是道家之人。

        只见距离言一诺最近的一张椅子之上,一名身穿学宫的长袍,缓缓直起身来,朝着全场作了一个揖,方才转过身来看向兰溪对岸的情况,缓缓说道:“老夫不才,愿拿一事来与小友切磋较量,磨砺大道。”

        虽然嘴上说得轻巧,但这位道家祭酒所谈的话题却是一点都不轻巧。

        道家老者开口骤起发难道:“大道三千,究竟哪一门才是真正的大道?一心为己,自私自利者证道者有之,大公无私,一心为别人的证道也有,唯独小友所说的,以‘经世致用’之道而证道者,一个都没有。”

        他冷冷说道:“既然经世家言必称‘致用’,早修炼一途上却又避而不谈致用,岂不是自相矛盾吗?而且,天仙界人口亿万,千万年来,不可能没有人想到过与你们经世家类似的‘经世致用’之道。但是……”

        道家老者冷冷笑道:“为何至今没有听闻一人因为经世致用之道而成圣,岂不是从侧面印证了,经世致用之道并无成就大道的可能吗?”

        话音落下,兰溪之畔,无数人皆是一愣,旋即有反对秦枫的人,一齐叫好出声。

        “不愧是道家执牛耳者的大祭酒!”

        “我虽不是道家人,但也为心悦诚服!”

        “说得太好了,如果经世致用当真是大道,为何至今没有一人成圣!说得好!”

        面对众人的起哄,秦枫依旧面沉如水,他淡淡开口说道:“我曾经涉猎过道家一本《南华经》,又叫做《庄子》,想必道家的各位非常地熟悉吧!”

        听到秦枫居然说了一句题外话,众人皆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时沸沸扬扬,或起哄,或攻击的    场面霎那一滞。

        谁也不晓得秦枫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只能暂时按捺下性子仔细去听秦枫的发言。

        秦枫缓缓继续说道:“其中《南华经》的第一篇就叫做《逍遥游》,讲了一种叫做鲲鹏的生物,要乘扶摇旋风到九万里高空飞到南方去。结果燕雀们就纷纷嘲笑它,说何必要飞到九万里的高空再飞到南方去呢,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像它们一样,飞到榆树那么高不就行了吗?”

        说到这里,秦枫语气一顿,看似平淡地继续说道:“鲲鹏若不飞到九万里高空,如何能直飞南海,它显然没有做错,只是燕雀们的目光实在有限,他们感觉鲲鹏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因为在鲲鹏之前,无人这么做过,在鲲鹏之后,也许也不会有人去做。所以……”

        他语气一转,冷冷说道:“我正好可以用《逍遥游》里的一句原文来回答阁下的问题……”

        秦枫嘴角微微翘起,语气却是斩钉截铁,坚毅如铁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https://www.24kwx.com/book/0/871/25784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