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炮灰一心作死[穿书] > 番外 婚礼(上)

番外 婚礼(上)

        今年秋天来得格外早,而且迅猛,前一天还在穿短袖,隔天气温骤降,长衫都冻得瑟瑟发抖。而且这降温持续时间长,还是十一月,南方的最低温度已经降到5℃左右了,最高也不超过15℃,毛衣棉袄都得往身上套了。

        陈周怕冷,尤其不喜欢穿得跟个熊似的,所以天一冷,他就宅着不出门了,因为有空调。

        早上更是和暖烘烘的被窝相亲相爱上了,闹钟响了都不愿意动弹,连掐闹钟都不愿意伸手出去,只是竖起耳朵等身边人的动静。一阵窸窸窣窣过后,闹钟终于关了,他满意地闭上眼睛和耳朵,继续睡回笼觉。

        闻峥在他耳垂上嘬一口:“小懒猫,起床啦。”

        “不起。”他才不舍得这暖和的被窝呢。

        闻峥也不强求,起来套上睡袍去洗漱,其实他是不用调闹钟的,生物钟相当准时,每天到点就醒。

        陈周非要调闹钟,调了他也不按时起。闻峥让他别调,自己起来了叫他。但他还是要调,调了等闻峥关,说是要陪闻峥一起醒来,哪怕不一起起床。

        闻峥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不过爱人的小性子也不过分,就由得他去吧。

        闻峥洗漱完毕,这才过来叫陈周,将手伸进被窝,摸一摸他光滑的小肚子:“宝贝儿,该起来了。起来做运动。”

        陈周不动:“不做,休息一天。”

        “昨天就休息了,今天不能再偷懒了。赶紧起来,还是要坚持锻炼,医生也说你之前是因为锻炼得好,所以才恢复得那么快。”闻峥深觉运动的好处。

        陈周掀开一条眼缝,看着已经换上了运动装的闻峥,说:“你上床来,我们一起运动。”

        闻峥笑了,将手往下移了一些:“小色鬼,昨晚还没喂饱你?”

        陈周舒服地发出一声咕哝:“别停。昨晚是昨晚,你早上吃饱了饭中午怎么还要接着吃?”

        闻峥听他的声音都有些不对了,他下腹也有些发紧,咽了一下口水,抽回手:“不闹你了,今天还要赶飞机,不能耽误正事。”

        陈周感到一阵空虚,不满地抱着被子蹭,嘴里控诉:“闻峥,你这个坏蛋,点火了不灭火!讨厌死了!”

        闻峥看着他,眼神也变得幽深了起来:“那就只能一次,不能多了。”

        陈周掀开被子:“快点,快点!”

        于是闻大老板又重新钻进了被窝,继续刚才未竟的事业。至于锻炼什么的,偶尔缩短点时间也没什么。

        事实证明,早上一旦重新爬上床,缩短锻炼时间那只是美好的想象,那是不可能再有时间去锻炼的。

        他们收拾好赶到机场的时候,机舱里已经坐满了人,孙悦溪正在臭美自拍,看见他们过来,将镜头转过来一点:“拍一拍这两位迟到的先生。”拍完后收起手机,说:“我说你俩也太慢了吧,全飞机的人都在等你们了。”

        陈周尴尬地说:“不是吧?”他俩玩嗨了,等到办完事,发现时间都快来不及了,赶紧起床,早饭都没吃,就赶过来了。

        闻峥倒是一脸镇定,一边帮陈周脱大衣一边说:“没有的事,十一点才起飞,现在才十点四十五分。”

        孙悦溪用手托着腮:“你弟结婚,你这大舅哥居然还姗姗来迟,简直太不应该了。”

        “胡说什么呢,我弟又不是嫁人。”闻峥白了好友一眼。

        孙悦溪笑嘻嘻地说:“那阿嵘结婚后会和唐枵住到你们家来?”

        闻峥说:“他们也不住在唐家,他们自己买了房子,住在外面。你这思想太老套了,现在男女平等,婚姻自由,不存在男娶女嫁这一说了。”

        孙悦溪撇嘴:“那为啥我爸妈就非要让我嫁出去呢?”

        闻峥笑起来:“那是老一辈的观点。你以后跟你家那口子在外面住就得了,你们的家,说得上谁娶谁嫁。”

        “说得对,我又不是买不起房子!”孙悦溪兴奋拍手,过一会儿又蔫了,“问题是,我家那口子在哪儿?”

        刚坐下来的陈周听见这话,忍不住哈哈笑起来:“悦溪姐,不用担心,面包会有的,爱情也会有的。”

        孙悦溪噘嘴:“我是个颜狗,可惜你们这些帅哥全都自产自销了,都不给我们这些女人剩点儿。”

        “你好,请问你这儿没人吧?”

        孙悦溪一抬头,看见一个小眼睛男人站在自己旁边。她一向都不喜欢小眼睛,觉得小眼睛丑,然而今天这个男人的小眼睛却有点刷新她的认知。这双眼睛细长,眼角上挑,眼睛似笑非笑,简直能勾人的魂,孙悦溪瞬间便露出一丝娇羞之态:“哦,没人,请坐。”

        陈周抬起手朝这边打招呼:“嗨,傅总。”傅益清跟唐枵挺熟,这次是被邀请过去参加婚礼的。

        傅益清回头抬手示意:“嗨,你们也去得这么迟?”

        陈周笑笑说:“嗯,有点事耽搁了。”

        傅益清见陈周和闻峥就坐在过道那边,便跟孙悦溪说:“美女,咱俩换个座吧?我朋友坐隔壁。”

        孙悦溪说:“为什么要换呀?我跟他们应该比你和他们要熟。”

        “哦,原来是朋友的朋友,失敬。我叫傅益清,这是我名片。”傅益清递上名片。

        孙悦溪接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先行网》啊,我平时也看的,尤其是财经栏目。”

        傅益清挑眉看她:“你也对财经感兴趣?”女孩子对财经感兴趣的不多。

        闻峥说:“傅总,赶紧将她挖你们网站去。她可是华尔街之狼。”

        傅益清眼睛发亮,朝孙悦溪伸出手:“你好!很荣幸认识你,不知道怎么称呼?”

        孙悦溪本来还想怎么跟对方套近乎,没想到闻峥给了个极好的台阶,她便顺势下了:“我叫孙悦溪,华尔街之狼就算了,我只是在华尔街做了几年交易员而已。”

        傅益清兴奋起来:“真的啊?那是真行家了,有没有兴趣来我们网站开个栏目?”

        陈周朝闻峥竖起大拇指:“真有你的!”

        闻峥笑笑,低声问:“饿不饿,我叫空姐送吃的来。”

        陈周摸摸肚子:“饿。”早上运动了一早上,都没吃早饭,这会儿早就饿扁了。

        闻峥抬起手,开始叫空姐送餐,他们是包机,服务自然不是普通的航班能比拟的。

        今天他们包机去巴厘岛参加闻嵘和唐枵的婚礼,飞机上两百多人全都是去参加婚礼的闻唐两家的亲朋好友。不过两位新郎不跟他们同行,他们早几天就抵达巴厘岛布置婚礼去了。

        按说闻峥是该去给弟弟张罗婚礼的,正巧赶上陈周要去医院复查,就没去,弟弟的婚礼没有媳妇儿的身体要紧。

        当然,闻嵘和唐枵都是能干人,不用他这个大哥出面,婚礼也依然安排得妥妥帖帖的。

        闻家的亲朋陈周认识的很少,除了孙悦溪和傅益清,还有一些公司的高管同事,不过他们都不坐商务舱,自然也就没法打招呼。

        陈周吃完空姐送上来的丰盛的飞机餐,便躺下睡觉了,辛苦奔波了一早上,本来早就累了。

        过道那边的孙傅二人,已经改成了打字聊天了,毕竟飞机上并不太适合说话,容易打扰到别人,而且有些话,打字比嘴上说合适。看孙悦溪扬上去的嘴角,看样子聊得很热络。

        闻峥替陈周盖好毯子,又将他的大衣盖在上面,以免他着凉,自己则抽空处理一下公务。

        荣光云50手机发布已经一个多月了,正式上市也将近一个月,销售成绩异常亮眼,比云40的同期销售成绩还要漂亮。

        今年的云手机市场竞争非常激烈,星纪和三星都相继推出了云手机。

        星纪采用了峥嵘的云芯片,配合自家的系统和芯片,可圈可点。三星的简直就是个半成品,刚上市半个月,就发现有问题,被紧急叫停召回了。人们调侃,召回已经是他们家的传统技能了。

        苹果稳打稳扎,倒是没急着推云手机,大概还是云芯片技术不完善。

        今年公司的营业额预计能够创下历史新高,闻峥打算将部分利润拿来偿还债务,余下的拿来分红和发奖金,毕竟公司能够起死回生,离不开公司上下一心的努力奋斗,分红和奖金,是对大家的一种激励。

        闻峥本人的分红也会拿来给员工发奖金,这是为了兑现之前的承诺。

        闻峥看了一会儿报表,扭头看看身边呼呼大睡的人,今年的奖金和分红怎么也不能少他的了,这几年他为了公司呕心沥血,从没跟自己要求过什么,给多少就拿多少,甚至还主动放弃工资和分红。

        闻峥打算将自己持有的股份也分一些给他,这是他应得的,同时也算做自己的结婚礼物吧。

        数小时后,飞机平稳降落在巴厘岛,刚出舱门,便感受到了一股热浪,与他们的城市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不过碧海蓝天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极目眺望,水天一色,都是一望无际的蓝,人的心情也跟着明朗起来,胸襟也随之开阔不少。

        闻峥抱着两人的大衣跟在后面,看陈周跟个小孩似的快步小跑着下了舷梯,忽然觉得,自己以后要多抽点时间陪他出来走走。

        孙悦溪抱着自己的衣服,看着闻峥胳膊上的衣服,说:“啧啧,我也多想有个男朋友啊,这种天有人帮忙拿衣服。”

        她话音刚落,后面就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需要帮忙吗?”

        孙悦溪回头一看,傅益清正好就站在身后,笑盈盈地望着自己,她脸有些发烫:“哦,谢谢,不用了,我开玩笑呢。”

        傅益清却伸手拿过了她胳膊上的大衣,然后搭在自己臂弯上的衣服上面:“反正我都已经很热了,没必要还搭上你。”

        孙悦溪红了脸:“多谢!”

        闻峥回头看一眼,然后笑了,安步走下飞机。

        闻嵘安排接人的车已经到了,大家取了行李,一起上车去酒店。棕榈树在海风的吹拂下婆娑摇曳,触目生凉的碧绿草坂、银浪冲刷的银色沙滩以及浩渺苍茫的蔚蓝海域如诗如画,仿佛寒冬从来都不会造访这里。

        陈周看着窗外的风景,闻峥看着看风景的陈周,都觉得这是独一无二的风景。

        这次婚礼的地点是在海边的一家酒店,酒店外面的草地尽头就是海,酒店在海面上修了一条栈道和一个观景台,婚礼届时就在这儿举行,一对新人面朝蓝天大海许下婚姻誓言。

        陈周啧啧感叹:“真会挑地方,好浪漫。”

        闻峥突然问:“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婚礼?”

        陈周狡黠一笑:“我想要个太空婚礼。”其实他并不打算跟闻峥结婚,婚姻只是对利益的保障,而不是爱情,他和闻峥又不会有孩子,也不存在什么利益分割,这一纸婚约没多大必要。

        闻峥皱眉认真想了想:“那过几年吧,等我财务状况完全自由了,商业上太空再成熟一些,咱们就去。”

        陈周见他真的认真讨论起这个问题了,惊讶地看着他:“你真要去太空办婚礼?”

        闻峥莞尔:“你没要求摘星星,只是去太空,我想我还是能够办到的。”

        陈周忽然想起他的航天梦,觉得自己这随口开的玩笑是不是有点大了,便说:“我开玩笑呢,上太空对身体素质要求很高的吧。”

        闻峥说:“对。上去之前肯定要进行严格体检的,要是能去,咱们可以去举行一个太空婚礼。”

        陈周想了想,太空似乎也还不错呢:“那以后再说。现在我要去游泳,大海,我来啦!”

        闻峥在后面喊:“回来,你好歹也抹点防晒霜吧。”

  https://www.24kwx.com/book/10/10072/71730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