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我在聊斋当县令 > 第56章 判官查无此妖鬼。

第56章 判官查无此妖鬼。

        要说最近地府最热门的讨论人物,  那还要属人间婺州汤溪县令程晋。

        这事儿说来吧,也很微妙。主要呢,汤溪搁人间都是小地方,  地府听过的鬼就更少了,  起先大家一听,  都觉得传闻过于夸大。

        毕竟地府不同于人间,信息交流还是蛮通畅的,就有那么些个读书鬼喜欢传些有的没的小道消息,  百年的厉鬼都能吹成千年红衣厉鬼,  所以大家乍然一听这位程县令的猛料,  都觉得传闻过于失真。

        什么拳打厉鬼致残,  什么任用鬼妖做衙役,肯定又是读书鬼传出来给凡人读书人脸上贴金的。真是世风日下,  这年头读书人要名声居然连阴间鬼都不放过啦,  有些个心里酸溜溜的厉鬼决定等这位程县令百年之后,好好教教这位县太爷阴间的规矩。

        居然敢踩着他们厉鬼的名声往上爬,  他们一定要给人办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

        然而仪式还没个章程呢,事实就痛击他们的脸。

        这次的消息可不一样了,那可是官方阴兵老爷那儿流传出来的,  绝对不可能有假,拳打新生厉鬼算什么,那位县令可是能硬刚千年树妖的狠人啊。

        千年树妖什么概念,简单来说吧,  但凡沾上千年二字,不管是妖还是鬼,那都厉害得没边。所以你品,你细品,  这县令他还能是人吗?

        那必须不是啊,听一位阴兵老爷说,这次出公差回来,都有心里阴影了,放出话来说,以后但凡去人间的公务,一律不去。

        此话一出,那众鬼皆惊啊,鬼比人可怕死多了,毕竟人死只如灯灭,鬼死就啥也不剩了。

        鬼对于城隍印的感知还是相当敏锐的,当第一只鬼看到拥有城隍副印的生面孔时,瞬间就想到了那个最近传闻中的杀神。

        他立刻逃遁去酆都,大家起先不信,但祝丰年这个水莽鬼的存在,恰好佐证了程晋的身份。

        夭寿了,人间杀神县令不满足于阳间,来祸祸阴间鬼啦。

        这个消息,以极快的速度在鬼中传播开来,当然其中不乏也有好事者在『乱』放□□,甚至引导流言让地府官方出面收回这县令手中的城隍副印,毕竟被鬼管也就算了,他们这些个厉鬼还要被个凡人呼来喝去,那像什么样子!他们不要面子的吗?!

        然而这些个小手段,在程晋被鬼文书请进大判官殿后,就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那可是那位判官老爷啊,一笔断生死的,谁敢妄议。

        “大人,里面小生就进不去了。”祝丰年说完,又指着旁边峨冠博带的鬼文书道,“大人,这位便是小生同您提起过的好友。”

        因人死后,人间的一切都成虚妄,故而在地府为官,绝大部分鬼都不提生前名讳,祝丰年因此并未介绍鬼文书的姓名,只道是朋友。

        “程大人好,卑职姓蔺。”

        程晋心下纳罕,这能做到判官殿的文书,那可比小地方的城隍爷都厉害,他当然不会随意轻慢,稍微聊了两句,里头的门一动,蔺文书就请他进去了。

        程晋也不惧,毕竟他人都到地府了,现在才害怕未免有些太晚了。

        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早知道逃不过来阴间这一遭,还不如上一次就过来,这次下来定然能从容许多。

        眼看着程晋的身影消失在门后,祝丰年脸上的担忧也显『露』了出来。

        蔺文书见好友如此表情,便宽慰道:“你家大人是有大造化的,你不必这般忧心。”况且判官老爷那『性』子,唔,反正挺一言难尽的。

        “当真?可小生控制不住啊。”他来之前,可是被道士和猫妖先后委以重任的,这要是出了岔子,他万死难辞其咎啊,毕竟那柳仙是以他为鬼质,要挟大人下地府来的。

        “……你就是关心则『乱』,上次你不是托我打听那水莽柳仙之事,如今稍微有了些眉目。”

        蔺文书见鬼引去他的办公区域,很快大判官殿门口就没了鬼影。

        程晋一进大殿,就只觉眼前一亮,地府没有天然照明设备,从阴阳路进了酆都,路上都只有寥寥几盏惨败的引路灯,就算是阴司门口,也没有亮堂多少。

        可这判官殿中,却是亮如白昼,稀奇的是,程晋并未看到光源从哪里来,甚至殿内并不想人间杜撰的那样,判官老爷高坐庙堂之上,形如恶鬼罗刹,拿着玄笔,捧着生死簿,一言不合就送鬼下地狱。

        唔,这些统统都没有,有的只是一室和煦。

        程晋甚至还闻到了在人间比金子还贵的玉枕香,这东西有价无市,他也就在他师兄那儿闻到过一次。

        几步走到殿中,程晋才发现大殿贴着墙的是到顶书柜,每一个书架上都摆满了书册,有铁皮木皮制的,也有竹简,亦有纸质书册,统一分类,堪称强迫症患者福音。

        而在大殿靠前的中央,有一个巨型的桌子,浑然一体,大得可以直接起一间三房两厅,上面亦摆满了书册。

        所以一时之间,程晋四望,都没看到那位传说中的判官老爷。

        他尝试着开口:“凡人程晋,前来拜见判官老爷。”

        程晋的声音刚一落下,那边就传来书册掉落的声音,程晋退后几步抬头,遥遥就看到一个人影从巨桌的书海里坐起来,其人还懒散地伸了个懒腰,这才转头对上了他的目光。

        “你谁?”

        ……何必呢,刚刚还给他遥控开门呢,当官的就是虚伪。

        程某人心中吐槽,面上却是又恭敬地自我介绍了一遍。

        “哦对,瞧本官这记『性』,程县令,闻名不如见面。”判官从桌上跳下来,程晋才发现对方并未束发,过长的头发挡住了眼睛,让他看不清对方任何的心绪起伏,可即便如此,他总有种心跳如雷的感觉。

        判官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自顾自地用木簪将头发随意绾在脑后,这才道:“招待不着,殿内不设椅子,若你嫌弃,席地而坐就行,每日都有长发鬼来洒扫的。”

        ……你们地府,还挺物尽其用。

        程晋将腰间的剑囊取下,呈上前道:“这便是那未归的槐树妖魂。”

        判官却摆了摆手,一副兴致缺缺地靠在巨型桌腿上,惨白的俊美脸上写满了无聊二字:“你自个儿拿着它去见那条蠢蛇就行,本官见你,可不是为了它。”

        程晋也不推辞,原又挂回了腰间,可见是个打蛇上棍的。

        判官见此,眼中闪过几丝兴味:“早便想见见你了,只可惜你也看到了,本官冗务缠身,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如今终于是见到你了。”

        ……刚刚你还枕着生死簿打瞌睡呢,他都看到了。

        “程晋,误入此间的异界来客,这十年来,你过得还好吗?”

        这声音可谓是抑扬顿挫,带着某股戏剧『性』的味道,摆明了准备看他的好戏,但说实话,程晋……并不觉得太惊讶。

        事实上,程晋觉得他的身份其实蛮好查的,原主程晋应该已经投胎,只要一查生死簿,他的底儿绝对『露』馅,判官又是掌管生死簿的大佬,如果真不知道,他反倒要替地府的未来感到担忧了。

        于是程晋本着客观的精神想了想,才认真地回答:“还可以,就是有些想念空调和wifi。”

        判官一愣,脸上的无聊早就被兴味取而代之:“本官就知道你是个相当有趣的人,你可知道如果你不往汤溪走这一趟,活着的时候说不定一辈子都不用见到本官。”

        程县令老实地摇头:“不知道,有什么危害吗?”

        “凡人不是常说,无知是福,你不知道,就能秉承自心,一直这么活下去。但你既然来见了本官,本官就会说破你的身份,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告诉你,不是此间的魂魄,无法走此间的往生路。”判官说完,语气是全然的认真坦白,“换言之,你是一个没有来生的人。”

        如果此刻,程晋是一个修来生福缘的佛门中人,那么听到这话,他说不定已经佛心不稳,下一秒就要还俗了。但怎么说呢,现代人对于投胎这事,本就概念不清,即便程晋来了古代十年,但他的三观早已形成。

        于是他尝试着开口:“那您,能送我回原来的时空吗?”

        判官一笑:“很抱歉,不能。”

        “哦,那没事了,反正这辈子也算赚来的,大不了等我死了,蹭我家师爷的光,滞留人间当个孤魂野鬼也成。”

        原本准备劝人在地府当永久社畜的判官:“……孤魂野鬼,可没有供奉。”

        这倒是个问题,程晋一想,立刻道:“这也好办,衙门还有只猫妖欠了我救命之恩,等我死后,我把钱留给他,让他给我烧供奉。”

        ……那猫妖,上辈子恐怕掘了圣祖皇帝陵墓才这么倒霉吧。

        “你很有趣,去找那条蠢蛇吧。”判官又恢复无趣状态,不知几时,他右手多了一支笔,隐隐还闪着金光,他在眨眼间于虚空之中落下一道鬼画符,金光一闪,迅速隐没于无形,程晋只觉心口一暖,再睁眼已是出了大殿。

        耳边,却还有判官懒懒散散的声音:“有空常来地府玩,下次同本官讲讲你想念的那什么空调和wifi吧。”

        程晋:……就这英语发音,居然还挺标准。

        程县令找重点向来角度清奇,他这来大判官殿一遭,应该算是身份过了明路吧。

        “程大人,这边请。”

        蔺文书不知几时又悄悄地带着祝丰年出现,一人两鬼于是启程去地狱找还在服刑的柳仙。

        一路上,态度热情了不少的蔺文书非常体贴地当起了地府一日鬼导游,就是这一路走来,地府这鬼也太少了点吧。

        不懂就问,程晋当即道:“地府近年的鬼,这般少吗?抱歉,我在凡间曾听妖说阴间的鬼,跟凡间的人一样多,这是否言过其实了?”

        蔺文书:……其实没有呢,鬼只是比较怕您而已。

        于是善良又体贴的蔺文书比较委婉地开口:“判官老爷在您身上留下了气息,地府的鬼,都比较怕老爷发威。”

        原来如此啊,程晋立刻接受了这种解释,饶有兴致地参观起地府来。

        “前面就是关押柳仙的地方了,因水莽草一事,他怨气大涨,又因他神魂有缺,地府便将他单独关押在此,大人身上有判官老爷的气息,可以直接进去见他。”

        程晋谢过,又让祝丰年等在外面,自己才踏步进去。

        因为圈禁柳仙的地方在一片黑暗水泽之上,四周并无栈桥,程晋走到水边,就被一股虚空的力量托举着往中心的锁鬼塔而去。

        待他双脚重新落地,程晋看到了一只熟悉的妖。

        “师爷。”

        黑山猛然转头,脸上不无错愕:“你怎么在这儿?你死了?”

        “……师爷你就不能想我点儿好吗?”

        黑山紧皱着眉头,他发现程晋这个凡人,真的胆子大到没边:“你可知道,生魂入地府,很容易有来无往的吗?”

        程晋听这话,已经听得耳朵都生茧子了,于是他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但我是来见那位判官老爷的,这只是顺便。”

        说着,他还甩了甩腰间的剑囊。

        “你把那疯婆子也带来了?”黑山皱眉。

        ……师爷你这个疯婆子的形容,就很有灵『性』。

        程晋将腰间的剑囊结下来丢过去:“接着,判官老爷说随我们处置,你可查到那真正的槐树妖如何了?”

        黑山接过剑囊,这剑囊原本是燕赤霞的,上面还有道法残余,但这点儿残余对于黑山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做得很干净,那槐妖不是往生了,就是湮灭了。”

        换句话说,地府查无此妖。

        程晋听到这话,当即就很想扭头回岸边问问那蔺文书。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她将槐树妖取而代之,柳仙又认为他心爱的姑娘早已去投胎,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猜想,槐妖也取而代之了她呢?”

        这话说来拗口,但地府生死册不容愚弄,投胎位一向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这么多年地府都没觉察出异常,当年肯定是有鬼填补了这个漏洞。

        “你说得不错。”

        锁鬼塔的虚空之中,传来了柳仙略带疲惫的声音。

        与此同时,程晋念动燕道长交给他的咒语,解开了剑囊上的困阵,里面的槐树妖顿时从剑囊中飞出来,她逃也似地要离开黑山的手掌心,然而下一刻,一股无形的妖力再度将她圈禁了起来。

        “柳郎!柳郎!柳郎!是我啊,是我淮娘啊!救救我,你救救我!”

        声声凄厉,就是这鬼天生没有眼泪,哭号得再大声,都是光打雷不下雨,看着就没那么打动人了。

  https://www.24kwx.com/book/10/10399/71748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