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鬼谷神谋 > 第二百五十四章回阳之锁

第二百五十四章回阳之锁

        第二百五十四章回阳之锁

        王禅看盗拓协同那些江湖朋友已经在认真捉摸着墓门,这才走到景成公主身边,看着景成公主一身狼狈之像,也是心有不忍。

        “公主,你现在还相信在下吗?”

        景成公主一脸讥丧,她从来也未经历过这种兴奋与失落的交织。

        刚才对王禅十分信任,知道王禅总是如传言之中一样,谋算在先。

        可现在却出现意外,刚才看到通向外面的通道,瞬间又不得不封死。

        原本心里并没有真正的恐惧,可此时听得盗拓一等人说,又看连盗之圣人盗拓都如此丧气,也知道此事已出乎王禅的意料之外。

        “我当然相信你了,可世事难料,你虽然是天赐灵婴,想来也有谋算不足之处,便本公主却不会怪你,死在此地有你相陪,也不算什么坏事。”

        景成公主还是自作安慰,说着一些让人难解的玩笑话。

        王禅一听,也是嘿嘿一笑道:“小子受宠若惊,实不值得公主如此厚爱。

        不过话出回来,此事虽然意外,却也不能说谋算不足。

        世事难料,人心叵测,若是什么都准备好了,也就体现不出我鬼谷王禅的本事了。

        公主还是放心休息,等会儿说不定还会有惊奇之事。”

        “王禅,难得你小小年纪如此镇定自如,实让人放心,也让人感觉可靠,若是我再年轻几岁,说不定会喜欢上你。”

        景成公主一听,也不知王禅是真的还有主意,还是宽慰于她。

        不过景成公主心里却是十分愉悦,说话的语气也十分真诚,就连对王禅的称呼都改得更贴近一些,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王禅一听,心里乱跳着,原本有人喜欢是一件好事,他也该觉得十分开心,可却总是感觉现在的景成公主怪怪的。

        似乎已经把他当作一个复活了的夫概公子,也不再计较他脑门上那四个肉角了,更不在意他不会体贴姑娘家的心意,也不在意王禅笨笜的举止,说起来一点也不风流倜傥。

        “赵伍、阿大,你们看百姓受伤如何,快些给他们治疗。

        先安抚大家不要惊慌,继续休息一会儿,我鬼谷王禅保证一定会带他们走出此虎丘地宫的。”

        王禅不敢看景成公主期盼的眼神,只得转过身来,看着正在为百姓包扎的一众江湖朋友。

        可话却说得有些多余,因为。此时除了盗拓与几人在开门之外,其它的都在忙着照顾百姓

        “知道了,我们都在安抚这些吴都百姓,而这些百姓也知道小公子大名,现在大家都等着小公子搭救呢。”

        阿大边为一个老年人包扎着,却也在为大鼓着气。

        这里虽然有九个台阶高过刚才的地宫场地,整个地势却是朝着吴王陵墓倾斜的。

        所以反而在陵墓前面集了一尺多的深水,此时这些百姓都泡在水中,紧抱着衣服,脸上瑟瑟发抖。

        贪念与黑暗还有寒冷都是恐惧的黑手,从来也不会单独出没,而此时三种主因都集中在一起,让这万余百姓已失去了基本的信念,而变得麻木,哭泣声也渐停,眼中都盯着前方。

        正是哀莫大于心死,这些百姓也已如此。

        好在大家也都听闻鬼谷王禅大名,而民间传闻比事实更离奇,也更具玄幻色彩。

        特别是刚才看见以一人之力,就冰封了地道口汹涌之水。

        才让大家心里都认定鬼谷王禅就是上天派来打救他们于危难的,所以眼神之中除上列死寂,却也透着一丝少有的期盼。

        “王禅,为何你如此周密的计谋,竟然还有人能猜得透,难道这世间还真有比你聪明的人吗?”

        王禅听景成公主再次问起,不得不再次转身看了看景成公主道:“若说比我聪明之人,在大周天下自然有很多。

        我只是贪图于名声,所以才显露出来。

        易理八卦里有地山谦卦,意思十分清楚。

        就是说其实在我们看不到的大地之下,有许多潜藏着的高山。

        所以主卦山,客卦为地,意指山掩地下。

        名为谦,意指这些人隐身于世,有若谦谦君子,名利于他们而言只是过眼云烟。

        这些人才是真的大智慧之人,而小子只是小聪明而已。

        至于公主所问,是谁猜透了此事,应该十分清楚,不说也罢。

        可若不说,公主自然好奇,小子到也可以成全于公主,只是希望公主勿怒。

        设计此计之人就是你们越国的范蠡中将军。

        只有他才会斤斤计较,也只有斤斤计较之人才会有吴王一样的心思,也才会首先猜透吴王所设之计。

        而他只要依我平时谋事在先的习惯,再根据今天我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在明知吴王要设计谋害我的情势之下,依然敢于带公主进地宫,如此就说明我已有了退出之路。

        而他只要他依此探查,必然会寻得其中端倪。

        有此信息,只要他通报于吴王,吴王自然不想着功尽弃。

        而此时春耕之时,设坝截水也可掩人耳目,此计谋该也是范蠡策划。”

        景成公主听王禅慢慢说着,心里更是佩服王禅。

        可听到最后,再细想,心里却也是愤极一时,也顾不得王禅的提醒,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反而吓了王禅一跳。

        “这个范蠡,竟然不计本公主生死,与吴王勾结,出此下流之谋。

        等我回到越国,我一定要如实回报王兄,让他看清范蠡的奸险面目,处死范蠡。”

        景成公主一时气急,可话说完,却也没有自信。

        “公主息怒,我劝公主不必在意此事。

        其一越王也一心想让小子死于非命,此次机会范蠡若是知而不谋,反而会被越王责罚。

        而于越王心中,牺牲公主,却能置我于死地,以一命换得一命,却也算是解了心头之恨。

        其二,范蠡能在此时除掉我,他当然可以说是为越吴大战除去忧患,于越王也是大功一件。

        想来越王最多把公主当成此事的谋算者,牺牲自己,成全越国大计。

        若是公主真的死了,越王必然也会为公主风光大葬了,成为越国英雄。”

        王禅说得没错,可景成公主听来,却总觉得王禅一直在有意贬低于她。

        意思十分明确那就是景成公主在越王眼中的价值,尚不及王禅越王心头的地位高。

        可景成公主气归气,却又挑不出毛病,事实也正是如此。

        “尊主,门还是打不开,可否请您去看看。”

        万毒红奔过来,小声的对着王禅说着。

        “嗯!”

        王禅也不回话,只是冷哼一声。

        “对,是小子语误,鬼谷先生,还请到门前一观。”

        王禅一听,这才丢下有些莫名的景成公主走到墓门前察看。

        盗拓忙碌了半天,却并没有任何效果,墓门依然紧闭。

        “姓鲁这贼子,若有一日,我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块,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盗拓见王禅走了过来,嘴里却是不干不净的骂着。

        王禅也不理盗拓,只是看了看身边的万毒红。

        “回鬼谷先生,柳大哥所说的鲁班,专门研制机关巧术,天下间少有人能解开其所制的锁。

        这墓门之锁当是他所为,柳大哥一时也没有办法。”

        “鲁班,此人善长于机关巧术,木制工艺,它日有缘,小子也要拜访拜访!”

        王禅这说这走近墓一看,门上有几块机关巧设,上面布着天干地支九宫八卦之形。

        而刚才盗拓显然也已基本解了此机关布设。

        可王禅一看,还是觉得不妥,嘻嘻一笑,再看墓门,见门已开了一根手指的缝,可以看见锁芯了。

        此时盗拓正在跟几个兄弟一起想硬扳开墓门,可墓门却纹丝不动。

        “盗圣兄,让大家一边让让。”

        王禅说完,已经一跃而起,双手在墓门上的九宫八卦上不停的搬弄着。

        人再跃下之时,墓门之上的图案已然重新布置过了。

        盗拓与众兄弟一看,实在不明其理。

        “鬼谷先生,我听闻你自小精通易理,为何这九宫八卦都排不好。

        我虽然只是一个小偷,可也略懂一些,你排的简直是年头不对马嘴,实在不敢恭维。”

        盗拓一看王禅所排,与他刚才所排已是面目全非,他弄不明白,可却十分自信,反而说王禅不懂易理。

        “盗兄,你有所不知,易有先天之易,与后天之易之说。

        先天之易传于黄帝亲书,有归藏与连山两易。

        而后天之易则是文王所演,所以故名后天之易。

        而你所习正是文王所演,人称‘周易’。

        刚才所排依周易之理并没有错。

        只是鲁先生所布,其理在于两易之别,先布后天之易,再布先天之易。

        所以你刚才所排后天之易,并不能完全解开其锁,只能算是解开一半而已。”

        盗拓一听,心里捉摸着,也不知王禅所说先天与后天之别。

        但王禅已走近墓门,再次掏出七星断魂刀,耳朵贴近墓门,再用短刀轻敲墓门。

        只听得一声轻脆之声传遍整道墓门。

        如此可见,王禅看似乎轻微的动作,其实已含着超强的内劲。

        通过回声,可以听说锁的结构。

        紧接着,大家都只看着王禅。

        王禅收起刀,一手抓住墓门把手,猛一用劲,两道墓门竟然再次合并撞在一起。

        刚才盗拓及其它兄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趴开的指缝,现在已合得密不透风。

        正当大家面面相觑之时。

        王禅双手活动活动筋骨,再次抓紧墓门,向两侧一拉。

        两道铁铸的墓门,竟然十分轻松的被王禅一次拉开三尺多的宽度。

        “阿大拿火把来,让兄弟们把墓门打开,先让百姓们稍安勿燥,待我探一探。”

        阿大一时之间,惊得张着嘴,十分不解,却呆呆的把火把递给王禅。

        而这些江湖朋友更是不可思议。

        连盗圣都打不开的门,在王禅手中就如同普通的一道小院之门一样。

        而刚才十多位江湖好手,再加上盗拓如此粗壮之人,也才打开一道指缝宽度,可王禅以一人之力轻轻松松就把墓门打开了。

        如此神力,谁看了都会吃惊,更何况这些江湖朋友都深知武技一途,这种粗笨之活,原本就是体力活,要的是力气,而不是内力修为。

        “这是鲁先生所制的回阳锁,需要排两个易理之卦才能解开。

        你刚才所排文王所演八卦,算是完成第一步,可以解开一指,却不能打开此门。

        纵然是一百个如你一样力大无穷之人,也无法打开。

        但只要再演先天八卦九宫,就解开里面所设机括。

        但回阳锁的奥秘也在于此,若要真正打开此门,还需要把刚才已解开的门缝回拢,这样才能真正解开回阳锁。

        鲁先生高明之处,就在于利用欲图打开此门之人的心思。

        当一道墓门已打开一指之缝时,都觉得可以依此而行,也都舍不得再次合拢。

        心思也只会想着用其它办法度图撬开此门,可越是如此,就越是与此锁相背而行,永远也打不开墓门。

        但只要放弃刚才打开的门缝,再次回拢,就可以真正解开此锁,再向外用力,就可以打开墓门。

        所以此锁名焉回阳锁,通俗之人也可叫回头锁,若路不通时,需要回头。”

        王禅还是有心传教于盗拓,毕竟盗拓是为百姓而盗,所以能多懂一点,将来可以让更多让受难的百姓得益。

        “盗拓甘拜下风,十分受教,十分感激。

        可鬼谷先生,你为何如此大的力气,真有如九牛二虎。”

        盗拓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之人,并不在乎自己的颜面受损,对于比他懂行的人,他还是十分虚心受教,并不妄自尊大。

        王禅回首一看惊异的盗拓嘿嘿一笑道:“天生的!”

        此时墓门已全部打开,而里面四壁之上,已全部点好油灯十分通亮。

        (谣传古墓之中油灯之所以可燃几百年之久,是因为油灯的燃油是用人鱼提炼,但据考证世间本无人鱼,只是一种像娃娃鱼一样的鱼类而已)

        王禅一提衣袖,十分大胆的向里面走去。

        盗拓一看连呼:“小心机关,那鲁贼的机关也着实伤人。”

        “不必,此地宫深在虎丘山中,脚下当是虎丘山基石,欲设机关难如登天。

        而吴王此时尚未死去,也未入殓,纵有机关也不会打开,最多只有墓穴之处才会有。”

        王禅说完,十分自信,而此时景成公主也赶了上来,再次紧帖着王禅,以示对王禅的信任。

        此时也印证了景成公主在醉梦楼说的话,走在王禅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而大家一听,也都蜂拥而进,不再小心翼翼。

        身后的百姓一看,焦虑的心里,又多了一份希望。

        大家都被安排着,有条不紊的走进这巨大的地宫之内地宫之中。

        【作者题外话】:此章通过对话引出鲁班,是为下一部分楚国风云做些准备,楚国攻宋,鲁班与墨翟有一场攻守之战。

        而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读者可以网上查一下,方位有所不同,本书在王禅六岁之时,就已有说明。

        此章的回阳锁也是本人杜撰,请读者们不必较真。

  https://www.24kwx.com/book/10/10743/79924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