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方尖碑 > 微笑瓦斯 05

微笑瓦斯 05

        小个子的男人始终坐在他的草席上,他望着打开的铁门,嘴唇微微颤抖,但身体没动。

        郁飞尘并不强求,他举着灯,带另外五个人往前走。

        只见两旁的营房有的锁着门,有的只是虚掩,有的甚至铁门大开。里面被褥凌乱,仿佛刚刚还有人睡过。

        如果事实就像他们猜测的那样,这是未来某一天的收容所——那这里发生了什么,让所有人都离开或者消失?

        到了走廊的尽头,大门是往外开着的。这倒不意外,既然里面已经没有了俘虏,那大门也就没了反锁的必要。走出大门后,夜雾扑面而来,前面是灰蒙蒙的高墙的影子。

        “我们现在在收容所正中间,”郁飞尘稍微抬手,指了指右边的方向,说,“那里还有几个营房,或许是妇女和孩子住的地方,我需要一个或两个人去那边。”

        没人说话,他们都看着他。

        郁飞尘补充道“去那边的人需要在天亮前回到我们的营房,然后告诉我去那地方的详细路线,她们住在哪里,旁边有没有士兵值夜或者居住的地方。”

        仍然没人说话。

        遇到过许多不靠谱的雇主后,郁飞尘知道了一点,如果你要发号施令,那么发布的命令必须足够详细,因为谁都不知道去执行命令的人是聪明人还是傻瓜。

        他继续补充“如果遇到危险,保护好自己。见到的所有东西,都记住位置和路线,告诉我。一定要在天亮前回来。”

        沉默仍然在持续,直到一分钟后,那名金发的壮汉才开口说“你真要带我们走?”

        看着他们犹疑又恐惧的目光——郁飞尘缓缓呼出一口气,忽然反应过来,这些人并不是那些无条件信任并服从他的雇主或临时队友,而是一个战争世界里,刚刚经历过非人遭遇的普通人。

        而他与他们只不过是素昧平生的狱友而已。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没有人?”大鼻子男人也开口了,说,“再说,我们逃出去,他们会追上来杀了我们。”

        郁飞尘打算些什么来打消他们的疑虑,譬如,根据他的观察,这地方驻扎的兵力不足以在他们逃出去后搜查外围的整个山脉。但他想了想,最终没有这样说。

        “收集到足够的信息后,我会把方案告诉你们。”他说,“到时候,你可以选择逃或不逃。”

        “我要逃,这里的日子就像牲口一样,”修士抓住了郁飞尘的胳膊,哆嗦着声音道,“我撑不过下一个白天了。”

        砖窑里一刻不停的繁重工作不是他这样一个只会读书、翻译和布祷的人能忍受的——他今天已经被打了一鞭子。

        然而仍然没人愿意一个人去那边,白松张了张嘴,正要自告奋勇,忽然听金发壮汉道“我去,我妈妈被带去了那边。”

        他看着郁飞尘“前提是你确定真的要解救她们。”

        他们对视,郁飞尘缓缓点了点头。

        “我也去。”化学教员格洛德道,他的妻子也在那里。

        “我要去东南角找逃跑的路线,那边是个化工厂,”郁飞尘对他说,“或许你跟着我们,能帮上忙。”

        化学教员脸上出现了犹豫的神情。

        最终,那名金发壮汉说“你放心吧。”

        化学教员点了点头,走到了郁飞尘后面。

        令人意外的是,那位大鼻子男人也选择了去妇女和儿童的营房探查。他们在这道墙前分开。

        路很长,围墙把所有区域都分开了。建立围墙的目的一定是为了阻隔俘虏的视线,防止他们得到收容所的信息。

        郁飞尘一边观察四周,一边按照白天的记忆带他们往东南方走。大约一小时后,那些建筑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地面上,管道纵横交错,建筑门口都贴着封条。把油灯贴在有些灰色矮楼的窗玻璃上,隐约能看见里面堆放着一些化学药品,还有试剂架之类的东西。“甲氟……异丙酯。”化学教员紧紧贴着窗玻璃,眯起眼睛念出试剂标签上的名字,脸色不太好。

        另一些矮楼则空空荡荡,还有一些根本没有窗户。矮楼们的中央,有一个比它们都大的建筑,也是个两层楼。

        楼门上了锁,但白松带来的砖再次发挥了作用,确认这里确实没什么人之后,这孩子直接把窗玻璃砸碎了。

        他们从窗户翻进去,眼前有许多复杂的仪器,这毫无疑问是个化工制品的厂房。

        “他们是在制造煤气吗?”看着中央那硕大的反应炉,以及地面上堆放的十数个两人高的铁罐,白松小声道“难道他们已经占领了我们的煤矿吗?”

        修士的声音仍在颤抖“或许是的。神明在上,神明在上,为何要让神圣的科罗沙经历这些……”

        化学教员的脸色更加苍白,郁飞尘也没有说话,他们在这里转过一圈后,上了二楼。

        ——昏暗里,寒风在外面呜呜呼啸,四十个解剖台一字排开。黑黢黢的影子投在墙上。

        解剖台前还有各色仪器与刑具,油灯昏黄的光芒照亮了那些漆黑的轮廓,白松大叫一声——因为他的眼睛差点被一个尖刺戳穿。

        “神明在上,”化学教员拿起一个电击设备的铁夹,目光中现出迷茫,“他们做了很多残忍的实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郁飞尘穿过这些解剖台和实验装置,对面有办公桌与文件柜。但当他拉开柜门,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些空白的便签与笔记本。

        办公桌的抽屉里也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直到郁飞尘拉开最后一个,才有一张报纸慢悠悠飘了下来。他们聚在灯下看它,首先看到的就是配图,一个被绑在解剖台上,神情痛苦,正在遭受电击的白化病人,正是他们刚来收容所的那天看到的那个。

        报道的内容是,真理神对科罗沙叛徒的惩罚已经出现,这位病人所携带的基因疾病就是征象之一。同时,罪恶的科罗沙人群中还出现了许多侏儒、跛子与失明之人,神明的惩罚不仅已经出现,而且终会蔓延到所有罪人身上。

        “难道他们自己中就没有跛子吗?”白松嘀咕道。

        空无一物的解剖台,贴上封条的房间,被搬空的文件柜。

        这些东西无一不表明着,橡谷收容所被弃用了。

        是这些人的活动因为什么意外事故而终止,还是说,橡谷收容所已经完成了它的任务?

        “这里。”郁飞尘终于在一个桌底发现了一个铁制的火盆,盆中除了木炭的残渣,还有一些被烧焦的纸片。

        他们在灰堆中翻找,有些碎片没被完全烧毁,还有零星的字迹留了下来。

        除去一些毫无意义的关联词和难懂的专业名词,能读到的字眼只剩了几个。

        “成功……科罗沙……结束……净化……罪恶,”白松缓慢地念出那些东西,“……微笑?”

        没人知道这些词语背后的逻辑。

        “在未来,他们销毁了自己罪恶的证据,然后离开了这里。”他们离开这里,白松边翻窗户,边说,“那我们这些俘虏呢?被释放了吗?”

        他们挨个跳出来。

        ——那座灰色的圆柱建筑就突兀地出现在了他们眼前,在雾气里散发着幽灵一样的色泽。

        走近了,能看见它外表上新鲜水泥特有的色泽。它格格不入的质地和颜色显示着,这不是化工厂本来就有的建筑,而是橡谷化工厂被改造成橡谷收容所后新添的建筑。

        白松忽然浑身颤抖。

        “那是什么?”他说。

        化学教员用低沉的声音回答他“是焚化炉,你没在殡仪馆后面见到过吗?”

        一时静默,所有人都想起了白天时候,在砖窑遥望到的那一缕云一般的白烟。

        修士的喘气声增大了好几倍。

        “这是神明对我们的警示,”他声音颤抖,说,“神明……神明在降下预言,他赐我短暂看到未来的眼睛,他在告诫我们应当远离,远离这罪恶之地……”

        他的眼珠不安地到处乱转,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大叫一声“那里有门!”

        东南的角落,围墙的尽头,确实有一扇铁制的大门。

        像所有的铁门一样,在没被反锁的情况下,从里面能拉开门闩,打开它。

        吱嘎一声,修士哆嗦的双手推开了大门。

        铁门洞开,外面是雾气弥漫的连绵原野,和不远处像黑影一样矗立着的橡山。

        郁飞尘的手按在修士的肩膀上,把修士强硬地转过来。

        “回去吧。”他带修士往回走,说,“现在是晚上,我不确定出去的后果。”

        白松和化学教员深深凝望了那扇大门一眼,也转身跟他们离开了。

        郁飞尘看着前方,路线已经探明了,接下来只需要——

        牛油灯烧到了尾声,噗嗤一声,火灭了,彻底的黑暗笼罩了他们。

        修士瘦小的身躯在这一刻忽然迸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衣服刺啦一声被挣破,他矮身从郁飞尘手下挣脱出来,他一边大喊着难以听懂的词汇,一边朝铁门的方向拔足狂奔——

        门外的雾气转瞬间吞没了他。

        “哎,你!”白松正要叫住他,就听这人的声响,突兀地消失了。

        门外,雾气静静翻涌,仿佛从没有人出去过。

        他们怔怔望着那个方向。

        天边浮现出一丝日出前的灰白。

        “走!”郁飞尘的语声比先前沉冷了许多。

        他们在天亮前回到了营房,金发壮汉和大鼻子已经回来了,小个子也还待在原来的位置,安然无恙。

        修士却消失了,就像这个营房里曾经消失的两个人那样。

        五点钟和六点钟的交界,俘虏的一天开始了。

        查房的士兵站在他们门前,发出一声愤怒的喊叫,他拔出腰间的□□指向里面——

        “放下!”一声呵斥传来。

        靴子踏地的声响传来,比总管来得更快的是那位铂金长发的长官。

        他抿着嘴唇,淡冰绿的眼睛扫过营房的每一个角落,神情中似乎有一丝薄怒。

        手指缓缓握住冰冷的铁栏杆,他一字一句道“你们遇到了什么?”

        郁飞尘没什么心情回答,但他看着这一幕,总觉得这位长官生气的原因与查房士兵不同,并不是因为犯人的出逃,而是在挂念俘虏们的安危。

        “长官。”他刚想说些什么,那人就先开口了。

        “今晚,”他看向姗姗来迟,额头又冒出冷汗的总管,眼神冰冷,语气平淡“把我也关进去。”

        郁飞尘抱臂背倚着墙壁,打量他。

        巧了,他刚刚正想用某种不算太真诚的语气说,您如果非要知道,不如今晚前来借宿。

        白松凑近了郁飞尘。

        经历了晚上的一切,他的对黑章军的戒备大大提高了。

        “他要干什么?”白松说,“他是想把我们全杀了吗?”

        郁飞尘说“不会。”

        白松“为什么?”

        或许是出于一种,因为常做内鬼而不知不觉养成的——

        “直觉吧。”郁飞尘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演人者人恒演之x

  https://www.24kwx.com/book/11/11541/72832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