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方尖碑 > 第77章 命运齿轮 19掉进了垃圾桶。

第77章 命运齿轮 19掉进了垃圾桶。

        身后,  机械大厅仍在缓缓复位,咔哒声规律响起,但郁飞尘的所有感官都已经在渐渐消失,  一切都遥远得像梦境。对着背对自己的高椅,他缓缓眨了一下眼睛,  像是努力想要让视野清晰一些。

        ——这一闭,就再没睁开。

        黑暗铺天盖地,  他微蹙眉,往前走了两步,  神智就蓦然飞出天外了,像个突然关机的电器。声音渐次远去,触觉是最后消失的,  被什么人抱在怀里,柔软的发丝擦过他的脖颈。

        郁飞尘再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了上铺的金属板,  他在下铺的床上。再一抬眼,  床边的安菲尔就倾身过来了。

        “你感觉怎么样?”安菲尔用手心贴了贴他的额头,  说,  “我先扶你起来?”

        这个年纪的少年人音『色』该是清亮的,  实际上也是这样,但因为安菲尔惯有的——过于平静温和的语调,  往往带了点淡淡疏远。

        不过眼神里的关切是真的。

        郁飞尘起身,  缓缓回忆了一下昏倒前发生的事情,  道:“现在没事了。”

        就像没电的机械充电后会恢复运转一样,  他现在完全正常。

        “我给你喝了半杯能源『液』,晚餐时候留的。”安菲尔往他背后垫了个枕头,然后后把血盐心脏放在他面前,  轻声道:“你昏过去时手里拿着这个,我担心你无法醒来,于是也喂给你了。”

        郁飞尘看着那块心脏——这东西原本就被路德维希教皇敲掉了一个角喂圣子,现在则又缺了一个。他一直不用它的原因之一就是觉得安菲尔靠谱,可以节约目前唯一的道具,没想到这人干脆利落地替他用掉了一次。

        郁飞尘伸手按了一下太阳『穴』,听见细细碎碎的人声,抬头往安菲尔身后看去。

        文森特站在近处,旁边是白松。白松看到他时开心地挥了挥手:“郁哥,你醒啦!”再往旁边看是陈桐和莉莉娅几个,这么小的宿舍,竟然能装下这么多人。郁飞尘的目光平平淡淡扫过所有人,并未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多做停留。

        “你们怎么都在。”他看了一眼钟表,还早。

        “你小弟嚎丧被我们听到了。”陈桐指了指白松。白松承认:“我早起过来敲门,没想到你不清醒了,郁哥。”

        “以后你们记得按时吃饭。”郁飞尘道:“我和安菲尔单独说几句话。”

        众人乖巧散去,还把门给关了,宿舍里又剩他们两个。

        安菲尔的外套搭在椅背上。他还是寝时打扮,上衣只穿了白绸衬衫,金发披了满肩,让他的外表看起来更加脆弱易碎。

        “你要说什么?”安菲尔看着他,轻声道。少年人的眼神依然平静,但主动发问这件事本身就暴『露』了一定程度的不安。

        “没什么。”郁飞尘道,“谢谢晚饭。”

        顿了顿,他道:“你少了半杯,没问题?”

        安菲尔眨了眨眼睛,像是在思考什么。过几秒钟才说:“有点不舒服,但现在要到早餐时间了。”

        郁飞尘:“那就好。”

        安菲尔朝他的床头走近了一步。距离的拉近让郁飞尘不得不微抬头才能与他对视。

        “为什么之前不吃蜥蜴心脏?”这人精致漂亮的眉头这时候才微微蹙起,目『露』不悦,似乎在质问。

        郁飞尘:“没电了,脑子不好用。”

        安菲尔:“那你还能回来这里。”

        郁飞尘道:“只记得这个了,感觉你会给我留饭……谢谢。”

        安菲尔眉眼微微弯起,是个明显的笑,或许是在回应他的“谢谢”。郁飞尘道:“视觉听觉触觉依次失去……我进门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东西了。行动能力失去得最晚,但也可能是我的特殊情况。”

        安菲尔淡淡道:“希望只有你知道这种知识。”

        这话让郁飞尘笑了笑。

        “该出去了。”他道,“我也起床。”

        安菲尔轻轻“嗯”了一声,转身去盥洗室洗漱。郁飞尘望着磨砂玻璃后淡淡的人影,方才那一点残存的笑意渐至冰冷,最后完全消失。

        他从下铺起身,先看到了书桌上的机械兔子。拿到手里后,他发现兔子的那只瘸腿完全修好了。郁飞尘静静望着那条腿,回想当初之所以瘸了一只腿,是因为这间宿舍的工具箱里零件实在不够了。

        隔着磨砂玻璃,安菲尔淡金的发『色』依稀可辨。郁飞尘拿起螺丝刀,把曾经瘸过的左前腿的关节螺丝卸掉了。他卸的地方很精准,啪嗒一声,整个前腿掉进了空无一物的金属垃圾桶。

        再接着,整个兔子也被他从上方丢了进去。兔子的身体和桶底的残肢相撞,发出了一声金属脆响。一红一黑两只晶石眼睛从下往上静静看着他,郁飞尘与它对视几秒,从椅背上拿起了安菲尔的外套,直接打开了盥洗室的门。盥洗室的镜子前面,安菲尔又在和自己发尾的小卷做斗争,郁飞尘拿过梳子帮他整理好后,把披风外套笼在了他身上。

        安菲尔一边扣好领扣,一边看着镜子里专心洗漱的郁飞尘,直到他也收拾好。霜绿眼睛里神『色』很柔软。

        收拾好后,郁飞尘轻扣着安菲尔的手腕把人带出宿舍门,外套和所有用具都带好了,从始至终,安菲尔的目光不会触及书桌与垃圾桶。有时候,郁飞尘也会怀疑这个人是否真是经历了无数危险副本历练。至少,他自己不会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无论对方是谁。

        餐桌旁,大家都等着。还没到早餐时间,一出来陈桐就问,这次看到了什么。郁飞尘如实相告,说和昨天没什么区别。

        文森特一言不发,不知道是平静接受还是早有准备。陈桐则问:“那怎么办?”

        倒是白松表现不错,道:“那这样说来,我们已知的东西就是所有条件了,应该足够逃生,只是还没想到关键。”

        “没错,”郁飞尘淡淡道:“我有一个想法。”

        数道热切的目光顿时投向了他,这种情况郁飞尘并不陌生,是雇主们的惯有表现。而他也在频繁的投诉中积累了不少经验,知道什么样的措辞最适合雇主理解。

        “你们应该知道……”他想了想,道:“发条。”

        那是一种简单的发动装置。有些机械手表使用发条上弦,拧动几圈后,手表能走很久。当然他的意思不是这个世界有“发条”存在,而是想说,或许这个世界也有那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能源装置。

        一时间众人若有所思,但时间有限,郁飞尘只能多说几句。

        他把自己关于时间的推测简单说了一下,然后道:“我们在这个堡垒的上课经历是机械设置好的程序,之前有很多人也来过,所以这个程序不断循环运转。循环条件可能是经过一个学期的时长,也可能是所有人死亡。”

        薛辛和白松的脸上首先浮现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郁飞尘:“目前已知的堡垒和外界唯一连接点是大门。第一种方法,所有人销毁校徽,堡垒判定全员死亡,开启新一轮循环,大门打开迎接新生,他们进来,我们出去。”

        其它人还没说话,灵微先道:“不妥。”

        陈桐大哥更是脱口而出:“多损呐。”

        看起来没人同意,郁飞尘也没打算用这个,他要解构。

        “第二种方法。”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开始解释前置知识:“咒语只在极短距离内生效,无法隔空使用,所以,这里的机械仍然是相互传动的。”

        “牵一发而动全身,我知道了。”灵微忽然松开眉头,道,“原来如此。”

        薛辛更是拍案而起:“发条!”

        连陈桐都跟着嚎了一嗓子。郁飞尘继续道:“跟着红黑晶石或白『色』『液』滴的运送轨迹,我可以找到整个堡垒里消耗能源最多的地点,那里是整个堡垒的总动力室,连接着绝大部分的装置。”

        “然后找到最初的核心蒸汽机带动的那个扭矩齿轮!那就是总控!”薛辛道:“没有电信号,蒸汽机械是一个带着一个传动的!所以我们只需要加速那个核心齿轮的运转,就相当于拨快了整个堡垒的钟表!迎来新循环!我的天,我之前想到了会有总控,但没想到时间循坏!”

        他说着说着声音又小了点:“那……会不会又引起新人进来?”

        “会。”郁飞尘道。

        白松睁大了眼睛:“既然可以正转,那也可以倒转。”

        “真有你的。”陈桐重重拍了白松的肩膀,把人直接拍矮了三寸。

        薛辛:“可是能量损耗问题,还有——”

        “管他妈的,”陈桐道:“咱们就想办法倒转。你们如果有办法,尽管喊我来打工。”

        薛辛:“技术问题——”

        “即使是最乐观的推测,我们至少也需要一个足够强的机械力臂和……”郁飞尘看向安菲尔:“咒语改变。”

        安菲尔点头:“我知道需要什么。”

        白松:“什……怎么就知道了?”

        薛辛像一个被无理需求支配的程序员一样垂头丧气:“力臂我试试,如果有原材料就好了。仔细一想,问题太多了,这——”

        郁飞尘简单道:“走一步看一步。”

        陈桐嘿嘿一笑:“这句话我喜欢。”

        接下来的话郁飞尘是对安菲尔说的。

        “你应该给我们的校徽写了任意开门的咒语。”

        安菲尔眼里带笑:“你知道?”

        郁飞尘:“猜的。”

        然后又对所有人交代:“安菲他们两个人去研究咒语。如果今天任务简单,留两三个人写作业,薛辛带其余人按我的要求做几样机械,原材料打开所有教室门去找。如果不简单,再说。”

        世界上有很多能让人安心的话,但“再说”无疑是效力强大的一种,约等于由死刑变成了死缓。

        这时候早餐时间到了,其余人匆匆进食。但郁飞尘刚喝了半杯,又用了血盐心脏,不必再补充能源,于是把自己的早餐留了下来,倒进一个密封金属盒里给了白松带着,以防万一。

        接着就是例行的云霄飞车,下车后,喇叭欢快播放课程预告:

        “同学们,又见面啦!接下来请进入21号教室,开启第五天的课程。提示:这是超~难的习作课哦。”

        果然,课程的难度来到了“超难”,即使不采取措施,他们的课程也要走到尽头了。

        而不知不觉,他竟然已经在这个世界里度过了五天。郁飞尘把能源『液』体给安菲尔喂了一点,安菲尔状况好了很多,但还是抓着他的手腕,郁飞尘也任他靠着。找21号教室的过程中先途径了有读咒机的咒语课教室,经过违规改造的校徽果然顺利把门刷开,郁飞尘把安菲尔送了进去,叽里咕噜也跟着进去了。

        “注意安全,有事找我们。”郁飞尘站在门口对安菲尔道。

        安菲尔对他点了点头,等郁飞尘转身,他才退后几步,机械门自动关闭。

        门关上的时候,白松忽然怪笑一声。

        郁飞尘:“?”

        “郁哥啊,”白松道:“你今天对安菲弟弟真好,真的。是不是昏倒后他那么细心照顾你,你感动了?”

        郁飞尘的脚步顿住了。

        “有吗。”他淡淡道。

        “绝对有。郁哥,这次你是真的。”

        “我以前对他不好?”

        “那不能够,郁哥。你以前那么敷衍。”

        “敷衍?”

        白松道:“我感觉你好像今天才把安菲弟弟当自己的人了。郁哥,你今天一直在注意他,我的天,郁哥竟然也有那么温柔的时候。”

        郁飞尘觉得好笑。

        有时候,即使白松那弯曲的思路也无法抵达真实。他真想对安菲尔好的时候,别人觉得敷衍。不想了,反而成了真心。

        他面前是寥无一人的冰冷走廊,身侧就是一个目光空洞的机械偶。

        “我带你来乐园,但没教过你东西。”他一开口,白松吓了一跳,因为那声音并不比机械偶的目光鲜活。

        “一件事。”他淡淡:“不要听会说谎的人说话。”

  https://www.24kwx.com/book/11/11541/80683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