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方尖碑 > 第85章 创生之七郁飞尘更是觉得不堪入目。……

第85章 创生之七郁飞尘更是觉得不堪入目。……

        郁飞尘原本不知道克拉罗斯为么去开个会还要找人起。进去之后才知道算会议,  更像个茶话会。主持聚会的人是仪式与庆典之伊斯卡迪拉,这位官的形象是个团和气的老头,胡子和白发像圣诞使者那样卷曲着。

        爬满白蔷薇的玻璃花廊里,  官两两在交谈。有郁飞尘认识,另一则从未见过。

        克拉罗斯说:“为了复活日,  外面的最近回来了。”

        郁飞尘的目光从那些身上扫过去。乐园的明分为三种,是创生之塔内各司其职的驻守,  二是被外放出去,在一重要领地或世界长住的守护神,  是行踪不定,在各处穿梭的“巡游”。后面两者都不常在乐园,但乐园里的诸多任务都由他们发布和核查。

        但在克拉罗斯走进花廊,  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这明里没有个人和他说话,甚至就像没有看到这个人的存在一样,  偶有投过来的目光,  也是看向郁飞尘的。

        场景确实度十分尴尬。直到他们两个在边缘处落座。

        巧,  远处就是画家和墨菲。

        墨菲恢复了原本的形象,  金栗『色』头,  魔法师长袍,左眼眶里是一簇灼灼燃烧的火。但他看起来不太开心,  正倚在画家的肩膀上呆。目光经过克拉罗斯的时候,  转过去背对了他们。

        “每个纪元的今天,  我都感到很尴尬。又能不来。”克拉罗斯拿了块甜点放进口中,  兜帽遮盖下,他皮肤苍白,嘴唇薄而鲜红,  噙着点笑的时候,透着森森的诡异。

        说完,又吃了块。

        郁飞尘看了眼水晶茶桌上的甜点,永夜之竟然爱吃这种甜得腻的鬼东西。

        他道:“做了么?”

        能让这么多都不搭理,也算是一件难事。郁飞尘自认做太到,起码这路上,莫格罗还拍了拍他的肩膀,画家也对他笑了下。

        “我么,”克拉罗斯叹了口气,“么都没做。每天恪尽职守,开门,关门,微不至地教导新人。”

        郁飞尘没接他的话。

        或许是意识到如果连郁飞尘都不理他,就只能去花园里捉条狗来排解尴尬了,但乐园的狗可能都不会理他,克拉罗斯道:“因为我是外人。。”

        郁飞尘:“是主以下的最高位么。”

        “那也…确实。”克拉罗斯又吃了块甜点,忽然换了话题,道:“在墨菲那里抽到了么牌?我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真理之箭。”

        郁飞尘:“那时候是你我开了永夜之门?”

        “那倒没有。”克拉罗斯道。

        他说完又补了几句。原来永夜之门的开启要靠创生之塔积聚力量,力量足够的时候,才能打开乐园到碎片世界的通路。而力量的积累速度是一门玄学。

        克拉罗斯作为守门人,控制的是门对谁而开,而是它在什么时候开。

        这样说来,克拉罗斯仍然算是帮了他。

        “想说?我猜猜。”

        说着,克拉罗斯的手上缓缓浮现了张牌面。这时不远处的墨菲敏锐地抬起头来看向这边,卡牌瞬间消失,克拉罗斯继续吃甜点仿佛事生。

        但即使是这瞬间的闪现,也让郁飞尘看清了牌上的画面。

        ——是一团漆黑狰狞的浓黑。和他的那张有点不同,但显然同属个系列。

        “没猜错?”克拉罗斯笑了笑,道,“墨菲说这是什么?”

        “意义预言。”

        克拉罗斯的语声忽然变得更低,也更飘忽诡异。

        “这是一个预言,但他打定主意要杀了。对死人来说,预言失去了意义,在那一刻他算说了谎。”

        郁飞尘:“这张牌其实有意义?”

        克拉罗斯在唇边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手势:“别告诉他我看了。这是我的第一张牌。剩下的自己猜,或者求我。”

        郁飞尘凉凉看他眼,克拉罗斯觉得这像是看精神病的目光。

        他们没再说话,过会儿,郁飞尘忽然看见画家笑得温温和和,他比了个“小心”的手势。

        还没来得及警惕,他忽然被个人从背后搂住了。

        道分清『性』别的软甜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没见过,有兴趣和我上床吗?”

        郁飞尘:“没兴趣。”

        “嘁。”来人收了手。这人浅绿长发,银『色』眼睛,长一对精灵尖耳。郁飞尘觉得乐园的明们外貌捏得很错,花花绿绿得各有千秋,根本用不上辨认五官。

        精灵收了手没错,但目光还是在郁飞尘身上意味不明地转了几圈,带着点妖妖精精的笑。直到看见克拉罗斯,笑容才渐渐消失。

        “那算了。”说完转身离开。

        这时克拉罗斯正拿着碟点心,事关己地吃着。直到那人走开才懒散道:“那就是萨瑟,生命之。”

        原来是被禁止进入十二层的那个。十二层是戒律之的地盘。

        郁飞尘:“他又做了么?”

        其实郁飞尘觉得“他”这个人称代词可能不太适合那位精灵,过乐园里,大家的种族和『性』别都很多样,也就随便喊了。

        “他么,好像是睡不到戒律,于是每天去十二层假哭。”克拉罗斯道,“戒律请他走,萨瑟说除非在电梯键旁边写‘萨瑟纳尔得入内’,我才来。”

        说到这里,他惋惜地叹了口气:“戒律是新神,还太年轻。为了拒绝萨瑟,就真的在那里写上了。现在全乐园都知道他和萨瑟有可告人的纠葛。”

        说完,克拉罗斯拍了拍郁飞尘的肩膀:“看,如果是我在你旁边,和戒律就是同样的下场。”

        郁飞尘拿起水晶杯,喝了来这里后的第一口水。心险恶。

        喝完,他说:“怎么知道的?”

        克拉罗斯神态自若:“刚到乐园的时候,认识了个导游。”

        这时庆典之站到了中央,说大家都来了,开始商议正事。

        接下来的环节十分枯燥无聊,非是安排复活日仪式的种种流程与细节,精细到了主神会走过的路旁永眠花的摆放角度与花瓣上的『露』珠大小。

        接下来是神国与各个世界里应当呈现的迹。

        直到最后克拉罗斯才被提起。

        “永夜阁下,”伊斯卡迪拉说,“务必守卫永夜之门,有劳。”

        克拉罗斯:“谢。”

        散场的时候,萨瑟纳尔已经取代了墨菲的位置,没骨头一样靠在画家怀里,望着白蔷薇中即将凋谢的支发呆。但墨菲这么小气的人竟然没有丝悦的意思,相反,他站着靠在廊柱上,还伸手拂掉了画家间的朵蔷薇花瓣。

        克拉罗斯顺着郁飞尘的目光望过去。

        “时间、生命和创造,他们三个是乐园的原初,跟随你们主的时间最久。”他说。

        郁飞尘蹙眉看着彼此之间温情脉脉的那三位,道:“主神也和他们一样吗?”

        克拉罗斯起先没反应过来,秒后,他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笑得兜帽都滑落大半。“们这……这在乐园里长大的人,怎么都这么天真?”他边笑,边又拿起块点心,果其然呛到了,咳得撕心裂肺,让墨菲往这边又看了眼。

        正说着,就见萨瑟纳尔往空中抛了个什么东西,道:“明天就能见到祂了。”

        他们三个团成团,本来就已经十分混『乱』,那句话出口,郁飞尘更是觉得堪入目,转身离开了花廊。临走前克拉罗斯终于顺过了气,说以后如果聊可以到十层来找他。

        终于离开创生之塔,只羽『毛』蓬松的鸽子扑棱棱飞到了他面前,嚎叫着说白松先生直在请求通话。郁飞尘留了言让他自己玩,转头又拨了夏森的通讯。他刚回到乐园就想做这件事,但被克拉罗斯打断了。

        夏森很快接起了通话:“郁哥?怎么想起要找我?”

        郁飞尘:“在哪里?”

        “在乐园,但很快要去兰登沃伦了,我们还要采最后一次永眠花。”

        郁飞尘:“我想去趟兰登沃伦。”

        夏森在通话那头笑了起来:“为什么?”

        郁飞尘:“我要去暮日神殿。”

        “主神在上,要去瞻仰明的殿堂吗?在哪里?我立刻去接你。”

        语气之殷切,简直像是个看到浪子回头的慈祥父亲。

  https://www.24kwx.com/book/11/11541/81487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