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方尖碑 > 第87章 创生之九并许诺必定使其归来。……

第87章 创生之九并许诺必定使其归来。……

        郁飞尘身上没痛可镇,  睡意也就愈发深浓。他眨了眨眼,柔的光线里,眼前一切都朦胧虚化,  耳边似乎传来安眠曲唱声。

        向下栽倒的时候,郁飞尘觉得自己的额头磕在了晶棺边缘。但在永眠花的作用下,  连碰撞时的钝痛都变成温柔的抚触。他的意识缓缓消散在若有若无的香气中。

        不知过了多久,不远处忽然有压低了的少女气音传来。

        “骑士长。”

        “骑士长!”

        “骑——士——长——”

        郁飞尘睁眼睛,  永眠花气息还是漂浮在身边。他抬头,见门口走廊,  几个白衣的神殿使女正努力喊着他,见他醒了,心照不宣地笑起来。

        一段不知从何而来的信息浮现在郁飞尘脑海里。

        永眠花寓意永恒的欢乐与宁静,  使生者安睡,逝者长眠。神殿里的传统一向是用它作为装饰。也导致一个结果,每到永眠花盛的季节,  在神殿当值的人很容易瞌睡过去。

        年纪小的那个女孩朝某个方向使了使眼『色』,  继续悄声道:“祭司要走过来啦。”

        郁飞尘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那些女孩才说笑着走远。

        他们走远后,  郁飞尘看向自己所处的座殿堂中央。

        是个庄严肃穆的殿堂,  四壁浮雕无数,穹顶满是描述创世之时的彩绘。殿堂中央跪着一个身着白袍的少年,  淡金『色』长发落在肩头,  『色』泽柔辉煌。

        他背对着郁飞尘,  一动不动,  怀抱着一卷典籍。

        郁飞尘依稀记得自己睡过去之前,少年还对着卷上古流传而来的典籍默祷祈福,醒来的时候,  怎么变成了抱着不放。

        郁飞尘忽然觉得自己心情还不错。

        他握住骑士长剑的剑鞘,借助冰凉凹凸的纹饰使自己彻底恢复清醒。时有脚步声走近,是神殿的老祭司带着几名使者路过。

        郁飞尘站在自己该站的位置上,模样恪尽职守。

        老祭司看过了他,又看向殿堂中央那位白袍少年,问:“小主人为何不看祷咒?”

        郁飞尘:“他正在沉思。”

        老祭司满意点头,继续往前走。

        郁飞尘则看见背对着他的那位小主人缓慢地动了动,新拿起典籍。于是郁飞尘往侧面退了一步,见他眼睫低垂,犹带困倦。

        刚才果然在睡觉。怪今年的永眠花开得格外浓烈。

        已经走远的老祭司忽然驻足回头。

        “安息节将至,”老祭司说,“你要常伴他身旁,不可离。”

        郁飞尘淡淡应了一声,却隐约觉得哪里不对。

        要到来的不是复活节,安息节又是什?

        复活节,乐园……他看向周围一切,惊觉既不是乐园,也暮日神殿有所不。

        连刚才从自己口中说出的语言都古老优雅,不是记忆中任何一种腔调。

        他在做梦。

        梦见的又是谁?

        他又是谁?

        郁飞尘看向殿堂中央跪着的白袍少年,想上前去看清他的脸,却无法掌控梦中这具躯壳。

        歌唱声遥遥传来,外面的永眠花海,采花少女哼着悠扬平缓的安睡曲,拉着他的精神越坠越深——郁飞尘猛地一个激灵,睁了眼睛。

        梦境瞬间远去,睡着前发的一切再度清晰。郁飞尘坐起身,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晶棺前。

        他在另一个宽阔的殿堂内,白石床。是个起居室。

        落地窗从穹顶直接地面,外面的风刮起雾一样的白纱帘幔。空旷的起居室内只摆着寥寥几件石雕器具,窗外青藤后,是一片雪白花海。

        一位白衣使女站在落地窗边,正看着他。见他醒来,她道:“我叫夏缇,是神殿使女。”

        “我在哪?”郁飞尘道。

        “暮日神殿。”

        “我为什会在这?”郁飞尘问,“睡着的那个人呢?”

        句话出口的一瞬间,晶棺那人沉睡的容颜又浮现在郁飞尘眼前,空落落的惶然再次抓住他的心脏。

        夏缇:“祂把您送到这。”

        郁飞尘认真思索了她话的意思。

        在所有信徒、神官神殿侍者的口中,“祂”个人称代词只指向一个人,那位仿佛只活在传说中的主神。

        在暮日神殿的深处,万千永眠花簇拥着的晶棺躺着的那个人,也只有一种可能,他就是主神。

        可对郁飞尘来说,万千个世界,有那颗泪痣的,也只有一个人。

        他记得自己在神明的眼下看到那颗泪痣后,就在晶棺旁失去了意识。再醒来就到了。而使女夏缇说,是“祂”送来的。

        初醒时的虚幻感尽去,郁飞尘的心绪渐渐沉冷空旷下来,他道:“……祂醒了?”

        问完,又想起即将到来的那个节日:“复活日到了吗?”

        “就在今天。”夏缇道。

        说完,她指了指与起居室相连的『露』台:“您可以去那里观看。”

        郁飞尘起身下床,他的披风外衣都被卸除了,可能是女侍做的。

        他穿回去,径直往『露』台走去,看不出什表情。

        夏缇看着他的背影,平静的目光中流『露』出微微的困『惑』。

        她是兰登沃伦的子民,在暮日神殿侍奉神明已有数十个纪元。乐园的所有神官她都不陌,近几个纪元新有的戒律之神与永夜之神也都曾来过,但现在这个年轻俊美的青年并不是其中之一。他出现的场景甚至把她吓了一跳。

        那时她准备好了神明在复活日穿着的礼饰,又洒扫了起居的殿堂,正要去那个地方等待祂从沉眠中苏醒。却见神明横抱着一个人,正缓缓行来。

        她不明所以,但从不违逆至高的神明,静静看着祂为这个人除去妨碍睡眠的披风轻甲,将他安置在寝床。

        是神明起居之地,许多个纪元,从未有外人踏足。神离开后她看着他睡着的容颜,心想这既然不是已知的神官侍者,就只能是偶得神明垂爱的年轻信徒。

        但人醒来以后,不仅没有流『露』出任何对神明的感激爱慕,反而冷漠惊人。

        她起身跟,走到『露』台上。

        郁飞尘站在『露』台的白石栏杆后,俯视下方。

        从其它的窗户往外看,看到的都是暮日神殿外的景象,但从『露』台上看到的却是落日广场。角度正好,就像是从创之塔的顶端向下望一样。

        落日广场被装饰改造成了他不认识的样子,璀璨晶莹的辉冰石全不见了,换成古老而肃穆庄严的巨石。一道宽阔的台阶旁簇拥着永眠花,从遥不可知之处一路往延伸,直抵中央高处的圆形祭坛。广场上雕像林立,四周无数阶梯浮台环绕,千万人在那里驻足,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他们全都望着中央的祭坛与台阶。

        天空不复往日宁静。那里阴云密布,乌云与乌云之间全是漆黑裂痕,远方的天际泛出日暮时独有的血红,来自旷古的风在落日广场上呼啸,像是世界行将毁灭时的模样。

        只有那条宽阔的阶梯,一个白『色』的身影缓缓行,像是天地间唯一一点光芒。

        他穿着祭典长袍,戴白金冠冕,淡金『色』的长发上环缀着雪银流苏。烈风呼啸吹拂,连他的衣角都无法吹起半分。

        遥遥看去,无法确切描述他的容颜或仪态,也无法得出所谓“神爱世人”“仁慈悲悯”的结论。但肃杀的天与地之间,亘古而来的威势沉压在世界每一处,没有任何人会怀疑——那就是至高无的神明,万千世界唯一的主人,所有信徒都誓死追随,一切敌人都畏葸不前。

        暗淡的天光下,他影子淡薄,在阶上被拉得很长,长而寂静。没有任何人或神跟随在他的身后或旁边,是该有的,郁飞尘觉得。

        但神明只是独自一人走过向的阶梯,唯有怀中抱着一个残破的骑士头盔,制式十分古老神秘。

        郁飞尘:“那是什?”

        “古老的礼具,”夏缇道:“象征神明怀念所有为他而死的信徒,并许诺必定使其归来。”

        郁飞尘没再说话,他就那样沉默注视着中央的神明,直到祂走完所有阶梯,来到祭坛前方。

        时夏缇才听到他又问了一句:“除了复活日,他一直在睡吗?”

        “祂一直与我们同在,沉睡的只是躯壳。”夏缇说。

        呜咽的风忽然大了起来。

        “每次复活日,都这样吗?”

        “您是指天气吗?”夏缇道。通过方才的一问一答,她确信这个被主神带回的年轻人涉世未深,轻声解释:“复活日的时候,永夜的所有敌人都来到乐园附近,试图打破这,所以乐园与兰登沃伦会刮起狂风。但是您无须有任何担忧。”

        她目光敬慕,又有平静,道:“神是不可战胜。”

        她忽然看见郁飞尘向远方祭坛的方向伸出手。

        狂风将他的黑发披风向后猎猎刮起。

        郁飞尘触『摸』着自祭坛而来的风。神明的身影也落在他指间。

        在海,在橡谷,在神庙,在晶棺前,他曾觉得自己离他很近。

        但旷古的风吹过乐园,他从来离祂很远。

  https://www.24kwx.com/book/11/11541/81709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