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方尖碑 > 第101章 远星倒影 09才能彰显神怜世人的本……

第101章 远星倒影 09才能彰显神怜世人的本……

        omega应激的诱因一是外界变化,  二是心理恐惧与压力。

        首这地方一片清净,没有外界刺激源,其次唐珀只是到大教堂门口,  被被问一句特征值,心理上也没什么称得上压力的东西——要是说永昼主神被教廷圣城的排场吓到,  郁飞尘从未听过这样离谱的笑话。

        综上,这人想用应激逃避问题。郁飞尘懒得理。不仅懒得理,  还伸手端起手边的牛『奶』杯喝几口。

        喝完,迎着曦光一边唐珀的泪痣,  一边琢磨接下怎么对付教皇。

        ——忽然察觉到不妙,是见唐珀抬手,手腕横放在眼挡光,  整个身体躲避般往旁边侧侧。

        “唐珀?”郁飞尘蹙眉,拍拍的侧脸。

        唐珀不甚清醒地摇摇头,手指抓住的衣袖。

        不管刚是不是装的,  现在真的应激。郁飞尘扫一眼这地方隔壁的侍从,  脱下大衣盖在唐珀身上:“我带回去。”

        秘书想帮忙扶一下,  但唐珀反『射』『性』往郁飞尘里退,  不给碰,  使很是心碎。只能缀在后边对上将的亲兵胡扯:“唐珀主教有电刑后遗症,现在犯,  很危险的,  我公爵得带回去。”

        亲兵:“但圣城的医治院就在一千米外。”

        “不是的!我公爵是种对叛徒颜悦『色』的人吗?”秘书义正辞严,  灵活躲开亲兵的拦路:“在趁火打劫……趁其不备,  要回去审问反叛名单献给教皇。好,我不能再你废话,我打个共享飞梭——小司!不是公爵的车!”

        亲兵喃喃道:“但圣城的监狱就在两千米外。”

        另一边,  阿希礼上将刚接完一个通讯,拍案而起:“这个……这个畜生!”

        缓缓,继续大吼:“以继承人里只有自己是alpha,就很不起吗!”

        随从小声道:“好像确实挺不起。但是上将,的司机开走您的飞梭。”

        阿希礼上将一口气差点没喘上。

        “希望上将带救心丸。”秘书坐在副驾位,喃喃道。说完,回望郁飞尘唐珀:“么,公爵,你愿意向我解释一下唐珀主教的‘后遗症’吗。”

        “我想涨工资。”司机边驾驶边说:“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我舰队统领的位置岌岌可危。”

        “涨吧。”郁飞尘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因觉得永眠花的香气已经不需要很近就能嗅到。但秘书司机竟然毫无反应,迟钝的beta。

        而唐珀这次应激之有点不太一样。发作得……特别平静,没有么迫切地要靠近,只是安静地抱着的大衣,仿佛一件大衣替代这个活人一般。

        郁飞尘淡淡着,想,果你非要靠我的衣服度过应激的话,就永远抱着它吧。

        秘书恰其分递上的终端:“公爵,通讯录隐藏分类里面有一些秘密群聊。群聊里有一些秘密资料。不要问我一个beta什么会有这些东西,这只是一个贵族管家的基本素养。”

        “你可以小司一起涨工资。”郁飞尘接过,但没有立刻就。

        相反,将终端倒扣,向唐珀。

        唐珀的五官不是omega式的柔美,清冷冷的轮廓像剔透的冰,修的手指嵌进黑『色』的衣料里,好像很容易折断。

        ——就像水晶也容易摔碎样。

        郁飞尘定定着唐珀。在想,唐珀什么不告诉个数值。果告诉,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只有两种。

        一,的数值确实不匹配,嘴上说着给找alpha,但真发生,可能……不会样做。

        二,的数值匹配,就选择标记或不标记。

        两种后果说不上谁更好,谁更坏,各有各的麻烦。

        现在唐珀不听不,意思就是,你选。

        郁飞尘缓缓拨弄着唐珀腕上的手铐。总是事到临头,真正审视自己的内心。

        果唐珀是个alpha,或是个beta,随便想有几个配偶都无所谓。

        但是个omega。

        果我是alpha,而你刚好是omega,凭什么数值会对不上?

        可是自己又凭什么这样想?主神之间除几个世界里的萍水相逢外,难道还会有什么高于世界规则的联系么?

        郁飞尘将手铐的另一端打开,端详着它,像是在考虑要不要把自己的手腕也锁起。最终轻轻、轻轻把它合上。搭扣锁的声音却不因动作的轻缓而更改,清脆利落。

        郁飞尘把半边手铐丢回唐珀身上,着颗欲坠的泪痣,想,果alpha是别人,你就去疗养院度过终身吧。

        不过,这个可能『性』现在起不大。

        “公……公爵,”秘书的声音哆嗦:“你……你的眼神好吓人,要不,你去医治院?”

        奇怪,公爵听到说话声,抬眼向的时候,目光还是常有的平静,仿佛刚是错觉一般。

        郁飞尘:“我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秘书:“?”

        “对不起,公爵,我beta不配闻到您的信息素。”秘书道。

        司机『插』嘴:“但您自己也不配。”

        “我什么不配?”

        “只有您匹配的omega能闻到,”秘书『露』出八卦神情:“我听说,以兰顿家有位领主,领主夫人骗说您的信息素是榴莲味,位大人感到很难过,直到领主大人要去上战场,夫人坦白的恶作剧,告诉您的信息素是现在贵族间最流的雪松味,领主快乐地打个胜仗。”

        “我认识一个人,”郁飞尘说,“你一定能成好朋友。”

        “唉,但您离成年还有一天,即使已经开始有信息素,也会比成年状态淡一些。”

        郁飞尘垂眼抱着的大衣不放的唐珀,虽然预感到最麻烦的情形正在逐渐降临,但还是勾勾唇角。

        拿起秘书给的终端,忽略数个不成体统的标题,点进一个正经资料,名叫《解你的omega》。

        司机开飞梭的技艺不算高超,但胜在平稳,飞梭滑进兰顿家在首都的私家庄园——也就是郁飞尘最开始醒时在的个。门口有岗哨,庄园里也豢养着家族的私兵,只听兰顿公爵的命令。

        下车时郁飞尘干脆也不让唐珀费劲走路,裹着大衣抱起。

        “您不住最心爱的抽象派房间吗?”

        “不住。”让秘书去开个没人住过的客房。

        感应门滑开,陌生的环境光线让唐珀反『射』『性』瑟缩一下,终于有应激期omega该有的样子。

        郁飞尘把放在沙发上,俯身瞳孔。

        还清醒。离25岁的界限只有不到三天,换成别的omega,恐怕已经在灭顶的应激恐惧下崩溃,但还能维持几乎无事发生的样子。

        ——就是还对件大衣恋恋不舍。

        永眠花香淡淡绵延在之间,它不像是香气,很难用嗅觉的感受概括形容。是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既让人觉得宁静,又缥缈难以捕捉,仿佛你这一刻嗅到,下一刻又会失去它。

        已经读完详尽的科普,这东西果然就是这个世界所谓的“信息素”。不同『性』别相互吸引的符号,主导着一切特殊反应  。

        这个世界没有永眠花,但唐珀的信息素依然是它,因两人到这个世界只是借一副表象,组成这具身体的所有力量仍是自己原有的些。

        郁飞尘手指划过唐珀的面颊,问:“我的信息素是什么?”

        唐珀着,一副思考模样,想说又不想说。

        郁飞尘沉沉道:“不能骗我。”

        之间有生理压制,当alpha真想问出什么的时候,omega的本能就是吐『露』真相。

        冰绿的、琉璃般的眼瞳被纤的睫『毛』半掩,流『露』出一点似有似无的『迷』惘,唐珀抬头着郁飞尘,轻轻吐出几个音节。

        “……永眠花。”

        郁飞尘怔住。

        “不可能。”郁飞尘说。

        这句话落下,唐珀的眼神猛地清醒一下,像是察觉到自己到底说什么。

        脸上,任何细微的变化都被郁飞尘着,这种反应一出,郁飞尘就知道,八成是真的。

        主神躺在暮日神殿的水晶棺里,浸永眠花气息也就算,可一生的经历这种植物没有半点系。

        就见唐珀笑笑,轻声道:“你也是乐园的子民,灵魂中什么不可能有永眠花的烙印?”

        没给郁飞尘追问的机会,说:“我的呢?”

        郁飞尘沉沉着:“你自己猜吧。”

        唐珀蹙眉,抱着大衣的手臂又收拢一点。

        大衣的领口却被郁飞尘提起。唐珀抓住它,衣料却摩擦着的指腹,从手中离开。

        郁飞尘把件衣服一寸、一寸地从唐珀怀里抽出。

        然后,把它扔在对面的床上,远远隔着一条宽阔的过道。

        失去信息素安抚的唐珀眼神陡然脆弱起,像个被『逼』到悬崖边缘的鹿。是恋恋不舍地着远处的大衣,最后又抬眼向郁飞尘。

        原本就处在应激末期,崩溃的边缘,此刻更添不安与惶然——却因非凡的意志,向郁飞尘时勉力维持着摇摇欲坠的平静与清醒。

        在此时,神明的眼神足以让信徒心碎一万次。

        郁飞尘伸手,拇指指腹轻轻拭一下起即将流泪的眼角,到唐珀主动往手心的方向靠靠俯身下去,把自己的身体靠近唐珀。

        唐珀伸手抱住,迟疑一下,然后低头埋在颈间。

        惧怕外在的一切,无法克制内心的不安,这是应激的表现。

        对alpha的信息素产生眷恋,是发情期的兆。alpha的信息素能平息内心的一切恐惧,但也会把omega逐渐拖往发情期的深渊。

        虽然还是个差一天彻底成年的alpha,但信息素也算成形。

        抱二十分钟左右,唐珀的状态显然安稳下,松手,把郁飞尘往外推推。

        推得没什么力度,但郁飞尘已经感受到这用完就丢的态度,不无冷嘲热讽地说:“你还有救。”

        说完就撤半个身子,果然,不过五分钟后,唐珀又进入到半应激的状态。

        “你……过。”说。

        但是,就像抑制剂不能多用一样,信息素也有戒断反应。断断续续的信息素接触只会让下一次应激更剧烈,这次抱着也没用,隔着一层衣物,郁飞尘能清清楚楚感觉到唐珀急促的心跳微微颤抖的身体。

        起身,打开储存抑制剂的低温箱,将它打开,取『药』剂。冰冷的淡蓝『药』剂被逐渐吸入针筒里,细的筒身顿时起一层雾。

        “我以没过这种世界。”郁飞尘边吸『药』剂,边说。

        唐珀着,温平静。身在崩溃的边缘,可还是像个神明。毕竟,郁飞尘想,万千世界形形『色』『色』的宗教里从不缺乏神明受难的传说。仿佛必得经历久的残酷折磨,能彰显神怜世人的本质。

        针筒吸满『药』剂,郁飞尘在祂身边坐下,侧身对着  ,离得很近,像个在神像告解的魂灵,说:“……因很不喜欢。”

        指的不是这一种,是所有的——人的意志会让位给毫无理智的欲求的世界。包括□□,包括贪婪,也包括杀戮。知道主神能听懂。

        神明却未表达赞同。

        祂接过针筒,另一只手握住郁飞尘的右手,手指微微发凉,握住的力度很轻,但很笃定。

        “富有者少有贪婪之举,忠贞者不会惧怕考验  。”祂轻声道。

        郁飞尘清楚地听到胸腔中心脏咚咚的跳响。定定着神明平静的面庞,心中却忽然掀起惊涛骇浪,见一道黑水横流的深渊。

        有时候,觉得祂太相信。

        可是另外一些时候又觉得祂解,胜过解自己。

        些东西,从不喜欢。数次在边缘游走,但从未接近。

        不是因天生厌恶沉沦放纵,而是因知道——从知道自己并非善类,一旦从深渊坠下,会比其所有人坠得更深。坠到永不见天日之地。

        所以规避。规避得仿佛真心恪守尘世清规戒律。

        主神用手指轻轻安抚,修的指节,还是么容易折断。

        “果你在害怕什么,可以说出。”祂声音温,毫无惧怕,“让我帮你面对  。”

        郁飞尘久久没有说话,祂解两粒扣子,拿起手中针筒  ,微侧脖颈,锋利的针头刺入皮肤,准备推入『药』剂。

        手腕却被握住,不能寸进。皮肤被刺破处流出鲜血。

        祂抬头,郁飞尘乌沉沉的眼瞳不出一丝情绪,按住祂的手指,将针头抽离。

        针筒啪嗒一声落在地上,淡蓝『液』体缓缓渗入地毯。

        郁飞尘俯身,齿尖咬着颈侧的皮肤,缓缓厮磨几下,将刺出的鲜血吮入口中。

  https://www.24kwx.com/book/11/11541/8338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