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方尖碑 > 第123章 创生十七黑夜扑面而来。

第123章 创生十七黑夜扑面而来。

        ——你想看吗?

        答案不言自明。

        “你带温莎去吧。”郁飞尘白松道。

        白松乖巧点头:“我带温莎熟悉一下乐园。”

        温莎朝郁飞尘挥挥手:“祝你在这里待得愉快,  兰顿。”

        两人的背影消失在合拢的电梯门后,十三层陷入更彻底的寂静,只有永夜之门和黑铁王座沉默矗立。

        许久后克拉罗斯的声音响起,  他嗓音压低了,像个黑夜里走过丛林的『吟』游诗人,  向暗处的幽灵讲述起离奇鬼怪的故。

        “你想象不到永夜中到底有多少外觊觎着永昼的领土。我曾经是其中之一。”他说,“拥有的力量越多,  能完美统治它们的规则越难以建立。这是我们公认的定义,没有人例外。因此,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永昼的国度轰然倒塌的那天。你拥有了自己的力量,应该能体会到这一点。”

        郁飞尘能想象那种场景,在阳周围环绕着的是密密麻麻伺机而动的魔鬼。他们等待着永昼分崩离析,  如同秃鹫梦寐以求一场亡的盛宴。

        克拉罗斯伸手,灰紫『色』的光点像一场火的余烬飘散在他手中。

        只听他继续道:“尤其,永昼的主怜爱他的民,  设立了复活日这一可笑的存在……你知道,  人的亡就像一个世界的消失,  生是创造,  是消散。将消散的力量新聚拢为原本的生命,  祂要使多力量。于是,复活日这天也是祂的秩序最容易崩溃的一天。”

        “一个纪元又一个纪元,  所有人抬头都能看见阳。流落到永夜中的人越来越多,  瓜分力量的战争也越来越残酷,  慢慢地,  他们都知道了复活日。在上个纪元的那一天,你猜守在周围的外有多少?几乎大半个永夜的有主力量。可偏偏就在那天……”

        声音渐次变低于无,克拉罗斯拂袖。

        周骤然变化,  变成近乎真的场景。

        ——是复活日的景象。天空阴云密布,低沉得好像要压进人的体。人们虔诚肃立,落日广场上,世界的中央,巨石祭台仿佛来自远古。

        万民仰望,站在祭坛中央的白袍主依然从容贵,符合人们灵的一切想象。

        祂边的使女曾告诉郁飞尘,是不可战胜,可世上真正存在不可战胜的存在吗?郁飞尘不知道。

        场景悄然变化,就像他曾经目睹过的那个复活日一样,明割破了自己的指尖,在古的传说中,指尖的血『液』连接着心脏。

        从郁飞尘还不明白这举动的意义,他以为滴血只是仪式的一个环节,观赏『性』大过。但在看过了温莎的解构和墨菲的燃烧之后,他忽然领悟了一件:这就是主使自己本源力量的方式。形形『色』『色』的宗教里,鲜血总被赋予特殊的意义。

        蜥蜴贪婪吮吸路德维希心头鲜血的场景又在他眼浮现。邪恶与圣洁相伴并生,像个隐喻。

        复活日的仪式在持续。魂灵从永昼各处腾空而起,归乐园。这样的场景不仅被乐园的民注视着,也被永夜中的敌人部收入眼中。外们看到这一幕时会生出向往或羡慕吗?恐怕都没有,掠夺分食的欲望盖过了一切。永夜中注定没有和平。

        就在仪式即将顺利结束的时候,变化发生了。

        肃穆中,炫目的闪光猝然亮起。

        一道雷霆撕裂了乌云的垂幕,闪电贯穿整个天穹。

        人群的惊呼声中,明抬头望向那里。谁也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可是一定有什么发生,因为狂风呼啸而来,将祂的长发和袍袖猎猎刮起,祂微微眯起了眼睛。

        难以形容的气氛蓦然升起,仿佛有什么东西正缓缓复苏。亘古的时间洪流席卷而来,狂风里,乐园各处发出低沉的哀哭,一定有无数无形幽灵在这里游『荡』。

        裂缝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它不是出现在一个地方,而是所有地方。哭声里,乐园寸寸崩裂。很难形容那样一个场景——平和安宁的乐园仿佛一张『色』彩鲜艳的图片,而现在。承载这张图片的纸张正被撕碎。人脸、树叶,建筑,一切都在分崩离析,有个人的面孔被裂缝一分为二,左眼和鼻是一半,右眼和小半张面孔是另一半,中间是深渊一般的裂隙,但他自己还毫无所觉。

        与此同时,来自外界永夜的邪恶暴虐气息一拥而上,倾盆暴雨般扑向乐园与国!

        支离破碎的一切里,只有祭台巍然矗立。主蓦然收目光,眉目笼上一层寒意,如冰雪般凛冽。锋芒闪过,他的手心和手指瞬间鲜血淋漓,然后——修长的五指分开,按在祭台石面上!

        鲜血刹那蔓延,以复活祭台为中央,肃杀冷凝的威势横『荡』而出,涟漪般向外席卷而去。

        万千裂缝骤然合拢。

        画面依旧鲜艳生动。

        天地间,万籁俱寂。仿佛世界诞生那一秒。

        祂的手指还在那里,没有移开。

        国上空,那些成群结队一拥而下的外的秃鹫已经漫布各处。它们中有纯粹的力量,也有具象的风暴、蝙蝠、洪水乃至碎片世界,挟着无尽恶意撕咬向国与乐园。

        ——然后戛然而止。

        它们部被不可反抗、无法战胜的力量裹挟上升,在乐园上空卷成一个漆黑巨大的涡旋,再下一刻,被霍然压入创生之塔中!

        刹那间乌云散去,暮日余晖温柔显现。不知何处传来空灵的歌谣,隐隐约约响着,又隐隐约约散了。

        人们由静止恢复正常,在他们的记忆中,雷霆不曾轰响,世界不曾破碎,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在濒临坍塌的那一刻,连时间都断绝了。

        祭坛处,主的轮廓依旧圣洁安宁。真要让人相信祂是今在、昔在、永在的灵。

        可祂抱骑士头盔的手指上,鲜血还在渗流。血『色』沿着那些古的刀剑撞痕缓缓蔓延,最后染红了雪白的袍袖。

        祂恍若未觉走下祭台,长袍在石阶上迤逦,无人发觉那些血迹,因为他们在离远。

        场景『潮』水般退去,十三层飘扬的灰烬里,郁飞尘看向远方无尽的漆黑,迟迟没有收目光,仿佛这样看着,主就会从那里走出来一样。

        一扇门却就这样凭空在漆黑的背景里开了出来。祂推开门扉来到十三层。

        郁飞尘晃了晃,片刻后知觉这是克拉罗斯在放另一段场景。

        两段场景时间连贯。主是刚从祭坛上走下来的主。祂的眼瞳里看不出什么绪,周气息依然那么庄严寂静。

        这地方是十三层,但这一天的十三层不只有克拉罗斯一个人。

        克拉罗斯坐在他的黑铁王座上。后有一座巨大的银白囚笼,笼里束缚着那些被压进创生之塔的外来力量。站在囚笼的是个冷银『色』短发的官,五官轮廓比起活人更像机械,单边耳钉上还亮着盏rgb跑马灯。郁飞尘和他在茶话会上打过照面,这是十二层的戒律之。戒律边是生命之萨瑟,其余的也是些熟面孔:墨菲、画家,以及力量、智慧、命运三女。创生之塔里所有拥有强大力量的明都聚集在这里了。

        主降临此处后,先说话的是画家,他眼里满含担忧。

        “发生什么了?永昼和外面的屏障完刚完消失了,现在也几乎不存在。外正在进攻。我们……”

        主的嗓音依旧淡如霜雪,说出的却是让所有官大吃一惊的内容。

        “我的力量失控了。”祂说。

        “失控?”画家复了一遍,像是从没听过这个词一般,“哪些力量?”

        “几乎所有。”

        “果然。”智慧女说,“乐园几乎所有功能的运转刚都停止了。我们也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力量,现在也还没有来。现在维持乐园的完是您的本源?不能这样。”

        面八方传来轰然撞击声,外们终于等到了永昼出的一天,正在狂欢般疯狂进攻,永夜之门连通乐园与永夜,可以说是唯一在明处的通道,也是外攻击的密集处。此刻,十三层动『荡』不已,壁簌簌摇动。更严峻的是,永昼的其它每一处现在也都在这样的危险中。

        命运女敛眉,眼流『露』忧愁。

        却见主走向静默矗立着的永夜之门。他行经的道路上,零星鲜血从骑士头盔的边缘处滴落,隐于地面,每多一滴血落下,十三层的状态就稳固一分。

        “在我来之,属于主的一切权力由画家行使。”

        祂站在门,淡淡道:“克拉罗斯,你依然守护永夜之门。”

        克拉罗斯:“其它人呢?”

        “维持永昼不灭,在我来之。”

        永夜之门在祂面缓缓打开。黑夜扑面而来,不可计数的外在阴影深处盘踞蛰伏。

        墨菲追了过去,却被画家拉住。

        “你已经很久没有踏入永夜。”墨菲说。

        主头,他的体一半在漆黑永夜里,一半在十三层昏暗的光线中,像座千万年不改的像。

        “我了解永夜胜过乐园。千万年来,从未消散在外。”

        祂的话语总是像诺言。

        就这样,他孤一人走向永昼外。

        永夜之门轰然合拢。

        场景缓缓消散。

        “然后呢。”郁飞尘说。

        “然后发生的……我们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当他来的时候,乐园依旧平静,当初进攻这里的一切力量部消散,很多外都失去了消息。一切都还能继续,只是还有些人听说能尝到甜头,总是过来挑衅而已。”克拉罗斯笑了笑,“可他那时候确失去了所有力量,又面临着整个永夜有史以来可能是最残酷的一场战争。”

        说到这里,他叹口气:“说话,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些力量究竟在哪里,有没有到他的控制之中,只知道永昼现在一切正常——正如我们这些官至今也不知道他出去后,永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你知道吗?”

        郁飞尘知道。

        但他只知道这个故的结尾。

        在一个海风吹拂的世界里,飘摇的战火中,主把他带了乐园。

        他一直没有说话。

        “吓到了?”克拉罗斯看到了他所满意的,说:“这就是真正的乐园,不比碎片世界更安。”

        “没有。”郁飞尘嗓音有点低,“我……”

        我什么,却没说出。

        克拉罗斯正殷切期盼他的下一句话,却见这人竟然无转:“我走了。”

        克拉罗斯幽幽道:“你欺骗了我的感。”

        郁飞尘认真道:“但我想去暮日殿。”

        克拉罗斯确信这人不会和他一起守门了。

  https://www.24kwx.com/book/11/11541/86327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