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回到1972 > 闭门羹

闭门羹

        顾承礼无声地看着她。

        沈如意指向西边,轻声问:“在家?”见他微微点一下头,不禁说:“中午回来扑了个空,晚上还不上心?”

        “要是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十几年,突然一顿没得吃,能想到下顿也没的吃吗?”顾承礼问。

        沈如意前世有钱也没过过衣来伸手的日子,因她要工作出差,条件不允许,没什么想不到的。反倒是原主,从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变成平头老百姓,好几个月才习惯。

        沈如意摇头。

        顾承礼道:“何况老吴还坚信嫂子离不开他。”

        沈如意想说,这世上没有谁离不开谁。一想到她的身份,暂时还真离不开顾承礼:“他太看不起嫂子了。”

        “所以他——”

        砰!

        震天的响声从西边传来。

        俩人相视一眼,拔腿往外跑。

        到隔壁的隔壁门口,大门敞开,堂屋门关着,吴忠义像一头困兽似的不停地踹门。

        顾承礼拽住试图过去的沈如意:“我去看看。”进去就吼,“干什么呢?”

        吴忠义停下来,指着紧闭的房门:“这老娘们要上天啊。中午不做饭,晚上不做饭,我自己做总行了吧。可老子刚吃好,她就把门从里面堵上。老顾,别拦着我,我今儿非收拾她不可。”

        顾承礼手上用力,吴忠义的半个身体都麻了,倒抽着气,瞪着顾承礼,不敢置信地问:“你啥意思?老顾。”

        “没别的意思,让你冷静冷静。”顾承礼面无表情地问,“冷静下来了?”

        沈如意不禁眨了眨眼,吴忠义竟然怕顾承礼?怎么可能啊。

        吴忠义连连点头,“冷静,冷静了。”

        沈如意不禁转向顾承礼。

        顾承礼松开,吴忠义连忙捂胳膊,“你真够狠的。就为了一个老娘们——”

        “老娘们是你妻子,你孩子的母亲。”男女力量悬殊过大,跟男人比女人就是弱者。在顾承礼看来,欺负弱者的都称不上男人。

        可吴忠义不是无关紧要的人,是他的老搭档,顾承礼没有拂袖而去,而是耐着性子问:“嫂子以前有把你关在外面过吗?”

        吴忠义下意识摇头。

        顾承礼道:“那为什么今天不但不做饭,还把你关在外面?”

        “她有病。”吴忠义脱口而出。

        顾承礼噎了一下,懒得迂回,“不是你的问题?”

        “我有啥问题?“吴忠义瞪着眼问。

        顾承礼道:“你有没有问题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嫂子没问题。”

        “你跟谁一边的?”

        顾承礼道:“你。”

        “那你还拦我?”

        顾承礼道:“师长就在前院,我不拦你,你觉得能要多久他不知道?”转向南边,“老吴,打老婆是要写检查挨批的。”

        要说没饭吃能让吴忠义心慌难受,那写检查能要了吴忠义的命。

        以前大家知识水平不高,吴忠义这个政委把材料写的乱七八糟的也没人嫌弃。近些年部队的学生兵越来越多,他的搭档还是军校生,吴忠义不能再糊弄,弄一份材料往往要花上以前两倍甚至三倍的时间。

        沈如意说他忙还真没说错,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写写写上面。

        杨红梅说顾承礼事多也没说错。顾承礼聪明,往往事半功倍,所以整个军区的团长政委数他最闲。

        以前吴忠义让顾承礼帮忙,顾承礼会帮。自打沈如意和三个孩子来了,顾承礼想早点回家,吴忠义再让他帮忙,顾承礼就问工资分不分他一半。

        吴忠义的儿子还没娶媳妇,闺女还没毕业,哪敢把工资给别人啊。以致于这几天顾承礼有多轻松,他就有多忙。

        手指头快写断了,再让他写检查,顿时像被攥住喉咙,吴忠义憋得脸通红,“谁,谁说我要打她?我是——是跟她讲道理。对,讲道理!”

        顾承礼懒得拆穿他:“甭管什么,你都得好好想想因为什么。否则明天还得吃闭门羹。”转身到门口,“如意,咱们走。”

        沈如意跟上去,就忍不住打量他。

        顾承礼下意识摸摸脸,“怎么了?”

        “没看出来啊。”关上大门,堂屋里的灯光洒到院中,落到顾承礼脸上,沈如意又忍不住打量他一番,“还以为你得跟他打起来呢。”

        顾承礼失笑:“他打不过我。”

        “打不过你?!”

        顾承礼点头:“他没我高,比我年龄大,我还学过军体拳,毕业后又跟他一起训练,他不是我的对——谁在那儿?”

        沈如意吓一跳,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黑乎乎的压水井边有一个小黑团子。心中忽然一动,拔高声音,“顾小牛!又偷喝井水?今天要不揍你,我跟你姓!”

        顾承礼慌忙拦住,“如意,如意——”

        “放开!”沈如意掰开他的手,“站住!顾小牛,再跑我打断你的腿!”

        小孩停下,回头说:“不跑你才打断我的腿。”拔腿就朝屋里跑。

        “松手!”沈如意瞪着顾承礼。

        顾承礼下意识松开,又慌忙拉住她的手臂,“有话好好说,打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别人是越打越严重,顾小牛是不打不成器。”沈如意甩开他的手。

        顾承礼再次抓住:“如意,他才五岁。”

        “三岁看老。”沈如意提醒他,“五岁再不教,他这辈子就完了。”

        “我才不会完!”

        沈如意循声看去,窗户上趴着一个小孩。

        沈如意和小儿子的床靠东墙,顾小牛跟他二弟的床靠西墙,头朝南,中间隔有八十公分正好是窗户。

        顾承礼考虑到孩子的房间必须有课桌,就在窗户下放了一张课桌。

        课桌有一米高,但床只有四五十公分,小孩想趴在窗户上,必须得从床上爬到课桌上。

        一想到丁点大的孩子竟敢爬这么高,顾承礼果断松开沈如意,“打屁股,千万别打脑袋和胸口。”

        “我知道!”沈如意说着就脱鞋。

        “娘啊,完啦!”

        小孩惊呼一声,就往下跑。

        顾承礼的呼吸骤停,“慢点,小牛!”

        砰!

        门被关上。

        沈如意被挡在门外,顿时理解吴忠义,“顾小牛,现在把门打开,我就打两下。等我把门踹开,我打的你屁股开花!”

        “我不要和你说话,你学坏了。”

        小孩的声音从门缝里传出来。

        “那我可就坏给你看了。”沈如意朝门上踹一脚。

        小孩吓得惊呼一声。

        顾承礼忙说:“如意,别吓着他。”

        “他胆子大着呢。”沈如意指着门,“顾小牛,我怎么跟你说的?渴了喊我。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我喊了,你不在啊。不信问猫儿和小柱。”

        沈如意转向靠桌而站的俩孩子。

        顾小猫使劲摇摇小脑袋:“哥哥喊了。”

        沈如意气笑了。

        顾承礼不禁扶额,亏得他还担心沈如意吓着俩小的。

        被门挡住视线的顾小牛不知真相,“你笑啥?”

        “我笑你聪明没用到正地方。”沈如意指着房门,“喝井水的事先放一边,谁让你爬那么高的?”

        屋里静下来。

        沈如意道:“开门!”

        “我开门,你走开,让爹来。”

        小孩的气焰没了,声音变小,沈如意顿时知道他怕了:“现在知道你还有个爹啊?”

        “我——我一直知道。”

        略带心虚的童音传出来。

        顾承礼拉住沈如意的手臂,“我进去跟他聊聊。”

        “没用。”沈如意有原主的记忆,孩子什么样,她一清二楚——不吃亏不上心,“你今天跟他说了,他明天就能忘。”

        顾承礼道:“那也得试试。他明天忘了,你再揍他也不迟。”

        “爹爹说得对。”

        沈如意笑出声来:“顾小牛,你真让我刮目相看。”

        以前不屑叫爹,为了不挨揍“爹爹”两个字都能喊出口。顾承礼也是哭笑不得,“如意,再给孩子一次机会吧。”说着,给次子使个眼色。

        顾小猫拉住沈如意的手,“娘,我渴了。”

        “你没喝井水吧?”沈如意忙问。

        小孩慌忙摇头,“没有。”还没来得及。

        沈如意松了口气,“猫儿乖,小柱也乖,你俩都是乖孩子,娘给你们泡麦乳精喝。”

        “我也喝。”顾小牛大喊。

        沈如意道:“打开门就给你喝。”

        正想开门的小孩猛地停下,屋里又变得异常安静。

        随着脚步声响起,接着越来越远,小孩把门打开,看到外面只有他爹一人,咧嘴就笑。

        顾承礼看着这么鲜活的儿子,高兴又无语,“你怎么又偷喝井水?”

        “凉冰冰的好喝啊。”小孩不假思索地说。

        顾承礼道:“要是喝坏肚子了呢?”

        “不会的。”

        以前原主要洗衣做饭,喂鸡喂鸭,还要盯着最小的顾小柱,根本没空照看俩大儿子。顾小牛渴了,原主就让他等等。小孩等不及,弄点水解了渴,不再找娘,原主就把这事忘了。久而久之,小孩养成了渴了就喝凉水的习惯。

        沈如意不知小孩已养成习惯,顾承礼也觉得喝点凉水没事,他小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可凡事都有例外,万一拉肚子,他们当父母的心疼,孩子也难受。

        顾承礼道:“你还小,肠胃弱,没出事不等于不会出事。过两天你娘去市里买个小烧水壶,天天弄一壶水,你们渴了就喝冷白开水,别再喝井水了好不好?”

        小孩连连点头,“好的,好的。”

        顾承礼一见他这样就知道又被敷衍了,“喝井水真会拉肚子。”

        “哎呀,我知道啦,别说啦。”小孩挤开他就往外跑。

        顾承礼叹了口气跟出去,对上沈如意“我没说错吧”的眼神。顾承礼不禁摸摸鼻子,“孩子还是太小。”

        “你得了吧。”沈如意三下五除二把顾小牛剥个精光,扔水盆里,“给他洗澡。”

        顾小牛不禁问:“你不给我洗啊?”

        “我烦你。”沈如意很不客气地说:“以后都由你爹给你洗。”

        小孩扬起下巴,哼一声:“爹洗就爹洗。我以后不帮你干活了。”

        “帮我穿针引线啊?”沈如意瞥他一眼,抱着猫儿回屋,随后把老三送进去,让猫儿看着弟弟,她才有空洗脸刷牙。

        前世今生顾小牛都不喜欢他爹,不让顾承礼碰,第一次给皮孩子洗澡,顾承礼生生累出一身汗,不禁跟沈如意说:“辛苦你了。”

        沈如意道:“知道我辛苦,我的辛苦就值了。可别学他。”朝西边看一眼。

        “不会的。”

        沈如意问:“要不要过去看看?”

        “不用,他有地方睡。”顾承礼转向北面。

        后面有几栋筒子楼,沈如意来的那天晕乎乎的没仔细看,周末和顾承礼带着孩子出去,才发现其中一栋是单身宿舍。

        吴忠义不论敲开谁家的门都能兑付一晚,不怪顾承礼不担心。

        沈如意收回视线,转向顾小牛:“在家乖乖听你爹的话,我得到中午才能回来。”

        “不让爹跟你一起去啊?”小孩看着顾承礼。

        沈如意道:“你爹跟我走,你仨在家就疯了。”

        “才不会。”小孩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心虚,就戳一下顾承礼,“你说!”

        沈如意问:“他是谁?”

        小孩想了想:“他是——”

        “顾团,顾团,等等。”

        小孩脱口而出:“他是顾团。”

        沈如意瞪他一眼,“我揍你!”随即看到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小兵,挎着书包,抱着一堆东西朝他们跑来,“周末还这么忙?”

        “不是。”顾承礼说出来,小兵到跟前,“有我的信?”

        小兵点头,“两封。”

        “两封?!”沈如意轻呼。

        顾承礼转手递给沈如意。

        沈如意看到署名,一封来自村长一封来自顾承礼的大哥。

        跟工作无关,沈如意直接拆开。

        顾小牛扒着他娘的手臂,“谁呀?”

        “村里的信。”沈如意往四周看一眼,送信的小兵已离开,方圆五米之内只有他们一家五口,就对顾承礼说:“你娘的钱丢了。”

        顾小牛惊呼:“她还有钱?”

        沈如意担心熊孩子说出来,连忙把信给顾承礼:“你奶奶个人精,老鼠洞里都能塞几张大团结,有钱很正常。”

        小孩一脸的失望。

        沈如意摸摸他的小脑袋:“不过也没多少。村长信上说,你大伯二伯坐船回去的那天晚上丢的。得亏他俩在船上,否则她得怀疑是你大伯和二伯偷的。”

        “还有一封呢?”顾小猫好奇地问。

        顾承礼道:“是你大伯的。他在信上说,你奶奶说她丢了四千块钱。”说着,不禁看向沈如意,“她还有这么多钱?”

        沈如意心中诧异,死老太婆竟然没敢说实话:“差不多。大哥还说什么了?”

        “让我们有所准备。”顾承礼说着,皱了皱眉。

        沈如意不禁走过去:“怎么了?”

        “大哥还说要给顾绒花介绍对象,顾绒花不愿意。”顾承礼又看一遍,确定没看错,“还说大哥不安好心,大哥提醒我们别管。我们怎么管?”看向沈如意,“她不会是想让我们给她介绍对象吧?”

        沈如意道:“她干得出来。”又见他脸上的厌恶不加掩饰,心里顿时异常痛快,“这事你别担心,我有法子收拾她。车快到了,我先走了。”

        顾承礼一听这话,忙把信收起来:“我们中午来接你。”

        大门离家属区太远,沈如意也没逞强,“行,你们回去吧。”

        十二点左右,沈如意在警卫室等十几分钟,不见顾承礼,顿时知道家里出事了。

        可她买的东西多,不敢放警卫室,看到一辆送煤的车,沈如意顾不得脏,下了车就背着锅,拎着袋子往家跑。

        远远看到顾承礼在厕所门口,沈如意松了一口气:“小牛没事吧?”

        “有事。”顾承礼说出来,公厕里出来一个小孩,冲顾承礼伸手要抱抱。

        沈如意连忙昂头,太阳在正南方,不是在北方,心又提到嗓子眼:“他怎么了?”

        “拉肚子!”顾承礼说着,瞥一眼小孩。

        小孩慌忙抱紧他的脖子,往他怀里钻。

        沈如意顿时气的肚子疼:“现在知道怕了?昨晚干什么去了?”

        “昨晚没拉肚子。”小孩嘟囔。

        沈如意不禁问:“还敢顶嘴?”

        “本来就没有嘛。”小孩趴在顾承礼耳边嘀咕。

        沈如意没听清楚:“他说什么?”

        “先别管他,我怀疑是乳糖不耐受加胃受凉。”顾承礼道:“二十分钟拉了两次。你快给他弄点药——等等,衣服上是什么?”

        沈如意一边解开背上的锅一边说:“一直等不到你,我坐送煤的车过来的。除了奶粉和井水,还喝的什么?”

        顾承礼转向小孩。

        拉虚脱的小孩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

        沈如意:“那就不是乳糖不耐受,昨天喝一大碗都没事。猫儿和小柱呢?”

        “他俩的动作没他快。”顾承礼看着全心依赖他的大儿子,却高兴不起来,“还没喝到就被我发现了。”

        沈如意朝小孩额头上戳一下:“以后还敢不敢?”

        “不——”小孩脸色大变。

        顾承礼连忙抱他去厕所。

        沈如意叹了口气,就往医院跑。

        医院在家属区东边,离他们家足足有一里路。

        营养不良的人一口气跑这么远,到医院大门口就扶着墙大喘气。

        “同志,怎么了?”

        沈如意抬起头,一个护士从里面跑出来。沈如意摆手:“没事。儿科怎么走?”

        “你去儿科?”护士眉头微皱。

        沈如意点头:“怎么了?”

        “儿科那边正乱着,您要是没什么急事的话,等一下再来吧。”

        沈如意一边往里走一边说:“我有急事。出什么事了?”

  https://www.24kwx.com/book/13/13582/79891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