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干完这票我就退休 > 第92章 番外·鸿鸟

第92章 番外·鸿鸟

        一切的原因产生于五条悟早上的那一个电话。

        “嗯,  嗯……嗯,明白了。”

        伏黑惠放下电话,转身和自己的两个同伴通知刚刚得到的信息。

        “五条老师说姑姑那里有点小问题,  怕是来不了了。”

        “诶?为什么!”钉崎野蔷薇瞪大眼睛:“是不是又是五条老师占了老师的时间让她过不来啊!”

        “不,  这一次的问题有点特殊——”

        伏黑惠想了想电话里的话,难得也有些迟疑之色。

        “——简而言之,姑姑变成了鸟。”

        ***

        姑且可以把其命名为女神的诅咒——亦或是宠爱(五条悟)。

        “呀……之前我们两个到了平行世界这种事惠也知道吧?鸿最后和另一个女神的自己随口说了一句想要毛茸茸,  大概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恶作剧了,所以才会变成鸟吧?——而且啊这消息老师我完全不想让甚尔知道,  所以麻烦一年级的三位过来帮个忙~”

        伏黑惠言简意赅:“——就是这样。”

        其余两人“……”

        钉崎野蔷薇掀桌而起:“什么叫就是这样啊!省略了好奇怪的东西啊老师变成鸟了这种事情根本就是国际问题吧!?伏黑你也有点反应啊毕竟变成鸟的可是你的亲姑姑啊!!!”

        伏黑惠:“……就算我着急也没什么用处吧,毕竟施咒的是另一个姑姑,这方面我完全没有破解的信心,  顺其自然就好了。”

        钉崎野蔷薇瞪着伏黑惠,  最后怏怏坐回原位,  脑袋搭在了桌子上。

        “但是变成鸟啊——”虎杖悠仁陷入沉思:“不知道老师会变成什么鸟呢,应该是猛禽类吧?金雕吗?”

        “那种太大了,虽然很帅气但是和姑姑的感觉一点也不像……说是雪鸮还差不多。”

        “什么啊那种呆呆蠢蠢的!老师啊!就是应该是娇小灵活又帅气的造型……海东青倒是比较符合诶……”

        “娇小什么的……姑姑好歹也有一米七诶。”

        “没办法,谁让五条老师身高过了一米九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就是显得很小只很可爱嘛。”

        三人组猜了一路白鸿的品种最终也没个定论。而当他们跟着伏黑惠走入五条大宅的时候,穿着传统和服的的五条家主大咧咧的站在那儿,  向着他们挥了挥手。

        “呦,来得很快嘛。”

        他声音不大,  动作幅度也极小,  伏黑惠先一步反应过来:“姑姑在旁边?”

        “在我身上哦。”五条悟笑眯眯地说。

        少年眯起眼睛。

        “说起来变态教师没有自己带着姑姑离开本身就很奇怪了,  为什么还要找我们?有问题吗?”

        “哎呀~”五条悟故作羞涩的挠了挠脸颊:“惠也知道我之前变成了猫,  大概是变成鸟以后力量都被封印了,所以鸿的兽类本能一开始更加明显一点,看到我的第一眼就飞得好远……哄了几个小时才愿意靠过来一点点呢。”

        啊,  因为是天敌吗。

        伏黑惠一脸冷静。

        “那姑姑呢?”

        “睡着啦。”他笑得格外灿烂,笑弧多少让少年觉得有点恶心了,“我现在让你们看看她,记得别发出太大的声音哦。”

        “?这种事我当然——”

        伏黑惠的声音在五条悟双手伸向他自己头顶的那一刻戛然而止,男人从自己雪发头顶捧出一只点缀单薄墨色的雪白毛团,绒羽蓬松雪白,仿佛墨笔划过的深色尾羽随着呼吸的频率轻盈颤动,小鸟还没有五条悟手掌大,正在他手心安静地闭目沉睡着。

        ……因为这个人太高,所以甚至没注意到脑袋上还顶着一只毛团。

        不是金雕,不是雪鸮,不是海东青……甚至不是猛禽。

        ——这是一只,银喉长尾山雀。

        一年级三人组齐齐盯着五条悟手掌心的小毛团,一起陷入了恐怖的沉默。

        ……三分钟后,钉崎野蔷薇捏着两个男同伴的胳膊,面容扭曲的张开嘴,发出无声的狂乱尖叫。

        五条悟被三个小孩过分灼热的目光烧得手心发痛,他收敛得意洋洋的炫耀笑意立刻收回手,小心翼翼把小鸟捧在胸前,转身就要走:“你们几个的眼神太可怕了我可不要把鸿交给你们……”

        他念念叨叨的自言自语还没说完,衣服手臂就被三双六只手齐刷刷的拽住了。

        伏黑惠在钉崎野蔷薇的钉子叮当作响的背景音中,发出了仿佛地狱恶鬼才会拥有的恐怖声音。

        “把姑姑,交出来。”

        “……惠,”五条悟语气平静极了:“收敛一下……眼神好可怕,比你爸还可怕。”

        他双手本来是拢在一起,忽然手指中间传来细微骚动,低头一看便见掌心小雀舒展羽翼,侧头梳理被弄乱的雪白绒羽,尖尖小爪在手上蹦蹦跶跶,仰着头发出幼鸟啾啾嫩叫,仍是白鸿平日里示意他不要过于苛责孩子的指责语气。

        但是怎么说呢……

        看看那边眼睛冒光的一年级三人组就知道了,这副样子完全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小鸟对自己的外形似乎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一如既往训斥完不靠谱的教师后便从他手心里飞了出来,三人组的头顶转了几圈最后选择了虎杖悠仁看起来就毛茸茸手感极佳的樱色头顶,幼鸟轻盈几乎毫无重量,只是伏黑惠瞬间递来的不掩杀意的冰冷目光和钉崎野蔷薇近乎恶毒的幽怨眼神,实在是让虎杖悠仁背后发凉。

        “……那我们先走了,五条老师。”

        “嗯嗯~”

        五条悟有点幽怨的目送三个小孩顶着一只鸿鸟离去,这才叹了口气,绕过繁复古廊,来到被强制留在这里的伏黑甚尔的面前。

        他看着那穿着最便宜一身衣服却喝着五条大宅最珍贵茶叶的男人,叹了口气。

        “都说了鸿飞走了不在这里啦……”

        “哦,是吗。”

        伏黑甚尔活动了一下手脚,把手伸向了一边的游云。

        “那我还是自己找吧。”

        五条悟夸张地叹了口气,但也跟着摆出了起手式的姿势。

        “别砸坏那边的玉雕哦,鸿很喜欢那个的。”

        ***

        虎杖悠仁:“我说啊……伏黑。”

        “嗯。”

        “你已经盯了我半个小时了,好恐怖啊。”

        “啊,是吗。”

        “……”

        “姑姑,过来。”

        伏黑惠用温柔到让人头皮发麻的声线冲着虎杖的头顶伸出手,“一直待在虎杖的脑袋上面他脖子也会累的。”

        虎杖悠仁很想说不完全不会因为变成小鸟的老师现在一点重量也没有,但还是因为伏黑惠的眼神过分恐怖,咽下了那句话。

        那只雪白的小雀歪了歪脑袋,最终还是乖乖跳上了少年的手心。

        两颗脑袋立刻跟着凑过来,打量着这只毛茸茸的白团子。

        “好小只哦……”

        钉崎野蔷薇没有忍住,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小雀,那只雪白的鸿鸟很乖的在那儿让少女揉了又揉,又用没什么力度的鸟喙蹭了蹭少女的手指,发出一声清脆的鸟鸣声。

        ……

        少女手扶胸口,安详倒地。

        “……也好乖诶,一般小鸟和猫猫狗狗不一样,不要说随便摸了靠近也会飞走吧。”

        伏黑惠拢着手指,尽量不去捏到变成小鸟的姑姑:“毕竟鸟类大多都是野生的嘛,就算是笼子里的家养鸟雀打开笼子也会飞掉的,是比猫咪和小狗更加难以驯服的自由野性呢。”

        “说起来,这个状态下的老师吃什么?鸟食肯定不可以吧?”

        “小鸟吃的一般都是水果吧,虽然也有很多吃虫子的……”

        但是鸟食和虫子很明显被三人组直接忽略掉了。

        “不要给别人的姑姑喂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说起来老师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吧?”虎杖悠仁计算了一下时间:“如果五条老师没有乱说的话,那老师至少应该是超过五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早就饿了才对。”

        钉崎野蔷薇很有自觉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兴致勃勃地提出提案:“我和虎杖去买点吃的吧,给老师的,伏黑在这儿看着老师可以吧。”

        “诶,买什么好?”

        “不知道,什么都试试好了,水果总归没什么问题……”

        少年目送自己的同伴聊着天离开,又重新低头看着掌心乖巧的雪白小雀。

        “——啾?”

        惠?

        “……”

        少年眸色深沉,缓缓眯起眼睛。

        ***

        半个小时后,伏黑甚尔拎着游云从天而降。

        他也不说别的,直接看着那神态自若坐在屋内的亲儿子,开门见山直接问道:“你姑姑呢?”

        “不知道,飞走了吧。”

        伏黑惠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伏黑甚尔眯起眼睛。

        他看了看自己儿子,又看了看旁边摇着尾巴的玉犬。

        “……这儿连个诅咒也没有,你放式神出来做什么。”

        “说什么呢,”伏黑惠幽幽瞧他一眼:“老爹你不就是最大的诅咒吗?”

        “哦,”伏黑甚尔面无表情,“你的狗平时都吐舌头,今天为什么连嘴也不张。”

        伏黑惠又道:“天又不热。”

        “是吗。”伏黑甚尔站在玉犬面前,“那他看我这个‘大诅咒’过来为什么都不会龇牙?”

        伏黑惠还没来来得及想到说什么,只见伏黑甚尔忽然出手迅猛如电闪,一把捉住了玉犬的嘴巴,强硬无比的掰开了狗嘴——!

        伴随着玉犬挣扎的呜咽声,一只湿漉漉的白色毛团从狗嘴里掉了出来。

        伏黑惠:“……”

        伏黑甚尔:“……”

        甚尔大怒:“——伏黑惠你是变态吗把你姑姑藏在式神的嘴里!!!”

        伏黑惠也跟着愤怒拔高声调:“我总不能藏到蛇的嘴里,而且影子没有藏过活物所以只能让玉犬来啊!”

        地上的鸟球挣扎着站了起来,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鸟鸣声。

        伏黑惠:“……”

        伏黑甚尔:“……”

        伏黑甚尔弯腰伸手,鸟球倔强无比的拒绝了兄长的帮助,她舒展翅膀靠着自己飞上了伏黑甚尔的肩头,摆出严肃架势盯着自己的侄子,刚刚想开口,忽然打了个喷嚏。

        “……”

        伏黑惠捂住了脸。

        ——十分钟后,少年顶着手写的“绝对不会再犯”的牌子在咒术高专门口罚站,和带着大包小包回来的钉崎野蔷薇和虎杖悠仁面面相觑。

        ***

        伏黑甚尔跟着捧起湿漉漉的毛团,来到外面的水池旁边打开水龙头,小鸟就着他弯起的手掌心扑腾着冲洗自己的羽毛,大声叫着控诉伏黑甚尔不会带孩子,她就是一眼没看到她侄子就歪得没边了。

        “你这心眼歪的和那小子差不多了,你自己教的小孩你现在怪我的基因……嘶……”他伸手捧回来被突然变大的水流险些冲走的小白鸟,鸿鸟垂头丧气地卧在伏黑甚尔的手心,原本雪白漂亮的可爱绒羽此刻被水打湿,小鸟不比其他动物,此刻早已被冷水冻得瑟瑟发抖。

        伏黑甚尔收拢手心,长久沉默着盯着下意识蹭在自己干燥掌心取暖的小毛团。

        “我第一次觉得影子的术式是被惠继承这件事,多少有点可惜了……”

        男人喃喃自语。

        ——鸟球没有回头,但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

        如果现在有个人问白鸿他打算毁灭世界的话,那么这位兢兢业业努力到现在的少将小姐大概会回复他一句话。

        毁灭吧,赶紧的。

        你妈的,待不下去了这个垃圾世界。

        雪白的小鸟生无可恋的飞回了五条大宅,里里外外绕了一圈,没找到那个熟悉的白发身影。

        小鸟叹口气,在房间的地板上停下来,抖了抖翅膀。

        哪里去了……

        她一声抱怨还未出口,整只鸟就被恐怖的巨大阴影笼罩。

        “……啾?”

        鸿鸟蹦蹦跳跳转过身来,对上了一双瞳孔细长的冰蓝猫眼。

        体型夸张的狩猎者无声趴伏在地上,安静地瞧着那只不过他一口大小的白色小雀。

        ——那是一只雪白的蓝眼猫咪,毛皮华丽眼若宝石,若这体型巨大的猫咪对于人类来说只能算得上是夸张分量的可爱,那么对于体型过于娇小可爱的鸿鸟来说,便只能说是比地狱还要恐怖的画面了。

        可小鸟只是展开一侧翅膀,啪的一下猫咪粉嫩的鼻尖。

        吓谁呢。

        给老子起来。

        大猫委委屈屈喵了一声,却也乖乖撑起上半身,看着那只与自己长毛几乎可融为同色的雪白绒羽跳进他长长颈毛之中,毫不客气地叼着长毛调整姿势,把猫咪的长毛当做自己临时的温暖筑巢,

        大猫等着鸿鸟调整好姿势,这才揣卧着爪子小心翼翼重新趴了下去,给卧在自己胸口的小鸟留下足够充足的休憩空间。

        猫眯起眼睛,就着三月的阳光和飘飞舞的樱花落景,和怀里的鸟一起打起了盹。

        ***

        不知过了多久,有那四处寻觅家主和少将都找不到人的侍女终于寻到了这处,只见五条悟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当着少将小姐的恒温枕头;而他胸口枕着睡得正沉的白鸿,她之前的姿势估计不是这个,这会被五条悟半搂半圈着重新抱回自己怀里也没折腾醒,女人安安静静的闭着眼睛,身上还盖着之前家主身上披着的绛色羽织,散落一地的浓黑长上早已落了不少樱花。

        哎呀呀……

        侍女露出意味深长的欣慰笑容,无声退下了。

        ——三月的天气,还真的是适合偷懒睡觉的好日子呢。

  https://www.24kwx.com/book/13/13830/86148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