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总有咒术师想骗我结婚 > 第77章 【077】

第77章 【077】

        【077】

        ………………

        …………

        ……

        很久很久以前。

        属于黑磨大人和桑落的幻梦还未破裂之时。

        听到山脚下的小妖怪又在宣传黑磨山的负面八卦,  桑落气鼓鼓地回黑磨山,不但拳头硬了,连脚步声都不同寻常。

        “……这次下山,  不开心吗?”

        敏锐地察觉出不对劲,堕落神明比夜色更浓稠的眼睛颤了颤,脸上却露出了无措的表情。

        认真思考了片刻后,他拔下自己的一根头发,  灵巧的手指随便七绕八绕一下,  再合掌拢住,携着入骨忧郁的眉眼生疏地弯起一些,  试图哄小孩。

        “桑落上次说的秋千,我做出来了。”

        于是黑磨山的二百五诞生了。

        ……

        …………

        ………………

        千年之后。

        裹挟着回忆,  化为咒灵的堕落神明依然笨拙,只会用同一种方法,来哄他最宝贵的孩子、他唯一眷顾的信徒。

        “我给桑落再变一个秋千,  好不好?”

        ——所以,  笑一笑吧?

        黑磨桑落努力想要让自己露出如常的笑容,  却终是以失败告终。

        捧住咒灵冰冷的手,  低下头,她将“黑磨大人”的掌心贴在自己的脸颊,眼睛却眨也不眨地凝视着对方,连一瞬都不肯挪开,  任由那些狼狈不堪暴露在外。

        “……我很想你,  黑磨大人。一直,  很想你。”

        放弃了所有需要思考的东西,  现在的黑磨桑落什么都没去想,  只是蜷缩在神明庇护下,  同分别太久的家长絮絮地诉说。

        当堕落神明很辛苦。

        她没有管好家。黑磨山的咒灵大都跑走了,还在外面作乱,只有二百五、二五五和风铃留下。她不得不亲自出门祓除它们。

        哦对了,她还认识了一个叫“夜斗”的祸津神朋友。他比自己还可怜,因为他的家人太坏了。

        但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向她伸出手的夜斗都是黑磨山的英雄。

        她在黑磨山建了神社,还找了两个很厉害的神使,一个叫两面宿傩,一个叫五条悟,虽然过程比较曲折,但好在最后,拥有了很多很多信徒。

        黑磨山变得热闹了,人类都很喜欢黑磨山。

        她成为了“黑磨神”而不再是被恐惧的“堕落神明”。

        黑熊先生、阿彩、兆麻、毗沙门天大人、御影大人和巴卫、阿怜、七海建人与灰原雄、伏黑惠、夏油杰……

        那些纷乱的记忆如走马灯一一浮现,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幸福的还是痛苦的,黑磨桑落说了很久很久,一刻不停地,惶急不安地。

        可故事终究总会迎来结局。

        就像曾经,黑磨大人再小心呵护、珍爱如宝的花,也难逃凋零的命运。

        就像人的一生中,总是在不断地失去和道别。

        发现自己已经再没有故事可讲的那一刻,黑磨桑落呼吸一窒,大脑还没反应过来,眼中水雾就先一步凝聚,汇于眼尾。

        “黑磨大人”用拇指擦去那滴晶莹的泪,再次将黑磨桑落拥在怀中。

        宽大华美的衣袖,将少女严严实实地藏了起来,像是无敌的盔甲,想要隔绝外界对她一切的伤害。

        “……我又让你难过了吗?桑落。”

        把下颌抵在黑磨桑落的发顶,他叹了口气,言语间全是做错了事情的沮丧。

        “对不起,当初把你一个人留下,是我太过分了。在樱木里的时候,也一直有在反省。我以为我回来的话,桑落就不会再哭了。”

        “我好像总在做错误的、会让桑落伤心的决定。”

        青年用指尖慢慢梳理黑磨桑落的长发,就像无数次曾经做过的那样,用宁静的依偎来给予彼此安全感。

        “但是,真的没关系了吗?如果这一次再分开的话,大概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就算是这个状态的我,也可以把黑磨山拿回来,然后再次设下结界。就和以前一样,我们和风铃、二百五、二五五那样生活……不行吗?”

        “我不想再让桑落一个人了。”

        黑磨桑落几乎是死死用力咬住口腔内的软肉,才勉强以疼痛保持清醒,没有坠入咒灵编织的美梦当中。

        不一样的。

        已经,回不去了。

        面前的“黑磨大人”虽然是黑磨大人残存的情绪所化的咒灵,也有他们之间的全部记忆,可咒灵终归是咒灵。

        咒灵甚至不是死者的灵魂,而是死者生前留下的诅咒,并且执念会被放大,且会随着时间,越来越具有攻击性。

        “黑磨大人”的执念是黑磨桑落,所以他在对待黑磨桑落的时候,和过去并无不同,但这也只是虚幻的假象罢了。

        ——如果是真正的黑磨大人,他不会在出场的瞬间,就直接将在协助黑磨桑落的两面宿傩和五条悟,沉入泥沼。

        死了就是死了。

        当死者越过彼岸的那一线,就不复存在。

        他是堕落神明亲自诅咒、又以千年神力饲养而孵化出的果,连黑磨桑落也不敢说,自己能够压制住对方。

        可最后的赢家永远只会是她。

        因为他是“黑磨大人”,她是桑落。

        黑磨桑落慢慢起身。

        “没关系哦。因为我已经决定,要为自己而活了。”

        “说起来,虽然活了这么久,但好像不管是我还是黑磨大人,都总是被困在黑磨山,没有机会去看这个世界。”

        “兆麻和我说过,黑磨山外的世界也很美丽。我答应过他,要向未来、向有光的地方走。”

        “或许,我会去周游世界吧?去看看黑磨大人也没见过的风景,也可能会交到新的朋友。”

        “我的神器小黑说,我是个很好的人,一定会获得幸福的。他看人向来很准。所以我相信,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我也可以过得很好。”

        她捧着咒灵的侧脸,与他额头相触,呼吸相缠,温柔的低语宛如清醒时分的梦呓,那样脆弱易碎。

        “……对不起,黑磨大人。我爱你,但以后,我不会再想你了。”

        “你自由了。”

        “这一次,请安心地,好好休息吧。”

        右手上的蓝色手链幻化为蝶,又凝聚成了一把剪,缘结神存下的最后的神力,让连接两代堕落神明的缘,显形为红线。

        当黑磨桑落剪断那根红线之时,即便眼中有悲伤与不舍翻涌,可“黑磨大人”仍然只是怜爱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连指尖都不曾反抗。

        缘被斩断的那个瞬间,用完三次的御影所赠的剪,也散成一地碎光,随风消逝。

        同样开始消散的,还有“黑磨大人”。

        ——被诅咒而生的咒灵,若发出诅咒的一方废除了主从制约,被诅咒的人也不希望对方受罚的话,解咒就完成了。

        从诞生开始就沉浸在死前的执念中,被负面情绪时刻折磨的咒灵,终于得以安息成佛。

        也唯独在这个短暂的时间里,挣脱开诅咒的残片,显露出真正的黑磨大人的姿态。

        没有暗涌的攻击,他蓦地笑了笑,眼中缭绕的黑雾散去后,温柔地俯下身来,再一次拥抱了黑磨桑落。

        这次再见,就真的……再也不见了。

        “是的,我会自由的,也会好好休息。所以——”

        黑磨大人低下头,捂住黑磨桑落的眼睛,亲吻了她的眉心。

        得益于黑磨桑落对“黑磨大人”的诅咒与饲养,在最后的最后,他也终于能够挽回,他一度后悔过的错误。

        那些根植于黑磨桑落体内千年的力量,抽丝剥茧般被抽离。

        黑磨桑落愣了愣,强烈的“失去”感,让她下意识不安地抓住了黑磨大人的手,可同样的,她也不曾迟疑挣扎过。

        “——所以,桑落也自由了。”

        “一定要获得幸福啊。”

        漆黑的领域一点点收回,黑泥消散,让太阳重新笼罩这片大地。而盛大的樱吹雪,美得近乎凄厉。

        黑磨大人渐渐变得透明的手,再也拢不住黑磨桑落的视线。

        初代堕落神明眼中,又映入了他最喜爱的阳光。

        “桑落,早安。”

        ——像是一次次将噩梦缠身、陷入绝望的孩子叫醒,提醒她前方又是充满希望和光明的新开始,黑磨大人总是只愿对她道早安。

        将颤抖的双手藏在袖中,黑磨桑落用笑容回应他。

        “嗯!晚安哦,黑磨大人。”

        ——请世间苦厄诅咒都不要再打扰他的长眠。

        包括她的爱。

        ………………

        …………

        ……

        虽然无数次筹谋过未来,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即便是拥有了全部记忆的五条悟,在醒来后,也花了很长时间去梳理头绪。

        首先,薨星宫的突然崩坏就给他添了不少麻烦。

        天元即术士,死了是好事,可天元同样承担了为咒术师编织守护结界的重要工作,是现代咒术师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原本五条悟是翻翻看有没有什么阴阳术、阵法之类的,能补一下窟窿,可黑磨大人给了他一份大惊喜。

        ——在临走之前,黑磨大人抽走了黑磨桑落体内的神格。

        他将神格引至樱木中。

        失去了人类躯体的限制,又有术士和“黑磨大人”那庞大的神力与诅咒相继,樱木最大化了堕落神明的权能,可以源源不断地吸收世间诅咒。

        按照六眼的推算,以这种功率,五条悟觉得,今后估计很难出现一级以上的超强咒灵。

        四舍五入,只要他们把目前的大咒灵统统消灭掉,以后最多衍生出相对好应付的二级咒灵。

        缺人缺了千年的咒术师,终于看到了加班的尽头。

        在这种情况下,五条悟终于也有理由救下夏油杰的命,用“终生免费祓除危险咒灵”这个代价,抵了当场死刑。

        死去的人不可能复活,可至少,他还有能力去拯救还活着的人。

        背负着罪孽与希望,夏油杰依然在践行着自己的理想,但这一次,他不用踏在人类的血肉之上了。

        而另一个不知道算不算惊喜的,是那个叫“夜斗”的祸津神。

        现在他也不再是祸津神了。

        五条悟给他取了个新的外号,比如“樱花小妖精”之类的。

        虽然夜斗献祭了他自己来召唤黑磨大人,但黑磨大人最后并没有完全吞噬他,甚至在消逝之前,还将他与樱木相连,留了他一命。

        即便从此无法离开樱木太久,不过他不再需要信仰来维持生命,而且咒术师都能看见他、记住他。

        从某个角度来说,他倒是实现了他那个信徒如云、有大神社的梦想。

        然而,也有让五条悟心情复杂的事。

        ——黑磨桑落变成了普通人。

        其实是很合理的事情。

        摘取神格,她本来就是个最普通、最普通的人类罢了,既没有阴阳师的天赋,也没有咒术师的体质,肩不能提手不能抗,打架全靠风铃。

        她现在甚至无法看见灵魂与咒灵,除非濒死时刻,哪怕强大如风铃或者两面宿傩,也不能映入她的眼中。

        五条悟简直想苦笑着佩服黑磨大人的狠心与果断。

        不愧是初代堕落神明。

        从此,没有神明,没有黑磨山,没有咒术师。黑磨桑落重新变回了毫无束缚的普通人,寿命短暂,终有一日能安心长眠,与他在彼岸重逢。

        万般尘埃污秽,皆不可入她眼。

        五条悟甚至怀疑,是不是黑磨大人自己见不到桑落老师了,就迁怒于可怜的咒灵,也不许风铃它们偷跑。

        黑磨桑落也是真的下定了决心。

        既然看不见了,她便将前尘一一托付:

        夜斗是樱木的守护灵,自然会有咒术师供奉他。

        本来是想带咒灵一起生活的,可黑磨桑落现在看不见诅咒,再也无法回应对方,只能再想其他办法。

        风铃是禅院家供奉的式神,加上五条悟所说的“人情债”,总能照顾好二百五和二五五的。

        实在不行,就让它们去投奔夜斗好了。有樱木在那,咒术师不敢得罪夜斗的。

        她也认真地同七海建人说了灰原雄的事,但对方听完后,只是问灰原最后离开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微笑着的吗?那就够了。”

        七海建人闭上眼睛,同样露出了释怀的笑容。

        “……能不带遗憾地死去,对于咒术师来说,已经是最圆满的结局了。”

        至于两面宿傩。

        她都是一个看不见诅咒的普通人了,她拒绝思考和背锅,只想找禅院家领一下风铃这些年的工资,然后去周游世界。

        五条悟帮她拿到了这笔钱,还帮她买好了下一站的机票。

        他没有说挽留的话。

        黑磨桑落是一支五条悟偶然遇见并为之惊艳的花,他喜欢她,想把她种在自己的花园里,可他同样喜欢她做挣开囚笼的飞鸟姿态。

        ——这里面有一半的真话。

        送人上飞机的时候,以“汇报黑磨山咒灵近况”的名义,五条悟死缠烂打了很久,想弄到黑磨桑落的联系方式。

        “毕竟是托付给我这个陌生人照顾哦?万一我私底下欺负它们怎么办!桑落小姐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

        机场广播已经在提醒排队登机,黑磨桑落拎起自己小小的行李,转身看向五条悟,忽然弯起眼睛。

        “风铃很厉害的,一定会带好大家。而且,我知道的。”

        ——是那种有点狡黠意味的笑。

        “如果真的对黑磨山咒灵有怨的话,也不会照顾大福整整千年的时间……对吧?悟。”

        五条悟整个猫猫震惊。

        僵住片刻,他才勾下眼罩,嘟囔着问,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看到的时候,就隐约感觉到了吧?确认的话,大概是悟被拖下泥沼的那个时候。”

        黑磨桑落比划出对方当时所摆的“胜利”的手势。

        “难道不是在提醒我,御影大人送的斩缘剪吗?转世的五条悟,可不会做这种事。”

        ……真的,全被看透了啊。

        五条悟不再说话,只是沉默地凝视着对方。

        黑磨桑落却同样不再提及过去。

        “那大家就拜托啦。又要继续辛苦你了……再见,悟。有缘再见!”

        她转身奔向未来,走得头也不回。

        而五条悟眼中,是四只咒灵依偎在她身边,小尾巴样的,依然永远一如既往且义无反顾地,跟随着她。

        风铃还威胁地冲他呲牙,警告他不许打小报告。

        没有黑磨山也好,堕落神明不再也罢。只要他们还在一起,就是团团圆圆的“黑磨家”。

        ……吗?

        真让人嫉妒。

        五条悟一直目送黑磨桑落离开,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

        他低下眼,指尖夹着手机,寻思着什么时候、以什么出场方式,和桑落老师“有缘再见”。

        反正就算没缘,制造缘分也给硬续上。

        ——而且,这次,他要当第一个。

        五条悟愉快地当场决定,现在就要给两面宿傩那家伙找点麻烦。

        他加班的时候,也不许别人偷跑!

        ……

        …………

        ………………

        爱是最扭曲的诅咒。

        爱也是唯一的救赎。

        黑磨桑落依然是黑磨桑落,可这一次,她不再是黑磨大人的桑落,而是——

        黑磨家的桑落。

        【爱是想要触碰却又收回的手】

  https://www.24kwx.com/book/13/13831/85921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