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武道神帝 >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女魔头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女魔头

        玄荒中州,原诸天山旧址,人山人海,站满苍天,铺满大地,黑压一p。

        人c中心,乃一座战台,足有万丈,这便是?蛇,将与叶辰斗战的战台。

        此番,叶辰还未到,可战台却已染血,顺着战台淌流,画面,触目惊心。

        但见战台上,有一白发nv子,翩然而立,蒙着白玉面具,手握赤se仙剑。

        她如谪仙,风华绝代,沐浴着仙光,萦绕着神霞,不惹尘埃,如梦似幻。

        “真是一个nv魔头啊!天泉圣地神子,准圣王修为,竟被她一剑绝杀了。”台下,一老叟啧舌,神se也震惊。

        “这才多久,被那nv魔头斩的玄荒天骄,不下百位了。”太多人皱眉头。

        “照这架势,无需?蛇族太子上台,这nv魔头,就能把玄荒天骄摆平了。”不少人掠过那nv魔头,看向云端。

        云团上,有一王座,斜躺着一青年,悠闲的转动着扳指,神se玩味戏n。

        那青年,一头紫发,血se的眸深邃,如若那无底幽渊,一眼望不见尽头。

        他之气血,汹涌翻滚,如此波涛江海,强大的血脉,让在场人,皆压抑。s3();

        他,便是?蛇太子了,货真价实的圣王,眸光睥睨,俯瞰着玄荒的天骄,“偌大的玄荒,皆是这般三流货se。”

        “混蛋。”一紫发青年怒喝,踏上了战台,顿开禁法,眉心刻出古老神纹,准圣王级的修为,气势堪比圣王。

        那是一隐世大教的神子,身负古老传承,在玄荒大陆,也算排的上名号,正值年少,气血方刚,自是不f气。

        “蝼蚁。”?蛇太子幽笑,看都未看,之随意的摆了摆手,“取他头颅。”

        话落,那立身战台的nv魔头便动了,脚踏着道蕴,身形如诡幻,难见真身,一剑直攻紫发青年,堪称摧枯拉朽。

        也仅一剑,那紫发青年,便被绝杀了,头颅滚落战台,元神也一并寂灭。

        “真是无趣。”瞥了一眼血淋淋的战台,?蛇太子戏n一笑,倒是对那nv魔头,另眼相看了j分,笑容更胜。

        nv魔头不语,静静伫立,如似冰雕,更像是傀儡,一具只听命令的傀儡。

        可她的美眸,却分明藏着一抹不忍,面具下的脸颊,也已惨白到无血se。

        “那nv魔头,太强了。”台下一方,夔牛也在,死盯nv魔头,脸se难看。

        “深不可测。”南帝的眉头紧锁着,“我等上战台,一样不是她的对手。”

        “不知为何,那nv魔头给我的感觉,甚是熟悉。”中皇沉y,双目极尽微眯,但却也,望不穿nv魔头的真容。

        “老七什么情况,他娘的,还不来。”小猿皇暗骂,火眼金睛绽放金芒。

        “可曾望穿。”另一方,侧了眸,望向姜太虚,东华七子也都在场。

        “有神秘仙法遮掩。”姜太虚摇头。

        “连你也望不穿?”赤y子挑眉道。

        “可以肯定,并非洪荒族,乃人修。”姜太虚淡道,仙轮神眸闪烁深意。

        “好生熟悉。”瑶池仙母喃喃轻语,灵澈的仙眸,也在凝望台上的nv魔头。

        “玄荒无人了吗?”j人说话之时,?蛇幽笑声又响起,嘴角浸着妖异的笑,“吾族,还真高看尔等蝼蚁了。”

        “大了,小心闪了**。”骂声

        起,传自虚无,霸气侧漏。

        话未落,便见虚天震颤,一座域门,豁然撑开,黑压的人影,如c涌出。

        为首的乃冥绝,与白芷并肩,身后,自然便是大楚人,谢云、熊二都在。

        “来了。”眼见他们,玄荒的天骄,眸子皆亮了,就等着叶辰来镇场子。

        只是,这瞟了一大圈,都未见叶辰,倒是见大楚那帮活宝们,咋咋呼呼。

        “啥情况,老七呢?”小猿皇扬着脑袋,金眸圆溜,瞅了又瞅,没见叶辰。

        “搞什么。”夔牛挠头,撑场面的没来,整这么一帮活宝,是j个意思。

        “不会掉队了吧!还是说,没睡醒。”

        “圣t呢?咋不见圣t。”不止他们愕然,玄荒的人,也皆一脸的懵b。

        或许无人察觉,那nv魔头,也在仰看,一双美眸,盈满水雾,凝结成了霜,在大楚人群中,紧张的扫来扫去,似是在找什么,找那道久违的身影。

        “叶辰呢?怎的,要做缩头乌g了?”?蛇太子y笑,“那还真是有趣,荒古圣t一脉,也真是天大的笑话。”s3();

        “小长虫,真狂。”冥绝撇了撇嘴,一步踏上了战台,“下来,咱俩打。”

        “打败她,你才有资格,跟本王打。”?蛇笑的戏n,眸光,依旧睥睨。

        “这个意思啊!”冥绝侧首,深邃的眸,望向nv魔头,狠狠扭动着脖子,“老实说,老子不怎么喜欢打nv人。”

        nv魔头不语,自大楚人那边,收了眸光,眸中的泪,也随之划过了脸颊。

        “杀了他。”?蛇太子笑看nv魔头。

        他的命令,还真好使,话语还未落,便见nv魔头动了,身形诡幻到无影。

        冥绝微皱眉,遁身后退,他方才离开,先前所站之地,便被nv魔头斩裂。

        “小看你了。”冥绝冷笑,手捏大印,掌心道法演化,有古老篆文流转,一掌,重如大山巨岳,盖向nv魔头。

        nv魔头不语,一剑斩开掌印,又瞬身消失,再次现身,已是冥绝的身后。

        冥绝不淡定了,这般诡幻莫测的身法,着实让他心惊,连他,也难捕捉。

        说话间,nv魔头一剑,直b他眉心而来,乃绝杀一剑,足能斩灭他元神。

        冥绝登天遁走,撑开了异象,乃一方冥土,寸c不成,有寂灭雷霆肆n。

        这般异象,莫说玄荒天骄,纵玄荒老辈,也双目微眯了,似认出那异象本源,不属于诸天,其内,融着y冥。

        “冥界?”望着那冥土,?蛇稍稍坐正一分,亦双目微眯,满目的深意。

        nv魔头就霸道了,并非撑开本源异象,而是提着仙剑,踏入了冥绝异象。

        让冥绝震惊的是,nv魔头竟不受冥土束缚,来去自如,或者说,他之异象,在nv魔头面前,就如似摆设那般。

        大战顿起,轰隆声不断,苍天震动。

        二人就在冥土斗战,冥绝开了巅峰战力,眉心刻画g了哦神纹,他如战神,道则于神通中演变,每一次攻伐,皆威力无匹,打的苍空,满目疮痍。

        反观nv魔头,如似九天玄nv,如梦似幻,每一剑皆平凡,可那平凡的一剑,却蕴含无上道蕴,险些生劈冥绝。

        鲜血,倾洒虚天,也染红了异象冥土。

        那血,皆是冥绝的,

        战力虽是霸绝,却被nv魔头压着打,被打的抬不起头。

        “能与nv魔头斗战这么久,竟未落败,那小子谁啊!”夔牛望向了熊二。

        “他师尊,乃大帝。”熊二耸了肩。

        “这么吊吗?”小猿皇挑眉,有些不信,这小胖子的话,他就从没信过。

        “同级别斗战,冥绝竟战不过nv魔头。”白芷皱了眉,着实超乎了预料。

        冥绝的战力,她最清楚,虽战不过叶辰和赵云,却也是近乎同阶无敌的。

        可现在倒好,在自己的异象冥土中,竟被同级别的人,打的是无力翻身。

        她与冥绝不分伯仲,nv魔头这般猛,纵她上去,也一样不是nv魔头对手。

        尴尬,着实的尴尬,一个大帝徒儿,一个大成圣t的徒儿,与这帮妖孽,同处一个时代,真是让人yu哭无泪。

        帝荒与冥帝也在看,这两个至尊级,也很尴尬,亲手t教的徒儿,接连遭挫,他们做师尊的,不尴尬才怪了。

        怪只怪,这时代的妖孽,太多太多。s3();

        感受最深的,还是冥绝,心境骇然。

        对面的nv魔头有多强,他比谁都清楚,看似出手平凡,却有无尽的道蕴。

        他该是明白,论对道的感悟,他与nv魔头,不在一个级别,自也不是对手。

        还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此番诸天一行,并未白来,见了太多妖孽。

        “你丫的,瞅啥,打啊!瞄准再打。”

        “打不赢,就是吃屎吧!败家玩意。”

        “平时牛b哄哄,今日,没吃y吧!”

        下方,谢云那般活宝,一蹦三丈高,骂骂咧咧的,那嗓门儿,惊天动地。

        玄荒的人,各个扯嘴角,表情精彩。

        都说大楚的民风,很彪悍,今日这一见,果不其然,皆是个顶个的人才。

        不少人都在望虚天,一帮小辈们来了,大楚的皇者呢?还有圣t叶辰呢?

        大骂声中,冥绝吐血了,不知是伤的,还是被气的,真想把那帮活宝们,也拽上来,也试一试nv魔头的活力。

        他这一不留神,便被nv魔头一剑斩中,神躯险被生劈,自虚天坠落了下去。

        这一幕,玄荒的天骄,心凉了半截,这么能打的一个人,也斗不过nv魔头。

        “杀了他。”?蛇太子幽笑,又给nv魔头下了命令,一语,缥缈在九天。

        nv魔头手在抖,却还是一剑,洞穿了虚无,巅峰的绝杀,直指冥绝眉心。

        冥绝身形踉跄,瞳孔紧缩,通t也冰冷,自认nv魔头这一剑,他躲不过。

        然,就在此一瞬,一道璀璨的金光,自天而下,笔直伫立,挡在他身前。

        那金光,甚是刺眼,慑的人双目生疼。

        隐约间,只能望见,乃是一道金光人影,白衣白发,蒙着一张鬼冥面具。

        得见那金光人影,nv魔头绝杀的一剑,猛地收回,只寂灭力量,在蔓延。

        寂灭力量拂过,她脸带的白玉面具,碎裂了,露出了一张,绝世的容颜。

        与她一样,那金光人影脸戴的鬼冥面具,也因那g寂灭力量,轰然炸裂,露出了一张,刻满沧桑疲惫的脸庞。

  https://www.24kwx.com/book/2/2354/28771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