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霸妃吃天下 > 番外三:此情绵绵无绝期

番外三:此情绵绵无绝期

        七弟摇摇晃晃下地走路时,西凉兴元陛下诞下一女的消息传至大周,据说,小公主刚满三个月便被封为万圣公主,颇受女帝喜爱。

        永昌帝听了别提有多激动,若非群臣拦着,定然亲自出使西凉恭贺,虽然最后没去成,他与西凉女帝的桃色传闻渐渐透明……一个帝王,想不顾一切的去给一位女帝亲自庆贺,若说那孩子和他没什么关系,傻子都不信。

        永昌帝此行受阻,心中万般不甘,无奈之下只好命人装备贺礼,以随大周使团一起入西凉。

        他就这么准备啊,准备啊,一不留神竟将自己的小金库掏去一半!

        若非刘芳春提醒,他定然将自己的小金库全部装车才作罢。

        于是,大周使团尚未离京,西凉万圣公主乃他们大周陛下亲女的消息已经刮遍大街小巷。

        周和曦听闻,直言脑门疼,连忙寻了个借口命玛瑙回宜安侯府一趟,先观察观察老爹的反应再说。

        谁知玛瑙回来禀道:“侯爷正在院子里给小公子堆雪人,乐的跟一朵花儿似的,丝毫不见伤感之色。”

        周和曦纳罕,“他是不是没听说啊?”

        “并不是,奴婢去跟老夫人请安时,她老人家正在与继夫人商量给西凉兴元陛下送什么贺礼的事儿。”

        周和曦闻言,哭笑不得,看来,全程只有自己在瞎操心,父亲他,真真正正的放下了……又或者,真真正正的接受了,既如此,她也该撂开,再不问这事。

        “走,咱也去院子里堆雪人。”周和曦心情极好,拉着玛瑙要外出,恰在这时,帘子被挑起,萧禹披着灰狐大氅进来。

        丫鬟们赶紧凑前伺候,只听萧禹对玛瑙道:“你先下去歇着,我与王妃有话说。”

        玛瑙遂恭敬退下。

        “究竟什么事?神神秘秘的……”

        “今早李韧告诉我,玛瑙有身孕了,想求个恩典让玛瑙回家养胎,待生下孩子再过来伺候。”

        周和曦又惊又喜,半晌才笑道:“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太好了……我这就着人安排,下个月金玲就要嫁了,金钗、金环她们也到了出阁的年纪,看来府里要再添置几个人手免得到时候忙不过来。“

        “嗯,这些都是小事,回头让大管家去办就好。”萧禹搂住她,照着她额头啄了一口。

        周和曦察觉出萧禹的情绪有些低落,鼻子一酸道:“也不知老天何时开眼,赐给我一个孩子……”

        说起来真够令人无语的,她的母亲与继母一个比一个能生,倒是她,年纪轻轻的从年头盼到年尾,却一点消息都没。如今,才成亲半年的玛瑙都有了好消息……她自然高兴,可高兴的同时,若说一点不失落,假的。

        “瞧你,又来了,咱们两个身体康健,年华正好,只要缘分到了孩子说来就来……”

        “你总说缘分缘分,何时才能来?”

        萧禹瞧她那模样,是真急了,连忙转移话题道:“清慧要回来了。”

        周和曦:“……”

        “真的?”

        “瞧,这是她的来信。”

        周和曦迫不及待的将书信打开,一字不落的看完,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她终于肯回来了。”心中立刻将生孩子的事抛到脑后,一心一意思量起清惠郡主归京之事。

        萧禹的脸色却越发凝重,“此次若非含章苦劝,她绝不会答应回来,老大不小了,总这样在外面漂着像什么样子。”

        周和曦心知,在萧禹眼中,清慧如亲女一般,而她,与清慧交好多年,如今又成了清慧的小舅母,心中焦灼并不逊于萧禹。夫妇二人相对而坐,沉默半晌,周和曦忽然起身道:“得想个法子做个了断,成就成,不成的话……也得有个说法。”

        “曦儿你……”

        “我的意思是,君牧未娶,清慧未嫁,俩人心中都记挂着彼此,如何不能成其好事?就算俩人之间曾经隔着千山万水,可莫夫人的死乃隆玉公主手笔,细细说起来,清慧为此付出代价难道还不够?“

        “……”萧禹若有所思,半晌点点头赞同道:“是该做个了断。”

        ……

        又是一年阳春三月,刘含章与清惠郡主入了京,周和曦、萧禹一早便在城门口等待。

        两年没见,清惠郡主举止形态越发仙风道骨,刘含章一如既往的洒脱倜傥。兄妹二人下了马车,疾步行至萧禹夫妇面前行了个大礼,“劳舅舅、舅母大驾亲迎,含章、沁缘惶恐。”

        “好了,回家吧。”萧禹亲自将兄妹二人扶起,又问刘含章骑马或者坐车,刘含章这才意识到舅舅是要大张旗鼓的迎他们兄妹入府,为的是在世人面前替他们这对已经无父无母无兄的人撑腰。

        未等刘含章做出选择,萧禹便将一匹棕毛大马牵来给他,“坐了一路马车,还是骑马吧。”

        说话间,周和曦已经紧紧握住清惠郡主的手走向宽敞高大的马车。想要回晟王府,势必要经过曾经的隆玉公主府,除非刻意绕路,然而萧禹并未这样做,因此,当一行人行至大门紧闭的隆玉公主府时,不由自主停下。

        门上匾额早不见,无人清扫之故,大门与柱子落了一层厚厚的灰,萧条斑驳之色,门可罗雀之感再也没有当初繁花似锦,车水马龙的影子,刘含章伏在门口狠狠哭了一场才罢。

        当初,母亲与父亲出事时,他尚在外云游,待消息到他手里,父母皆已伏法……再后来,舅舅递来消息,清慧突然离家出走,命他立刻放下行程寻找小妹,这一找便是两年,他和清慧在两个月前才重逢。

        虽四下无人,此地却不宜久留,刘含章心知此理并未多作耽搁,擦干眼泪便上马继续前行,路上,他向舅舅打听大哥刘鸿泰离世经过,听闻大哥服了剧毒追随母亲而去,即便北冥老神医出手也无力回天,不免又洒了一场热泪。

        “但凡你大哥有一丝求生意识,都不可能丧命,可惜,他追随你母心切。”萧禹说完,重重叹了口气。

        刘含章连连点头,直说明白,他都明白的。

        大哥自幼和母亲亲近,随着年龄增长,越发唯母亲马首是瞻,这些年,在母亲的教唆下更是做了诸多错事,母亲离世,他再没了精神寄托,又岂肯苟活于世?

        尽管陛下开恩,不殃及隆玉公主子女,可大哥他,到底不能像他与清慧这般活的干脆利落。

        刘含章与萧禹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落入周和曦、清惠郡主的耳中,周和曦内心唏嘘不已,清惠郡主却和从前一样,但闻隆玉公主之事,皆无动于衷。

        她的冷漠与忽视到今日,已经到了常人无法做到的地步。

        “这两年,你都去了哪里?外面的风光,好不好看?”周和曦搜肠刮肚一阵子,才找到这么一个尚可问询的话题。

        清慧丢下帘子,慢慢扭过头来,轻道:“去了很多地方,见到许多大山大河,乐不思归。”

        话题打开,俩人越说越多,周和曦逐渐心安,快至晟王府时,清惠郡主忽然道:“小舅母可有了好消息?”话毕,她的目光还若有若无的盯了盯周和曦的肚子。

        “是清慧唐突了,小舅母莫见怪。”

        未及周和曦反应,清慧已经了然,若她这位昔日的好友如今的舅母有了身孕,绝对不会是这副神情。

        “清慧你无需如此。”

        “我也期盼着早早怀上,为你舅舅生个一儿半女呢。”

        她心知自己与清慧再回不到从前,因此并不强求对方以什么样的心态以及什么样的口吻说话。

        清慧郡主似乎没有料到周和曦在生育这件事上如此洒脱,仔细一想,自己是真的唐突了,默了默道:“你们今后肯定会有很多很多孩子的。”

        周和曦莞尔一笑,“借你吉言。”

        ……

        当晚,萧禹告诉她,清惠郡主之所以肯归京,是因为刘含章答应她,允她削发出家,但条件是,要出家也要在京城出家。若非如此,她断然不肯回来的。

        闻言,周和曦内心一片冰凉,她满心想着拼一把将清慧和君牧凑一凑的,结果代发修行的人竟真的看破红尘,想要皈依佛门。

        萧禹让她不要担心,刘含章之所以提出那般条件,打的就是迂回的主意,清慧生在京城,长在皇室,这里处处都是她的熟人、亲人,众多亲友轮番“轰炸”之下,或许她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周和曦却觉得不能坐以待毙,万一错失良机那便是一辈子的遗憾。思虑再三之下,她去寻了君牧,也没多言,只把清惠郡主归京以及即将出家的消息说了,临走前道:“我并非强人所难,只是请君大人无论如何找个机会劝她一劝,哪怕她就这样一辈子做个隐士,总比斩断情丝归入空门的好,那空门人人都能入,唯有她不行。别人入是新生,是解脱,她入了,唯有一个油尽灯枯。”

        撂下这话,周和曦便走了,回家后一直等他登门面见清慧,谁知一连几天也未见他登门,就在她以为君牧就是个冷心冷面的人的时候,一道赐婚圣旨“从天”而降,陛下竟赐婚于清惠郡主、君牧二人。

        一时间,所有人都怔住,圣旨宣读完毕,众人还以为是场梦。

        刘芳春装作不知内情的笑道:“君大人对清惠郡主真乃一片痴心啊,他忽然闯入御书房跪在陛下面前祈求赐婚,一跪便是一天一夜,最后,陛下感动他的心诚,这才允了。”

        清惠郡主痴痴喃喃,反复一句,“为什么?”

        是夜,君牧登门,给了她答案,清惠郡主恍然记起,莫夫人临终前求她可怜君牧以及儿子君望,求她庇佑父子二人。这件事君牧后来也是知道的,但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拿这个理由“要挟”她成婚。

        俩人并未多谈,然而第二日,晟王府所有人都看见清惠郡主脱下素袍,换上锦衣华服,戴上碧玉钗环,且化了个不淡不浓的妆容。

        三个月后,萧禹十里红妆的将清惠郡主嫁了,三日后,君牧携清慧回门,周和曦仔细端详,并未在二人脸上看出恩爱,却也未瞧出疏离与隔阂。与其说二人是夫妻,倒不如说是挚友,是同中道人。

        就在周和曦仔细琢磨二人之间的关系时,一个月后,清惠郡主传来好消息,她有身孕了。

        闻此言,周和曦所有的思绪瞬间凝固,若论后来居上,再也没有比清慧郡主更后来的吧?可是她成亲一个多月,怀孕了。

        而西凉那边,谢城隅的孩子也要出世了,据说女帝听闻大悦,扬言要亲自参与她这个四品游击将军的孩子的洗三礼。

        数月后,周和曦收到谢城隅来信,她和颜冀已经被女帝应允,要携子归家探亲。

        某夜,萧禹钻进被窝求亲近,被周和曦一把推开,萧禹疑惑之时某女已满脸泪痕,她将多日来心中猜测一股脑儿交出,“你说,仙苗给我这般美貌,会不会要用一生无子作为代价?”

        “断然不会!”

        “若那般,便不是帮你,是害你了。”

        直觉告诉萧禹,那等圣物绝不会干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

        “可是,可是……呕……哇……”

        晚饭吃的东西,全吐了……

        周和曦:“……”

        萧禹:“……”

        ……

        数十年后,西凉女帝来周探亲,顺便让幼女见见亲爹。

        一大早,萧禹领着老大、老二、老三、老四,怀中抱着老五,又小心翼翼搀着身怀六甲的周和曦,一家子整整齐齐的出门,萧禹打算先去宜安侯府,与岳家相汇后再一起去城门口接西凉使团。

        已经快要花信年华的周和曦尽管已经是一堆孩子的母亲,却是二十出头的模样,如今,除了那张惹人注目的脸之外,大的出奇的肚子也是一聚焦目光之处。

        身子太沉,仅仅一小段路已走的周和曦气喘吁吁,萧禹不停地在旁加油打气,周和曦却越发窝火。

        “瞧,清慧来了!”

        顺着萧禹的指尖望去,周和曦看到君牧携妻儿下了马车,如今,君望成家立业,清惠郡主已是做了婆婆之人。

        走至跟前,她十分惊讶周和曦的体态,关切道:“舅母这一胎不是才六个月么?”竟大至斯?

        “双胎。”

        周和曦略带怨气,够了,真是够了,她已经生了五个,早不想生了,谁曾想一个不小心竟又怀了,而且一怀就是两个!再这么生下去,家里真要成一支马球队了。

        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清惠郡主冲萧禹竖了个大拇指……

        (番外完)

  https://www.24kwx.com/book/3/3014/49457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