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从修士到寡妇[七十年代] >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张凤华这次上四年级不是一帆风顺的。

        很多人不送家里的女孩子去上学,就算去了,    上到二年级三年级,    会算数,    会写名字,    会认常用字,就可以了。

        就像她的两个妹妹,    也到了上学的年纪,    不过赵来娣不同意,    就没有人特意提出让她们姐妹两个去上学。

        张凤华三年级毕业,赵来娣已经觉得可以了。

        她都已经上到了三年级,    差不多了。

        但是张凤华很想继续往下念。

        除了儿子,    剩下的三个女儿中,赵来娣确实最疼这个大女儿,她的成绩也很好,    一边念书,一边辅导两个妹妹功课,还能把家里的里里外外打点得妥妥当当,    她这样哀求自己,赵来娣只能骂她败家,    终究还是同意让她继续往下念了,    不过她也有要求。

        她继续往下念,那就要把钱花的回本,她两个妹妹她是不打算让她们上学了,但是她这当大姐的要负责教会他们,    不能比别人二三年级毕业的差。

        张凤华一直都有教两个妹妹学习,这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妈妈不说她也是要认真教她们的。

        上了三年级,班级里女生的数量锐减,张凤华她们班里就只剩下两个女孩子,其他的都回家去了。

        到了三年级的没有一个10岁以下的,上学的不仅要花钱,还不能挣工分。

        因为这个举动,赵来娣也被一些人说她是疼爱女儿的。

        她这样不能说疼爱女儿,还要怎么算呢

        一般来说,答应孩子念四年级,五年级也会给念,不然就差一年能拿到毕业证书,这也太亏了。

        张凤华拿到小学毕业证书看来是没问题的。

        有不少的人家别说女儿了,儿子都不会让继续往下念,就比如距离苏茴家不是很远的方顺。

        除了她家的大儿子上到了三年级,其余的都没有上过学,不论是儿子,还是女儿。

        他们一辈子在田地里头打转,学会认字有什么用呢

        还不是继续拿着锄头在地里刨食,只要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学会算术,就可以了,不做个彻彻底底的文盲够用就行,何必去废那个钱。

        这并不单单只是一例,而是常态。

        像苏茴因为是老师的缘故,能拿全工分,还有张保国,他也会去看看有什么活计,下地,尽量多挣一些工分,这样子一年做下来,去年挣了十三块多,这是全部的收入。

        堪堪跟这一年他们的学费支出打平,可是这是在他们没有其他支出的前提下。

        虽然说农家大部分都能自给自足,但有些东西是没办法自给自足的。

        一个是盐,一个是火柴,一个是生病,另外一个就是难得的大头支出,比如说家里的柴刀铁锅等等铁器损坏需要修补的支出,如果要购买的话,更是不得了,铁制品在大炼钢铁时期,就大幅度就变得稀缺了起来,现在买个铁锅要几十块,还要工业券,不好好存个几年,根本就买不起,更别说,除了这些日常支出以外,还有人生大事,子女年纪到了,都要准备,有儿子的,要给准备房子彩礼,疼爱女儿的,要给女儿准备嫁妆,一年到头根本存不下多少钱。

        所以这时候的人才会把家里的牲畜看的那么重,养一头猪卖出去就是小几十块钱,家里的鸡伺候的好了,那源源不断的鸡蛋就是他们的钱袋子,可以把家里的火柴、盐等琐碎支出覆盖上,不用动不动就掏存款,大部分都活的小气,是他们想活得这么小气吗

        不是。

        是这时候的生活逼得他们只能这样,不然这顿吃了就没下顿了,过完了今天,明天怎么办呢

        让张凤华继续往上念,那就是六块钱的支出,是他们夫妻两个其中一人半年的工分。

        不过张赵来娣也已经下定决心了,小学就到头了,初中的话她是怎么也不会吐口的。

        女孩子念那么多书干嘛

        小学毕业就顶天了,再读下去也耽误找人家。

        小学毕业就能拿的出手了,不然到时候男方还要嫌弃她读太多书。

        张凤华依旧会在中午的时候去二婶那边写作业,有什么不懂的请他们帮自己解答,她上三年级,比她小的双胞胎都跳级了,张凤华说不丧气是不可能的,但是她也的确没有产生什么负面情绪,她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学习,上午上课,中午来这边写作业和解答疑问,回去后她根本没有停歇的时候,不过因为教两个妹妹,她的基础打得很牢。

        而且对于她的疑问,不用问二婶,问自己的堂兄弟就能得到解答,就连双胞胎也是,他们不愧是成功跳级的人,她的疑问他们几乎就没有答不出来的。

        跟同龄人开口总是比较容易。

        她也有想过,如果他们是自己的亲兄弟,二婶是自己的亲妈,会怎么样呢

        她想,或许根本不用她求,她就会让自己接着继续往下读,小学毕业还有初中,初中毕业应该还可以上高中吧,一直往下读,如果不是大学没有了的话,或许还可以继续接着念大学

        她不会因为自己是个女孩子就禁止她念书,不会说浪费钱,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问过,但是张凤华就是有这种感觉,很肯定。

        但是没有如果。

        二婶不是自己的妈妈,她是自己的二婶。

        她现在这样也不差了,最起码她有了上学的机会,现在还可以接着往下念,应该可以念完小学,对比起两个妹妹,她已经占了很大的便宜。

        不过,她喝着甜甜的绿豆水,这里面加了一点糖,甜甜的,她一小口一小口,珍惜的喝着,喝的很慢。

        二婶真的好好啊,还给她们煮了绿豆糖水,她还鼓励自己了,说要自己好好学习,加油往下念,不用顾虑太多,照着自己想走的路勇往直前

        她是支持自己往下念的,二婶真好,她一定会努力学习的

        她很珍惜机会,就算不能跟他们四兄弟比,但也不能太拖后腿。

        张成业在张保国上初中的时候,还以为他会取消早上的训练,但他没有取消,因为要早一点赶路去镇上,他选择了早起。

        自动自觉的让人老怀大慰,有这么一个参照物竖在前面,实在很容易让人对自己家不争气的孩子怒火高涨,当初他督促他们,一个个的,坚持不了太长时间就叫苦,哪像人家,这么久了都没有说过一声累,说过一声苦。

        那一身的风采,有的时候看到他,恍惚间就有种自己回到了当初在部队里的生活一样。

        这样意志坚定、有毅力、有耐心的好孩子,不送他进军队,真是太可惜了。

        不过他现在个头是达标了,年纪还不行,还要再过几年。

        他把他送回去,某方面来说,也是为国尽力,帮国家输送好苗子,保家卫国,护卫疆土。

        相对比之下,他的弟弟保国就有些逊色,他的毅力没有他哥哥好,意向也没有那么坚定,不过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的毛躁性子被磨平了些许,更稳重了一些,也是一个很不错的苗子,就是比他哥差一点。

        而且他脑袋机灵,一点就通,时不时的还有一些让人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奇思妙想,活泼,跟他大哥的稳重相比较,是另一种性格。

        或许老人会更喜欢这一种吧,嘴甜会说话,会磨人,不过,他个人来说更偏好他哥这一种就是了。

        对于苏茴来说,家里有了个初中生的影响也不大,虽然初中是全天制的,但是下午四点半放学,回来五点,就是在冬天,天也没有黑,也就是中午少了个人吃饭。

        不过影响也不能说没有,除了休息日,他下午原先还能下地干活挣工分的,现在都没办法了。

        他白天都要在镇上度过,待了一段时间之后,他适应了学校的现状,经常在学校的图书馆里面消磨时间。

        虽然图书馆里面的书很多都被拿去扔了烧了,但是剩下的那些数目对于他来说依旧庞大,各个科目的都有,而且因为他们镇上就一间中学,包含了初中和高中,所以涵盖的面比较广。

        他每次去都能找到自己要看的书籍。

        在学校待久了之后,他也发现了一些猫腻。

        比如说黑色的存在,有的同学比较富裕,从吃的还有穿的方面就能看得出来,大家都是吃杂粮粗粮的时候,就他碗里的是饺子馒头米饭,这家里条件不好,能吃得起这个吗

        然后他就被眼红的人举报了。

        一下子,没有人赶冒头,哪怕这些东西来历正当。

        为了避免出问题,张保国带去学校的午饭基本都随大流,他早上晚上都在家里吃,有足够的时间把他的那份塞到肚子里,何必带到学校大庭广众之下引起争端。

        看了好几场莫名其妙的闹剧之后他只觉得堵心,他一点也不想自己成为演闹剧的一员。

        不过,观察久了以后,他也会细心的发现某些事情,比如说,他们学校背面的那条小巷子,常常会有步履匆匆的人经过。

        他们要去哪里呢

        原先以为只是单纯的路过,但是偶然看到一个人怀里露出的东西,他才恍然,然后找了个中午休息的时间远远的跟了上去。

        他跟着队长伯伯这么长时间不是白学的,没有被人发现。

        然后他就跟到了一处四通八达的小巷子,这里的人警惕性都很高,一双眼睛眼看八方,为什么这么警惕

        少年的心提了起来。

        满脑子都是电影里的特务、细作、汉奸

        作为华国的一份子,他也能为

        他的一腔火热报国之心,在看到两个人跟做贼似的交易了一小袋的大米之后被泼了冷水。

        特务什么,应该不会这么珍惜的换两斤大米吧

        还是说,大米有其他更深层次的含义

        在陆续看了几单大米、猪肉的交易,乃至还有鸡蛋的交易之后,张保国沉默了。

        他刚刚是想多了吧,这或许就是传说中镇上的黑市

        黑市是不被允许的,只有在国家规定的地方才能允许交易,所以私底下偷偷地买卖就被称为黑市,没有固定的摊位,被人抓到后果严重,现在这种小巷四通八达,有人来就能看见,然后立刻找路子逃跑的地方才是最合适的“摆摊地点”。

        他想要立功的想法泡汤了,不过他转念又兴奋了起来。

        这就是黑市啊,可以自由交易的黑市,在这里,应该可以把自己的东西卖了换更多的钱。

        要不他也试试,他有些兴奋的离开了,他在这里待的有点久,这附近已经没有人了,看来大家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如果他真的想要卖东西的话,一定也要提高十足的警惕心,要是被抓到了,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要提前想好,出现万一情况的时候他的逃跑路线,确保自己不会那么出现意外。

        刚刚看到他们都是有意低垂着脸,要么用帽子,要么用其他东西遮挡着看不到正脸,身上的衣服也很普通,很常见,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辨认的特点。

        他的年纪不大,不过他个子够高,如果用草帽之类的遮挡起自己的脸的话,故意压低自己的声音说话,不认识的人不会知道他还是个小孩。

        他在路上想着细节,回到学校的时候,脸上全是平静,就像是离开学校出去散了个步一样,让人看不出一丝端倪。

        他是个喜欢谋而后动的人,心里有了想法之后,就开始做准备了。

        一次都踩点,或许是碰巧呢,他要先摸清楚规律才好行动,他对戴着红袖章的人也前所未有的关注了起来,注意他们的出现的规律和时间。

        他心思藏的很好,就连苏茴也没有察觉到他的这份心思,还是他主动交代的。

        之前对镇上的黑市没有了解,但是随着他了解的越深,他就越觉得,他妈妈可能、大概、应该、也许也去过黑市吧。

        当初刚分家的时候,他们家除了必要的东西,其余的基本上都是自己添置齐全的,当时妈妈手里还有些钱,后来妈妈打猎自己家吃了不少,但是肯定还有别的换了别的东西吧

        他们家吃细粮的频率相比起别人家高了不止一点半点。

        那些细粮从哪里来呢

        不过他蹲守了几次黑市,都没有在那里看到自己妈妈的身影,换了地方也没看见过。

        黑市它不是固定的,还有别的地方,不然老是固定在一个地方,就算地利比较好,方便离开,也容易出现问题。

        是正好错开了

        他试探性的问苏茴“妈妈,你对镇上的黑市怎么看”

        苏茴正在做饭的动作微不可察的一顿,她侧过身来,眼睛里带了点笑意“怎么突然问这个,发生了什么你去黑市了。”

        话语不是疑问句。

        根本瞒不过妈妈。

        他干脆利落的承认了“对,我好奇跟着两个人,在他们身后看到他们的交易,吃的用的都有,不过大部分都是吃的东西。”有的应该是没有粮票了,只能花高价买粮,有的是供销社缺货,私底下从别人那加价购买,有的就是供不应求,买不到。

        他看着苏茴“妈妈我也想试试,我打听过了。”

        他稍微乔装打扮了一下,问了几次价格“一条一斤多的鱼。可以卖两三毛钱,自己晒的菜干也有人要,一斤可以卖一毛钱,还要干蘑菇,干木耳。”都比供销社的收购价格高,最低也是高05倍。

        苏茴看着他跃跃欲试的眼睛“保国,你要是被抓到了,基本上就不可能进部队了。”

        张保国犹如被泼了一盘冷水。

        “”

        苏茴在锅上洒了一圈油,随着温度的升高,在锅上洒了几粒剥好的蒜,热油火辣辣的把蒜的香味激发,她这才把豆角放下去炒。

        “做一件事之前,先想想失败的后果,大到不能接受的时候,可以换一个途径。”

        她指着家里的油罐子“你之前不是问过我,家里要节省用油,不然会不够用吗,但是你看,我们家的油罐子见过底吗”

        张保国眼睛里亮晶晶,他知道,妈妈接下来要说什么了,他先比了个嘘的手势,在周围转了一圈。

        很好,还是没有人。

        看到他的动作,苏茴眼里带笑“你肯定也有猜测,我可以给你一个肯定的回答,但是你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吗”

        “而且就连最亲近的你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做的,我保证,没有人知道它们的来历。”

        一开始是在黑市买的,后来就是她的芥子空间里种植的,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

        张保国“妈妈,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沉思“妈妈是利用进山打柴的时候去的吗”

        他猜中了时间,毕竟这个很明显,上午除了休息日,她都要上课。

        妈妈进山打柴、挖药草,有收获了,应该就直接送去黑市卖了吧,或者直接换成自己需要的东西。

        不过妈妈基本没有怎么耽误过回家的时间,是一定能在时间内卖出去还是说有固定的客户

        苏茴盖上盖子,蹲下身体把柴往里推了推。

        “我有一次带你去医院送草药,你还记得吗”

        张保国点头。

        它们处理好的草药,基本是拿去医院的药房。

        收购的价格还可以,因为他们处理的是最好的,但是因为量不多,太常见的草药医院经常不收,已经有了,所以收入有,但不是很多。

        “你可能没有怎么注意,我当时还拿了两条鱼给收药的医生,我当时跟你说是谢礼吧,当时有别人在,后来我再去的送药他就按照市价给钱给我了。”

        张保国“”完全没注意到这点。

        “所以不是什么谢礼”

        “对。”

        “还有,你还记你孙强叔叔前段时间刚拿走的几罐子酱吗”

        张保国点头“我记得。”还是他去跑腿的。

        “那个只有两罐是他要的,其余的都是他同事的,你还记得你拿回来的那一包东西吗。”

        张保国“记得。”

        也是他拿回来的,不过他记得那不是孙叔叔朋友家多出来的东西,转送给他们的吗

        苏茴给他眨了眨眼睛,嘴角笑容的弧度张保国看了饱受打击“所以,你觉得我去黑市了吗,要是有人来找茬,你觉得我们这样子会出问题吗”

        这明明就是同志友爱的证明啊跟黑市有什么关系跟交易有什么关系

        张保国“我要好好想想。”

        之前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现在犹如被挥散了那一层迷雾,隐藏的东西若隐若现了起来。

        他想到了每次大包小包邮寄的狸猫叔叔,还有经常拜托妈妈做酱的知青点众人。

        张保国“”

        他还是太年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恢复更新啦,大家快来留言占座,作者君想要发红包

  https://www.24kwx.com/book/3/3027/32245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