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从修士到寡妇[七十年代] > 116、第一百一十六章

116、第一百一十六章

        这个地方对于苏茴来说是福地,    不过对于当地的村民和政府来说,这个地方名叫野猪林。

        野猪林这名字很常见,哪处地方野猪泛滥了,可能就会被人按上那么一个名字,代表那里曾经,    或者是现在野猪泛滥。

        现在这里就生活着一群野猪,时不时的会从山上下来祸害庄稼,    偶尔还有伤人的事情发生。

        距离现在发展的地方也有一段距离,所以她说要买下那块地方来建房子,答应把那里的路修一修,    政府很痛快的就把那块地方批给了苏茴。

        这件事情还是潘佳业帮忙跑的手续,    他很好奇,这块地这么偏,    她还一次性买了这么大,    还答应要修路,    这是山地,也不适合修建厂房,局限性大,他真的不明白苏茴买来这块地要做什么。

        苏茴是跟他说了要用来建房子的,    他不信,用来建房子?

        这么偏僻?!

        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山,还有村落,唯一可取的就是价格便宜,    而且在范围之内有一口温泉,但是那温泉口子太小了,想要作为营业用的话困难。

        他不理解,苏茴却兴致勃勃,跟他打听有什么工程队,还聘请了人手开始修路,又清理那几座山上的杂草杂树。

        这才刚办完手续就开始动工投入了。

        虽然一开始投入都不大,但是这些钱投入到其他行业,很明显会带来更多的收益呀,潘佳业不理解,不过对于苏茴的拜托,他还是认真帮忙,乖乖的牵线。

        这是人家的事,他自己心里嘀咕两句就算了,而且他自己也明白,现在他们厂子的利润数目不少,他都不知道钱该怎么花了,她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呗。

        他现在观念还在以前,跟他的挣钱速度产生了差异,他除了修了个房子,买了些家具花了大价钱之外,其余的就没有怎么花销。

        他家人也是。

        出去买个菜还要砍个价呢。

        花在提升生活品质方面的钱并没有多少,他有的时候看着王海雯那花钱如流水的态度也很佩服。

        她今天去买一套首饰,明天去买一个奢侈品包包,后天是去定做一件旗袍……各种都是花钱的地方,她现在投资兴建的两个厂子还没开工,花的钱就已经不少了,但是她一点勉强都没有,似乎这些钱对于她来说是九牛一毛。

        现在苏茴也买了这么大一块地来建房子,潘佳业想到了香港那边的富豪,那边好像也是会买一块地来修建山庄会所之类的?

        他是不是该与时俱进?

        粗略的算了一笔账,潘佳业放弃了。

        算了算了,他还不如多投资兴建几座写字楼。

        现在住的地方已经很好了。

        如果想要花钱,就买多点黄金珠宝存着好了。

        之前他祖上校友资产,也是存黄金的。

        不管什么时候,就算发生了战争,黄金还是硬通货。

        又能随身携带。

        不像土地和房子,在战争时代,根本不值钱。

        ******

        张成业亲自过来了一趟,带着一些人来到了柳岩新的单位,笑容可掬的找他。

        柳岩新战战兢兢,他没有想到有人来叫自己出去,看到的却是他们。

        然后,他们把他拉进了一条巷子,等到他再出来的时候,他捂着肚子,抖着两条腿,慢慢的回到了单位,他现在的住址,还有身份信息,全部都被他们知道了,他们要他付一大笔钱,写关系切结书,另外还揍了他几拳,为防他去报警之类的下的都是暗手,他现在感觉全身都不痛快,肚子格外的痛,但是他掀起衣服一看,连个淤青都没有关系。

        切结书对他来说没问题,但是要赔付的一大笔钱让他很有压力,他现在存的钱并不多,一时之间根本拿不出来,但是、但是让他就这么离开,放弃这里的机会,他又觉得有些可惜。

        他对现在的工作很满意。

        发展前景也很好,他还在这里遇到了对他有意的一个对象,她是一个上司的女儿……

        柳岩新想到了张成业和蔼的面容,捂着肚子的手忍不住一紧,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算了,花钱买平安,那边怎么说也是他的孩子,这钱也是用到他们几个身上的,也不算太吃亏,熬过这一段时间就好了。

        首都那一头,张卫国他们这次的调研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浪,学校对这方面很重视,他们个人的一连串发表在校报上,两个老师联名发表的在报纸上面,为此他们学校特意成立了一个临时小组,他们原班人马都被编入了这个小组之内,另外,国家对外经济部的人也主动过来跟他们一起分析,请求技术协助,看到他们几个大四生,邀请他们去实习,张卫国接到邀请立刻答应了,他的实习单位就提前确定了下来。

        张卫国很高兴,文学倾也觉得欣慰,现在随着改革开放,经济的变化明显,对外经济部越来越炙手可热,他们需要吸收新鲜血液进去,而张卫国是他们学校的优秀人才,本身又对这个方向感兴趣,被选中去实习,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分配的单位也是在那里,现在得偿所愿,双方皆大欢喜。

        张安国和张定国也为他感到高兴,学生时代受到很多的优待,但是因为小时候的遭遇,他们其实都想要早点独立,出来参加工作,以前,他们都说要养家的。

        现在,他们不需要再这么急迫的长大,可以放缓了步调,提升自己,但是这份心情一直有残留。

        看到二哥要参加工作了,还是自己喜欢的工作,由衷的感到了欢喜。

        ……

        又下雪了,路面有些滑,走路需要小心,不然很容易摔个屁股墩。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他们要给老家那边寄东西过去,作为过年的礼物,这份东西的价值跟去年差不多,不过添加了更多海边的干货,鱿鱼干、虾米之类的东西。

        今年他们同样不会回老家过年,路上的时间太长,他们要忙的事情也多。

        把东西寄了出去,他们都有些好奇,舅舅会怎么跟外公外婆说?

        现在距离过年没有太长的时间了,舅舅那边现在店铺建好了,住宅也修好了,在那边稳定的开着店,他还想接外公外婆去那边住,他要怎么跟外公外婆说?舅舅对这件事很紧张,他说了,妈妈也一定没办法继续保密下去了,舅舅的衣服就是从妈妈那里拿货的,外公外婆会怎么想?会生气吗?

        不过妈妈不在那边,可以躲过外公外婆的“攻击”,在信上责备的话好处理多了。

        苏仲现在确实担心这方面的问题。

        他的店面建好了,住宅也建好了,院子也用青砖围了起来,宣示这里是私人领地,之后他就把铺面开了起来,有着稳定又足够吸引人的货源,他还做一点小批发,用相对比较低的价格卖给其他人,他们再加价出售,这样子他更省事,一口气赚的会更多,不过利润也分薄了。

        在店铺里面做生意比自己摆摊要舒服的多,不用在火车上跟许多人挤来挤去,火车上人多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就是味道,总有的人干净,有的人邋遢,在火车上尤其是长途,没办法洗澡,那个味道简直了,有的时候他觉得猪圈都比这个味道好闻,又闷又难闻,还没办法避开,简直是在受刑,而且在火车上人多手杂,还容易出现安全问题,现在不一样了,他在店里坐着,根本不用过多的招呼,根本就是坐着收钱,有一个人来买,口口相传,很快就会有一串人过来光顾,不愁没有生意,就是孤单了一些,想爸妈,还有媳妇孩子,他们过来就好了,附近的学校他都去问了。

        他们镇上的教育资源肯定是没有省城这边好的,他问了,如果他的孩子想要在这里入学要怎么办?最简单的就是户口,儿子的户口迁过来,他就能分配到最近的学校去上学。

        问题是该怎么说服爸妈他们过来呢。

        他在这里赚的很多没有错,但是粮食也十分的重要,有的时候有钱根本没用,因为买不来粮食,没有粮食只有钱,只会被饿死,尤其是体验过饥饿的人,更能了解粮食的珍贵。

        还有妹妹那边,妹妹也不对他抱有希望,觉得他不可能瞒得过爸妈,劝他老实交代,这样子可以争取宽大处理,因为他的货都是从她那里拿的,妹妹肯定也会“暴露”,让他不要说的太详细,只要说她有一间服装厂的一半的所有权就可以了,可以了?

        苏仲觉得妹妹是在诳他,这怎么可能会可以呢?

        爸妈不打破砂锅问到底才怪,搞不好爸妈还会亲自过来问她怎么回事。

        不管他再怎么想要日子过得慢一些,争取一个不让自己的被老爸追着用扫帚打的结果,时间还是到了,他又期待又心虚,这么大一把年纪了,他不想再丢面子了,想来想去还是没想到,就买了特别多的东西,比之前以往哪一次寄包裹寄信回去买的东西都要多。

        他从各自给他们挑选了一身料子最好的衣服,然后奶粉、麦乳精、糖果、饼干点心,还有别的地方才有的山珍海味,还有一些用品,全都准备好,然后把他这里的货全部清干净,把门窗全部锁好,把该带的贵重物品都带上,这样就算万一遭了贼,损失也在可控范围之内,小贼总不能把这房子和地搬走吧?

        这才是最值钱的。

        常小荷老早就开始洗洗刷刷了,苏仲信上说了,他那边年前生意最好,赚完一波再回来,会给他们一个惊喜,说起来这已经有半年多没见面了,一起送大儿子去学校报到之后,他就没有回来过,每个月就靠通信联系,现在儿子都放寒假回来了,他还没回来。

        这么长时间不见了,想到他要回来,就坐不住,有空闲就把家里里里外外的打扫了一遍又一遍,也做了许多他爱吃的东西,就等着他回来。

        在外面挣钱肯定辛苦了,不知道瘦了没有,他总说他没有,怎么可能没有瘦呢?有其他出去打工挣钱的人回来,基本都变黑变瘦了。

        因为他的信上明确的说了他提前买票的时间和班次,苏浅明和苏半夏特意去车站里接他,他说他买了很多东西回来,一个人带不回去,让他们来帮忙。

        他们都好奇了,他是买了什么东西,多到他一个大男人都拿不下?

        火车晚点了,晚点是常态,幸好晚点的时间不长,就半个小时,他们举着一个大大的红色袋子来回晃悠,有这个作为标识,苏仲很快就看到了他们。

        苏浅明和苏半夏看到苏仲身边带着的东西都吃了一惊,怪不得他信上说让他们有空就来帮忙,这么多东西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搬得回去啊?

        他们镇上没火车,所以他们要从市里面转车到镇上,然后再从镇上雇牛车把东西运回去。

        坐在公交车上,看着这三大包的东西,苏半夏忍不住掂量了一下自己拿着的那个:“爸,你买的这是什么东西啊?”

        苏仲:“你那个袋子里都是些吃的,还有一些用的,我这里的是衣服,回去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苏浅明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出去半年,他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惦记着的,现在看来还好,脸上似乎还白了一些,没有瘦,跟之前差不多。

        看来日子过得还行,不至于太辛苦。

        这些东西他也有一堆的话要问,但是现在公交车上人多,就忍住了,回去有的是时间慢慢问。

        苏仲也一直在看他爸还有儿子,爸看上去好像比之前又苍老了一些,还是要劝他,去省城帮着买衣服也好,做点别的也好,总比下地干活轻松。

        儿子的话他比之前看上去更成熟了,越来越像一个顶立门户的的大人了。

        妹妹家的几个孩子因为远,他们过年放寒假都没有时间回来,对比一下,儿子学校的这个距离就还好了,还能在家里过个年,一家人团聚团聚,离得近有离得近的好处。

        不过也要看人,妹妹在特区,回来其实不会很耗费时间,但是瞒着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妹妹是真忙,现在他回家过年,妹妹也去首都陪几个外甥一起过年,只留下他自己一个人来面对,想到这儿他小心的瞧了一眼苏浅明,一对上立刻移开。

        苏浅明看到了,他一直看着他,看到他这表情,眉毛就有一边挑了起来,这表情他可不陌生啊,他干了什么心虚的事情?

        就这表情太明显了,在外人面前还好,但是在他面前,这个儿子一向是藏不住什么心事的。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看来回去要好好盘问盘问了,他在外面,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可千万别被他发现他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不然他这双腿估计就要嫌长得太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他的这个想法,苏仲打了个寒颤,心里有些毛毛的。

        辛苦把东西搬回家,一路上他们被村民围观了。

        苏仲他出去这么久,现在终于回来了,大包小包的样子,肯定没少赚钱吧?

        有的村人没有其他的事做,就会尾随着一起回来,对于这种情况,苏浅明都是笑着:“他刚回来累了,改天我们再说话。”

        “还要到你家去拜访呢,怎么可能不去你家。”

        “就买了些没用的东西,不值钱的。”

        ……

        一路上,苏浅明的嘴巴就没停过,不过他在村里还是挺有面子的,不少人都要靠他看病,所以他们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后面没跟人,进了院子,就把门给锁上了,免得有不速之客过来。

        “爸爸!”苏石伟兴奋的冲了过来,抱住他:“爸爸你终于回来了!”随后他很快放手,连退三步,脸上忍不住揪成了一团:“爸爸你身上这是什么味道啊?好臭。”

        苏仲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

        他刚刚的感动呢?

        儿子刚回来就抱上了,不应该是欢喜吗?

        他居然嫌弃自己,他身上有这么难闻吗?

        他抬起手来嗅了嗅,好吧,确实难闻,他也闻到了自己身上散发的异味,没办法,火车上人拥挤不说,他还特别倒霉的,旁边有一个晕火车的人,吐的那个味道啊,简直**,他闻了一下,自己也有些受不了:“我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他先把自己拿回来的三个袋子解开:    “这是我带回来的东西,有给你们的衣服,还有一些吃的用的,你们慢慢规整,不过要小声一点。”

        他比了一下外面,门是关上了,人进不来,但是周围的邻居听墙角扒着院墙什么的,是无法避免的。

        所以他们说话要小声一些,常小荷备着热水的,听到他说要洗澡,已经帮忙把他的衣服拿了出来:“你快去洗吧,我给你煮几个鸡蛋糖水去。”

        看到常小荷,苏仲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来:“哎。”了一声:“好,我也给你买了东西,你去看,看看喜不喜欢。”

        “我都这把年纪了,你还买什么呀?没得浪费钱。”

        说是这样说的,常小荷脸上的笑容,表示了她也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三个袋子解开,一套一套的衣服拿了出来。

        衣服很好分辨,老持稳重的那款男装是给苏浅明的,暗红色,端庄的是田思怡的,耐脏、耐用、耐磨,比较宽大的是常小荷的,苏半夏和苏石伟的都是军装,就是码数不同。

        他们两外还有一身比较时兴的衬衫衬裤,另外还有每个人一双鞋、袜子、打底衣,怪不得他带的东西这么多,东西拿出来的越多,他们有一种挖宝藏的兴奋感,然后他们看到了手表三支,金手镯一对、金耳环一对、金项链一条。

        看着这些东西,他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在心里粗略的计算了一下它们的价格,这比苏仲之前寄回来的钱还要多啊!

        苏浅明脸上已经没有了喜色,沉着脸,恨不得立刻揪着正在洗澡的儿子出来问,问他这钱是怎么回事儿,这些东西是哪来的?他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吧?

        等到苏仲洗完澡出来就看到一家子沉重的看着他,他的心提了起来,看到东西都不在,只剩下衣服,立刻解释:“我保证我没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这些都是我堂堂正正赚来的,你们听我解释!”生怕出口晚了就被教育了。

        实际上他都这么大了,苏浅明上一次打他都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只能说小时候留下的心理阴影足够强大。

        听到他这么说,苏浅明心放下来了一丁点,立刻点头:“你解释,我听着。”

        看着他这虎着脸,苏仲就觉得自己的腿有点软,没办法,跟妹妹不一样,他是自小被爸严格以棍棒教育着长大的,跟妹妹不一样。

        妹妹是女孩不能打,他是男孩,调皮捣蛋了那就是欠收拾。

        常小荷也是提心吊胆的。

        看到了金首饰她不心动吗?

        心动,但是这些哪来的啊?

        会不会被抓进监牢啊?

        不知道,她这心就悬着,七上八下的。

        苏半夏心里有些隐约的念头,爸是在特区里面找工作,特区里面的工作机会是多,但商人也多啊?

        爸爸这些是正经途径赚来的话,那不就是做生意?

        苏仲看了眼小儿子:“你会不会把家里的事往外说?”

        苏石伟头摇的飞快:“不会,谁问我我都不说!”

        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家两个儿子一直以来都挺乖的,苏仲把自己随身的小包拿了出来,拿出了一个被油布包裹的好好的东西,放下一个惊雷:“其实我在省城那边买了一个旧房子,推平重建了门面,现在在那边做生意。”

        苏浅明:“……”

        田思怡:“……”

        苏半夏:“……”

        常小荷:“哈?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不可能!”常小荷笑了起来,然后就见自己公公接过去看了看,儿子凑过去,也仔仔细细的看的认真,没有人笑,也没有人附和。

        她……也笑不出来了。

        一惊一乍:“你不是在开玩笑啊?!”

        “噗通——”有什么东西掉地的声音。

        苏浅明打开门,常小荷顾不得这边,先走出去看看究竟。

        有人别不是听墙角听得直接跳墙过来听了吧?那可不行。

        旁边邻居家的婶子摔了个屁股蹲,捂着嘴巴,痛呼声都被她吞回了肚子里。

        要是被发现了,就听不到八卦了。

        刚刚他们说话很小声,但多听一会儿,迟早能听到一言半语的。

        没看到人,常小荷转了一圈,检查了一下,重新回去把门给关上:“没发现人,我们说话小点声啊。”

        她转了一圈,也冷静了一些:“你真的买了房子啊?是不是户口都能转过去?”

        苏仲点点头:“对,我买了房子,重建后有三个房间,有个大大的院子,院子前面就是店面,连在一起的,我们一家人都能去。”

        他看向苏浅明:“爸,下地干活太辛苦了,不如我们一家都搬去省城吧?帮我看店清闲,看店只要坐在店里就好了,石伟也能去省城念书,现在他的成绩,根本考不上大学,省城那边不一样,就附近那所学校,我打听过了,上年考上大学的有几十个,不像我们镇,只有个别人能考上。”

        苏浅明听了没说话,眯着眼睛看他,以为这样说就能糊弄过去了?

        “你的本钱是哪里来的?跟你妹妹是不是有关系?你别避重就轻。”老实点儿。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区抽了,都看不到你们评论了……

        万贵妃之前宠幸的太频繁,我要补补元气了咳咳

  https://www.24kwx.com/book/3/3027/32886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