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从修士到寡妇[七十年代] > 117、第一百第一十七章

117、第一百第一十七章

        对着苏浅明让自己老实点的话,    苏仲能怎么办?

        “……我的本钱是妹妹帮我。”

        苏浅明:“你妹妹怎么帮的你?她不是在首都上班吗?”

        说到这里,苏仲心虚的抬头往上看,不敢跟他对视:“这个啊,其实、其实妹妹已经把工作辞了,她也在特区。”

        田思怡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她怕自己受不住刺激。

        苏浅明有些咬牙:“你继续说。”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他们,果然是翅膀硬了。

        女儿可不比儿子,    尤其是他们分田到户之后,家里的活有他们在,总少不了他的那一份粮食,    有一条后路,    可是女儿那不一样,她那是一份正式工,    可以传给子孙后代的正式工,    还是首都的,    说出去又清闲又体面,就这么放弃了,想到这,他的心也有点不大舒服了。

        苏仲继续:“妹妹她是在特区正式成立之后过去的,    比我早,她因缘际会,发展挺好的,我过去的时候,她就帮忙给我拿货,    我就到处摆摊卖衣服,卖衣服这一行不怕辛苦,拿的货够好,还是挺赚钱的,我攒钱攒的差不多了,就在省城买了一个老房子,那老房子的院子挺大的,又靠近大路,我在路边那一边修了一个店面,之后就在省城买衣服,其实稳定下来没多久,我这不就想着,我回来了亲口跟你们说,信上说的不清楚。”

        常小荷深吸了一口气:“所以是真的,你真的在省城买了房子有铺面?”

        苏仲肯定的点点头:“是真的,这还能骗你们不成,我还想接你们一块去,家里的地可以托给别人打理,帮我们交公粮,然后给我们交一部分粮食,或者我们继续种,就平时委托别人帮我们打理,收获的时候我们给他们一部分粮食,到了那边生活条件会好很多。你们觉得怎么样?大家不想去看一看吗?看看我们那边的房子怎么样的。”

        想,当然想,常小荷看了一眼苏浅明。

        她当然想去看了,不过要说把地给别人种,她不愿意,那怎么行啊?

        他们的根在这里,地是重中之重,要是他们这样子,村里把地收了回去,那怎么办?

        苏仲终究还是避开了女儿那边的情况,重点放在他自己身上,苏浅明还想继续问的,看他这样,算了,要是有什么事情,现在人这么多,确实也有些不方便,等之后,他就别想逃过了,肯定要仔仔细细的跟他交代个清楚才行,现在当着他媳妇孩子的面,就先揭过,他咳嗽了两声,在苏仲有些紧张的眼神下,开口:“这地肯定是不能就这么放下的,不过你说的也对,我们需要去看看,也要认个门,等春耕结束之后,有空闲了,我们一家过去看看情况,之后再决定村里的地怎么样?搬不搬走。”

        苏浅明拿着那张薄薄的纸,心里也有些触动,肯定是回省城比较好的,小孙子的学习状况确实堪忧,他不比大孙子来的有毅力,让他学习,他根本坐不住,或许换了一个地方,会得到进步,最好就是他也考上大学了。

        而且他没有像常小荷那样,不舍得离开这片土地,常小荷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村民,祖上不知道多少代就在这里繁衍生息了,但是他和田思怡两个是村里的外来户,他们的根可不在这里,之前那是没办法,在那种时候,在村里面才是最合适的,后来,慢慢的习惯了,也在这里安定了下来,恍惚间,似乎跟其他的村民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从骨子里是不一样的,比如说现在这种情况,他肯定会对省城的生活接受得更快,也希望能够回去城市里面生活。

        城市里的生活更加便利。

        田思怡的身体原先就不好,以前亏了,后来更是在生育这一双儿女的时候伤了身,干不得重活,基本上是不下地的,就待在家里做些家务,现在这么久了,她已经不再是过去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是比平常人还是要虚。

        苏仲也会把脉,虽然他学艺不精,只能看些普通的头疼脑热,但对于田思怡的身体情况也有些把握。

        她其实身体基本没有什么问题,就是骨子里亏了,身体素质一直比较差,只能好好养着,在富贵人家这根本不是病。

        按照她的出身,好好将养着,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只不过后来出了事,磋磨了那些年,来这里的路上吃了一些苦,生孩子又遭了罪,有现在这身体情况,已经比他预料的好了。

        他是不知道苏茴有帮田思怡调理身体的。

        他现在觉得,去省城,在那里她会过的好很多。

        在村里,基本不下地的田思怡是一个异类。

        没有什么说的上话的朋友,一般就待在家里。

        其他人对她有些羡慕嫉妒,凭什么都是女人,她们家里家外都要去忙,她却只需要待在家里?舒舒服服?指指点点从来没有少过。

        去到城里那就不一样了,到时候她待在家里只做点家务,一点也不奇怪,不过村里的地确实不能就这么放弃,托给别人,等先去省城看看情况再做决定吧,这也不是能一时就能做决定的事,他们已经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么一点时间。

        苏仲松了一口气:“把之前的那些东西放到哪里了?大家看看怎么样?喜欢吗?喜欢我下次再买。”

        “买什么?你挣的钱不是都给花完了吧?”田思怡表示怀疑,刚刚那些东西加起来的数目着实不小了。

        她高兴,儿子买了这么东西,家里人人有份,说明他是个恋家的,但是存钱也很重要啊。

        常小荷也是这么觉得的:“你还有多少钱?还买?”她眯起眼睛,他还学会藏私房钱了?

        苏仲啊了一声:“其实没有剩多少了,还要留个本钱,到时候进货要用。”

        然后就被瞪了,还有着心疼:“你不用买这么多东西的。”

        苏仲摸着头不说话,他这不是想家里看在这些东西的份上,对他不及时“上报”的情况宽大处理吗,而且他还是有些钱的,进货的钱不是一笔小数目,不改动的他没有动。

        苏石伟已经进房去翻看东西了,他刚刚看到了手表,他是不是也有一只?

        他也问了:“爸爸,这个手表是不是有一个给我的?”

        因为兴奋,他的声音大了一点,立刻就得到了常小荷的提醒:“你小声一点!”

        有人在外面听墙角的,不想让他们听见他们在说什么,更何况是这种事情了,财不露白,这道理大家都懂。

        苏仲:“在省城那个原子笔这里还要大,围起来了,一般说话别人都听不见的。”

        “我是这样想着的,要是以后有什么变故了,以后还能回来继续种地,要是没什么的话,就在省城安定下来,省城那边就有火车站,到时候半夏回来也会更方便了。”

        常小荷频频点头,这时候有味道飘来,她想了起来,立刻去厨房:“我还给你煮着吃的呢,你等等,我去给你端上来。”

        有些过了火候了,不过也能吃,口感差点就差点,没关系。

        苏仲吃着东西,其他人兴奋地把刚才紧急收好的东西又拿了出来,看着这些东西,常小荷嘴角的笑容就没有下去过。

        她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会成为城里人,这要是搬去了省城安定下来,那就是城里人中的城里人了吧?

        以前她要嫁给苏仲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看好她的,结果自嫁进来就没吃什么苦,公婆都是知情达理的,就是婆婆不能干活,家里也是一把好手,她就没跟她吵过架,她也是吵不起来,她都没办法想象她婆婆扯着嗓子叉着腰撒泼吵架骂人的样子。

        等到苏仲吃得差不多了,苏浅明走过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去看另一头田思怡和常小荷他们高兴的说着衣服的话:“我们爷两个好好聊聊?”

        苏仲知道逃不过去,乖乖的点头。

        苏仲回来了,张家那一边,张全和张贵也回来过年了,他们所在的行业都不是会在过年期间特别忙碌的类型,所以他们就忍住了这段时间加班高薪的诱惑,各自带着大包小包,满载而归,兜里面揣着工钱,十分满足。

        出去外面工作挣到的钱比在地里刨食收获的钱要多多了,怪不得那么多人都想要找一份工作。

        之前他们会有感慨镇上有工作的人,但是事情离自己太远,不会有什么代入感,现在他们纷纷决定,等到年一过,立刻就回去继续上班挣钱。

        谁会嫌钱多呢?

        张根这段时间过得有些辛苦,没办法,两个儿子都不在家,地里的活就靠他们几个,就算农忙的时候有别人来帮忙,平时要打理这么多田地也够呛。

        因为打理得不够精心,要比肥力差不多人家要少收获一点,这点损失,张根知道之后就有些唉声叹气。

        李满芬还劝他:“别那么在意,这收获也可以了。”他们几个吃是没问题的,毕竟其他人不在家里,没办法帮忙干活,也同样节省了他们自己的那一份口粮。

        张根:“……”

        还是家里劳力太少了。

        张全和张贵去外面挣钱,按理来说孙子孙女可以顶上,结果呢,只有小儿子家两个不大的孩子在,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张锦华张凤华都回来过年了,吴楚楚眼看着张景华在外面读大学,很少回来,就直接带着儿子跟了过去,去到那边租了个小单间,说什么也要跟他在同一个地方。

        没办法,大学生现在那么炙手可热,要是很久不见面,他有了别的心思了怎么办?

        她肯定要盯着。

        而且去到那里,还能躲开找她麻烦的婆婆,还有地里的农活。

        以前大家一起干活,因为户口问题,她没有必要下地,但是分田包干之后,那就不一样了,所以她说什么也要跟着张锦华去市里。

        吴楚楚去到那里还找了个活干,那就是帮忙看小孩子,半大的小孩子,没办法自理,需要人照顾,不是所有人都能送去托儿所或者幼儿园的,她因为自己丈夫是大学生,所以被信任了,一起看孩子,挣的不多,能把她的房租还有吃饭的花销覆盖掉,这对于她来说就很好了。

        自从她去到了那里,他果然对她再度亲热了起来。

        三个孩子,她只带了儿子,两个女儿都留在了老家,一个是她照顾不了那么多,二是她没那么看重女儿,更看重自己唯一的儿子。

        张锦华也是。

        张锦华跟之前也变了,身上穿的衣服更讲究了,看着别人有一股优越感,也是正常,他的条件,比起大多数的同龄人都要优越。

        李满芬觉得自己孙子越来越有派头了,这是一件好事,说起来脸上都带着笑。

        看到张全和张贵大包小包的回来了,一家人都很高兴,赵来娣接过张全的包裹,一边扒拉一边往张贵那边看,周小晴挡了挡,没有立刻解开来看,打算回去再慢慢看,东西在这里露了白,就惹得人惦记,还不如在家里拆,到时候有东西要给这里再送过来就是了,两家这么近。

        看到两个儿子回来了,张根脸上也带着笑:“你们回来了,回来就好,你们瘦了。”

        张贵还好,张全是比之前变得更黑更瘦了。

        一个在厂里,一个在工地上,有这种差别也是难免。

        李满芬左看右看,也说:“你们都收了,过年了好好补补,我们杀鸡!”

        赵来娣:“……”

        他们眼瞎吧?

        明明瘦了的只有她男人!

        张全解开包裹:“爸妈,这是给你们买的新衣服,还有你们的,都来看看。”

        他给爸妈,儿子都买了一身,其余人,包括自己,全都是一件。

        赵来娣的脸霎时就绿了,死命的瞪着他。

        他买这么多衣服做什么?

        不要钱吗?

        还不如买了布,他们自己做!

        李满芬也心有点塞。

        他们就算了,家里那几个丫头也买新衣服,他们穿旧衣服就好了,何必买新衣服?不如把这钱存起来。

        张凤华还好,张喜华和张小华那是喜笑颜开。

        他们几乎没有穿过新衣服,他们的衣服不是大哥就是大姐穿旧了改的,这还是她们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有新衣服。

        张全:“不贵的,那边衣服批发价拿的,都还好,尺寸有些不合适,需要改改。”

        张贵也买了:“我给爸妈买了保暖裤。”

        他的孩子就两个,所以这方面的支出比较小。

        而且之前他给妈买过金首饰了,这一次,就这保暖裤了,其他的,就是一点零碎吃的。

        张小华珍惜的摸着自己那件带着碎花的衣服,摸上去手感没那么好。

        前段时间二婶寄了东西回来,里面就有布料,奶奶直接藏起来了,根本不让动,她上手摸了一摸,比这个要细滑。

        但是奶奶不让动,她很想要也没办法。

        现在她终于有了自己的新衣服了。

        这时候她爸也说到了二婶。

        “今年保国他们也不回来是吗?”

        张根点点头:“不回来了,太远了,寄了东西过来。”

        张全也不意外,就是有些可惜:“要是之前卫国他有空就好了,他跟着他老师同学去做什么调研的,距离家里很近。”

        而且这个张根也觉得可惜:“没办法,没有空,又是跟着老师出来的,要是偷懒很容易留下不好的印象,不过他也快毕业了。”今年保国和卫国已经是最后一年了。

        不知道他们会被分配到什么工作。

        应该跟以前的进士老爷一样能去国家部门工作吧。

        “二弟妹很快就要享福了。”赵来娣说这句话很酸,让张锦华和周小晴都有些不痛快。

        张锦华不想承认自己比他们差,明明他才是大哥,才是最受重视的人,老实说,他们在首都不回来,他是高兴的,这样子他才是主角。

        妹妹的大学是比他的好,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她是要嫁出去的。

        是别人家的人。

        周小晴则是因为苏茴。

        她深吸了一口气,原先没有下定决心的,现在她决定了,等过了年,就跟着张贵一起去特区找工作。

        这份老师的工作,她不要了。

        另一头,苏茴比较悠闲。

        出货那里有曹燕红盯着,不用她时时刻刻去,跟潘佳业沟通年底的事情也不用时时刻刻守在电话机面前,相比起在特区的生活,她的步调一下子就慢了下来,时常带着大威出去溜圈。

        到处走走看看。

        文学倾看她这样子都羡慕了起来,他也想到处走走,但是体力跟不上了,还是老老实实在家含饴弄孙吧。

        张保国也放假了,不过因为他表现出色,时不时的会被叫回学校去当壮丁。

        张卫国在实习,他忙碌的很。

        张安国和张定国也忙,一个考研、学习国画,一个打算出国留学。

        虽然放假了,但是也就只有饭点能一起坐着说说话。

        直到快过年了,张安国和张卫国才有更多的时间待在家里,他们是在家里了,他们妈妈还是到处溜达不着家。

        这一天,张安国和张卫国打算跟着妈妈一起走走。

        他们已经做不出拉着妈妈的袖子或者衣角撒娇的事了,自觉长大,觉得撒娇有点羞耻,一大早的,吃完了早饭,张定国收拾残局,张安国坐在苏茴旁边:“妈妈,你等会去哪里?”

        苏茴:“去走走。”

        张安国:“我和弟弟也想去走走的,之前抽不出空来,我们一起吧?”

        眼睛期待的看着苏茴,有些眼巴巴的意味。

        苏茴看懂了:“要一起吗?”

        张安国脑袋点的飞快:“好,一起一起,我们没有目的地的,妈妈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大威。”苏茴叫了一声,大威立刻窜到了她旁边,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腿边,尾巴甩啊甩啊。

        “出门了。”

        他们三人一狗慢悠悠的散步到了店铺里面,看着忙中有序的情形,转了一圈,就离开了。

        张定国看着路边多彩多样的年货,想了起来:“对联我们是不是还没写?”

        张安国点头:“还没有写,不过红纸之类的已经买好了。”书画不分家,他的字也能看,去年家里的对联也是他写的。

        张定国笑:“今年你要写多几副了。”

        除了现在他们住的这个地方之外,有店铺的两幅对联,妈妈买的两处四合院的对联,还有现在正在建的房子的对联。

        本来妈妈是想给他们兄弟一人买一处四合院的,不过卖四合院的人少,这么长时间才两处,大小也不一样,位置想要相近也很难,他们四兄弟都想要离得近一点,后来就看中了一个老房子,老房子后面还有个池塘,把老房子推平,把池塘填上土,就是一块比较方正的宅基地了。

        等分成四分,各自起二层楼房,各自用围墙围起来,这样以后成家了,各自有独立的空间,也有足够的亲近条件。

        而且这里地方也很合适。

        距离最近的一个地铁口几百米,公交站几百米,附近有小学中学,距离大学也不会很远,有一个正在建设中的大超市,距离医院地铁十多分钟……

        地理条件不错,不过最好还是要等他们以后工作岗位定了再决定住房比较好,但是妈妈说,她要早点给他们“分家”,等房子一建好就记到他们名下,以后他们工作分的房子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她先把她的这份弄好,以后住不住都可以。

        ……反正张安国和张定国是决定了,除非工作的地方跟妈妈住的地方实在远,不然他们就要跟妈妈一起住。

        哪怕妈妈不常回来。

        因为招的人手充足,这四栋房子已经把框架大致建好了。

        至于装修,他们四个一致认为先不动,里面刷白,地板弄平整就好了,以后再慢慢弄。

        他们从店铺出来后就去了地铁。

        首都的地铁开通不久,一开始没什么人去做,后来,体会到了它的方便,里面人就多了。

        他们坐地铁到了他们四兄弟的房子这里。

        还有不少人在忙碌。

        他们是包工的,早点做完就能早点抽身去做别的活,多挣一点钱。

        来到这里,包工头认出了他们,过来打招呼。

        苏茴:“我们就来看看,你去忙吧,不用搭理我们。”

        最前面那栋人手最少,进度是最快的,已经在铺着瓷砖了。

        苏茴是按照一个家庭来算的,所以房子都比较大,设计也跟现在的不一样,现在的那些楼房,很多一层楼只有一个上厕所的地方,这里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卫浴间,以后要是准备来这里住了,肯定会比现在的四合院住着舒服。

        苏茴是打算不精装修,然后把床买了,必要的桌凳买了,就放着,给了他们四兄弟她就不管了,趁着他们四个都还在首都,把事说清楚。

        她是真的要分家了。

        在李村,是男孩长大成家了才会分家,有条件的起屋子,没条件的只给一间房。

        苏茴不打算拖到那时候,而且现在按照户籍来说的话他们已经分家了,她自己一个人一个户口本,他们各自跟着学校走,有单位了,就会跟着单位走。

        苏茴想要在开始就把东西分清楚,给他们各自一所房子在他们名下,以后首都那边市场的铺面建好了,各自给他们兄弟买两个,记在他们名下,这样,有房有铺面,最后再给他们各自一笔安家费,他们以后就算一事无成,也不愁过活。

        她自己的生意,是她自己的,她做到自己该做的以后,问心无愧。

        财帛动人心,或许以后经历过了社会的熏陶,会有人动心她的生意,想要插手,认为她的就是他们的,要到时候来掰扯,不如一开始就分好,该给的已经给了,其余的给不给就看她心情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求营养液~

        (ps:更新时间固定一下,如果没有意外,以后每天晚上九点更新,其余时间捉虫改错字)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s://www.24kwx.com/book/3/3027/32886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