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这个梗过不去了

第一百五十九章 这个梗过不去了

        当初分家之后这边日子过得那么艰难。

        老苏头都没有看顾一下的想法。

        或者表示。

        现在……

        看着二房日子好过,又想搬过来了。

        现在搬过来一个老苏头她不表示,是不是代表过几天还会搬过来一个赵氏,赵氏再带一个苏护,时间慢慢过,大房跟三房是不是都能搬过来。

        那时候这家算是什么。

        还是分家之后的场景吗?

        苏沫儿能够同意才怪了。

        老苏头穿上脚上的鞋子,从墙边拿起一根棍子,就要往苏沫儿身上打去。

        苏沫儿趁机把拴着的小黄狗撒开。

        小黄狗已经养了大概两个月了,个头算不上小了。

        绕着老苏头转了几圈,立马就把老苏头给吓跑了。

        苏沫儿站在院子里,掐着腰看着老苏头落荒而逃。

        笑的眼泪都诶挤出来了。

        周氏站在苏沫儿身后,想要教导一下苏沫儿,这么做不对,但是……苦笑一声,她说的话,眼前这个孩子肯定不听的。

        摇了摇头,往苏渠山休息的房间走去。

        有些事儿,她已经管不了了。

        倒不如把自己的身子养好。

        把孩子健健康康生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苏渠山睁开眼睛。

        “外面怎么了?”

        “没事儿,沫儿跟小黄玩呢。”

        “嗯。”苏渠山闷闷应了一声。

        看向周氏,小心赔罪:“如娘,跟着我之后,你就没有过过好日子。”

        “……”周氏没说话。

        即使没有跟着苏渠山,她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婚前跟着兄嫂一起混日子。

        那个时候比现在,好不到哪儿去。

        “说这些做什么,如果真的觉得难过,就赶紧的把身子养好,你可不知道,你伤口用的药都是好东西,沫儿之前那些钱都花的差不多了,若是你再折腾,再好不了,可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周氏说道这里,低下头。

        她突然想到,那个极其好看的公子在前天似乎掏出一张面额不小的银票扔给苏沫儿。

        那么多钱呢,该怎么还呢。

        轻轻叹口气。

        周氏决定不去想这些了。

        债多不压身大概就是这样子。

        “怎么了?是不是又有事情发生了?”

        “没事。”周氏轻轻摇头,这些事儿还是等等再说吧。

        苏渠山躺了下去。

        他跟周氏夫妻那么久,周氏是什么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家里肯定有事发生。

        只是都瞒着他。

        也不怪都瞒着他。

        就算跟他说了,又能如何呢。

        他现在这个样子,养个身子就把春耕错过了,县里的活儿也没有了。

        生计都压在孩子身上。

        想到这些苏渠山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世界上大概没有比他更没用的人了。

        “我知道好好休息,你不用管我。”苏渠山别过脑袋,声音因为心情起伏太大,有些低沉。

        周氏听见笑了笑:“你也别走进死胡同里,只要你的伤能好,做什么都能来钱。”

        “嗯。”

        苏渠山应了一声。

        房间恢复安静。

        贫贱夫妻百事哀。

        爱情跟面包,自然是面包更重要。

        有情饮水饱,只存在于传说中。

        苏沫儿往这边看了一眼,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对于找上门想要占便宜的人,就应该关门放小黄。

        老苏头衣服被小黄被啃了一下,扯烂了,走在路上还随着小风轻轻飘了起来。

        回到家里,第一眼看见苏渠海,伸手给了苏渠海一巴掌。

        “好好的事儿都被你破坏了,你以后你且看着吧。”

        “爹,你打我做什么,苏沫儿那个死丫头不懂事儿,要打也是打她。”

        苏渠海伸手往自己脑袋上捂了一下。

        心里是委屈的要死要死的。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呢。

        “还说,还说,你还有脸说,有本事的人才能不懂事,才能任性妄为,你一点儿用处都没有,就没有资格找茬。”

        老苏头一生气,从地上捡起棍子再次对着苏渠海砸过去。

        苏渠海捂住自己脑袋,跑到房间里还把门给关上。

        “你给我出来。”

        “不出来,出来你会打死我的。”

        苏渠海脾气也上来了。

        就算他是儿子,也不能傻乎乎站着等着被打死。

        更何况,这会儿在家里。

        方氏跟赵氏都在家。

        还能看着他被打。

        苏渠海正想着,发现……

        甭管是方氏还是赵氏,都没有给他求情。

        外面老苏头的火气越来越大。

        “爷爷,别生气,发生什么了,您给孙女说说,说不准孙女能够给你一个解决的办法。”

        “你?”

        老苏头回头,看见站在旁侧的苏青柠。

        眼神闪过怀疑。

        对于苏青柠这个孙女,他是比较满意的。

        当然,那是没有发现苏沫儿有当大夫的天赋的时候。

        现在……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她苏沫儿再难对付,也扛不住咱们人多,爷您渴了没,先去堂屋坐着,孙女给您端碗水,咱们一边喝水一边说话。”

        “好吧!”

        老苏头想了想,觉得苏青柠说的话有道理。

        把手里的木棍扔在地上。

        背着手,佝偻着腰,往堂屋走去。

        苏青柠松了一口气。

        看一眼紧闭的家门。

        对于这一家子的人更不满意了。

        不过……出身向来是没有选择的。

        走到灶房,烧了一壶水,提着走回堂屋。

        给老苏头倒了一碗水,站在老苏头旁边:“爷爷,在那边发生了什么,您怎么这么生气,连衣服都坏了,难不成堂姐还能跟您动手不成?”

        “可不是,还真的动手了。”

        “啊!”

        苏青柠伸手捂住自己的嘴。

        震惊的样子,仿佛一朵小茉莉花,清新脱俗的。

        “爷爷,您说……”

        “不说这个了,你回去刺绣吧,家里这些事儿不用你们这些孩子糟心,你大哥已经府城参与考试了,成了秀才还得准备考举人的事儿,你们这些当妹妹的,就多付出一点儿,等你大哥有了功名,到时候亏待不了你。”

        “大哥学问那么好,秀才是十打十的会有,只是举人老爷不是那么容易。”

        “这些就不是你操心的了!”

        老苏头摆摆手,苏青柠看见之后,叹口气转身离开。

        老苏头喝了几口水。

        视线落在二房的方向。

        本来,二房日子越来越好,他还打算跟苏渠山好好商量一下,一起供苏衡读书。

        至于苏棠……

        一个小傻子即使现在不少了,也耽搁了好些年。

        就算能够读书了,也不会有什么成果。

        还不如省点儿钱。

        现在……因为扯了老二手臂一下,一切都没法谈了。

        那个贼丫头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贼胆,竟然跟对他动手了。

        之前的底气彻底没了。

        院子里,方氏跟赵氏凑在一起。

        方氏脑袋上围着头巾,绿色的头巾鲜艳的很,站在院子里就是一道风景。

        两个人低头小声念叨什么。

        只看表情,就知道没有打好主意。

        “娘啊,爹不让咱们去那边,就算心里不舒服,也得忍着,不如将这个死丫头不要脸的行径往周遭的村子传一下,到时候嫁不出去了,还不是得求咱们。”

        “说的对,继续败坏名声。”

        赵氏点点头。

        两个人继续盘算起来。

        ,

        。

        春日的鹿城可以说一天一个样子。

        春雨来的有些迫不及待。

        这日苏沫儿刚推开卧房的门,就看见院子里的地面变成湿的。

        空气中泥土的芳香瞬间扑面而来。

        院子里的枣树,似乎也换发了生机。

        苏沫儿走到院子,站在石磨旁边,瞧见一滩鸭屎。

        脸色突然一变,视线挪动,在角落看见一只黄鸭子。

        苏沫儿走出家门。

        远远看见容珂。

        容珂依旧是一身白色的衣服,手臂还抱着雪球,身后跟着小童子,小童子一脸委屈,眼泪含在眼里,都快要哭了,瞧着就心疼。

        春日的早上,遇见这么好看的人,苏沫儿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你来这里是要辞行吗?”

        “嗯,要回京了,如果遇见解决不了的事儿,就去县城找佟掌柜,还有这个拿着吧,防身用。”

        容珂将上次借给苏沫儿的黑色匕首拿出来。

        看见匕首的一瞬间,苏沫儿眼睛亮了一下。

        容珂随身带着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说不准多少人羡慕。

        而且,这匕首她还用过。

        削铁如泥大概就是这个水平。

        “送给我了?”

        “给姘头一些甜头不是应该的吗?”容珂开口就让苏沫儿差点跪在地上。

        姘头这个梗还过不去吗?

        差不多就是了,兄弟。

        “东西我收下了,雪球你要带走吗?”

        “不带走,留给你,防身用,穷山恶水的,可不能让你出事,等你长两岁记得去京城。”

        “……给你暖床?”

        “嗯!”容珂郑重的点头。

        小丫头现在才十四岁,因为前期亏损比较重,身量看起来很小,得仔细补补。

        等到十六岁进京,正好。

        “如果需要钱了,去找佟掌柜。”

        “……你这是要保养我啊!”

        “你觉得是就是了,雪球给你,养好了,可别养成猫儿了。”容珂说完,转身离开。

        苏沫儿抱着雪球,手里拿着身端到。

        看着容珂离开。

        然而……

        容珂才走了两步,身后就响起童子哭声。

        哭的鼻子跟眼睛皱在一起。

        好好的一个小包子,哭成一个粑粑柑。

        容珂脚步停顿一下。

        回头看向小童子。

  https://www.24kwx.com/book/3/3091/34380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