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二百二十章 好好做人

第二百二十章 好好做人

        但是,大房这边有出息的只有两个,苏青柠跟苏衡。

        二房就不一样了。

        一个行医,一个经商,还有一个念书。

        苏棠那个人,几乎每次见到都能看见改变,日后不一定比苏衡差。

        苏青柠那个人,骨子里就是自私的……

        但是苏柒跟苏沫儿不一样,苏沫儿那么恼大房,但是大堂哥没有掺和过烂七八糟的事儿,苏沫儿偶尔也会帮上一把。

        苏莲儿心里有预感。

        靠近三房要比靠近大房得到的好处多的是。

        毕竟,苏沫儿要比苏青柠大气很多。

        这话要怎么解释呢?

        这只是简单的直觉。

        想到苏渠山的身世,苏莲儿挣扎起来。

        如果……

        如果胳膊肘往外拐一下,说不得能够给为数不多的人情多几分情。

        说不得小弟的药也可以免费了。

        苏莲儿挣扎的难受。

        突然,堂屋里传来赵氏的叫骂:“小兔崽子在老二那边吃撑的,给我要钱做什么?找你二哥去。”

        “……”苏渠田反驳的声音响起来。

        随后就是赵氏打儿子的声音。

        苏渠田要气死了。

        他的儿子,现在病恹恹的躺在床上呢!

        “娘那是你孙子。亲孙子。”

        “如果不是我孙子,我才不管,那个小兔崽子生病了就知道回来,不生病的时候跑到别人家里。”

        “娘,您跟一个孩子计较什么?”

        “那你跟你老娘计较什么。”

        赵氏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

        但是……

        真的有道理吗?

        苏莲儿敲敲门,看一眼满屋子乱窜的苏渠田:“爹,我去县城看看,堂姐跟我年纪差不多大,说不准我可以……”

        “去吧去吧,对了据说医馆里会有人参灵芝这种好东西,你跟你堂姐关系比较好,你去瞧瞧,从县城里那些人参回来。”

        “……”拿些人参回来?

        人参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苏莲儿对于这个奶奶已经彻底的无语了,

        还是不是亲奶奶了。

        “去吧去吧。”

        苏渠田摆摆手,有些有气无力的。

        想着往二房再走一趟。

        二房在官道上的生意据说很红火的样子,如果可以,让自家人去帮忙多好。

        程氏在家做饭也不会被人当成好。

        倒不如出去挣钱。

        也不知道一天能够给多少钱。

        这会儿,苏渠田本能的忽略,二房根本不会用程氏的事实。

        都已经发生这些事儿了,又不是圣人,随随便便的一句话,过往的云烟就没了。

        苏莲儿往县城走去。

        苏渠田往二房走去。

        赵氏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又开始骂咧起来。

        程氏给苏护倒了一碗热水,看着苏护一口一口咽下去。

        “多喝点水,生病了就得多喝水。”

        “但是这个水不好喝啊!”苏护摇头。

        他想喝甜水。那种甜丝丝的。

        程氏差点给哭了,这烧开的热水不好喝,什么水好喝,糖水好喝,但是糖罐子被锁住了。

        想要吃糖还得找赵氏。

        这会儿赵氏正在生气,找赵氏就是去触霉头。

        想了想说道:“我给你煮个鸡蛋,好不好?”

        “嗯。”

        有鸡蛋吃也是好的,苏护还是很满足的。

        程氏走到灶房,拿出一个鸡蛋,偷偷摸摸给苏护煮了吃了。

        吃了鸡蛋的苏护又稀稀拉拉的拉肚子。

        程氏瞧见差点儿哭了。

        原本有些健壮的小孩,才一天多的时间,小脸就变的跟金纸一样。

        当爹娘的别说多心疼了。

        苏渠田走到苏家院子里。

        瞧见拿着撒把扫地的魏梓,呆滞了一下。

        常年生活在村子里,见识过最好看的女人,也就是自家的几个姑娘。

        但是,自家的姑娘好看归好看,顶多也就是小家碧玉,比如苏青柠跟他家的苏莲儿,懂事是懂事儿,但是不够大气,没有才气。

        二房的两个姑娘,苏沫儿艳丽但是因为行医,身上多了一些药材的味道,闻着就觉得平易近人。

        苏柒就是一个彪悍的姑娘。

        眼前的扫地的丫头。

        一举一动都带着才起,带着金钱跟权利熏陶出来的品性。

        “我二哥在家吗?”

        “您是?”

        “宿渠山的弟弟。”

        “哦,我们姑娘在家,老爷赶车去卖茶了。”

        魏梓说着,把苏柒给招呼出来。

        苏柒看见苏渠田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毕竟,三房干出来的事儿有些没法说。

        “三叔您过来有事儿?”

        “是有些事儿,你爹不在家,你又不能做主,晚上我在过来。”

        “哦。”

        苏柒并没有挽留苏渠田。

        反正,那边的人过来是不会有好事的。

        每次大房跟爷爷奶奶过来,自家都得脱一层皮。

        现在……

        大房跟爷奶不过来了。

        又轮到三房了。

        这糟心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姑娘担心什么?”

        “你不懂。”

        苏柒盯着魏梓摇了摇头。

        魏梓笑了笑,低头继续扫地。

        ,

        。

        苏莲儿走到县城,天已经是到了下午了。

        夏末初秋的天气有些反常。

        突然又热了起来。

        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

        看一眼医馆。

        迈步走进去。

        “你怎么又来了?”

        苏沫儿说着,脸上闪过无奈。

        这一家人啊,是不是得一个一个的都跑一趟。

        就算她是姓苏的,跟那些人有些血脉关系,这也不代表,是要无限的宽容那些人。

        人活着就得为自己的一生负责。

        “我来有些话想跟你讲    。”

        “……”苏沫儿挑眉,让铁蛮子守着医馆,带着苏莲儿走到庭院里。

        庭院里没有珍贵可供观赏的花,全都是药草。

        走到院子里,微微呼吸一下,瞬间就会神清气爽。

        知道苏莲儿不是那种随口开合,人品也有保证的人,苏沫儿没有墨迹直接问道:“说吧。”

        “你知道奶他们为什么对二伯这么,狠心吗?”

        “这个啊!不好说,一个巴掌五根手指都不一般长短,生的孩子多了,可不就有些偏向,或者……可能不是亲生的。”

        说道后者,苏沫儿摇摇头。

        长相那么相似。

        如果不是亲生的。

        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苏沫儿发现,她说不是亲生这两个字的时候,苏莲儿眼睛凝了一下。

        不会……

        这么狗血吧。

        “是不是亲生的,奶有个同胞姐姐,这个家里人很少提起来,二伯是奶奶那个同胞姐姐生的。”

        “……”别人都是小姨子偷男人。

        到了这里,似乎混乱的很,妹妹抢了姐姐的男人,姐姐在妹妹不知道的时候睡了男人还生了孩子,还把孩子扔给这一家人,一个比一个狠。

        苏沫儿摆出倾听的样子。

        苏莲儿瞧见苏沫儿这种看热闹,听笑话的样子,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苏莲儿简单的讲完之后看一眼苏沫儿:“这就是二伯不受关注的愿意。”

        “那你为什么过来,难不成奶对三叔也不好,或者,三叔也不是奶的儿子?”

        “哪儿能呢,奶生气弟弟往你们家跑,觉得他心长偏了,要掰正掰正,只是,可以打也可以骂,唯独不能这般生病了还拖着,一个不小心,小命就没了。”

        “所以你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拿一副药?”

        “……”苏莲儿咬了咬嘴唇。

        点点头。

        苏沫儿这次没有为难苏莲儿。

        毕竟苏莲儿带来的消息挺有意思的。

        也不知道那个向来憨厚的男人,知道他一生下来就是被亲娘抛弃,被‘后娘’嫌弃的,从来就没有被人期待过,会不会崩溃。

        “走吧,给你拿药。”

        “谢谢你。”

        “这大概是交易,当然我们还可以再有一个交易。”

        “你说?”

        苏莲儿已经把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可以说,已经是在大房跟二房之间战队了。

        听见苏沫儿的话,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询问起来。

        “让我那个傻爹,无意中听见真相。”

        “这样会不会对二伯太残忍了?”

        “这算什么残忍,无知才是最残忍,看你比较有分辨能里,给你说句话,这世界上所有的为你好产生的谎言,向来都是一种无知的伤害也是一种对恶势力因无力产生的妥协。”

        “是这样吗?”

        苏莲儿眼里闪过迷茫。

        到底是纯正的十几岁的小丫头,身子里没有觉醒灵魂。

        这不,就有些不理解苏沫儿的话了。

        不过,不理解归不理解,还是把这句话给放在心上了。

        总有一天会理解的。

        “乖,好好做人。”

        “……”苏莲儿没有说话。

        苏沫儿拍拍苏莲儿肩膀,把苏护的药递给苏莲儿。

        “这个药我可以现场煎服了,你回家了,可得看好手里的药,说不准就有人想要下黑手。”

        “怎么可能?”

        “你说呢。”

        如果没人教唆,苏护这么一点儿会往二房院子里走去。

        会说一些没道理的话。

        会被陈戚给打了。

        所有事儿的产生都是有必然的原因的。

        有人看不惯二房这边发展的这么好,心里不舒服了,自己又不敢硬怼,这不就利用人了。

        ……

        苏莲儿头皮有些发麻。

        如果苏沫儿说的是真的,那苏家就有一个恶魔。

        虽然不想去相信,但是还是把苏沫儿的提醒给放在了心上。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提着药走回家里。

        赵氏瞧见,更是阴阳怪气了。

        “你们莲儿倒是跟二房那个贱丫头关心好啊!”

        “奶。”苏莲儿将手里的药包放在身后,叫了一声,就往灶房走去。

        赵氏冷哼一声,转身走回堂屋。

        呼……

        苏莲儿松了一口气,到底,她是赵氏的亲孙女,没有利益纠葛的时候,还可以相处的。

  https://www.24kwx.com/book/3/3091/36027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