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盖世 > 第两百三十八章 那少年是谁?

第两百三十八章 那少年是谁?

        一道道视线,瞬间落向通往地底的洞口。

        如关羡云之类,贪图阴风谷所藏的修行者,都觉得莫名。

        安岕山是何人?

        玄天宗的梅秋容,携带一块天宫印深入阴风谷,不是因为阴风谷内,天药宗的宝藏,而是听都没有听过的安岕山?

        众人大为惊奇。

        如孔雀开屏般,背后晶莹骨头呈扇形的黑瘦丫头,翠绿色的眼眸,并没有丁点奇怪。

        她显然知道,在阴风谷的地底囚室,有安岕山这样的人物存在。

        她能掌控阴阒罡风,能调动“幽火流毒阵”,便是阴风谷诸多阵法禁制的主人。

        天生对各类剧毒,气血,有着常嗅觉的她,岂会不知深谷内,另有一个奇特的怪异生灵潜隐?

        事实上,缩在大地囚室的安岕山,她一直都在留意着。

        安岕山,原本也是她最后的那个目标。

        她,最初的打算,是在斩杀吞食龙天啸、梅秋容以后,处于最强状态时,再拿地底的安岕山来开刀。

        她并不知道,安岕山在陨月禁地时,和虞渊曾有过短时间的合作。

        她当然也不知,安岕山能够脱离陨月禁地,从“封天化魂阵”的封禁镇压,成功离开,虞渊功不可没。

        “你们?”

        一声冷喝后的梅秋容,在龙天啸、虞渊相继开口后,忽然蒙了。

        “你们,怎么识得安岕山?”

        她在玄天宗潜修多时,对陨月禁地的异变并不知情,只是宗门那边有器物,感知出被封禁在陨月禁地的安岕山,在外出没的动静,才安排她来一趟。

        根据宗门器物的探知,安岕山活动之地,便是碧峰山脉。

        她手持天宫印,授命前来碧峰山脉,就是奔着安岕山而来。

        阴风谷,遇到那位黑瘦丫头,遇到龙天啸、虞渊等人,纯属意外。

        她的职责,不是夺取阴风谷所藏,不是和一身皆剧毒的黑瘦小丫头为敌,就是要将安岕山揪出来,以宗门所赐的器物,再次镇压禁锢。

        玄天宗,决不允许安岕山,成功逃往寂灭大6,再次成为血神教的一份子。

        因为安岕山,偷学了玄天宗的诸多灵诀秘法,如今的他,即便是魂魄不全,成为非人的奇异存在,玄天宗也不允许他,将那些灵诀秘法,传授给血神教的教徒。

        “哧啦!”

        一道猩红色的血影,在地底如红色闪电飞射。

        所有人都突然感应出,一股异常精炼浓厚的血之力量,于是皆好奇地,看向洞口。

        “噗!噗噗!”

        突有两束血光,从地底的洞口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利刃般窜出,将两位入微境界,从辉耀帝国而来的修行者,当场穿透。

        血光,从两人体内离去时,那两人一身的气血、灵力精华,都被抽离带走。

        在那两人之后,血光又在山谷内飞射,向其余境界低微者下手。

        一时间,谷内再次陷入混乱。

        忌惮那位黑瘦小丫头许久许久的,从各方而来的修行者,沦为了安岕山的攻击目标,成为了他杀伐的对象。

        血光掠动,如死神挥舞而出的,巨大的血镰。

        入微境也好,阴神境也罢,各国的那类修行者,对夺命的血光一点办法都没。

        不管什么灵器,什么精妙强大的灵诀和魂术,都不能限制那两束血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束血光,以诡异曲折的方式飞逝,收割着生命。

        极短时间内,就又有三人被杀。

        龙天啸,虞渊,还有梅秋容,那位黑瘦的小丫头,不是血光率先攻击的目标,都看着血光穿梭飞逝的过程中,谷内众人哀嚎着,一个接着一个死亡。

        令虞渊不解的是,安岕山的灵魂气息,没有显露出来。

        安岕山,本身的魂灵和气血混合的自身,似依旧在地底。

        嚷嚷着,要震杀封禁安岕山的梅秋容,一手握住黄葫芦,一手抓着天宫印,如临大敌,却没有急于行动。

        她,并没有盯着两束血光看,反倒是东张西望。

        仿佛,在瞧不见的暗处,在视线的死角,藏有大威胁。

        与此同时,谷外。

        本该和胡家族人一并死去的柳载河,悄悄从怀中,又取出一枚丹丸,迅吞入口中。

        丹丸色泽灰褐,如一颗长有胡须的小心脏,一根根灰色胡须,之前还轻轻飘舞。

        丹丸只显一霎。

        可不论是石禹轩,还是陈清焰,皆瞬间生出感应。

        还有几位出自天药宗的炼药师,神色也是微变,一起看向柳载河,其中一人惊喝:“你手中丹丸,出自何处?”

        向来倨傲冷漠的柳载河,脸上有了一丝慌乱,道:“家族所赐!”

        “不可能!”石禹轩脸色深沉,“龙须毒心丹,绝对不是你的家族赐予,威灵王的后代,也不可能涉及毒丹!柳载河,你炼药天赋非凡,本应该在我宗的引荐下,前往药神宗修行,怎么偏偏误入了歧途?”

        “我中了谷内剧毒,唯有依仗此丹,才有一线生机。”柳载河道。

        “我只问你,此丹,来自于谁?”石禹轩再问。

        柳载河咬紧牙关,沉默不语。

        “石叔,这柳载河借我一用。”陈清焰突然说。

        石禹轩讶

        (本章未完,请翻页)

        然,“什么?”

        没有等他反应过来,陈清焰握着的蛇皮剑鞘,突指向柳载河。

        蛇皮剑鞘内,一缕绵柔坚韧的剑意,骤然生出。

        吞下那枚“龙须毒心丹”的柳载河,在霎那间,被剑意缠绕着,随着陈清焰的拉扯,竟直接朝着她飞来。

        一瞬间,柳载河就被她,给抓着按在了蛇皮剑鞘上。

        犹如,之前她在前,虞渊在她身后的样子。

        “走!”

        陈清焰一拍他的肩头。

        有一条条灰褐色的龙须,如柔软的柳条般,从柳载河的体内飘荡出来。

        条条龙须,并非实质,而是由柳载河的气血和灵力,混杂着“龙须毒心丹”的丹毒给释放的。

        一直站在谷内,不敢深入的陈清焰,拿柳载河作为一根矛,突然射向阴风谷。

        条条龙须,接近“幽火流毒阵”的那一刻,灰褐色的龙须,猛地疯狂延长,还似牵扯着柳载河,带动着那蛇皮剑鞘,想要退回去。

        陈清焰嗤笑一声,五指并拢为剑,轻轻点了点。

        就见长了半米的龙须,瞬间变得安分老实,再也不能异动。

        而柳载河,就这么一下子,颧骨深陷,忽然消瘦了一大截。

        仿佛其精气神,都被那一条条怪异的龙须,给吸吮\了大半。

        “哧啦!”

        幽火流毒阵的明黄光罩,有火苗流窜出来,向陈清焰而来。

        那条条龙须,被陈清焰的剑意所控,无奈地伸出来,和一簇簇火苗接触,令火苗居然都熄灭大半。

        蛇皮剑鞘带着柳载河,猛地穿向深谷。

        谷内,虞渊突有所觉,皱眉看向一处。

        心田,一个念头滋生。

        又黑又瘦的小丫头,微微蹙眉,不情不愿地,朝着那方向,以小手一扯。

        随手一扯,那片方位的剧毒烟雾,就悄然散去。

        “咻!”

        一霎后,就见踩着蛇皮剑鞘的陈清焰,挟持着柳载河,也竟然冲入山谷。

        她一入山谷,本来弥漫在她后侧的剧毒烟雾,又再次涌动着,填满那片空白。

        而谷内众人,谷外的众人,在这个短暂的时刻,都能看到彼此。

        虞渊看到了石禹轩,还有谷外天药宗的炼药师,更多乾玄大6的修行者。

        石禹轩等人,也看到阴风谷内,有两道血光流窜,看到了龙天啸,关羡云和梅秋容。

        还有一个,站在阴风谷深处,本该是通往地底囚室的地洞处,神态淡漠,模样俊逸的少年。

        “那少年是谁?”

        ……

        (本章完)

  https://www.24kwx.com/book/3/3137/36307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