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盖世 > 第三百四十四章 铜老钱

第三百四十四章 铜老钱

        芜没遗地,闻名乾玄大陆。

        不止神威帝国、银月帝国,其余几个国度,也有邪恶大修,因不被世人所容,被迫隐在遗地藏匿。

        遗地灵气淡薄,他们只能通过所藏的灵石进行修行。

        百年前,那座灵虚宗的空间传送阵没有建立,这方荒芜枯寂之地,也没有被沈飞晴师傅命名时,此乃一方无人问津,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不要说天源大陆和寂灭大陆的修行者,连神威帝国和银月帝国,都没人乐意涉足。

        ——恰是邪人异魔的潜藏宝地。

        传说,没有名字前的芜没遗地,曾聚涌乾玄大陆很多邪恶修行者,甚至有天源大陆、寂灭大陆的魔修和妖族叛逆,也缩在深处蛰伏。

        鼎盛时期,芜没遗地的邪魔外道,还聚涌了一股股不弱的势力出来。

        然,所有的一切,都因那座灵虚宗的空间传送阵而改变。

        待到灵虚宗选址于此,将那座空间传送阵打造出来,阳神境的冲霄真人亲自来坐镇,其余雷宗、寒阴宗、太渊宗等下宗的试炼者,大修为的长老客卿,纷纷通过那座空间传送阵涌入,立即改变了芜没遗地的大势。

        七大下宗的修行者,曾将芜没遗地,视作为门徒的试炼地。

        由长老率领,于此捕杀邪人异魔,给那些亲传弟子积累战功,精进修为,去打破境界的桎梏瓶颈。

        很短时间内,芜没遗地的邪魔外道,就被打杀了大半。

        残存者,再也不敢聚涌于此,一哄而散,隐入荒神大泽,还有别的绝地异境,以免沦为七大下宗试炼者的靶子。

        一度活跃于此,颇有些名气的邪修魔头,同样销声匿迹,不知所踪。

        本以为,那类邪修魔头,再也不敢归来。

        谁知灵虚宗的那座空间传送阵,被严奇灵篡改了阵法脉络,导致运行受阻,不能再去传送之后,曾在这方遗地作威作福的三位邪灵异魔,竟悄然潜回,并大模大样地显露而出,朝着坑洞上空而来。

        坑洞处,正在战斗的严奇灵、白殇,感知到那三位不同寻常的气息,忽然选择罢手。

        被那白发老妪,逼迫的完全落于下风的徐子皙,神色一震。

        她忽然看到,千百毫毛般的白色光束,从那七条巨蟒口腔飞离,一一逸入拄拐的白发老妪头皮,再次化作纤细白蛇。

        两手拄拐的妖蛇,冷哼一声,道:“容后再说!”

        话音一落,她便转过身子,凝视着后方夜空。

        紫色绸缎上的沈飞晴,严奇灵和白殇,此时此刻,同样神情各异,齐齐看向那片夜空,看着迅速临近的,曾在芜没遗地凶名远扬的三位不速之客。

        陨落星眸中。

        柳莺思量了一阵子,点向那桌台明镜,她那已变得丰润的芳唇微动,以悦耳动听的声音,对辕莲瑶说:“琼楼玉宇内,那胖乎乎的老叟,我师父叫他铜老钱。听我师父说,这个人性喜收集,乾玄大陆,各大帝国,各个朝代打造的每一朝代的第一枚铜钱。”

        “每一帝国,制成的第一枚新的铜钱,都蕴含着皇朝气运,被他炼化在自身。”“铜老钱,曾被各大帝国合力围剿,有一阵子龟缩在芜没遗地不知所踪。我师傅说过,此人乃乾玄大陆本土的异人,没有师承来历,独自修行,乃魂游境的大修,如今在什么境界层次,就不清楚了。”

        柳莺道出铜老钱的来头。

        桌台明镜内,那位长衫上,有着许多金线,金线上则悬挂诸多铜钱的老叟,如听到她的话语,在那镜子内咧开嘴,有些憨气的笑了笑,竟然还隔着镜子抱拳,似在和柳莺作揖招呼,好让她能看到自己。

        柳莺俏脸一变,感觉心神变动。

        怀抱琵琶,面容姣美,长裙下为莹白玉骨的女子,取代了铜老钱,忽然浮现出来。

        “祁红衣,据说曾为青鸾帝国,一个位高权重的丞相独女。那位丞相,在帝国内部争斗中,被一个大将军打杀,她被牵连,被剥了皮肉,拘禁着三魂。没死透的她,被人从牢狱搭救了出来。”

        “只过了三十年,祁红衣就以现在白骨之身,面容却美丽如初的模样,怀抱着琵琶,在一个傍晚,进了那位在青鸾帝国,已位极人臣的老将军府邸。”

        “那位老将军,一家老少,妇孺孩童,加仆从丫鬟,三百多人,一夜死绝。”

        “她逞凶之后,当夜就飘然离去,在青鸾帝国下令追杀后,潜入芜没遗地。之后很多年,青鸾帝国的修行者,都在芜没遗地寻她的踪迹,可惜找她的人,大多都死了,而关于她的消息,却越来越少。”

        柳莺压低声音,似唯恐被祁红衣知道,将此女来头道明。

        “祁红衣,这位……我是听过的。”辕莲瑶那张美艳的脸上,满是敬佩,由衷赞叹:“也不知她曾经历过什么,可我觉得,她并没有做错什么。”

        柳莺轻轻点头,“当年,谁将她从牢狱救出,传授她一身精妙法决,现在还是一个不解之谜。”

        “那位呢?”辕莲瑶再问,“那巨型葫芦上的黄衣虚影,我不曾听闻。”

        “我也不知。”柳莺同样困惑,“不知什么来头,我师傅并没有说过,芜没遗地内,有过如他般的人物。那葫芦大如山川,那虚影也是百米之高,望着不像是人啊。”

        两女在天空,悄悄议论。

        三位忽然冒出,目标一致的邪人异魔,就在这短短时间,便抵达那残破城池上空,和脚踏着紫色绸缎的军长大人,隔空相望。

        那位铜老钱,站在自己的琼楼玉宇上,眯着眼,摸着下颚,兴致勃勃地,看着那座浮空岛,连连点头,“妙哉!真是一样好宝贝,这岛屿和芜没遗地很是相衬啊!不,不对!”

        他喝了一口,那古铜酒壶内,鲜红如血的美酒,眼睛突然亮了。

        “不是相衬!这座小岛,根本就是凝聚芜没遗地,残存的气运,将瘴气、剧毒烟雾内的异力汇聚,以龙筋栓连,以龙血龙肉浇筑而成!”

        铜老钱越看越是喜爱。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这趟重返故地,还能有如此斩获!我这座美玉宫殿,恰巧需要一个牢固稳妥的地基!再没有比这座海岛,更适合我的宫殿,去落脚了!”

        讲话间,他两手已在比划,在丈量尺寸。只觉得,他炼化的琼楼玉宇,正好能架在浮空岛上,以后就由浮空岛来驱动这座美玉宫殿,翱翔天地,岂不快意?

        “那黑丫头,我认你做我干女儿,以后就随我铜老钱一道儿。这乾玄大陆何处,我们父女俩都去得!”

        沈飞晴,严奇灵和徐子皙,见铜老钱抵达后,一看到那座浮空岛,就爱不释手,兴奋不已的神态,心情古怪。

        似乎,这个曾在芜没遗地有过一番威名的铜老钱,根本不知秘境。

        不知道那颗硕大的白金骷髅头骨,乃是天外的暗域修罗,不知道那眼球内,蕴藏着何等惊人的秘密!

        沈飞晴和白殇,还有白发老妪交换了一个眼神,心中暗松一口气。

        这三位来头不小的邪人异魂,他们本以为和严奇灵,和国师大人是一道的,可在那铜老钱盯上虞蛛的浮空岛,流露出贪婪之色后,他们就知道,是他们多想了。

        只要不是奔着那暗域修罗的眼球,不是要与他们为敌,那就好。

        此刻气势滔天的军长大人,娇小的身影,卓立在紫色绸缎,略作犹豫,便说:“那座岛屿,我们并没有染指之心。”

        这话的意思,你铜老钱如果想要,就自己动手,他们不会干涉。

        严奇灵和徐子皙,听她这么一说,内心更沉重了。

        本来,虞蛛也是他们的强大助力。

        和芜没遗地大道契合的虞蛛,在此的战力,不逊色他们。只因为凝炼龙血,剥离自己的心头血,才导致折损道行,又被樊衍连番攻击,伤上加伤。

        好不容易,正在恢复了,又突然碰到铜老钱。

        “你们听到了?”

        铜老钱哈哈大笑,心情愉悦,对那祁红衣,还有葫芦上的巨大虚影说道:“看看人家都说了,那座岛屿属于我了!”

        “岛屿,属于你,那我呢?”

        高达百米的黄衣虚影,轻轻哼了一声,以一只手,突然朝着某处抓了下去。

        一条条灰蒙蒙的魂影,从丛林深处的尸骸内,被其揪出来。

        那是,被黑獠军的厉白熊等人所杀的,太渊宗和银月帝国的权贵人物,那些人的残魂还没有来得及,被银月女皇收拢。

        黄衣虚影,细嚼慢咽地,吃着那些魂影,道:“这些可不够。”

        一身红衣,衣裙下皆是白骨的祁红衣,抱着琵琶张望了一番,忽然看向那颗硕大的,白金骷髅头骨。

        祁红衣的眼瞳,骤然闪耀出,妖异无比的血红光芒。

        那颗,源自于暗域修罗的白金头颅,在她的感知中,蕴含着极其古怪的异力,她感觉如果能够炼化在自己的骨身,将大幅度地增强自己的力量。

        自己的这具晶莹骨身,可能会由这颗硕大头骨,而变得更为坚韧强固。

        她甚至觉得,她迟迟没有突破的境界和白骨法身,都能借此,达到全新的高度。

        “那个可不行。”

        拄着白骨拐杖的妖蛇老妪,撇了撇嘴,阴恻恻地,瞪着祁红衣。

        “我就要那颗骷髅头。”祁红衣平静地说道。

        ……

  https://www.24kwx.com/book/3/3137/40727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