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仙芽 > 第七十章:骄傲重归

第七十章:骄傲重归

        天空开始放晴,太阳一跃而出照耀着云川山脉,为白雪镀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光芒。77dus.com

        阮芽被执法长老从冰窟下带了上来。

        “是老夫失误了,没有及时发现狼群的异动,险些让我宗弟子丧命。待外门大比结束,老夫会向掌门请罪的。”执法长老看着阮芽倔强的勉强挺直脊梁站立的样子,微微叹息一声,捋着胡子的手停顿了下来。

        “不过……也是奇哉怪哉,这幽冥狼群怎么会对一个纳灵境的小娃娃穷追不舍。小丫头,你可是伤了狼群中落单了的幽冥狼吗?”执法长老轻轻把手掌搭在了脸色惨白如纸的小姑娘的肩膀上,为其渡了一股温和的灵力。

        “并未,弟子知晓幽冥狼是记仇的异兽,惹一只来一群,极为不好对付,以弟子的实力又怎敢招惹它们。”阮芽精神一振,虽然体内的灵力并未恢复多少,但是在这股温和灵力的作用下她之前受的伤势却是在飞速的愈合结痂。

        “咦?你这伤……如此伤势为何不捏碎玉符?难道区区眼前的外门大比比自身的命还重要不成?”执法长老耷拉着的眼皮微微睁开,眼里忽然极快的闪过一抹怒意。

        他看这孩子脸色惨白,气息不匀,说话中气不足,身上八成是有伤。他以为小姑娘是被幽冥狼伤到了或者落入冰窟中有所伤损,结果他的灵力一入阮芽的体内就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

        “长老,不是阮芽不想捏碎玉符,而是迫于无奈无符可用。”阮芽不怕死,却不代表她不惜命。

        当时的种种突变,让她现在还能在这里站着,就已经可以说是福大命大了。

        “哦?”执法长老的眼皮又耷拉了下来,好像回归了平静。

        可不知为何,阮芽的直觉告诉她执法长老现在比刚刚还要动怒。

        如果说刚刚长老的怒火只是一个小火苗,那么现在堪比滔天火海。

        “老夫虽未仔细探查你的伤情,但是也可粗略感知出伤势轻重。对于你们现在的境界来说这种伤没有立刻的救援很快就会失去所有的知觉。失去了意识意味着什么……呵。”执法长老捻着胡须,他活这么一大把年纪,再清楚不过失去意识意味着什么了。

        哪怕只是极为短暂的失去意识,也是相当恐怖的一件事情。

        执法长老修炼至今看过太多的人都陨落在了这上面,谁胜谁负、谁生谁死,往往就在这一秒钟被定论书写。

        “没有玉符,小姑娘,能活到现在,你很不错。”执法长老缓缓的说着,轻轻拍了拍阮芽的肩膀。

        “不过,还真是好啊,真是好的很哪!在宗规之下、老夫坐镇地界之内,竟然还有人有胆敢同门相残!”

        执法长老一句一句语气从平静无波开始逐渐加重,最后带着浓浓的愤怒火焰。

        他身为执法长老,执的就是宗规的一条一例,眼下这状况就跟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设了障眼法,然后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的故意犯错一样。

        “长老,”阮芽抿抿唇停顿了一下,思及之前种种经历,一时间她竟不知从哪里把实情述说出来。

        “长老,”阮芽组织了一下语言,又叫了一声,“其实,伤我的人……已经不能算做是剑宗弟子了。”

        执法长老眼神一厉,瞬间爆发出的强者威压让阮芽气血一阵翻涌,退后了两步。

        “小姑娘,你要知道,有些话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说了就要为之负责。”执法长老面容严肃面对剑宗弟子后辈时眼里的宽容无声退去,换上了一种近乎严酷的审视。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也许盛胡安的躯壳仍然是剑宗的弟子,但灵魂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人。”阮芽体内灵力悄然运转平复着气血的震荡,一双清凌凌的凤眼没有一丝心虚躲闪的正视着执法长老的眼睛。

        “换了人。”执法长老的脸色凝重的几乎能滴出水来,“难道是夺舍……夺舍的大多都是一些老怪物,怎么会对一个小小后辈……”

        “小丫头,从此刻开始你的每一句话都会被老夫用留声珠记录下来,这等变故的起末过程必须呈给掌门过目,所以你的一字一句一定要仔细想好了如实叙述。”执法长老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手掌上毫光微现,一颗圆溜溜的透明小珠子出现。

        阮芽点点头,面色郑重。

        “老夫是执法长老之一,名讳孙尚。”执法长老手指一弹,留声珠飞至半空开始悄然记录,“丫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嗯。”阮芽应声,看了开始发出光芒的留声珠一眼没有立刻开口,而是沉吟构思了一下,然后将昨日至今的事情没有落下任何一个疑点的娓娓道出。

        执法长老听着阮芽的述说,眉头越皱越紧,直到阮芽说出那人自称是千面阁圣女的时候,执法长老面部突然微不可查的变化了一下,有什么凝重的情绪一闪而过。

        等阮芽尽数讲完之后,执法长老缓缓的捻了捻胡须,“丫头,说一下你的名讳。”

        “弟子阮芽。”阮芽淡淡开口。

        “好,老夫知晓了。”孙尚随手一招,留声珠乖乖的从半空中落下,被其收入了袖中。

        “后面的事情就交给掌门定夺。如若剑宗真如你所言被千面阁的人找到方法潜埋进来,那可是一件动摇全宗大事,你也算是立了大功。”执法长老每个字咬的都很慢很清晰,里面蕴含着的东西有担忧有急迫,还有阮芽解答不出的更深更复杂的情绪。

        不过执法长老的样子,足以让阮芽明白一件事,剑宗怕是快变天了。

        “这件事在宗门有所定论之前不要透露给第二个人知道。”执法长老严肃的道,目光犀利。

        “弟子记下了。”阮芽微微颔首,面对孙尚的目光无畏无惧,不卑不亢。

        “好孩子。”孙尚看了阮芽好一会儿,面容渐渐的缓和了下来,一个小姑娘能做到如此地步实属不易,让他难得有些起了爱才之心,“现下这种情况,老夫可以给你两个选择机会。”

        “第一,你现在可以选择直接跟随老夫离开,退出比赛,在下次外门大比里你只要进入到了前三十的名次,老夫就可以直接收你为座下亲传弟子。第二,鉴于这次情况特殊,老夫可以再补给你一个玉符,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继续比试证明自己,不过如此老夫就不能收你为徒了。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是什么?”

        阮芽沉默了几秒钟,缓过来一些的苍白小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小小的软萌酒窝里盛着独属于自己的原则和骄傲,“谢谢您,孙长老,我知道拜您为师成为亲传弟子的机会很难得。不过,既然参加了比试,那么只要胜负还没到最后一刻分出落定,我就是不会服气的。”

  https://www.24kwx.com/book/3/3203/34072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