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七百零八章 扬灰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

第七百零八章 扬灰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

        天空蒙上了一层血红色的烟雾。

        在十绝阵废墟那狭小的区域内,地面被融成了一面铜镜,护持大地的天道之力已暂时退去。

        菩提树只剩光秃秃的树干,那以此为基的七宝妙树也直接毁了,只剩下残存灵力。

        树干上,戮神枪枪身有些弯曲,枪尖穿透了一块破败的腐肉,准提的尸身此时竟颇为恐怖,让人一眼看去,就有一种厌恶感。

        生灵发自本心的厌恶。

        李长寿皱眉向前,额头火光退却,脚下一软突然跌倒在地。

        本是站在树干顶端的赵公明,此刻连忙跳下树来,朝李长寿跑了两步,也是虚弱地踉跄倒地。

        而后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坐一趴仰头大笑。

        笑声何其快意!

        笑声何等豪迈!

        天地间似乎只剩这般笑声回荡。

        阐教一方大多面如死灰,毕竟他们的对手……

        屠圣了。

        截教一方却是有不少女仙泪眼汪汪,有少许男仙攥拳乱挥,一个个有万般豪情,却不知该如何挥散!

        高空中,那接引道人浑身道韵剧烈颤抖,双目却像是失去焦点一般,注视着地面的那棵枯木。

        但他此时,面容上的错愕更重,也没什么哀恸的表情。

        他只是在错愕,圣人竟然真的可以死……

        六圣不死不灭的上古神话,今日起已是过往。

        天道·六圣的秩序基石,正式被天道·天庭所取代!

        他们,只不过是法力强横些的‘大能’,失去了那层最为神秘、高高在上的面纱。

        空中闪出少许亮光,元始天尊出现在阐教众仙头顶,面色如常凝视着准提的尸身。

        通天教主出现在了截教众仙头顶,此时禁不住仰头大笑,收起青萍剑与诛仙四剑,身形在空中摇摇摆摆。

        太清圣人皱眉看了眼三师弟,通天教主笑声戛然而止,立刻站直身体,低头对太清圣人做了个道揖,口称:

        “大师兄。”

        太清圣人缓缓点头,缓声道:“注意些。”

        “哎,行,”通天教主笑着答应一句,随后将青萍剑佩戴在腰间,抱着胳膊看向准提尸身。

        二十四诸天此刻已化作二十四颗星辰虚影,等待着被赵公明送去天庭。

        李长寿和赵公明在菩提树的尸骸前笑了一阵,李长寿最先恢复,抬手塞了两颗九转金丹,拉着赵公明起身。

        李长寿抬头盯着空中的接引,问:“老哥,还有力气没?”

        “有!”

        赵公明精神大震,咬牙看着接引,“恁他!”

        “这个,”李长寿传声道,“小戮神枪被半毁了,我就算燃烧元神,也差一线均衡不到他,咱们可能……

        破不了他防。”

        赵公明瞬间收起凶相,满是仇恨地凝视着接引,传声道:“那咋办,你刚才气势汹汹说了要杀二圣。”

        “也可以解释成,是西方教第二圣。”

        李长寿传声轻吟:“不急,咱们先吓吓他,准提不能白杀,恫吓的效果要发挥到最大。”

        言说中,李长寿在袖中甩出一道青光,化作了一只青毛大狗。

        谛听。

        他此前发现金灵入劫,急忙就要赶来,只是被几个灰袍老道拦住了去路,耽误了些行程,谛听也就被他收到袖中,带来了此地。

        刚好,也可以给谛听上一堂声情并茂的讲解课,让他在不该说话的时候闭上嘴。

        谛听感受着周遭逸散的圣人道韵,也是着实懵了下。

        他刚才在李长寿袖中什么也没感觉到,就是感觉有点颠簸,怎么自己被甩出来,就受到了一道道目光注视。

        旁边树……先天灵根菩提树!

        树上人。

        谛听腿一软,直接趴倒在地,表情无比丰富。

        第六圣虽然一直被诟病是最弱的圣人,而且之前被太清圣人削了两顿,但这也不能够就直接打杀了吧?

        这天地怎么了?

        看样子,还是‘不服就躺’赵公明与星君大人联手杀的?

        这咋回事嘛?

        星君大人钓弥勒没钓到,扭头就把弥勒师父宰了,以宣泄对弥勒不现身的不满?

        主人在上,这谁受得了!

        然后谛听就见,李长寿与赵公明两道浑身带血的身影,一边换衣服一边走到圣人尸身前,这两个弑圣者还在那嘀咕……

        赵公明问:“这圣人尸身,能不能炼化出点好东西?”

        “也就跟准圣的尸身差不多,”李长寿道,“他的道已归于道则之海,道韵也没了,元神被二十四诸天之力蒸干。

        圣人血是个好东西,不过感觉他的太斑驳了,炼丹有点用不上。”

        随后,两人又默契地抬头看了眼接引道人。

        高空中,接引道人被太清圣人一气化三清的化身所制,此刻并未挣扎,反而是闭上双眼。

        他似乎很有自信,也并未着慌。

        最多也就是抖几下。

        赵公明沉吟几声:“圣人……没有储物法宝吗?”

        谛听差点抓狂。

        这关注点是不是有点不对!

        “应该有吧,”李长寿抬手打出两道仙力,那圣人尸身顿时化作两半,几样废掉的宝物滑落了出来,都是些已无法再用之物。

        李长寿满脸惋惜,赵公明却是眼前一亮,将这几样宝物用仙力包裹,转身吆喝一声:

        “圣人宝物残片·准提圣人纪念版!有没有师兄弟想要收藏?”

        截教仙人轰然应诺,一个个如果不是被挡在外面,八成是要冲上来抢夺一番。

        赵公明淡定一笑:“价高者得!”

        截教仙顿时兴致更强了些。

        李长寿:……

        大概,这就是财神吧,财神。

        两人蹲在尸身旁鼓捣一阵,很快就发现也没什么价值不菲的东西,顶多就是搞了点炼器宝材。

        “这尸体怎么处置?”

        “当然是焚掉,留着研究圣人怎么尸变吗。”

        李长寿笑了笑,随后就开始了一波……比较‘复古’的操作。

        只见他袖中飞出一只只纸道人,这些纸道人翻着滚落在地上,迅速化成了一名名老道、老妪。

        六名老道盘坐在圣人尸身旁,开始诵读经文,读的是道门《度人经》、道门《送魂经》、西方教《往生咒》等等。

        场面顿时变得热闹了起来。

        又有四名中年面容的纸道人,站在圣人尸身周遭四象之位,动作同步地拿起了四只音色各异的唢呐,腮帮子一用力,奏出了一曲欢快高亢的曲调。

        再有纸道人化成几名老妪和女子,在旁哭哭啼啼,往火盆里面烧着纸。

        李长寿掌心召出一团火焰。

        此火通体呈白灰色,刚一现身就将乾坤烧得微微扭曲,一股冰寒之感在此地众生心底泛起。

        李长寿抬手轻轻一推,火焰附着在那本就破烂的尸身上,那尸身迅速干瘪了下去,但其内似乎有什么东西支撑,烧了一阵也未能完全烧干净。

        赵公明刚想开口言说,去借师尊的诛仙四剑,李长寿右手轻轻一甩,指尖绽放出五道不同的真炎,落在那残躯之上。

        少顷,圣人尸身化作了地面一层焦黑,以及两块碗大的金色圆球。

        李长寿轻吟几声,招来弯曲的小戮神枪,直接对着圆球砸了下去,这耐烧的圆球没费多大力就被砸碎、碎成粉末。

        终于,等圣人尸身只剩下一团黑、灰掺杂的尘土,李长寿祭出了几十颗摄魂珠,在旁边晃了晃,这才完成最后一步。

        抬手、袖袍鼓出一缕微风,那灰烬随风而起,在秃噜皮的菩提树下缓缓飘散。

        唉,舒坦了。

        李长寿闭上双眼,感受着自己整个人在这一瞬出现的升华。

        他等这次扬灰,等了太久太久。

        洪荒太需要这个圣人的灰烬,来填补一些生灵的怨恨!

        顺便,大劫之力消退了四分之一。

        这要是能杀三个圣人,封神大劫都不用,生灵之力稳稳跌破‘冰点’。

        可惜杀不得,也没得杀。

        天庭、天道得了二十四诸天加固,稍后将九重天合并成三十三重天,大劫之力也能抵消掉一部分。

        如此一来,阐截两教已不必非要一方全灭,灭一半就差不多够填大劫的了。

        准提的鸿蒙紫气去了何处?

        李长寿并未刻意找寻,刚刚二十四诸天震杀准提时,他仔细观察了一阵。

        那鸿蒙紫气已被大功德融成了圣人道果,像准提这般对功德依赖较大成圣的圣人,鸿蒙紫气已是完全无法分离,随准提一同蒸发、陨落。

        “谛听,”李长寿道,“帮忙感受下,这菩提树可有任何生灵波动。”

        谛听赶紧点头,又立刻摇头,话也不敢说,只能迷迷糊糊地被动执行星君大人的命令,整只兽都是懵的。

        李长寿温声道:

        “回去告诉你家主人,不是我不给他面子,之所以杀了他师叔,实在是他师叔太过分。

        我们人教奉行清静无为,如果不是被逼到了底线,也不喜欢与人斗法,我一个天庭文臣,也不喜好打打杀杀。

        希望,我与你主人还能一同喝茶论道,做知己好友吧。”

        谛听差点都听哭了。

        您都直接杀西方圣人了,就别搞他主人跟西方教的关系了!

        紧跟着,一团团真火被李长寿扔向菩提树残骸,他随之驾云,带着赵公明朝空中而去。

        接引面如死灰,睁开双眼,目光无比复杂地凝视着李长寿。

        一旁通天教主突然开口,这位圣人老爷朗声道:

        “准提失德,残害生灵,而今已伏诛,为贫道大师兄弟子长庚、贫道弟子赵公明所杀,接引道友,心中可有不服?”

        接引看向通天教主,苦笑了声,叹道:

        “洪荒而今无穷岁,终是作茧缚自身。

        贫道师弟为非圣所斩,自身法不如人、道不足圣,自无话可说。”

        通天教主道:“既如此,道友何不当着我们师兄弟三人的面,许下承诺,绝不报复此事?”

        接引默然,随之便道:

        “若贫道报复今日之事,当为三清道友诛灭。”

        太清圣人看向李长寿,缓声道:“杀……”

        李长寿心底一凛,不曾想老师杀心比他还重。

        虽然此时杀了接引,天道恐会成最大赢家,会严重影响到自己后续大盘计划的走势,但老师有令,自己做弟子不能不尊。

        看来,最后十几张底牌也要露出一二!

        “吗?”

        正要向前的李长寿急忙刹车,顺势做了个道揖,朗声道:

        “老师,二师叔、三师叔,还有接引前辈。

        今日弟子杀圣人准提,实乃准提不分青红皂白打杀生灵,目无天庭、目无天道、目无道门!

        准提失德,三界共知之,其仰仗自身法力高强,无数次出尔反尔,无数次践踏圣人威信,如今更是让圣人二字,在生灵之前贻笑大方,实乃罪不容恕!

        接引前辈虽对准提圣人多有纵容,然都是圣人之尊,也不好互相干涉,这一点弟子倒是理解接引前辈。

        至于,接引前辈是否会因师弟之死,找机会对弟子与公明老哥寻仇。”

        李长寿话语一顿,抬头看向接引,笑道:

        “今日后,公明老哥补全天庭,为天庭重臣,也不会参与封神大劫。

        弟子自身,无惧。”

        “善。”

        太清圣人露出几分微笑,三化身随意拨弄,让接引直面他这张枯瘦的面容。

        只是一个眼神,接引便明了太清的话语。

        很纯粹的威胁。

        接引闭目不言,太清圣人收了一气化三清的神通,随手对李长寿轻轻一点,一枚玉符在李长寿掌心凝成、一段感悟在李长寿灵台翻涌。

        【神通:一气化三清。】

        免安装版!

        如此明着传法,其实也是对接引道人的威慑,且将这次李长寿与赵公明联手弑圣的效果发挥到最大。

        待太清圣人收了法,接引低叹了声,身形化作云雾消散。

        阐教一方,元始天尊对太清圣人道了句:“师兄,我也回去了。”

        太清圣人颔首示意,元始天尊袖袍一卷,将杨戬之外的众阐教弟子尽皆带走,身形转眼消失无踪。

        道道流光掠起,自是截教仙朝这边涌来。

        李长寿略微皱眉,与赵公明对视一眼,后者立刻明白了什么。

        噹~~

        混沌钟飞到赵公明身侧,金灵圣母身形自其中飞出。

        钟声再起,一缕灰色的波痕缓缓荡开,却将截教众仙拦在了百丈之外。

        赵公明拉了下此时依然面色苍白的金灵圣母,度过去一缕缕灵力,夫妻二人对视一眼,对截教众仙之后的通天教主跪伏了下去。

        通天背负双手,仰头看着空中。

        赵公明与金灵圣母同时叩首三次,金灵低头不语,面容满是愧疚,赵公明却是嘿嘿一笑,朗声道:

        “师尊!弟子和金灵过劫了!

        金灵腹中孩儿没事,您过几年就能抱上孙子!我们去封神台好好养身体!”

        言说中,赵公明眼圈一红,又跪伏了下去。

        “弟子赵公明拜谢师恩!

        师尊自上古收弟子入门,传道授法赐弟子无上灵宝,弟子终究不能行孝膝前,今后无法侍奉师尊左右。

        您总是说着自己不显老,让我们莫要师父师父的喊,师尊多霸气这般话,今日弟子想喊一声师父。

        师父,弟子赵公明拜上。

        弟子今后去封神台,已无法照应教内师弟师妹,无法再为师父分忧。

        弟子……”

        通天教主轻笑了声,淡然道:“行了,去吧,你看金灵就不如你婆妈,有点男儿的样子。”

        金灵却是抬头看向通天教主,这位一力战了半个十二金仙的截教大能,此刻竟是哭的梨花带雨,更咽着:

        “弟子……不知该说、说什么……”

        不少截教仙又哭又笑。

        云霄向前,柔声道:“兄长,前路珍重。”

        “嗯!”赵公明用力点点头,对云霄做了个道揖,“记得全听长庚的,别给长庚添乱。

        还有你们两个……诶,四妹呢?”

        琼霄擦了擦眼角,小声道:“看家呢。”

        “嗨!哈哈哈!”

        赵公明笑了两声,温声道,“大劫以后再聚,大劫以后再聚,能有三位义妹,我赵公明此生之福!

        当然,能与夫人结成道侣,是我赵公明此生之幸。”

        金灵轻嗔一声,众截教仙人一阵大笑。

        便是不知何时已消失不见的太清圣人,也在太清观中也挤出了少许笑意。

        不过,太清圣人终究非同一般,他此时已将目光放去了天外玄都城。

        第一炉太清孕灵丹,在兜率宫已经出锅了。

        大事,可期。

        十绝阵废墟,杨戬站在那已经被封入大地之中的仙子尸身旁,轻轻一叹。

        见有大批截教仙赶来此处,杨戬低头做了个道揖,并未多做什么,转身离去。

        于是,半个时辰后。

        ‘我之过……是我之过……’

        封神台,某处边缘的角落中,那名穿着短裙的少女抱着双膝蜷缩在阴暗中,不断传出啜泣声。

        ‘是我害了金灵师姐,是我拖累了大家入劫。’

        ‘我为什么不去早点死了,为什么……’

        “金光,金光师妹?”

        熟悉的嗓音自侧旁响起,少女身体轻颤了下,抬头看向呼喊声的来源,瞳孔猛地一缩。

        赵师兄、金灵师姐、各位兄长……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我该早点……对不起……”

        赵公明却是大笑几声:“哈哈哈,傻丫头!

        过来捏捏为兄与你师姐,为兄与你师姐安然无恙,活着过来的!

        你当时心急自刎什么,这不是逢凶化吉了?”

        秦完笑道:“小妹你快过来,咱们公明师兄与长庚师弟一起,刚杀了准提圣人!”

        十天君纷纷开口:

        “啥圣人,准提道人!”

        “那咱们还是很赚的嘛。”

        “对吧,也算间接为搞掉圣人,做了一点点情绪铺垫。”

        “值了值了。”

        金灵圣母已是向前,将已被天道修补好道躯的金光搀扶了起来,温柔地将她拥入怀中,慢慢抚慰。

        “师姐没事,肉身来的,孩子也无恙。”

        “师姐!”

        金光再忍不住,在她怀中失声痛哭了出来。

        赵公明与秦完对视一眼,各自露出几分轻笑,待金光圣母哭的差不多,赵公明刚想说弄个地方喝茶聊天,柏鉴却是匆匆跑来。

        “公明大人!公明大人!”

        赵公明背着手,不满地道了句:“柏鉴元帅,你就不要乱喊大人了嘛!

        咱现在虽然在天道序列第十,但还没正式职称对不对,你这样喊,容易让人觉得我在这里作威作福,那影响就很不好了嘛,对不对。

        嗯咳,怎么了?”

        柏鉴忙道:“玉帝陛下与王母娘娘派人送来仙宴十桌,仙酒百坛,已送到了正前方的大殿中。”

        “走!”

        赵公明大手一挥:“把阐教来这的也都喊上!外面搞不了道门一家亲,上天以后都是同殿为臣的好弟兄!

        今日不醉不归!”

        带坏天庭风气,从封神台预备仙神开始。

        ————————

        【ps:分不清金光和金灵的,请仔细阅读前面最大杯章节,会有不同阅读感觉哟。

        凌晨开始就10月1号了,师兄唯一一次争榜,不问结果,全力以赴!恳请读者老爷们火力支持!最后这个月努力写出更多高潮和精品章节!】

  https://www.24kwx.com/book/3/3582/70197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