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真女子从不回头看爆炸 > 第108章 蛇蝎美人陆染风

第108章 蛇蝎美人陆染风

        第一百零八章

        光头吴克的第一反应,  并不是跟电影里的龙套反派一样立马战战兢兢下跪,而是在杨珊放出话的瞬间冷不防伸手夺枪。

        杨珊身高一米六七,坚持力量训练后体重增加到了115斤,虽然不是那种瘦小娇弱的女子,但体型上确实不太有威胁性……还属于“弱小可欺”的范畴。

        再加上,  她确实离光头吴克很近。

        臂展足够长的光头吴克,  很轻松便抓住了五六冲的枪身,  脸上狞笑更甚,一手发力试图抢夺,  另一手抡圆了往杨珊脑袋抽来。

        杨珊双手仍然稳稳地端着枪,右腿抬脚前踢,  踹到光头吴克的膝盖上。

        靠加点突破人类极限五点、达到六点力量的杨珊,上肢力量只能跟同等体重量级的巅峰期女性运动员持平(女性上肢力量约为男性的50~60%左右),但下肢力量在装备“疾风之靴”的加成下,腿部的踢力跟男性世界级足球运动员是一个水平……

        再加上称号技能的伤害加成特效,  这一脚哪怕并非全力踢出,  踹到人膝盖上的威力也可以想象。

        让人牙酸的骨骼碎裂声中,光头吴克往前迈出的左腿膝盖部分出现诡异的内凹现象,  这位气势汹汹准备夺枪的老哥面部五官迅速形变到极其夸张的程度,  “嗷”地一声惨叫,  朝前栽倒。

        杨珊双手仍然抱着枪,踢出的右脚往侧后方一拉、再度抽出,  踢到光头吴克侧腹部。

        整个人朝前倒的光头吴克,  被这一脚抽得横飞出去、撞到了墙壁上。

        如果说踢碎膝盖还算在正常人接受范围内的话,  看似随意的一脚居然能把体重超过两百斤的大汉踢飞,这力道就堪称吓人了——见自己老大吃亏后正准备一拥而上将杨珊拿下的众小弟齐齐变色,跟木桩似的僵在了原地。

        杨珊将枪口对准这些花臂大汉,微微皱眉:“蹲下抱头。”顿了下,“不要让我说第三次。”

        小弟们面色数变,视线在杨珊收回去的右脚和对着他们的枪口之间打了个转,或干脆、或憋屈、或惊恐地蹲了下去。

        自这些肌肉老哥进门后便迅速躲到墙角下蹲着的两名西区少年,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陆染风本来准备帮忙,见杨珊这么快控制住局面,就把手~枪揣回去了,自自然然地掏出串手~铐,跟闫明一块儿把蹲了一地的众小弟拷起来……至于缩在地上哀嚎的光头吴克两人都没去管,这家伙要能断了一条腿还能跑得掉,那三个任务者都得佩服他是条汉子。

        “好了,现在可以说正事了。”

        将六个小弟集中关进房间里,再给自称汤某人的光头吴克打了一针止痛(调查员配发的装备里附带各种止痛止血针剂,陆染风&杨珊都有),将这个满头大汗的花臂大汉拎到茶几前,陆染风便接过审讯工作、在这货对面坐下,微笑着道:“汤哥是吗?我们初来乍到贵宝地,不懂贵地规矩,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汤哥,还请指教一二?”

        光头吴克以一种狼狈别扭的姿势瘫坐在茶几前面,阴狠地瞪了眼陆染风,没说话。

        “我听说靠好勇斗狠出来混饭吃的人都很在意面子,面子要是没了,这碗饭也就端不起来了。”陆染风善解人意地道,“当着小弟的面儿被一个女的打倒,又要被另一个女的审问,这种事情确实是相当没面子,也难怪你心里有怨气,不肯配合……”

        “不过,你已经不年轻了吧。”陆染风话锋一转,上半身微微前倾,眯起眼睛道,“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能为一句话不要命,那是因为年轻人的世界观很单纯,他们以为自己的命没有几句话、没有轻飘飘的面子值钱。像你这种成年人,肯定不会像年轻人那么蠢。”

        “哈!”光头吴克硬气地笑了一声,轻蔑地道,“臭婊~子也敢说懂男人?”

        陆染风摇摇头,平静地道:“没有必要去懂,只要知道成年人不管嘴皮子上说得多好听,本质上都是惜命的就对了。现在的情况是你想黑吃黑却马失前蹄,落到了我们手上,我们让你活你就能活,我们不让你活,你就得死。比起为了面子找死,还是配合我们比较划算。”

        “你可以宣称你在邵阳很有牌面、有人脉、兄弟无数,我们杀了你自然会有人为你找回场面,为你报仇……但你觉得那样对你来说有意义吗?”陆染风将手一摊,“都是成年人了,不用讲那些让大家都觉得幼稚的场面话,没什么意义。”

        陆染风十分冷静,这种冷静落在光头吴克眼中,就变成了心寒。

        光头吴克不由得看向他之前以为是这群人“主心骨”的小白脸,以及那个手黑到一出手就断了他的腿、还踢裂他几根肋骨的“丫头”。

        闫明和杨珊,都在认真地听陆染风说话,都专注地看着他。

        光头吴克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心底寒意直往上冲。

        他出来混这么些年,也不是没有落到过生死由人的狼狈境地,但那些曾经强逼着他低头的人,没有谁会像是这些人一样,看上去完全不像心狠手黑的无法狂徒,提及生死时,态度却淡然从容得像是在谈论下一顿吃什么一样。

        想到“丫头”那恐怖的武力值,再想想这帮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又莫名其妙不见的枪械……光头吴克直挺着的脖子不由得放低下来,强挤出个干巴巴的笑脸:

        “我、我叫汤隆,道上给面子的叫我一声汤哥。马三爷看得起兄弟,在新合会给我安排了个堂主的位置,平时带着一帮兄弟给马三爷看看场子……这次事情,也算是误会,你们这位兄弟,在马三爷场子里一个叫小丽的婊~子那里露了财,又没得能见光的身份,我们这才……那个,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几位。”

        杨珊转脸看闫明,闫明转脸看陆染风。

        提议让闫明去剑走偏锋的陆染风目不斜视,甚至还露出了个十分淡定、十分得体的微笑:“原来如此,早说是误会就好了吗,大家也不用打生打死。我姐妹做事情不喜欢拖泥带水,也是为了避免跟汤哥你和你的兄弟们产生更大的冲突、造成更多伤亡才出手重了点,汤药费我们这边出,还请汤哥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们这些年轻人计较。”

        闫明默默掏出块金锭放到茶几上,往汤隆方向一推。

        汤隆:“……”

        一块金锭上万大元,但要是治他的腿,那根本远远不够——但自己的命现在捏在别人手上,眼前这个蛇蝎美人又是把好话坏话都说尽了,他要是不晓得好歹,那之前低头就白低了。

        忍着满腹怨气把金锭收起,汤隆还得捏着鼻子装出大度样子来:“好说好说,不知几位如何称呼?”

        “染姐,小明,珊珊。”陆染风即答。

        杨珊没什么反应,闫明瞪起了死鱼眼。

        “你说的马三爷,是指西区过来的那个马三爷吗?”陆染风又道,说着,还故意往蹲在墙角不敢动弹的那两个少年看了眼。

        汤隆肯爽快说出自己老大,就是因为他也发现到蹲在墙角装乖巧的两个西区烂仔……这帮人手太黑,他又不晓得那两个西区烂仔是不是认识自己、又交代了多少,这才不敢乱耍花样,这回陆染风直接问到了,他便老老实实地道:“是,不过马三爷已经不混西区了,平时也没人敢在三爷面前提西区。”

        陆染风并不觉得意外……出身低微的人爬到顶峰了拿过去出来说事叫励志,还没爬到顶峰,提过去就得叫黑历史、揭疮疤。

        换句话说,汤隆这是无意中暴露了他的老大马三爷,在邵阳还没混到足够有份量的位置。

        于是陆染风完全不去纠结那个马三爷,转而道:“新合会,是邵阳最大的地下势力?”

        汤隆迟疑了下才点头道:“是,新合会会长汪叔,黑白两道都要给几分面子……”

        陆染风立即追问:“这个汪叔,是谁的白手套?”

        汤隆面露骇然,震惊地看着陆染风,一时之间居然忘记了要回话。

        陆染风并没有催促,很耐心地等着他回答。

        虽然外表上看很像是花瓶……但陆染风其实是个很会审时度势、观察力很强、很机敏的人。

        她的新手场倒霉地遇到孙井空那种疯子,在对同场任务者并无深入了解、对自己的处境也极其不安的情况下,她依然能够每每在关键时刻做出对自身安全最有利的选择,这一点,许多平时夸夸其谈的人,其实是完全做不到的。

        当她询问新合会是否是邵阳本地最大的地下帮派时,汤隆的迟疑暴露了很多信息:

        首先:邵阳不止新合会一个帮派,还有与新合会齐名的势力。

        其次:汤隆在迟疑过后仍然能明确地、不带任何含糊地回答“是”,说明汤隆认为新合会与齐名的势力相比较,有着更大的优势,有资格自称邵阳龙头。

        汤隆在其后又补充说明新合会老大汪叔黑白通吃,汪叔的面子在白道上也行得通——这就差直言汪叔在白道有后台了。

        陆染风的老爸是从警近三十年的老刑警,二十年前华夏国内治安状况恶劣时期也曾参与过扫黑工作,陆染风对已经在华夏国内绝迹的地下帮派本就有一定了解;再加上这个位面的华夏国混乱得接近民国时期的上层政治生态,顺着逻辑链推导出新合会汪叔是某个权贵人物的白手套,难度比解开一道初中水平数学题大不到哪里去。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现实位面某些国家,帮派份子给官面上的人物当白手套、洗黑钱这种事,本来就不是啥稀罕事。

        汤隆并不知道陆染风的结论只是从“解数学题”的逻辑中得来——在这个电子产品属于奢侈品、通讯网络还未福泽到普通人、离信息大爆炸时代还差至少两次革命的世界,共和国位面的华夏人能够以极低的代价通过网络获得的知识,对于这里的人们而言还是得投个好胎才有资格去碰触的“顶级资源”——汤隆根本无法理解像陆染风这样年轻的女人能够拥有超出他常识范围的智慧,只能以自己的经验来进行拆解分析,于是,他顺理成章地得出了个“这群人有备而来,或许背后站着更大的权贵,所以才知道汪叔后面有人”这么个结论。

        于是这货态度更恭敬了一些,但同时又更加不安起来,踌躇了半天才磕磕绊绊地开口试探:“几位……是从京师来?”

        陆染风神秘地一笑……

        “这个你不用管,也不重要。”陆染风故意暧昧不明地道,“你只要知道一点就行:我们不会在邵阳呆太久。”

        汤隆神色惊疑不定,也不知道这货把脑洞开到了哪个方向去。

        “至于我们来邵阳的目的……汤哥你这个层次的人,应该能猜到。”陆染风刻意停顿了下,慢悠悠地道,“最近,邵阳市,尤其是红枫湖这块儿,不怎么太平吧?”

        “这……不知染姐,指的是哪个方面呢?”汤隆疑惑地道。

        陆染风有些意外。

        以“SY、鬼”这两个关键词都能在网络上搜到邵阳闹鬼的传言,汤隆这种地头蛇,怎么会不知道呢?

        即使是这个世界堪称蛋疼的电子产品普及率和一般市民承受不起的通讯费用,在控制谣言散布、避免引起民众恐慌方面有着意外的好效果,但要说像这种消息灵通的帮派份子都一无所知,那绝不可能。

        琢磨了下,陆染风得出两个推测:

        一是,任务中的“敲门鬼”还没有完全成型,还没开始杀人,所以没有消息外泄。

        二是,“敲门鬼”已经大开杀戒,但这只鬼物针对的人群与汤隆这种帮派分子有距离,所以他要么不知情,要么听过风声,但没觉得此事和自己有关系,所以并不关心。

        前者不必说,在任务场景“地图”太大、涵盖范围太广的情况下他们只能等到出了事、有情报流出了,才能进行调查。

        后者么,也是有依据支撑的。

        无论某些文学、电影之类的“艺术创作”如何去美化、浪漫化、传奇化黑道和帮派份子,这种只能寄生在公权力有明显缺陷的社会中的地下势力,说到底还是底层……

        朝不保夕、用最原始的身体资本乃至生命去拼在正常社会中本该人人都有的生存权,才是帮派分子的真实原貌。

        什么教父、什么传说级别的黑道老大,看起来仿佛很酷很浪漫,然而这种站到金字塔顶端的幸运儿,又能有几个呢?

        再考虑到这个华夏合众国位面,能够使用电子产品上网的起码也是市民中的中层收入者,陆染风差不多就能摸到这个任务里的鬼物执念脉络了——如果“敲门鬼”已经开始杀人、且死于这只鬼物之手的都是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那么汤隆这种最底层的地痞流氓自然不会上心。

        为证实这个结论,陆染风皱着眉头、怀疑地道:“那怎么我们收到情报,说邵阳红枫湖一带近些时日……死了不少市民呢?”

        “嗯?”汤隆一愣,“不会吧,帮派火并一般牵连不到一般人啊。”

        陆染风暗暗摇头……显然,这个家伙在“地头蛇”中层次也不算高,就是个看场子的小头头,没法指望。

        “这样吧,汤哥,你替我们联系‘汪叔’,就说……我们是来帮忙解决红枫湖近期最棘手的问题的。”陆染风做出神秘莫测脸,“如果你没有骗我们,‘汪叔’真有足够有实力的背景,那么他会知道怎么选择。”

        汤隆脸色一喜,忙道:“我这种小堂主联络不到汪叔,得请马三爷出马。”

        陆染风做了个请的手势,他们本来也是打算想办法去联络那位西区出身的马三爷,这不是还没找着门路这货就送上门了嘛……

        等汤隆强撑着伤痛给自家老大发了短信,陆染风起身给汤隆又来了一针镇痛,免得这货药效过去嗷嗷鬼叫……杨珊下手是真黑,这货不光膝盖碎了,左侧腹部肋骨也骨折了,要没镇痛针剂,早就痛昏过去了。

        出于好奇,陆染风还把汤隆的手机拿过来看了眼。

        这家伙好歹是个帮派堂主、手下有小弟又有还算过得去的收入来源,用的手机,就很一言难尽——虽然也是智能机,但响应慢到让人发指、运行效率极低,还拢共就没几个APP。

        这也可以理解……以这个合众国位面的手机普及率,压根养不起多少互联网公司。

        “那个、大少爷、大小姐,我、我们可不可以走了?”全程被无视的俩少年见他们终于谈完事,壮着胆子出声。

        “不用急。”陆染风将手机还给汤隆,笑着点了点头,“马三爷不是你们西区出身的牛人吗,见一见也好。”

        俩少年满脸悲愤……他们烂命一条倒不是很怕死,但被卷进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里面再莫名其妙的死掉,他们真的很不愿意!

        陆染风没跟这俩少年解释,马三爷这个人貌似在邵阳还是有点实力的,这当口把这俩少年放回去,才真叫能要他们的命。

        还瘫坐在地上的汤隆把头低了下去。

        这个蛇蝎一样的女人,是在防着他耍花样呢!

        汤隆心头暗恨,面上却是半点没有表露出来。

        ——你们最好真有大后台、大背景!不然落到三爷手里,看你们怎么死!

        汤隆正发泄地在心里想象这几个人的惨状,便见……那个把他两脚踢成残废的“丫头”再次双手一合,“变”出那把冲~锋~枪来。

        不等汤隆想通这种“方士术法”原理到底是啥,又听见那个小白脸开口:“你这个要换弹夹的不方便,用我这个吧。”

        随即,汤隆便眼睁睁看着闫明将手往腰上一拍,一把款式接近的冲~锋~枪便出现在他手中。

        “好啊。”杨珊见状,将陈潇送她的枪收起,接过闫明递来的“意志”出品无后坐力无限子弹五六冲,“你的给我,你用什么?”

        “我这还有。”闫明随手又掏了把两把五六冲出来,随手甩了把给陆染风,“这种无限子弹枪械用到一定时期就用不上了,放在论坛上出售的很多,不用积分就能买到,我看到就买下了。”

        “你还真不拿钱当钱。”杨珊啧了一声,“死有钱人。”

        闫明嘿嘿一笑:“钱这种东西嘛,用在有用的地方才有价值,不然就只是个数字。我这种用钱方式,才是钱最有价值的地方。”

        说着,这货便炫耀似地掏出了一根诡异的、粗粗的钢管子……

        “没想到吧,‘意志’出品的连无限弹药107火箭炮都有。”闫明得意地拍了下这根外观上看去毫无科技感、只能用傻大黑粗来形容的粗钢管,“发射后炮管内每三十秒自行生成新炮弹,威力和正版107火箭炮一模一样,当然,精度上的缺点也一模一样,不过这不重要,反正我们也不会用这玩意儿去打几公里外的目标,几百米内就算有偏差,问题也不大。”

        陆染风&杨珊:“……”

        瘫地上的汤隆:“??”

        任务者对话中与“意志”相关的内容会被屏蔽,无关“意志”的部分则不会;虽然理解起来有些吃力,但以汤隆没低于80的智商,他必须听得懂啥叫火箭炮。

        于是他的下巴差点掉到他趴着的茶几上——有没有搞错!你们是来找黑道麻烦的还是来打仗的?有枪就算了,连火箭炮都有?!

        杨珊沉默了会儿,手一拍、手上亮出个沉重的铁圆盘:“反步兵地雷。”

        又亮出个有弧度的奇怪长方形铁盘子,外凸的一面印着此面向敌四个汉字:“定向地雷。”

        把这俩地雷放到茶几上,杨珊继续刷刷往外掏东西:“闪光手~雷,催~泪~弹,烟~雾~弹,铝热剂燃~烧~弹……”

        将成为正式见习调查员后从特调局领到的“装备”摆出来,杨珊抬着下巴,静静地看着闫明。

        闫明:“……”

        “我的东西也不错的哦。”杨珊拿手拍了拍定向地雷,“这个就不比你的火箭炮差。”

        “——你在不服输个什么劲啊!你是小孩子吗!”闫明喝道。

        陆染风哭笑不得:“好了啊,你们别这样,对付帮派份子而已,又不是去打仗,再说这里可是城市里诶!什么火箭炮地雷之类的先收起来,用得着的时候再拿。”

        面无人色的汤隆:“……”

        ……你们最好真的有大后台、太背景,千万别跟马三爷,不,千万别跟汪叔火拼……

  https://www.24kwx.com/book/4/4375/49975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