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敬事房悠闲日常 > 第169章 湘斐番外7

第169章 湘斐番外7

        崔直领着赵斐出去,    大殿里只剩陆湘和太后二人。

        太后起身道:“走,去陪哀家喝口茶。”

        方才赵斐在的时候,太后一直说“我”,如今赵斐出去了,便换成了“本宫”,    亲疏立现。

        坤宁宫的茶室,    陆湘去过很多次,    如今慈宁宫也在正殿后头布置出了一间茶室,格局同坤宁宫的那一间差不多。

        陆湘随着太后走进了茶室。

        太后先坐到了蒲团上,    见陆湘仍乖巧站着,淡淡笑道:“坐下说话吧。”

        陆湘依言跪坐在蒲团上。

        “哀家如今身子乏力,    你自己倒茶。”

        陆湘见太后的茶杯也是空的,先给她倒了一杯,这才给自己倒上。

        太后微微扬起下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意,    心下不禁怀疑起陆湘的身份。

        寄养在镖局的姑娘,    能养出这样的气度?

        只是,怀疑如何,    不怀疑又如何,    她是赵斐认定的女人,    那就是自己的儿媳妇。

        更何况,太后的确觉得她合眼缘。

        “这茶怎么样?”

        陆湘认真地品了一口。

        太后素爱龙井,    茶汤里会混一些晒干的茉莉,    比纯龙井更清香,    自然合陆湘的口。

        如今她顶着这民女身份,不能将这茶的妙处细细分说,只道:“娘娘赐的茶,自然是极好的。”

        这个回答,算不得上佳,却是最挑不出错的回答。

        太后脸上的神情莫测。

        陆湘见她不说话,一时吃不准她把自己留下来要说些什么。

        两人居然就在这茶室之中静静对坐着。

        过了一会儿,太后笑道:“你这孩子,倒比哀家还沉得住气。”

        陆湘有些不好意思。

        她在宫里做了一百年的戏,自然沉得住气,不过当下,她只能垂眸故作羞怯模样。

        “你略坐会儿。”太后说着,站起身往寝宫中走去,没多时便拿了一个锦缎包着的东西出来,递给陆湘。

        陆湘恭敬地双手接过。

        “你倒是打开来看看呀。”

        “是。”陆湘依言打开锦缎,只见里头包着一只蓝白琉璃珠镶嵌金腕镯。

        这镯子她识得,是太后出嫁时国公府给的陪嫁,一共有两只,是太后的妆盒里最珍视的物件。

        太后见陆湘呆呆看着,拿起镯子,替陆湘戴上。

        “这镯子一共有两只,哀家取了一只给皇后,这一只哀家给你。你们俩都是哀家的儿媳,在哀家这里是一样的。”

        陆湘心中颇为感动,又莫名害臊。

        她帮着太后办了十多年的差事,如今竟成了她的儿媳。

        罢了罢了,要臊也不差这一回。

        自她跟了赵斐,辈分早就乱套了。

        “多谢太后娘娘赏赐。”

        太后看着她,舒心一笑:“今日叫你过来,哀家原是想摆些婆婆的架子,给你说说做新媳妇的道理。你如此懂事,倒免了哀家的啰嗦。”

        陆湘确实不想听什么训话,闻言低头一笑。

        “斐儿这辈子过得苦,自小没了亲娘,到了哀家这边,没过上几天舒坦日子,便出了事。”太后说着说着,便感怀起来,“如今总算是好了,可哀家还是亏欠他。”

        陆湘知道赵斐的事是太后的一桩心病,是非曲直,早已难以分辨,如今各自安好,不失为一种好的结局。

        崔直一直侍立在门外,但里头的动静都听得到,见太后动了情绪,忙进来道:“太后娘娘,大过节的,当着新媳妇可别说这些话,如今六爷过得顺遂,刚才给奴婢的利是都是别的王爷好几倍呢!”

        “你呀,就知道利是。”太后终于笑起来。

        “嗐,奴婢不就这么点出息么!”

        太后又问:“外命妇们都到了吗?”

        “到了,全都在宫门外等着传召,好进来给太后娘娘请安拜年呢!”

        “走吧,大冷天的,都是身娇肉贵的夫人小姐,不能叫人家在宫外等久了,”太后笑着颔首,陆湘见她似欲起身,下意识地伸手去扶。

        太后微微诧异,终是一笑:“你这名字像陆姑姑,性子也像她。”

        陆湘知道自己差点露马脚,倒不慌乱,只垂眸道:“王爷提过这陆姑姑,却说除了名字没一处像的。”

        心下松了口气。

        亏得她当年进敬事房的时候容貌做过一点调整,要不然,太后和崔直见了还不吓死吗?

        三人从茶室走出来,太后坐在凤座上,没多一会儿,皇后沐霜霜便过来了,给太后请过安后,也跟陆湘熟络地说着话,很快皇亲和外命妇们进来谒见。

        今年赵泰和岳天玉留在封地没有回来,陆湘在慈宁宫坐着颇为寂寞。

        大家都觉得她面生,又见太后和皇后不时照顾她,同她说话,自是都敬着她,不敢怠慢。

        在慈宁宫坐了一个上午,太后赐了宴,令皇后带着众人去御花园闲逛。

        今年国库充裕,拨给宫中的用度比往年多了不少。

        赵谟后宫只得沐霜霜一位皇后,因此沐霜霜可支配的银钱便多了,今年冬天,御花园各处炭炉不断,饶是这么大座园子,竟是处处鲜花盛放。

        如此在宫中过了一日,第二日除夕又是这般。

        除夕之夜,皇帝赐众人在钦安殿宴席,当着群臣的面,太后为赵斐和陆湘赐婚。

        待到夜宴过后,已临近子时,太后领着赵谟、赵斐及沐霜霜、陆湘退到了慈宁宫,摆酒守岁。

        “在宫中过了这么多年,今年是我最踏实的一个年。”

        太后坐在正中,赵谟和沐霜霜坐在左侧,赵斐和陆湘坐在右侧,两边皆是郎才女貌,和和美美。

        一家子一块儿吃了会儿东西,太后不胜酒力,终究坚持不到守岁,自去歇下了。

        赵谟道:“在这边怕是会吵着母后,不如换个地方再喝。”

        沐霜霜提议:“去御花园吧,坐在堆秀山的亭子里吃酒。”

        赵斐却道:“今夜城里有烟火,要不我们去城墙上走走。”

        “甚好。”赵谟点了头,四人出了慈宁宫,很快便有步撵过来,抬着四人往午门去了。

        还没上城墙,已经望见天上璀璨的焰火。

        赵斐先下步撵,走过来将陆湘抱下。

        “白天飘过雪,台阶滑着,当下些。”

        陆湘“嗯”了一声,将身上的狐裘裹得更紧了。待走上城墙,寒风吹过来,四人都冷得“嘶”了一声。

        底下人没料到皇帝大晚上的会到城墙来,炭炉准备不及,这会儿再去传令布置,却没有那么快了。

        赵斐见陆湘缩着脖子,把自己的手炉也拿给她。

        “我拿不动两个。”陆湘轻声道。

        宽敞的狐裘裹着她,手的确是暖的,赵斐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却是冰冰凉凉的,遂伸手捧着陆湘的脸。

        赵斐的手惯常冰凉,但因着一直拿着手炉,这会儿是暖暖的。

        陆湘冰冷的脸蛋被他捧着,自然是暖和。

        两人旁若无人的亲近着,一旁的沐霜霜和赵谟却有些尴尬。

        赵谟轻嗽了一声,转向沐霜霜问:“冷吗?”

        沐霜霜受宠若惊,眉目间笑意升起:“有点,早知如此,过来的时候该跟湘湘一样穿狐裘。”

        话音一落,赵谟解了身上的大氅搭在沐霜霜身上。

        “陛下,不可,万一你受凉了该如何是好?”沐霜霜忙推辞。

        赵斐正捧着陆湘的脸,闻言转过头来,对沐霜霜道:“不必管他,他皮糙肉厚的,不怕这点冷风。”

        “六哥身娇肉贵的,谁跟你比都是皮糙肉厚。”赵谟亦笑起来。

        上一回见到赵谟和沐霜霜时,两人始终客客气气,怎么看都不像夫妻,这回见面,虽不是如胶似漆浓情蜜意,但陆湘看得出,两人的相处要自然得多了。

        她由衷地为赵谟感到开心。

        没多时,宫人们便抬着四个大炭炉上了城墙,顿时暖和了许多。

        因着方才那番说笑,四个人皆是放开了许多。

        陆湘倚在赵斐的怀里,赵谟和沐霜霜拉着手,都仰面看着天上一朵朵绽开的焰火。

        今年的除夕焰火是赵谟特意命人在宫外放的。

        宫里年年都有焰火看,今年给百姓好好看一回也是应当。

        “光是站着也是无趣,还是喝一点酒罢。”赵谟提议道。

        赵斐低头看了看陆湘,陆湘点了一下头。

        今日太后为他们赐了婚,饶是她心中早知此事,仍是忍不住悸动。

        她和赵斐居然要做名正言顺的夫妻了。

        开心的时候当然要喝酒。

        沐霜霜道:“不怕喝醉了,如今太妃们都挪出去了,宫里宽敞着,便住在宫里,明儿个一早方便去给母后请安。”

        酒桌很快摆好,当中是一口羊肉锅子。

        今晚吃了宫宴,又在慈宁宫吃了家宴,已经吃了两顿,此时对着锅子,竟然都还有胃口。

        陆湘不饿,倒是渴了,喝了两口热热的果子酒。

        “湘湘,尝尝这羊羔肉。”沐霜霜今夜心情十分好,热情地为陆湘布菜。

        陆湘盛情难却,端着碗去接那羊羔肉。

        奇怪得很,她从前在宫里吃过无数次羊肉锅子,每一次都不觉得有什么,偏生沐霜霜给她夹的这一块羊羔肉,还没入口,便已闻到浓重的荤腥之气。

        若是赵斐夹的,陆湘自然不吃的,但沐霜霜夹的,为着礼数不能不吃。

        陆湘忍着心头的恶心,把羊肉飞快地咽了下去。

        原以为这样便可,谁知一股更强烈的不适之感从胸口涌出。

        陆湘情知自己快要失礼,急忙站起身,飞快地朝旁边跑去,没走出几步,便将刚才那羊肉和刚才喝的几口果酒一起吐了出来。

        赵斐拿了帕子替她擦嘴,又轻轻拍着她的背。

        “今晚你吃太多东西了,一会儿不许喝酒了。”

        陆湘有些委屈。

        她是饿的,只是刚才那恶心来得莫名其妙。

        宫里的羊肉锅子都是用最上等的羊羔肉做的,一点膻味都没有,从前吃过无数回都没出事,今晚不知怎么回事,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丑。

        侍从很快为陆湘端了漱口的清水过来,陆湘将自己打理妥当,跟着赵斐回到桌边。

        “民女无状,陛下和娘娘恕罪。”陆湘低头道。

        赵谟问:“用不用传太医?”

        “不必那么麻烦,许是今晚吃得杂了些。”陆湘刚说完,羊肉锅子的热气飘了过来,她顿时又起了不适之感。

        “已经过了子时,现在是初一了。”沐霜霜欢喜道。

        赵斐点了点头,正欲说话,却发现陆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到底怎么了?”

        “还是传太医吧。”沐霜霜也看出来陆湘的不适了。

        陆湘不敢说话,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指着桌上的羊肉锅子。

        赵斐会意,立即命人将羊肉锅子端下去。

        城墙上风大,稍事片刻便没了味道,陆湘终于松了口气。

        “六哥别担心,太医很快就到。湘湘这模样,真像……”沐霜霜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灼灼地望着陆湘和赵斐。

        赵谟看出她若有所思,便问:“想到什么了?”

        沐霜霜目光一动,朝旁边的侍从看了一眼,侍从立即领着周遭伺候的人退远了。

        “六哥,我胡说八道一句,你和湘湘别放在心上。”

        “想到什么说什么,还卖什么关子?”赵谟道。

        “不行,得六哥和湘湘让我说,我才说。”

        赵斐自认识陆湘以来,病都没见她生过一次,今晚这样,已是担忧不已,当下没有多想,只道:“娘娘请说。”

        “我嫂子上月诊出了喜脉,也是同湘湘这般……吃不得羊肉,别说闻味道了,连提都不能提。”

        喜脉……

        赵谟眸光闪了闪。

        陆湘和赵斐对视了一眼。

        赵斐一直都挺小心的,不想让陆湘在成亲前有孕,只是上个月月初,有一晚赵斐同岳天意在外头喝了酒,回到屋子里便有些不着调。当时陆湘有些担忧,只是心存侥幸,又怕伤身,便没有饮避子汤。

        若当真有孕,便是那一回了。

        想想这月月信未至,当是差不离了。

        只是陆湘万万没想到,这事竟然在赵谟和沐霜霜跟前揭了出来,叫她实在难以做人。

        赵谟和沐霜霜看着陆湘的羞恼和赵斐的得意,哪有不明白的道理。

        沐霜霜正在后悔自己不该把这事点出来,赵谟便端起酒杯,“六哥,这是喜事,该喝一杯。”

        赵斐自不推辞,含笑举起酒杯。

        “是,恭喜六哥六嫂,双喜临门。”沐霜霜会意,忙朝赵斐举起了酒杯。

        陆湘一直垂眸,不看任何人,只听着他们三人觥筹交错。

        她居然有身孕了。

        此刻已是正月初一,初一是岁时之首,万物新生的起点。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确是喜信。

  https://www.24kwx.com/book/4/4423/49984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