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基建王座 > 第119章 金色品质超稀有套装

第119章 金色品质超稀有套装

        渊流城北城门外,  血腥味和厮杀声在狂风中,裹挟着漫天烟尘,肆意飞舞。

        沈轻泽在十连抽中得到的飞翔技能卡很快就派上了用场,硕大的半透明羽翼在半空中轻轻振扇,背光里,  在地面投下大片阴影,  将颜醉完全包裹在内。

        沈轻泽的突然降临,  整个战场有一瞬的凝滞。

        无论是气焰疯狂的螣蛇兽人,城头上紧张观战的人族守军,  亦或者背负巨大使命、冒着生命危险试图活捉螣蛇的轻骑兵们,在这一刻都不由自主望向战场中央,  聚焦于沈轻泽舒展双翼的背影。

        “那是……是主祭大人?!主祭大人回来了!!”

        “天哪!主祭大人竟然会飞!是神迹降临了吗?”

        “快告诉我这不是幻觉,主祭大人背上那是什么?”

        高高的城墙上,已成为渊流城一份子的巫术师塔格,举着木法杖,  呆呆地望着远处半空中的沈轻泽,  下意识揉了揉眼睛,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我的神啊,  我看见了什么?难道是西大陆传说中的天使之翼吗?”

        一旁的金大不满地纠正:“我们主祭大人明明是大夏国师的后裔,  才不是你说的什么天使呢!”

        就在二人忍不住开始为沈轻泽的来历,  引经据典作东西之争时,忽而有人惊叫:“你们快看!”

        那厢,  螣蛇兽人眼见族长和祭巫同时受创,  大军气势顿时为之一截!

        弥漫的硝烟混杂着焦糊和血腥味,  叫人直欲作呕,渊流城轻骑兵和火铳兵抓紧这来之不易的时机,纵横于战场,奋力收割俘虏。

        局势天平渐渐向人族一方倾倒……

        兽人军阵中央,沈轻泽将颜醉从烈火马背抱下来,双翼稍稍合拢,宛如一只半透明的茧,牢牢护住颜醉。

        “你中毒了?蛇人连你也下了蛇毒?”沈轻泽语气笃定而阴沉。

        颜醉一身军装几乎浑身浴血,分不清哪些是敌人的,哪些是自己的,烈火默默从背后垂下头,蹭了蹭主人的背,在它身上,也有数不清的伤痕,在涓涓渗血。

        从城主府一路疾行而来,沈轻泽已经彻底明白这群蛇人对他的渊流城干了些什么!

        往日里热闹的街巷变成空城,爱好和平的人们惶惶不可终日,中毒者失去人性残害至亲,亲人爱人被迫戴上锁链关起来等死!

        这是他辛辛苦苦拉扯长大的城市,是他倾注了感情和汗水的心血,沈轻泽简直不敢想象,倘若自己晚回来一步,这里将会有多少无辜之人凄惨枉死!

        整个渊流城将要作出多大的牺牲,才能保全下多数人的平安!

        他的目光冷冷扫向附近紧张对峙的螣蛇兽人,一动不动注视着,脸颊肌肉清晰绷出颧骨的形状。

        若非抱着颜醉的动作尚且轻柔,颜醉几乎要怀疑对方下一秒就要大开杀戒,将这片战场整个夷为平地。

        若是平时,颜醉自然乐于在对方怀里窝着,最好连手脚都长在沈轻泽身上,然而眼下是在局面瞬息万变的战场,他身为城主,更加没有任性的权利。

        颜醉伸手抚平对方罕见的怒容:“不要担心,这种蛇毒并非无药可解,我们已经抓到了一些螣蛇,只要逼它们交出螣蛇族地的驱毒草,就可以为中毒者解毒了。”

        他勉强从沈轻泽怀中直起身:“时间不多了,我们得抓紧……”

        话音未落,变故横生——

        原本螣蛇兽人远远包围着二人,它们面色踌躇,神情紧张,既不敢上前,也不敢逃跑,彼此嘶鸣着,纷纷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族长和奄奄一息的祭巫。

        螣蛇祭巫受到颜醉当胸重创,胸口被洞穿一个血窟窿。

        颜醉的枪上附着了龙鳞玉的破坏能量加成,不断吞噬着周围的血肉,哪怕螣蛇祭巫本身拥有强大的治愈术,也无法救活自己。

        眼见自己活不成了,它决心临死前为螣蛇一族作出最后的贡献。

        螣蛇祭巫没有攻击力,但它强大的生命力和治愈术无与伦比。

        在生命渐渐流逝的终点,它全身衰老松弛的皮肤竟然重返青春,头发胡须变得乌黑浓密,就连尾巴脱落的银色鳞片竟然也重新长出来,细密地泛着光泽。

        它的口中念着冗长的咒语,目光平和地望向螣蛇族长,后者仿佛明白了它的选择,强忍着悲伤和屈辱,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刺耳的嘶鸣声!

        极高的分贝,扭曲的音调,刮刺在人类耳膜上,比最难听的噪音还要令人难受,那是唯有螣蛇族人才能听懂的声音。

        族长在命令大家放弃攻城,全线撤退!

        此时此刻,螣蛇族长前所未有的感到后悔,若早知道渊流城有如此诡异的火器,若早知道渊流城内没有因蛇毒内乱,它绝对不会如此贸然攻城。

        可恨那个人族巫术师“洛特”,隐藏了关键信息没有告知自己,渊流城里还藏着一个强大的主祭!

        如今祭巫救不回了,继续打下去根本没有意义。

        为今之计,只有立刻退回大峡谷死守螣蛇族地,等待渊流城这批已经中蛇毒之人统统毒发而亡,尤其还有渊流城主在内!

        毒发时间仅只剩数日,只要拖到那时,渊流城元气大伤,螣蛇一族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螣蛇族长咬紧牙齿,恶狠狠地瞪了沈轻泽一眼,抛下濒死的祭巫以及被抓获的族人,带领螣蛇大军,毫不犹豫转身逃亡!

        这一系列撤退动作,毫不拖泥带水,熟练得仿佛演习过无数次,惊得战场上的渊流城军官士兵们目瞪口呆。

        颜醉心中蓦然一沉,抓紧烈火缰绳翻身上马:“快追!不能让他们逃回去!”

        传令兵四处奔走,渊流城轻骑兵们奋力催马,试图从两侧将逃跑的螣蛇兽人包围,截断它们的退路,火铳兵缀在它们身后穷追不舍。

        螣蛇族长也不是吃素的,它大把的头发和胡须从身体剥落,每一根毛发都拉伸膨胀成无穷无际的黑蛇。

        它们成群结队,扭曲着彼此纠缠,蚯蚓般钻进泥土中,从四面八方游向渊流城士兵。

        密密麻麻的黑蛇从意想不到的地方钻出来,草丛,泥土,甚至尸体都是它们的寄生处,渊流城的士兵们不得不停下来驱散这些恶心的黑蛇。

        如此混乱的战场,再想活捉螣蛇兽人取蛇胆几乎不可能了。

        然而螣蛇祭巫终于在此刻爆发了最后的力量,它的蛇身被撕裂成无数细小的鳞片,洋洋洒洒,银光闪烁,飘落在每一个螣蛇族人身上。

        螣蛇兽人沐浴在浓郁的生命力之下,身上被子弹打穿的伤口开始复原,流血的伤势凝固,甚至残肢断臂都在重新生长!

        这还没有结束,面对人族的穷追不舍,螣蛇族长又是一声尖利的嘶鸣。

        自它以下,所有螣蛇兽人的尾部竟然开始蜕皮——这是螣蛇兽人压箱底的逃命手段!

        随着干枯的蛇皮脱落,它们游走的速度肉眼可见变得越来越快,蛇腹所经之处,留下无数湿滑的粘液,大片大片的草丛泥土枯萎发黑,臭气熏天。

        骑兵们的马,任凭主人如何催促,说不什么也不肯淌过这些毒液,两条腿追击的火铳兵们更是被越甩越远。

        完了!留不住这些蛇人,意味着获取解药的可能性变得微乎其微!

        绝望和挫败浓雾一般笼罩在渊流城城头,士兵们眼睁睁看着敌人逃向赤渊河,敏捷的蛇躯纷纷跳入河中,再也无法追击,心头的沉重几乎压得众人无法呼吸。

        大地之上,两片展开的羽翼投影飞快掠过一个又一个士兵。

        众人惊讶地抬头望天上看,只见主祭大人一袭白衣凛冽,在天空振翅飞翔,银色流光拖着长长的轨迹,落下一片片半透明的羽毛。

        沈轻泽朝着赤渊河的方向笔直飞去,鸭鸭和阿白追随着主人的方位一路狂奔。

        在他下方,颜醉策马紧随着他的身影,怀中是对方留下的几支治愈药剂,虽然不够救治中毒者,但好歹能将毒发时间往后拖延一两天。

        螣蛇兽人殿后的部队此时也尽数跳下了赤渊河,水里的螣蛇游得愈发畅快,比在陆地上还要畅行无阻。

        渊流城北岸,颜醉勒住烈火,堪堪停留在赤渊河岸边,大量的士兵们被大河拦住去路。

        颜醉蹙眉,在马背上远远眺望沈轻泽独身追击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北方天际。

        烈火低低哀鸣,颜醉抚摸着它染血的鬃毛,薄唇紧紧抿直,眉宇间是挥之不去的忧心。

        他怎么也没想到,沈轻泽竟然选择一个人杀进大峡谷!

        大峡谷是什么地方?那是兽人族的大本营,是无数妖兽的聚集地,是比地狱还要可怕的存在!

        颜醉缓缓阖上双眼,再度睁开时,他竟然笑了,唇边勾起的弧度是破釜沉舟的狠厉与优雅。

        “传城主令,取消一切商船活动,征发城里所有船只,无论商船、军舰,全部下水!尽快运送卫队过河,向大峡谷进发!务必将主祭大人安全地接回渊流城!”

        众人齐声应诺:“是!”

        ※※※

        赤渊河。

        密密麻麻的黑蛇急速掠过河面,游向对岸,往大峡谷老巢的方向疯狂逃窜。

        在螣蛇兽人之后的半空中,沈轻泽不停催动双翼,只身一人缀在兽人大军尾部穷追不舍,鸭鸭和阿白吃力地跟在后面。

        光有少部分螣蛇俘虏远远不够,看螣蛇族长断尾求生的胆魄,不可能受人族威胁轻易交出解药。

        既然如此,沈轻泽就亲自去拿!

        渡过赤渊河,离大峡谷越来越近,已经有一线灰黑的冗长断崖出现在沈轻泽的视野里。

        附近的其他部落兽人身影逐渐增多,螣蛇兽人大军过境的声势太过惊人,引得其他部落心惊胆战,不明所以。

        螣蛇族不是集体出动进攻人族领地了吗?难道这么快就大胜而归了?

        直到它们看见了无比诡异的一幕——

        临近大峡谷的旷野之上,一眼望不见尽头的黑蛇大军争先恐后往前游窜,而在它们身后,只有一个长着翅膀的人族在追撵?

        一个人,追杀一族?

        大峡谷附近的众兽人部落,仿佛看见了一个惊世大笑话。

        在彻底渡过赤渊河,完全摆脱了渊流城士兵们后,螣蛇族长终于可以松一口气,除了少数族人被捉,大部分族人都安然无恙,危机已然解除。

        只要它们回到族地休养生息,时间拖得越久,对己方就越有利,而渊流城即将陷入一场大乱。

        就在螣蛇族长对自己下令撤退的果决,感到欣慰与庆幸时,它忽然注意到,那个可恨的人族主祭居然独自追来了!

        这个长着翅膀的鸟人疯了吗?还是仗着自己会飞,就以为它们拿他没办法?

        愚蠢的人族!

        螣蛇族长苍白的脸庞露出扭曲的冷笑,一旦眼前这个人族主祭身死,渊流城主毒发而亡,渊流城就算彻底完蛋了!

        在它的命令下,螣蛇兽人们渐渐停止了逃亡,转而慢慢朝着沈轻泽包围而去。

        有人族在追击螣蛇族的消息,飞速向周围传播,附近大量得到情报的兽人部落,也在陆续派战士前往一窥究竟。

        一时之间,四面八方的兽人开始向大峡谷边缘汇聚,其中甚至不乏同样身为超级部落的银狮、飞鸾族。

        平日里空寂的旷野逐渐变得热闹,纵然兽人部落间征伐不断,但面对人族却往往一致敌视。

        “只可惜只来了一个人族,根本不够撒牙缝呢。”一个银狮兽人战士懒洋洋潜伏在半人高的草丛里,远远朝着半空中的沈轻泽张望。

        “不知道人族主祭吃起来的味道如何?”有兽人开始兴奋地淌下口水。

        “等螣蛇族杀掉他,我们再围攻螣蛇!说不定能咬下一大块肥肉呢!”

        “希望这个人族不要死的太快,那就太无趣了。”

        ※※※

        此时此刻,沈轻泽缓缓收敛了飞翔的姿态,振动着双翼停驻于半空中。

        只要不是长时间急速飞行,飞翔状态可以持续一昼夜,没有冷却时间,但是持续效果会逐渐递减。

        在他脚下,无际的旷野铺满新绿,附近的水泡在阳光的映照下呈现出诡异的铁锈色,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水下蠕动,花草间,树林间,无数的兽人影影绰绰。

        它们有着千奇百怪的姿态,唯一不变的,是充满贪婪与敌意的眼神。

        沈轻泽垂眼,眼神平静且冷漠,居高临下望着下方的一切敌人,慢慢的,那张无甚表情的英俊脸庞,竟罕见地露出一点笑意。

        “现在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了……”

        他手中握着一把半透明的黑色法杖,是碧空城锻造大会任务得到的金色品质武器奖励。

        在他的系统背包之中,静静盛放着一套闪烁着淡金色的套装装备,那是他迄今为止攒下的2050紫晶,尽数贡献给系统商店后换取的。

        【神帝·焚海:金色品质超稀有套装。传闻,曙光大陆创世之初,有庞大陨石雨从天而降,众神之一的神帝焚海,化身滔天烈焰将陨石雨于天空燃烧殆尽,舍身护佑大陆生灵。】

        【套装效果:力量  500,防御  780,敏捷  300,悟性  200,魅力  666。套装特殊效果:焚情煮海,根据使用者属性,大幅强化一切雷火之力。】

  https://www.24kwx.com/book/4/4550/49795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