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偏执皇帝的黑月光师尊[重生] > 第107章 第一百零七章

第107章 第一百零七章

        秋雨桐愣愣地望着陆霄,  心中一片茫然。

        霄儿方才说了些什么?

        “妈的”、“穷鬼”……

        霄儿为什么会说这么粗俗的话?地上那两个躺着的人,似乎是普通凡人?霄儿从他们身上摸了什么东西?银票?还是其他财物?

        他整个人都有点懵逼,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回过神来,发现陆霄正死死盯着自己,  那目光几乎可以说是直勾勾的,  非常没有礼貌。

        秋雨桐眨了眨眼睛,  是了,如今的霄儿没有记忆,  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十八岁少年,就算略微……长歪了一点,  无礼了一点,也不要紧的,过两天恢复记忆就好了。

        抱着这种十分美好的幻想,秋雨桐迈前一步,  尽量放柔了声音:“这样做不太好,  赶紧把银票还给人家。”

        陆霄微微一震,终于回过神来,  神色还有些恍惚:“你,  你说什么?”

        “把你方才拿的东西,  还给人家。”秋雨桐又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还?”陆霄明显愣了愣,“凭什么?”

        秋雨桐有些生气了,  不由得蹙紧了眉头:“你怎么不听话呢?”

        陆霄失笑:“你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我……”秋雨桐一时语塞,  愣了好一会儿,  才结结巴巴地撒了个不怎么高明的谎话,“我,我是你的远房表哥。”

        “远房表哥?”陆霄疑惑地拧起眉头,上上下下打量着秋雨桐,“我爸死了之后,我妈就跟人跑了,这都十几年了,从来没见过什么远房表哥。”

        秋雨桐呆了呆,心中不由得微微一酸,看起来小徒弟这一世,也不太好过……难怪,难怪会养成这种性子。

        他心中又是酸楚,又是怜爱,态度顿时软和下来:“放心,我不是坏人。”

        他一边说,一边从丹田里抽出一丝细细的灵气,极轻地碰了碰陆霄的童年记忆,而后解释道:“我是你四表姨陈巧云的孩子,你小时候见过她的,是她让我来找你的。对了,我姓秋。”

        “四表姨?”陆霄微微一愣,而后迟疑道,“我很多年没见过四表姨了,听说她搬到乡下去了……她让你来找我?为什么?”

        “我想照顾你。”秋雨桐认真道。

        “……”陆霄盯着他看了许久,也没有说话,但神色明显在说——“你丫是不是有病?”

        秋雨桐还想说些什么,陆霄已经无语地摇了摇头,转身便走。

        这小子,真没礼貌!秋雨桐心中不悦,刚想叫住对方,再好好数落两句,却听见陆霄头也不回地说:“我要去吃东西了,你也来吧,有什么事情慢慢讲。嗯,表哥?”

        最后一句话,他拖了个长长的尾音。

        ……

        七中后门外面,是一条热闹的小吃街,小吃街上挤满了形形色色的拉面店、烧烤店、奶茶店……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秋雨桐跟着小徒弟进了一间小小的烧烤店,店面逼仄,光线暗淡,墙壁上布满了陈年的烟熏油腻,还贴了几幅搔首弄姿的明星海报。

        陆霄随手拉了个塑料凳子:“坐吧。”

        那塑料凳子脏兮兮的,薄薄的凳面泛着一层油光,看上去摇摇欲坠,秋雨桐迟疑了一下,还是勉强坐下了。

        这时,外面几个男生嘻嘻哈哈地路过,有个染黄毛的高壮男生一眼看见了陆霄,他愣了愣,随即压低了声音:“你们看,那个陆霄又逃课了。”

        几个男生纷纷向店里望来。

        “看什么看?找打啊?”陆霄冷冷地瞥了他们一眼。

        “没什么,没什么。”男生们不敢停留,赶紧往前走了,他们一边走,一边低声议论着:“拽什么拽!”

        “就是啊,没爹没娘的野种……”

        “可他上次又考了年级第一诶。”

        “年级第一又怎么样?还不是个野种?他天天逃课,老李头也不管管。”

        “对啊,这都快上晚自习了,他还在那儿吃烧烤。”

        “啧,野种就是野种,烂泥糊不上墙……”

        这些小破孩,是不是一直这样欺负霄儿?秋雨桐耳力极其敏锐,他听着男生们的话,心中十分不舒服,便低声安慰道:“别理他们。”

        陆霄低垂着眸子,也不知道听没听见那些话,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

        看着他那副倔强样子,秋雨桐心中又酸又软,不由得放柔了声音,拿出当年哄小陆霄的架势:“别怕,只要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陆霄古怪地看了他一眼,而后摇了摇头:“没事儿,我要是不爽的话,自然会揍他们,只是闹到校长那里,又要我赔医药费。”

        “……这样啊。”秋雨桐放下心来,又问道,“晚自习是什么?”

        陆霄无语地沉默了一瞬,解释道:“就那几本破书,简单得很,不用上晚自习。”

        秋雨桐还是没搞懂“晚自习”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既然霄儿这么说了,他便十分支持地点了点头:“嗯,不用上。”

        这时,烧烤店的胖老板娘过来了,她一边在油腻腻的围裙上擦着手,一边殷勤道:“帅哥,今天想吃点啥?”

        “你能吃辣吗?”陆霄随手翻着菜单。

        “哦,能吃。”

        “嗯,那要五串烤鸡翅、十串小土豆、五串豆腐皮、香菇也要五串,还有……就这些吧。”

        “好勒!”老板娘笑道。

        不一会儿,一大盘热腾腾的烧烤就端上来了,最上面的鸡中翅“吱吱吱”地冒着油,一时间香气扑鼻。

        “吃吧。”陆霄淡淡道。

        秋雨桐本来还想旁敲侧击一番陆霄的现状,但看到那又焦又嫩的烤鸡翅,一时间啥也忘了,不由自主地拿起一串。

        ……好辣!好吃!

        “唔,好吃……”他辣得一边吐舌头,一边把手里的烤鸡翅吃了个精光,而后抬头一看,陆霄漆黑的眼睛正沉沉盯着自己,还没开始吃。

        完了完了,自己为人师表的形象……秋雨桐赶紧扔下手里光秃秃的鸡骨头,讪讪地笑了笑:“呃,味道不错,就是有点辣,对了,你也吃啊。”

        陆霄看着他的样子,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没事儿,你慢慢吃,不着急。”

        秋雨桐看着他那个笑容,心里忍不住直犯嘀咕,小徒弟这副神情,倒和上辈子那个年轻的大陈皇帝有些像了……唉算了算了,搞不懂这些聪明人,他懒得多想,又吃了两串烤鸡翅,辣得直抽气:“好辣,好辣……嘶……”

        陆霄忍不住失笑,又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走了出去。

        “你要去哪儿?”

        陆霄背对着他挥了挥手,没有回答,秋雨桐正十分迷惑的时候,小徒弟已经拿着一罐奇怪的东西,走了回来。

        他将那罐东西放在秋雨桐面前:“喝吧,冰的,解辣。”

        “……”秋雨桐仔细观察了许久,也不知道这玩意儿该怎么下口,但又拉不下脸问。

        陆霄似乎明白了什么,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啪”一声打开了易拉罐:“喏,这样。”

        “哦。”秋雨桐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易拉罐,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

        咦,这甜水好凉啊,还有种麻麻辣辣的感觉?不过真的很好喝!

        “咕噜咕噜咕噜……”秋雨桐一口气喝完了整罐冰可乐,而后不由自主地张了张嘴,“嗝。”

        当他反应过来之后,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他居然打了个嗝?在自家小徒弟面前?这,这……这绝不是自己的问题,一定是麻辣甜水的问题!

        秋雨桐简直尴尬极了,他偷偷瞟了陆霄一眼,但对方似乎并不介意这个可笑的嗝,只是沉默地看着他,而后忽然道:“我之前觉得你是骗子,但我现在相信你是表姨的儿子了。”

        他顿了顿,又道:“因为你这个样子,做不了骗子。”

        “……”秋雨桐瞪着陆霄,隐隐约约觉得这孽徒又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陆霄看着他那个样子,忍不住极轻地翘了翘嘴角:“你是不是一直跟表姨住在乡下老家,所以什么也不懂?你这身衣服又是怎么回事,网上买的汉服?”

        秋雨桐没听懂,只能胡乱点了点头。

        “以后别穿这种乱七八糟的衣服了。你长成这样,本来就……”陆霄微微一顿,神色有些不自然,又转移了话题,“对了,你刚才说你姓秋,那你的全名是什么?”

        秋雨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真话:“我叫秋雨桐。”

        “秋雨桐,秋雨桐……”陆霄轻轻垂下眸子,将这个名字反反复复咀嚼了几遍,神色有些迷茫。

        这小子,居然对他直呼其名!秋雨桐立刻不乐意了:“我确实叫这个名字不错,但你不能这么叫我,我比你大多了,你至少得叫我……雨桐哥。”

        陆霄瞥了他一眼,没吭声。

        吃完烧烤之后,陆霄起身付账,秋雨桐十分敏锐地发现,小徒弟在用抢来的银钱付账。

        看着陆霄大模大样地用抢来的银钱付账,秋雨桐的心情一时间有些复杂,可小徒弟这辈子的身世很凄凉,而且自己也吃了好几个烤鸡翅,还喝了麻辣甜水,好像没有资格训斥什么……

        他还在这边暗自纠结,陆霄已经走了过来:“走了。”

        “哦。”

        两人走出烧烤店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小吃街两边高大的梧桐树,被夕阳映出一种淡淡的绯红色,看起来很温暖。

        陆霄垂眸望向秋雨桐:“雨桐……哥,你住在哪个酒店?我送你。”

        “呃,我没地方住。”秋雨桐充满希冀地看着小徒弟。

        陆霄轻轻眯了眯眼睛:“怎么,你想住我那里?”

        “如此甚好,”秋雨桐赶紧点头,恨不得一锤子把买卖敲定,“就这么定了!”

        陆霄没说什么,只是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摇了摇头:“算了,跟我来吧。”

        片刻之后,秋雨桐便坐在一种古怪的两轮法器上,抱着陆霄结实的腰,往小徒弟的住处去了。

        自行车在江州老城区的小巷子里轻盈地穿梭着,凉爽的夜风迎面扑来,周围的老旧楼宇里传来阵阵晚饭香气,盏盏灯火也逐渐亮了起来,秋雨桐闭上眼睛,感受着微凉的夜风,这个小世界真的很不错。

        不多时,自行车便在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前,缓缓停了下来。陆霄将自行车锁在一楼的楼梯间里,而后带着秋雨桐上了三楼,打开一扇布满锈迹的防盗门。

        “……你就住在这里?”秋雨桐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怎么,很失望?虽然破了点,但好歹也是市中心,而且明年就要拆迁了。”陆霄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道,“表姨不就是为了这个,才让你来找我吗?”

        秋雨桐没有回答,只是愣愣地望着眼前的屋子,这是一套十分破旧的屋子,只有一室一厅,墙壁都起了皮,家具更是简陋到了极点,屏风、书案、文房四宝、熏香铜炉……这些最最基本的东西,统统都没有。

        这样的屋子,别说和大宁宫、御天魔宫比了,就是和飞来阁比,也寒酸得过了头。

        一想到小徒弟居然在这种地方住了十几年,秋雨桐心中忍不住一阵酸楚,至于霄儿方才说的……“拆迁”?那是什么意思?

        “别发呆了,进去了。”陆霄不耐烦地推着他进了屋子,又随手从沙发上捡起两件干净衣服,塞进他的怀里,“快九点了,十点就没热水了,你从乡下过来,也赶了一天的路了,去洗洗吧。”

        “哦。”秋雨桐抱着衣服,闷闷道。

        这个屋子的环境实在太差了,他得尽快让小徒弟恢复记忆,把人弄回去。

  https://www.24kwx.com/book/4/4654/49984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