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我很有钱呀 > 第17章 第十七章

第17章 第十七章

        自过年后,    又是一个多月没见着他了。关知意原来是觉得自己心态已经调整得差不多了,    可现在看到他,    那种矛盾的喜悦感让她有种前功尽弃的感觉。

        “还需要拍多久?”戚程衍问道。

        关知意对自己心虚,    低着脑袋没去看他:“我的戏份大概还有一个月。”

        “嗯。对了,爷爷下周生日会举办一个生日宴。”

        关知意早前就听关元白提过这事了:“我知道的,    那天我会请假回去一趟。”

        “忙的话也可以不去。”

        “还好,我戏没那么满,而且爷爷去年生日我就没回去看他,    今年一定得回去。”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的时候,    不远处的工作人员都已经看呆了。之前关知意和郑亦桐的事毕竟是上层人的事,    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戚程衍曾经为了关知意动过手脚,    所以对两人竟然认识,而且还很熟悉的样子很是震惊。

        震惊的同时也想着,原来组里最不能惹的人,    竟然是看起来最好欺负的关知意……

        吃完饭后,    关知意被带去上妆为下午的戏作准备。

        她上妆大概上了一个小时,出来前去拍摄地的时候,    已经没看到戚程衍的踪影了,她想着他应该已经走了,    也就没有再特地跟他联系。

        几分钟后,    关知意到了要拍摄的片场,沈府。

        “知意来了是吧,    来来来,    过来。”导演朝她招了招手。

        关知意提着那身纯白色的袍子走了过去,    此时,肖燃已经在了,他等会要扮演一个死人,此时脸上的妆已是失了血色。

        “这场戏到时候开始是这样……”导演开始讲戏,但大部分都是对关知意讲,因为这场戏肖燃躺着就行了。

        讲了好一会后,导演拍了下关知意的肩,“这场我要求会比较高,拍不到满意我会一直拍,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关知意:“明白的,导演。”

        “行,你过去吧。”导演说完拿起了对讲机,“都准备好了没有,清场,无关人员都给我出来!”

        众人陆陆续续动了起来,关知意也走到了沈府门口,准备开拍了。

        这场戏是她领着一道假圣旨进来,要求开棺。

        昭阳是皇帝的亲妹妹,而沈斯伯是从小跟在皇帝身边的,所以两人也算一起长大。而这一年年里,她对他早就情根深种。如今,面对沈斯伯莫名的死亡,昭阳完全不能够接受。

        他的死尽是谜团。

        生前为国而战,死后却因种种原因背上害死数十万将士的罪名。所以他虽是将军,这次的葬礼却是简单到凄凉。

        没有人敢来吊唁,皇帝也不允许昭阳公主过来。

        可她就是要来,来便罢了,还带了圣旨!因为她知道,除了圣旨,没有什么敢让别人重启沈斯伯的棺!

        场景一切准备就绪了,关知意闭了闭眼,在导演一声“a”中进入了状态。

        大门打开,在一片白绸和落叶飘动里,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从门口走了进来。沈斯伯此时是罪人,所以府里有士兵把守,见有人进来,立刻就有人阻拦。

        “什么人!沈府未经允许不可进,马上出去!”

        “我要看他。”昭阳公主眼无波澜,声色淡淡,整个人都似一滩死水。她分明是没有表情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边上看着的人却感觉到了一股无名的压抑。

        “中书大人有令!谁都不允许来吊唁沈斯伯!”

        “他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昭阳眼神一厉,一脚踹了过去!

        士兵被踹倒在地后,边上其他人一下都围了上来。气氛一触即发,就在众人要上前压人的时候,昭阳举起了手上的绸卷。

        “圣旨再此,皇上有令,命尔等开馆!”

        “怎么可能……你到底是什么人,敢假传圣旨!”

        “假传?”昭阳眼底一抹嘲笑之意,“我是昭阳公主!皇上是我亲哥哥,这世界上没有几个女人能比我更尊贵!你觉得我拿的圣旨,会是假的?”

        ……

        场外鸦雀无声,旁边看着的工作人员和演员都被关知意这会对昭阳的拿捏惊到,镜头前的导演静静地看着关知意,心里也是错愕。

        因为在关知意演这场戏之前,她的戏份都是在沈斯伯死之前的,所以此前她在大家眼里都是一个活泼可爱,骄纵大胆的小公主形象。而且关知意本身就长得就娇俏可爱,所以那种戏份对她来说完全没什么压力。

        但今天这场戏显然是跟她本人不相符的,所以在开拍前,导演也已经准备好了拍好多条的打算。

        可此时,他看着镜头里关知意却是意外……没想到,她能将公主那种高人一等,生来尊贵的气质拿捏得恰到好处。

        “可以,再保一条。”眼前的情节演完后,导演对着对讲机道,“知意不错。”

        关知意收敛了情绪,朝这个方向点点头,回到了原位。

        第二条顺利拍完后,下一个画面继续,那边在准备的时候,导演无意回头时竟发现戚程衍站在他身后,正默默地看着镜头。

        他惊了一下,示意边上人给他位置。

        戚程衍抬了抬手:“不用。”

        导演点点头,回身继续看向自己的镜头。

        其实戚程衍在关知意拍之前就已经到了,他一开始只是想来随意看看,所以也没有告诉她他还没走。但现在来了之后,看到关知意拍摄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来值了。

        在他心里,她一直是个可爱的小妹妹,但今天她让她感觉到有些不一样,即便只是演戏。

        此时,镜头中的关知意饰演的昭阳骗了众人,让人开了棺。

        而棺木里,肖燃饰演的大将军安静地躺着,了无声息。

        昭阳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里面躺着的大将军沈斯伯,良久后她忽得笑了下,弯下腰,伸手想去抚摸他。

        “公主。”沈府的管家老人含泪阻拦,“老奴不知道皇上为何要您来开馆,可不管有什么罪孽,将军也已经失了一条命,您,您就让他安息吧……”

        “安息……不能安息。”昭阳缓缓收回了手,神情有些恍惚,“我还没嫁给他呢,他怎么能安息……”

        一言既出,府里众人都愣住了。

        嫁?

        别说沈斯伯现在是罪人,就算不是,也没听说昭阳公主婚配给他啊。

        “公主,您……”

        哗——

        就在这时,昭阳一把解掉了白色的外袍,白色晃过镜头,下一秒,竟见原来一身白衣的昭阳公主已是绣凤嫁衣加身!

        红衣素手,炙热的颜色在一片雪白的府中,是那样触目惊心。

        “沈斯伯,我来嫁给你了……我早说过的,不管你怎么样,我都要嫁给你的。”

        镜头外看着这个画面的人鸦雀无声,尤其是当后来镜头拉进,关知意的脸完全显露在镜头里的时候……

        平时看着娇俏可爱人,此时看着怎么会完全是另一种气质,美得惊心动魄,让人完全移不开视线。

        “把她带回来。”

        画面一换,已是常服的皇帝来了。

        宫女奉命上前把昭阳带回,可昭阳的手却死死地拽住棺的边缘。

        皇帝:“昭阳!还不过来!”

        昭阳拒不离开,眼睛已经红得慎人,“不要……”

        宫女不敢下重手,迟疑地回头看着皇帝。

        此时,屋里已经跪了一片了,所有人都低着头。皇帝深吸了一口气,命令道:“马上给我把她带回来!”

        皇帝发话了,两个宫女这才敢用力地去拉她。

        原本,这场戏就在昭阳痛哭着被两宫女带离就完了。可关知意在脱离当中挣扎过于激烈,在阶梯上直接往前扑了上去,膝盖狠狠撞上阶梯,看着都疼。

        导演愣了一下,下意识就要喊暂停,可下一秒,却见关知意缓缓往上爬了一下,痛哭着继续着。

        导演目光定在镜头里,没有打断。

        满眼的绝望和凄凉,昭阳哭得太痛了,仿佛要把一开始进场时就压抑着的痛苦全部爆发开来。场外所有人看得大气都不敢出,谁能想到,关知意第一场哭戏竟共情能力爆棚,把在场人的眼泪都快逼出来了。

        而戚程衍看着镜头里摔在地上痛哭的关知意,心里微堵。虽只只是演戏,但看着她哭得样子,他还是没有来得心疼了。

        “cut!”

        总算是结束了,导演起身,看着不远处的关知意,对着对讲机道:“过。”

        《朝野》的导演是出了名的严苛,一条过的例子甚少,就连李玄这种以演技出名的人都经常要保一条。可关知意竟然一条过了。

        不过众人惊讶归惊讶,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场戏演得是真的好,那种绝望的哭声,听的人都想流泪。

        **

        戏结束了,但关知意显然是悲痛太过,一时半会出不了戏。她被工作人员扶起来的时候,整个人还哭得发颤。

        肖燃从棺中出来,看到关知意哭得稀里哗啦也是动容,他走上前拍了拍关知意的肩,安慰道,“知意,没事了没事了。”

        关知意侧眸看了他一眼,顿了顿,哭得更狠了。

        肖燃:“……”

        工作人员无奈道:“燃哥你还是让让吧,她看到你估计更想哭。”

        肖燃抓了抓头发,有些无措:“也是哈……”

        关知意后来被带进休息室里,坐在了沙发上平缓情绪。

        戚程衍是眼看着她进休息室的,他跟着去了休息室门口时,看了眼在门外徘徊的肖燃,“有人给她上药了吗。”

        肖燃:“啊?”

        戚程衍拧眉:“她刚才摔了,让人去准备药。”

        肖燃是闭着眼演的,所以也没看到关知意摔倒,听到戚程衍这么说才惊道:“哪,哪受伤了?”

        “膝盖。”

        “这样?!等会啊——小杨!小杨你去把医药箱拿过来!”

        助理小杨忙应道:“诶,好的!”

        关知意一个人进组,没有经纪人也没有助理,所以她受了伤第一时间并没有工作人员过来。戚程衍在门口接了肖燃助理拿过来的药箱后,转身便进了休息室。

        肖燃不放心,也默默地跟了进去,不过他倒没走到关知意前面,因为他怕她看见他这个“死人”更想哭。

        现在休息室最里面只有关知意一人,方才她进来后为了调整情绪,让两个送她进来的工作人员出去了。此时她听到脚步声,以为是工作人员不放心又回来了,她头也没回道:“我没事,你们现在不用管我。”

        “摔得那么狠,真没事?”

        关知意听到这个声音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难以置信地回了头。

        戚程衍看到她哭得红肿的眼睛,脸上没什么,心里却觉得膈得慌。

        这小丫头什么时候哭得这么伤心过了。

        “膝盖看看,有没有肿了?”戚程衍在她边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示意她把裙子挽起来,“刘云还没给你安排助理吗?她——”

        说话声戛然而止。

        因为眼前的人呜咽了声,突然把他扑了个满怀。

        戚程衍微怔,抬手想拉开她,却感觉到她的手更紧地圈住他的脖子。好像又哭了,虽然没声,但他却察觉到脖颈处有些凉意。

        心口很怪异地抽动了下,他没有再打算拉开她,而是伸手拍了下她的背,是安抚也是关心:“疼不疼?”

        “疼……”关知意哽咽的声音闷闷传出来。

        “疼要擦点药,别哭了。”

        关知意心里本来就难受,方才看到戚程衍出现的时候,有种痛苦和难过都找到了支点的感觉,所以想都没想就扑过去了。

        现在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味道,心里就觉得很安心。

        戚程衍继续安抚道:“你演得很好,刚才导演夸你了。”

        “真的么。”关知意松开了手,眼睛扑闪着盯着他,睫毛上都还带着水渍。

        戚程衍笑了一下:“真的,说你的表现出乎他的意料。”

        关知意吸了吸鼻子,阴郁的心情慢慢散了:“那就好……我还很担心来着。”

        “一条就过了,说明很到位。”戚程衍道,“我也挺意外。”

        关知意听到他这么说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尽力……”

        “嗯,那你先涂点药。”戚程衍把药箱里的药拿出来,“助理还没给你安排?我看刘云是不想干了吧。”

        关知意愣了下:“没有没有,云姐说在找了,这两天就能上岗。”

        戚程衍哦了声,但显然没有很满意刘云的工作效率。

        关知意没敢再说什么,只低头把裙子撩了起来。于是两条细嫩纤长的小腿就这么露了出来,红裙衬托下,白得发光。

        戚程衍看了眼,顿了顿,转开了视线。

        “自己能上药吗。”他突然觉得自己给她上药不太合适。

        关知意只专注地盯着自己膝盖处的红肿,闻言点了点头:“可以的,哥哥你帮我打开。”

        “好。”

        因为外头都在准备下一场戏的缘故,大家都在忙着,只肖燃一个人在不远处没有靠近。

        他远远地看了一会后,有些疑惑地摸了下下巴。

        原本戚程衍对关知意关照是理所当然的,毕竟那两人家本来就走得近,而且还有一起长大的情分。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知道两人不是那种关系,但他还是觉得两人之间有那种外人插不进的默契感。

        就比如现在,看着戚程衍跟关知意在一块的场面,他就突然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

        关知意那场哭戏之后,好多演员都对她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之后她又在剧组拍摄了四天,第五天,她请了假,赶回家参加戚老爷子的生日宴。

        放在以前,她不受经纪公司重视,经纪人也不会太关注她请假的原因。但自她综艺火了些之后,她请假也特地跟刘云打了报告,撒谎说自己父亲有点事必须回家,刘云才给予同意。

        戚老爷子的生日宴办得不大,就在自家大院,请的都是相熟的朋友和亲戚。

        关知意先回了趟家,准备晚上六点的时候再跟关元白一同去生日宴。结果时间还没到,先接到了华泓希的电话。

        这段日子她在剧组拍戏,所以完全没有跟华泓希见过面,但是两人偶尔会聊一下微信,互通一下家里人的动向。

        “喂?”

        华泓希:“知意,听哥说你今天也会来参加我外公的生日宴会啊。“

        “对啊。”

        “我今天已经在外公家了,你在哪呢,要不要我去接你。”

        关知意听到他今天也会在,想起自己又要演戏有些头疼:“我晚点再去……”

        “行,那你来了告诉我啊。我跟你说,今天已经被外公拉着说你说了一天了,我快晕了。”

        关知意对他的遭遇深表同情:“辛苦了辛苦了。”

        “辛苦倒不辛苦啦,反正你来了之后告诉我一声,晚点见啊。”

        “行。”

        六点钟,关知意和关元白带着礼物去了生日宴。进门口后,他们将东西转交给管家,前去给戚老爷子问好。

        今天除了长辈们,还来了不少年轻人,其中一部分是老爷子孙女孙子和外孙们,因为跟在戚老爷子身边长大的只有戚程衍,所以在戚家这辈里,她也只是跟戚程衍熟。

        “知意!”就在她和关元白打完招呼往后院走时,华泓希从前面走了过来。

        “元白哥好。”华泓希规规矩矩地问候道。

        关元白嗯了声:“你们聊,我去一下那边。”

        华泓希:“好的元白哥!”

        关元白走了后,华泓希一把勾住了关知意的肩,“好久不见啊,我怎么感觉你又变可爱了。”

        说着就想上手动她脸,但关知意一下扣住了他的手腕,从他胳膊弯里钻了出来:“不许动!”

        华泓希看着她笑:“嗯,生气的样子更可爱!”

        关知意睨了她一眼:“彩虹屁就别说了。”

        “真情实感,哪是彩虹屁。”

        “少来——”刚想再吐槽他两句,目光突然定住了。

        华泓希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后,一脸了然:“没想到吧,今天能在这里看到我哥那相亲对象。”

        关知意并不确定那个女人是,方才只是看着她有些熟悉,然后她又和戚程衍一起出来,心里隐约有猜测。现在华泓希这么一说……竟真是。

        “这个沈小姐在哥来没到家就已经到了,还陪着外公说了好一会话。”华泓希道,“我跟你说,外公特地邀请她来,我看着外公是很满意这女的。”

        关知意安静地看着,心里想着戚爷爷满意也是有道理的吧。这个沈小姐家世、学历都不错,现在这么看着,样貌也是很好的,大气温婉,一股子成熟女人的气质。

        跟她完全不一样的风格。

        原来他喜欢这样的。

        “走吧,咱们过去跟他们聊聊天。”

        “我有点饿,我想吃点东西。”关知意回过了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啊……行行行,那我陪你去吃点。”

        关知意没搭话,只是心里突然有些压抑。

        之后,两人就坐在糕点那边,一边吃喝一边闲聊。

        华泓希这人完全是话唠,八卦体附身,没一会就把在场的人八卦了一半。

        “那姑娘是谁啊,你认识吗?”华泓希指了下不远处穿长裙的女人,那女人身材修长,尤其性感。

        关知意摇摇头:“大概是哪家的小姐。”

        “身材够辣的。”

        关知意叼着吸管问道:“你喜欢这款的。”

        华泓希乐呵呵道:“还不错。”

        “那你不去跟人家聊聊。”

        “嘶……怎么说话的呢,我现在在你边上呢,我可不是这种人。”

        关知意瞥了他一眼:“少装了。”

        “你说的我像渣男啊,你这个正牌女友在这我可不会去勾三搭四。”华泓希欠揍地笑了一下,“顶多你走后我偷偷跟人家要个微信。”

        关知意扬了扬眉,立刻会意:“得了,明白。那我先进去跟爷爷聊聊天,你去勾三搭四吧。”

        “这么客气?!”

        关知意敷衍道:“应该的。”

  https://www.24kwx.com/book/5/5124/43202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