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被迫和敌国太子联姻的日子 > 3. 第 3 章

3. 第 3 章

        湛祯是不是存心羞辱不好说,但这话对于咸笙来说倒也并不算太难接受,他知道自己的真实性别,心里还隐隐觉得有些可笑。



        湛祯拿绳子绑住他的双手,直接把他带回了营帐。那破马车看着挺不错,但颠簸的很,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咸笙已经被颠的头晕眼花,苦不堪言的蜷缩在上面,一动不动。



        湛祯道:“想不到公主竟如此娇气。”



        咸笙有心想动一动,眼前阵阵发黑,浑身无力。



        他刚出生的时候就被师父断定是早夭之相,说他命八方阴气重,简单来说就是男生女命,娇气,必须做女孩养才能活命。正好大梁皇室没有公主,他又生的粉雕玉琢,便索性做公主养。原本咸笙也不信邪,非要做皇子,穿男装,结果当天晚上就失足落水,差点儿死于非命。



        后来他几次想恢复男儿身,都险些命丧黄泉,连续几回作妖下来,原本就虚弱的身子落下不少病根儿,越发不死不活起来,咸笙终于信了邪,乖乖做起了公主。



        这几日在城楼指挥,他还在想这破咒是不是解了,结果今日便刺激了一番,落在敌国太子手上不说,居然还差点儿被马车颠断气儿。



        他气息微弱,湛祯终于上前来探,皱了皱眉,伸手把他抱了起来。



        咸笙被放在床上,半合着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抬眼。



        湛祯正坐在床边,见他睁眼,便伸手来解他手上的绳子:“公主这般娇弱,还真让孤有些担心。”



        那麻绳粗糙,咸笙的手腕被勒出红痕,有些地方破了皮,被放开也没动。



        不是不想,是实在没力气,他这会儿胃里的恶心感还没褪去。



        他又疲倦的合上眼睛,躺在上面的样子像只病弱的小猫,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嘴唇也白的厉害。



        但偏偏,无端的叫人想蹂、躏。



        湛祯舔了舔嘴唇,忽然伸手,将他头上束发簪取了下来,乌黑的青丝倾泻在枕上,五官被衬的越发的白皙精致,也越发令人移不开视线,咸笙终于再次看过来。



        他眼珠很亮,剔透,有些强作镇定的慌乱,还有警惕。



        湛祯伸手挑起他的下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都说大梁长公主美貌无双,孤只以为是夸张了,今日一见,当真是倾国倾城,叫人难忘。”



        咸笙扭头,没甩掉他的手,便讽刺道:“原来湛祯太子竟是好色之徒。”



        “食色性也。”湛祯的拇指擦过他柔软的唇,他举止轻浮,咸笙心里起火,猛然张嘴咬了上去,眼神凶狠,试图把他吓退。湛祯却仿佛没有痛感,反而微微眯眼望着他齿缝间露出来的粉红:“公主这样,是在刻意勾引?”



        咸笙立刻松了嘴,并呸了一声。



        湛祯垂眸看自己的拇指,缓缓抬起,在咸笙疑惑的目光里,舔了一下。



        “……”



        咸笙浑身的细胞都好像被冻住了。



        他神色僵硬,湛祯却扬唇:“很甜。”



        “。”咸笙一万条‘好词好句’堵在心口,胸口起伏,半天没吭声。



        “殿下!”外面突然传来通报,湛祯依依不舍的离开床榻,道:“公主先好生歇着,孤晚一点再来找你。”



        他一出门,咸笙就掩唇咳了起来,半晌,他放下手,抿了抿唇角的血迹,心里还是阵阵的起火。



        他身子不好,平日在大都人人都顺着他,父皇也舍不得给一句重话,这些年来养的又好,咳血很少,但今天,湛祯三言两语就把他气成这样,咸笙感觉自己可能活不到回到大都的时候了。



        不知道南梁长公主被北晋皇太子气死的事情传出去,大家会怎么评价。



        他皱着眉,转念却又想,如果有朝一日湛祯知道他今日调戏的其实是个男子,会不会恶心的吃不下饭?方才轻薄他的那根手指,指不定要被他自己亲自剁了。这样想完,他忽然又觉得湛祯真是个滑稽的家伙,心里的火气稍有安慰。



        帐内很安静,咸笙一个人呆了一会儿,又躺下睡了。



        他平日里就是呆在床上的时候比较多,这会儿来了敌国大营也不能改变他的生活习惯。至于逃跑,他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就算这里一个守卫都没有,以他的身体情况,也会累死在出敌营的路上。



        既来之则安之,他准备趁机看能不能从湛祯口中问出关于二哥的下落。



        到底是在敌人手里,咸笙心里始终带着警惕,身边刚有动静,他便立刻惊醒了。



        面前是几个婢女,为首的急忙福身一拜:“奉太子之命,来给公主换衣裳。”



        “什么衣裳?”



        他循着婢女目光看去,发觉那是一个绣工精致的裙裳,看着便分量十足,显然不是出自无名衣坊。



        “哪里来的?”



        “太子殿下命人快马去附近城里取的。”



        “他想干什么?”



        “这……”两个丫鬟互相对视一眼:“奴婢不知。”



        其实哪里还用问,南梁公主落在北晋太子手里,准备新衣无非是想要她伺候罢了。



        咸笙不知道自己如果是女子会不会答应,但他确定现在不能让湛祯得逞,如果让晋国人知道大梁公主其实是皇子,还被晋人如此羞辱,那真是更让人看不起了。



        他抬手便将衣裳掀翻在地:“滚出去。”



        “公主……”



        “滚!”



        婢女踌躇不决,一个是被俘虏的公主,一个是手握十五万大军的太子,该听谁的,一目了然。



        一个婢女上前,“这是殿下的命令,请公主不要为难奴婢。”



        她对旁人使了眼色,几人齐步上前,准备强行动手,咸笙怀疑自己不是几个健康丫头的对手,急忙后退,正慌乱着,门帘陡然被人掀起,湛祯道:“都下去。”



        婢女一一离开,咸笙默默缩在床上,心里有些恐慌。



        湛祯看了他一会儿,咸笙垂下睫毛,微微抱紧自己,看上去无助又可怜。



        湛祯弯腰将衣服捡起,拍了拍上面的清灰,道:“孤只是想看看公主换掉男装该是何等风华,别无他意。”



        咸笙不语,湛祯又将衣服放在他面前,“孤心知公主自幼娇生惯养,性格倔强,不巧,孤也有些倔强,若公主实在不肯遂愿,孤只好亲自动手了。”



        咸笙立刻抬头:“你方才还说别无他意?!”



        “若一切遂愿,孤自然别无他意。”



        湛祯跟他对视,眼里是令人恼火的强势和霸道,咸笙这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羞辱,神情顿时涌出委屈,但这里是敌人,他终于还是退让:“你出去。”



        湛祯收回视线,转身走了出去,他站在营帐前,又忍不住侧头看门帘,仿佛能顺着帘缝钻进去一样。



        他来回走动,若有所思。之前拿箭助他登城的神射手江钦注意到他神色有些恍惚,略作思索,走了过来,道:“殿下可是在想明日攻城之事?依属下看,大梁公主已经被擒,此刻的大梁不可能短时间内再出一个懂得随机列阵的人。”



        他说罢,却发现湛祯没有回答,只是眼眸漆黑,让人看不透:“殿下?”



        湛祯终于掀眸看他,道:“什么?”



        “……”敢情您都没听进去,江钦转了转眼珠,道:“莫非殿下是在想大梁公主?”



        城楼上的人居然会是大梁那个病秧子长公主,这是谁也没想到的,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江钦也发现那公主的确是过分美貌,殿下这些年一直醉心兵法和开拓疆土,原本陛下便说好灭了梁国之后为他娶妻,若是在此时动了心思,倒也不算奇怪。



        湛祯竟然没有反驳,而是又朝营帐看了一眼,坦然道:“她很美。”



        江钦一看他的眼神,得,这是真动心思了,他建议道:“如今大梁灭国在即,一个**公主罢了,若是殿下想要,也不用顾忌什么,今晚便可让其梳洗一番前去伺候。”



        湛祯眼中划过一抹暗芒,他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语气很轻:“只怕她不愿。”



        江钦一笑:“愿不愿都得伺候,胡军医那儿有药,若是殿下需要……”



        湛祯眼神陡然冷冽起来,江钦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闭嘴,找了个话题开溜了。



        到底是北晋太子,怎可行对女子下药行径?



        湛祯沉默的在外面走动,过了一会儿,他再次来到营帐前,伸出手去,又缩回来,道:“公主可曾收拾妥当?”



        营帐内没有任何动静。



        湛祯眉头一皱,语气低沉:“公主若不应答,孤便进去了。”



        几息后,他一把掀开帐帘走了进去。



        咸笙依然坐在床上,只是身上的男装换成了女装,那衣裳是淡青色的,将他整个人衬得像是天上下凡来的,带着缥缈的仙气。



        咸笙抬眼,湛祯掩下担忧,随口道:“何不施些脂粉?”



        咸笙:“你到底想干什么?”



        湛祯眼睛片刻舍不得从他身上移开,迈步向前,道:“若公主肯主动投怀送抱,孤倒不介意与公主做个交易。”



        咸笙心中一动:“什么交易?”



        “大梁可灭,但皇室之人也不是非杀不可,如果公主愿意,孤不光可以放了他们,还可以让你们咸氏继续锦衣玉食。”



        咸笙有些遗憾。如果他是女子,自然不介意投怀送抱保家人平安,但此刻,他就算没骨气也得装的有骨气。



        “对你这晋狗卑躬屈膝?”咸笙学着兄长骂人的语气:“做梦。”



        他语言尖锐,湛祯却也未曾动怒,而是再次在床边坐下,伸手来抚他的长发,咸笙侧头躲开,与此同时挪动身子朝里头去,眼神愤怒。



        “公主这张嘴好生厉害,既能如刀似刃,又能如糖似蜜。”湛祯朝他凑近,咸笙不得不一退再退,退无可退时候,湛祯的脸就停在他面前,轻佻道:“是不是想给孤尝尝?”



  https://www.24kwx.com/book/5/5702/45277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