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被迫和敌国太子联姻的日子 > 12. 第 12 章

12. 第 12 章

        湛祯的眼神有些可怕,像只吃不到肉的小狗,在发出隐隐的威胁。



        咸笙伸手来夺那段梅:“既然殿下不愿,那我便不去了。”



        湛祯却移开了手,道:“送出来的东西,岂有收回之理?”



        “那你是答应带我去了?”



        “看你表现。”



        咸笙没在外面呆多久,便又被湛祯带回了屋内,但今日看了一番雪景,他心里还挺满足。



        如今在大晋,他要做什么都必须要经过湛祯的同意,便也没刻意冲撞他,把大氅拿下来挂在屏风上,湛祯去了书房,咸笙则取了从家里拿过来的书靠在窗前小榻上。



        “公主。”如意忽然来通报:“湛茵公主来看您了,太子说问您要不要让她进来。”



        提到湛茵,咸笙便想到那日马车的惊险,他皱起眉,感觉湛茵和湛祯简直一模一样,恨之欲其死。



        但哪怕湛祯把决定给他做,咸笙也不可能真的把人拒之门外,便点了点头。



        湛茵还带了湛瑾和清容,三个人进屋前跺了跺脚,拿掉斗篷,对咸笙行礼:“见过皇嫂,听说皇嫂病了,我便来瞧瞧……昨日冲撞了皇嫂,实属不该,还请皇嫂不要与我一般计较。”



        “不要紧,你不要放在心上。”咸笙违心的说,让她们纷纷坐下,并让人端上糕点,清容却道:“太子妃不必麻烦,我亲自做了点梅花糕,还热腾着,带过来给您和殿下尝尝。”



        如意把糕点接过来,放在咸笙面前,咸笙看了一眼,赞道:“郡主手艺真好。”



        清容腼腆一笑:“太子妃谬赞……对了?殿下可是在书房,我亲自给他送过去一些,这个糕点最好趁热,凉了就不好吃了。”



        如意看向咸笙,后者道:“来人,给郡主带路。”



        清容眸子里划过诧异,但还是谢过,跟着丫头离开。



        湛茵从一进来就盯着咸笙看,湛瑾倒是没她那么直白,一边拿眼角看咸笙,一边扯了扯湛茵的袖子。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从侍女手里接过了一盒什么东西,两步跨了上来:“这是我府里上好的香膏,别国进贡来的,听说制作工艺繁杂,故而价值不菲,从母后那儿央求了很久才拿过来,所谓香粉配美人,请嫂嫂笑纳。”



        她一打开那盒子,身后湛瑾脸色便微微一变。



        如意的脸色也有些僵硬,咸笙低头去看,脸上笑意未减:“的确是好,还是梅花味儿的,公主有心了。”



        湛茵忍不住高兴,道:“我给嫂嫂擦上一些。”



        咸笙下意识后退,湛茵却已经蘸了一点,凑过来涂在他手腕,女子指尖有点软,咸笙眉心突突直跳。



        湛茵一脸期待:“好闻吗?”



        “挺好的。”咸笙让如意收下,把手缩回袖子里抱着手炉,道:“此物制作工艺的确复杂,为了保证膏质细密,成型前要反复过滤多次,一点残渣都不能有,凝固时也要在温度正好的地方,但即便如此,做出来十盒,至少也有八盒会出现水泡或者裂纹,故而产量极少。”



        湛茵无脑夸:“嫂嫂好厉害!这都知道!”



        咸笙又笑了笑:“如果没猜错,这应当是南梁在签下和亲书不久送来的贡品。”



        屋内寂静了两秒,湛茵也懵了一下,刚要解释,便听咸笙又道:“我很喜欢,公主请坐吧,吃些糕点。”



        湛茵僵着脸退回去,扭头看向湛瑾,声音压的很低:“怎么会是南梁送来的……”



        湛瑾也咬着牙:“你与我装神秘,说她定会喜欢,我怎知你竟选了这个。”



        “……她会不会觉得我,有心羞辱。”



        有没有觉得被羞辱不知道,总归,咸笙并没有对她们很亲切。



        屋内气氛尴尬,那厢,清容已经走到了湛祯书房,侍卫高轩对她行礼:“这么大的雪,郡主怎么过来了?”



        “我做了些吃的,太子妃让我亲自送来,还望通禀。”



        高轩走进去,太子正托着腮盯着方才拿回来的梅枝看,神情有几分像在思春。高轩咳了咳,把话带到,湛祯立刻放下了手,挑眉:“太子妃让送的?”



        “正是。”



        “让她进来。”



        他脸色转冷,清容进门福身,“我亲自做了梅花糕,趁热给殿下尝尝。”



        “咸笙让你过来的?”



        “正是,还特别让人给我引了路,湛茵在里头给她赔不是,气氛尴尬,我也不知该说什么,索性跟着来寻殿下了。”



        湛祯摩擦着手上射箭用的白玉扳指,眼中跳跃起火苗,清容取出糕点推到他面前,道:“殿下?您怎么了?”



        湛祯冷冷看向她,清容微微屏息,却见他神色变换,又慢慢缓和,道:“太子妃真是体贴,就是有点太甜了,孤吃不惯。”



        清容没说话。



        她亲自做的糕点,亲自送过来,怎么变成咸笙体贴了?居然尝也不尝就说吃不惯,这不就等于嫌弃她做的不好吃。



        “孤去前头看看。”



        他起身,却又退回来,将桌子上一个白玉簪收了起来。



        清容跟上他的脚步,道:“之前总瞧见殿下把玩这个簪子,我还当是谁的,如今看来,是太子妃?”



        湛祯坦然:“正是。”



        “就是素了些,不太像一国长公主的东西。”



        “她当日女扮男装,孤亲自从她头上取下来的。”



        他脚下不停,两句话的功夫,已经转到了房间,清容短暂停留一下,捏了捏手指,跟了进去。



        屋内气氛不太好,湛瑾率先起来行礼,湛茵跟上,咸笙刚要下榻,却被他伸手按住。



        湛祯挺了解妹妹,一看她一脸纠结内疚,就问:“又做错了什么事?”



        湛茵不敢说话,咸笙刚要开口,却又被他制止:“湛瑾,你说。”



        湛瑾声音很低,很轻,她含着胸,恭敬道:“阿茵拿了南梁进贡的香膏来道歉。”



        湛祯看向湛茵,清容忽然上前,道:“这一定是误会,阿茵断断没有别的意思,太子妃宽容大量,定然不会计较的。”



        咸笙心道,不管自己有没有生湛茵的气,这话一说,在外人眼里他都免不了是生气了。



        如果湛茵今日道歉被误会,定会觉得他小肚鸡肠,日后难免针对。



        他心里不舒服,但也没开口,哪知湛茵却对清容开了炮:“嫂嫂宽不宽容是她的事,用你在这儿扬德施压!”



        清容:“……”



        湛茵又看向哥嫂,软声道:“我真没别的意思,嫂嫂别跟我一般见识。”



        咸笙忽然觉得好笑:“我没生气,你真的不要放在心上。”



        湛茵还想说什么,却被哥哥赶了出去,她闷闷不乐的出了门,湛瑾轻声安慰她,清容道:“她分明是生你气了,你又何必非要委屈讨好?”



        “你懂什么!”湛茵道:“原本就是我做错了,她生气也是应该的……我觉你今日好奇怪,好像在故意针对嫂嫂?你怎么了?”



        清容掩饰的笑道:“你想多了,我只是为你不平罢了。”



        “你若当真为我好,应该知道我现在恨不得把天下都捧到她面前求她不要生气!”



        “……你也是女子,难道就不嫉妒?”



        “你嫉妒?有用吗?还不是连她手指头都比不上。”



        清容:“……”



        她脸色有点难看。



        湛茵没心没肺的走向马车,湛瑾经过清容身边,安抚道:“她素来心直口快,但对你并没有坏心。”



        “我知道。”



        湛瑾抬步朝前,清容忽然眸子一闪:“你最近又长高了。”



        湛瑾停下脚步,背对着她的身影单薄,腰杆却如白杨般笔直,清容看不到她的表情,却也知道她定一脸寒霜,她古怪道:“你说,大梁长公主有没有可能与你一样?”



        湛茵等人一走,如意就被赶了出去,屋内只剩下咸笙和他,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湛祯,察觉他似乎在生气。



        他心里正琢磨,湛祯忽然开口:“屋里那么多丫头,为何让清容亲自去给孤送糕点?”



        咸笙缓声解释:“是郡主自己的要求。”



        “她要求你便答应,瞧不出她对孤有心思?”



        咸笙倒是有些意外,原来湛祯竟然也看出来了



        他解释道:“我身子不好,总归日后你得纳上几房妾室,清容郡主姿色非凡,又对你有心,倘若太后舍得让她做侧室……我看倒是不错。”



        湛祯弯唇,眼神却瞬间危险了起来:“大婚刚过,你便想为孤张罗妾室?怎么,你觉得有了妾,就可以高枕无忧做个有名无实的太子妃,不用再伺候?”



        “没有!”咸笙清楚他吃软不吃硬,担心他又动怒扑过来,委屈道:“我孤零零一个人初到北国,若显得太善妒,只怕要与人结仇……总归是你没有跟她说清楚,否则她岂会主动要找你?分明是你自己惹得风流债,怎能怪到我身上?”



        说到最后,他甚至红了眼眶,反过来把锅给他扣上,湛祯皱起眉,到:“那你只是形势所逼?心里并不愿?”



        咸笙没有正面回答:“有哪个女子会愿意与别人分享丈夫?谁不想独享宠爱?”



        湛祯看了他一会儿,伸手擦了擦他眼角的泪,缓和了表情,道:“孤希望可以被公主在乎。”



        “你若希望我在乎你,就该也在乎我一些。”咸笙扁嘴道:“你翻来覆去,无非就是想占我便宜,根本不见得真心喜欢我。”



        湛祯被他娇气的表情勾的不行,放低姿态道:“孤是因为喜欢你,才会想要你。”



        “你要真心喜欢我,就该等我心甘情愿。”



        湛祯望着他,微微捏着手指:“公主原来是被迫嫁给孤的。”



        “原本……是这样。”



        湛祯顿了顿,试探道:“现在呢?”



        “现在……”咸笙看了他一眼,忽然在他脸颊亲了一下,装作害羞一般扭开脸,小声道:“我如今已有一些喜欢你,但还需要一些时间。”



        湛祯又盯住了他,哑声道:“多久?”



        咸笙听出他已然退让,一边放松下来,一边飞快的看他一眼,道:“不与你说。”



        湛祯的呼吸微微一窒,被那个眼神弄得心神不稳,脸颊还残留着那柔软的触感,叫他心里好似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转眼连成一片春色。



        他想,倘若咸笙有心勾引,他定要毁在‘她’手上。



  https://www.24kwx.com/book/5/5702/45277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