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被迫和敌国太子联姻的日子 > 第30章 第 30 章

第30章 第 30 章

        湛祯这家伙吃软不吃硬,咸笙命令他不听,一哄他就乖,咸笙放下心,准备去找个布条,湛祯却等不及,撕拉一声从衣服上撕下长长一条,寒着脸递了过来。

        他眼神郁郁,带着几分埋怨,像是在责备他的事儿多。

        咸笙便折成宽布条,亲自给他蒙住了眼睛。

        湛祯直接将他搂过来,一边搂一边不安分,咸笙给他闹腾了好一会儿,半遮半挡的成全了他,还被他逼着拿抿紧的下肢帮他疏解。

        好不容易弄完,咸笙已经去了半条命,他强撑起来帮两人收拾干净,途中反复跟他说:“不可以看我,我说可以才可以。”

        湛祯还要伸手,咸笙立刻缩腿拍他:“不可以闹了!”

        有些事就是这样,一味给予是理所应当,若是不肯给,意外得到便会觉得异常满足。

        今日已经得到够多了,湛祯有这样的感觉,便放过了他。

        咸笙自己裹上衣服,抬手抹了抹长发,这才允许:“好了。”

        湛祯拉下眼睛上的布条,短暂眯了眯眼睛,咸笙扭开脸,道:“我想睡会儿了。”

        “又睡?”

        “我累了。”

        他脸颊泛着粉红,眼神和眉间却深深的疲惫,湛祯微微皱眉,他还没做什么呢,咸笙就已经这样了,若真到了那日,他怀疑对方会给他折腾死。

        他没有再欺负他:“孤去清洗一下,出去逛逛,给你买些东西。”

        咸笙也没问买什么,他拉过被子缩在床上,浓重的疲惫涌上,合上了眼睛。

        不光手酸,湛祯这家伙不知道收力气,他身上好几处都被抓的发痛,那里虽然有贴身的物件束缚着没被发现,可被磨过的地方却很疼,咸笙蜷起身子,脸颊被男人吻了吻,他听着声音远去,很快陷入黑甜的梦境。

        又瞒过了一天,醒来的时候,他胡思乱想着,戚思乐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如果是,他会告诉湛祯吗?

        他还能瞒多久?

        他想着,这样下去,湛祯肯定会怀疑,但好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湛祯短暂的吃了口假肉,这两日便没有闹他,因为风寒,他也没能出门。

        时间很快便到了祭祖那日。

        咸笙一大早就起来了,湛祯倒是很快收拾妥当,耐心在一边儿等他梳妆打扮,他今日的衣服是皇后选的,颜色相对端庄,不至于太过抢眼,只是在不经意处点缀了许多明珠,也不知这位母后究竟怎么想的,居然给他准备这样奢侈的衣裳。

        许是考虑到他新婚时头饰过重,这次就轻了很多,也不艳丽,斜斜插在发上,很有点缀的作用。

        湛祯抿着茶,听到站在咸笙身边的月华惊叹:“公主可真好看。”

        一片附和。

        他便没忍住探头去瞧,左右都被伺候的丫鬟挡的严严实实,于是冷下脸问:“好了没?”

        那些人这才赶紧挪开位子,湛祯站起来,亲自走过去,咸笙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过来看他,笑了笑:“等久了?”

        湛祯回神,伸手,道:“会习惯的。”

        要是真的女子,此刻定会因为丈夫的耐心而欣慰,咸笙听了这话,却忽然有点惭愧。

        抛却家国与种种,如果只是两个单独的

        个体,咸笙定不会这样欺骗他。

        他坐上马车,前往皇宫去换銮驾,今日祭祖,是为入族谱,他坐的銮驾也是确认身份的一种,他们到地方的时候,太阳刚刚露出半边脸,仪仗队和丫鬟们已经等待多时,但皇帝皇后还没到,咸笙便也只能暂时站在一侧等。

        早上实在太冷,他们换到了廊下避风处,不久,湛茵也过来了,还有几个穿着得体的小孩子,想也是皇室子弟。

        湛茵瞧见他就两眼放光,跑过来就要拉他,却忽然被哥哥拍了一下,立刻委屈起来:“太子哥哥怎么这样?嫂嫂来之前一直说要我与嫂嫂好好相处,如今却连府里都不许我去。”

        咸笙这才想起这两日湛茵没来找他,这人对府里的事情一清二楚,那湛瑾那日过来他应该也知道了?

        湛祯懒得理他,只把咸笙朝自己拉了拉,咸笙只好跟湛茵找话题:“阿瑾呢?”

        湛茵的委屈来的快去的也快,一跟他说话,就又高兴了:“刚才还在后头呢。”

        他们纷纷抬眼去看,却瞧见湛瑾正在跟一个丫头说着什么,离得太远,看不到他的表情,湛茵便喊了一声,湛祯却眯了眯眼。

        湛瑾很快走了过来,低低道:“见过兄长,嫂嫂。”

        湛祯问:“翠秀找你何事?”

        “没什么,只是这些日子清容在宫里养伤,不方便出门,以往咱们祭祖回来不总要出去玩玩么?她便托我捎带些东西。”

        “何物?”

        “一些女孩子家的玩意儿罢了。”

        湛祯没有再细问。

        湛瑾站在湛茵后面,估计因为身量过高,他会刻意含胸,唯恐引起瞩目,像是已经习惯,态度十分谨慎。

        咸笙看他好一会儿,湛瑾也没跟他对视,不寻他说话,也未曾主动开口。

        前方忽然有人提醒:“陛下来了!”

        一干避风的人纷纷走出来,伏地跪拜,等晋帝和晋后纷纷上了车辇,才起身各司其职。

        咸笙被湛祯扶上车,他是太子正妃,故而可以两人一个车驾,但晋帝和晋后,就是一人一个车驾了。

        坐稳之后,车辇平稳的行驶,湛祯忽然开口:“等以后孤称了帝,也要与你一辆车,永不分开。”

        少年人的感情总是这样诚挚真切,让人动容。

        咸笙没有回答,手忽然被他握住了,湛祯不满他的沉默,抓他的时候用了些力气,咸笙手指一痛,只好道:“多谢殿下。”

        “孤不爱听。”

        咸笙思来想去,不知道怎么接他那话,便道:“你有没有发现,阿瑾好像有心事?”

        “你前段日子便说过。”

        “他后来来找我了。”

        “求你吹枕边风好让孤答应他去军营?”

        咸笙下意识看他:“你都知道?”

        他心里微微发紧,湛祯总不该……派人偷听了他们谈话?这臭略略可什么都做得出来。

        “她跟孤提过几次,女孩子家,怎可去军营打打杀杀。”湛祯道:“而且她都十五了,母后已经在给她张罗亲事,若这时让她进去,岂不是误了终身?”

        “他要嫁人了?”

        “在挑选了,不过她都不中意。”

        咸笙心里隐隐有了答案,又想起方才那个叫翠秀的丫头,如果没猜错,应该是清容的丫鬟。他道:“他找我的时候,明明是求我帮忙,却说了许多我不爱听的话。”

        湛祯侧目:“说了什么?”

        “总之是直往人心窝子扎,怪叫人讨厌。”

        “她不是那样的人。”

        “许是因为我是梁人吧。”咸笙不遗余力的跟湛祯抱怨:“反正我觉得他不喜欢我,所以我也不喜欢他了,我才不帮他去军营呢,你可千万不要答应他。”

        湛祯神情若有所思。

        咸笙点到为止,接下来便不再说话。

        宗庙门口,文武百官都已经到齐,以一干老臣为首齐齐排开,邱丞相看了看头顶的太阳,道:“快到时辰了。”

        齐太师眯了眯眼:“来了?”

        “哪儿呢?”不会武功的丞相探头去看,太师抬下巴:“前头呢,你踮起脚,对,看到了吗?”

        “没啊。”老丞相皱着眉,踮着脚,伸着脖子,一侧的大将军是个老实人,咳了咳,道:“听到车轱辘声了,应该快露面了。”

        不会武功的丞相当即怒横太师:“你这个人!”

        老太师好整以暇,“喏,真的来了。”

        皇室仪仗浩浩荡荡,很快来到跟前,百官纷纷下跪山呼:“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晋帝抬手,随意道:“嗯,平身吧。”

        他扭头,忽然看到跟上来的湛祯,道:“太子妃呢?今日给她入族谱,她是正主,你不要跟着朕,跟她去。”

        湛祯:“?”

        他看向一侧的兄弟们,众人齐齐扭脸,往日祭祖,都是兄弟们跟父皇,姐妹们跟母后,男子在前,女子在后,怎么突然要把他赶走?

        晋帝挥手,道:“别看了,快去快去。”

        湛祯拱手退下,晋帝先一步朝前,对太师道:“老东西,你瞧好了,什么叫郎才女貌。”

        太师轻笑,他儿子娶得可是上京第一美人,那姑娘家的门槛儿都给求亲的踏烂了,三皇子当时还试图求娶,失败了,他可听说了,晋帝还搬出太子湛祯这位金饽饽要娶人家,无论湛祯本人怎么样,总之,晋帝没得到这位儿媳妇就是了。

        邱丞相瞥他一眼:“陛下平生鉴美无数,他说是郎才女貌,那必然是郎才女貌。”

        武将做久了,就明白不要去跟文臣打嘴仗,太师气定神闲:“等着瞧就是了。”

        老将军卑微插口:“阿钦见过太子妃,标准美人,放眼南北,难得得很。”

        邱丞相高兴了点儿,他儿子在一边儿道:“我也听阿钦说了,今日难得一见,咱们可得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齐家儿子一脸冷酷,他们齐家人人高傲,娶妻自然要娶最好的。有些事他爹不知道,他却一清二楚,妻子原本是等着太子湛祯上门求亲的,可惜湛祯没去,等来等去,等到了他,追了许久才到手。

        他心里把湛祯视为情敌,秦楼醉酒没忍住炫耀挑衅,当时湛祯竟说他未将所谓的上京第一美人放在眼里,轻描淡写的仿佛他只是娶了个屁,可把他气的够呛。

        他倒是要好好瞧瞧,这位十城换来的公主,是否当真值得,若只是普通姿容,那湛祯做为北晋太子,脸可就是丢大了。

        咸笙只知道南国贵族奢靡,完全不知道北国贵族有多虚荣,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最虚荣的一家人给偷偷当做了炫耀的资本,瞧见湛祯走回来还莫名其妙:“你不跟父皇?”

        “你是正主。”湛祯淡淡回复,却沉默的整理了一下衣领,像是要……准备上台展示什么姿色。

  https://www.24kwx.com/book/5/5702/46584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