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难哄 > 第59章

第59章

        桑延倒是没想过,  时隔一年多,他还能从温以凡口中听到这个词。并且,  这回还已经上升到了“赎身”这种程度。

        他觉得荒唐,  但又有点儿好笑:“我哪样?”

        温以凡的手被冻得冰冰凉凉的,  还触碰着他的脸。她的目光专注,  指尖从他的眉眼,  顺着脸侧下滑,停在了他右唇边上微微下陷的梨涡。

        她不动了。

        视线也顺势下拉。

        “说吧。”桑延任由她碰,伸手握住她另外一只手,捂在手里,“想给我赎身,然后呢?”

        “然后吗?”温以凡慢一拍地抬睫,盯着他熟悉的眉眼,  很诚实地说出了内心的**,“让你变成我一个人的。”

        桑延眉梢轻佻:“那还用得着你赎身?”

        “要的。因为我看到你,”温以凡抿了抿唇,轻声抱怨,  “跟别的女生笑了。”

        说完,  她又自顾自地替他解释:“不过这一定是你的工作要求……等我给你赎身了,  你就不用做这种事情了。”

        “温霜降,谁教你喝醉了就给人泼脏水的?”桑延握她手的力道重了些,  “今天这桌不都是大老爷们儿么,  我跟谁笑了?”

        温以凡摇头:“不是今天。”

        桑延:“不是今天是哪天?”

        “我第一次去‘加班’的时候,  ”温以凡语速很慢,  像是在回忆,“一个晚上,你跟四个女生笑了,还给了她们联系方式。”

        “……”

        这么久远的事情,桑延压根没印象了,但他极为肯定自己没做过。他直直地盯着她,妥协般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自己看。”

        没等温以凡接过手机,身后就传来了车子的声音。

        桑延侧头瞥了眼,是一辆空的出租车。他直接把手机塞进温以凡的手里,抬手拦下。随后,他把她扯了起来,半抱在怀里:“回家了。”

        温以凡拿着手机,还在喊他:“桑延。”

        桑延:“嗯?”

        温以凡很严肃:“我已经在准备筹钱了,你不能跟别人笑。”

        “……”

        桑延与她对视几秒,突然觉得也没法这个醉鬼沟通了。他打开车门,边把她塞进车里,边硬接下这脏水:“行,知道了。”

        把车门关上,桑延走到另一侧上了车。

        桑延跟司机报了地址,凑到温以凡旁边,给她系上安全带。

        盯着他的举动,以及近距离的眉眼,温以凡不太习惯,再加上喝多了晕乎乎的,也觉得有点不舒服:“为什么后座也要系安全带?”

        桑延抬眼:“坐哪都得系。”

        “哦。”看他坐回去,温以凡看着他,“那你怎么不系。”

        “我嫌勒得慌。”

        温以凡又哦了一声,看着像是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车内沉默下来,她的视线还放在他身上,几秒后又问:“那你怎么不系。”

        “……”

        桑延沉默三秒,见她还一直看着自己,再度妥了协,扯过安全带系上。

        见状,温以凡才像是心满意足了。她垂眸,目光定在桑延的左手上。他的袖子微捋起了些,先前她送他的手链还戴在左手的手腕上,像是一直没摘下来过。

        红色的细绳,还带了个小挂饰。跟他的气质确实不太搭。

        但他戴上了之后,又觉得好像还挺合适。

        温以凡去抓他的手,轻碰了几下,脑海里浮现起今晚苏浩安总损桑延的画面。她莫名又有点不开心,小声道:“你戴这个会不会被笑像小姑娘?”

        “嗯?”桑延懒懒道,“关他们屁事。”

        “……”

        “那我们怎么这么早就走了,”温以凡费劲地想了想,说话慢吞吞地,“我刚刚听到他们说,一会儿还有个闹洞房的环节……”

        桑延学着她的语速,也慢悠悠地说:“因为有个酒鬼喝醉了。”

        听到这话,温以凡观察着他:“你喝醉了吗?”

        “……”

        “那我回去给你泡个蜂蜜水,”温以凡醉酒的状态话比平时多了不少,但说话的逻辑尚存,“然后你早点儿睡,明天不是还得上班吗?”

        桑延侧头:“那你呢。”

        温以凡眨眼:“我明天轮休。”

        “嗯,”桑延捏了下她手心上的肉,语调闲闲,“你有时间了,所以想给我找点事儿干。”

        “那我都打算给你赎身了,你就得忘掉你头牌的身份。”温以凡又把话题绕回这上边,表情很正经,“给我做什么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

        “……”

        桑延头一回知道“头牌”这个称号,还是因为苏浩安。当时苏浩安不知道从哪听到这回事儿,格外不服气,也因此专门为谁才是这堕落街的头牌跟他争执了一番。

        他懒得理苏浩安,也压根没把这破事儿放在心上。

        但桑延没想到。

        这个称号还能成为他跟温以凡再度见面的一个契机,并且她对此似乎还耿耿于怀。

        沉默好一阵。

        像是终于忍不住了,桑延莫名笑了出声。他的肩膀微颤,笑时胸膛也随之起伏着,好半天才说:“行,你说的在理。”

        “……”

        “还有,你对象我还是清白之身呢。不卖艺也不卖身,仅靠才华赚钱。”桑延拖着尾调,吊儿郎当道,“你这钱呢,花得也不亏。”

        温以凡郑重道:“我知道的。”

        桑延:“所以尽快来赎我,行不行?”

        温以凡点头。

        听着他俩的对话,前头的司机神色诡异,频频地顺着后视镜往后看。直至到尚都花城门口,接过桑延的钱后,他才忍不住出声劝导:“姑娘,我看你长得这么标致——”

        温以凡刚下车,顺着窗户看向司机:“嗯?”

        “没必要找个牛郎当对象啊!”

        “……”

        桑延直接把车门关上,似笑非笑道:“师傅,还有您这么拆人生意的?”

        “……”

        尚都花城物业管得严,没登记车牌的车子开进去得登记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格外麻烦。所以桑延也没让司机把车子开进去,直接在门口就停下。

        但坐了一路,温以凡的醉意似乎更浓了,这会儿连站都站不稳。

        桑延干脆把她背了起来。

        温以凡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她似乎有些困了,但还一直嘀嘀咕咕地说着话:“所以,一定不能靠色相吃饭。”

        桑延安静听她说。

        温以凡:“这是最没有前途的路。”

        “嗯。”桑延顺着说,“没人让你靠色相吃饭。”

        温以凡摇头:“有的。”

        闻言,桑延的脚步一顿,回头:“谁?”

        温以凡似是想说什么,但对上他的侧脸时,又把话都咽了回去。她收回眼,思考了下:“我之前在宜荷的时候,先是在报社实习了两年多,后来去宜荷广电了。”

        桑延很少听她提及以前的事情,神色微愣。

        “我是通过社招,进了他们那的一个王牌新闻栏目。”温以凡说,“我也没想过能进,因为能进去的基本都是走关系的。我就是想试试,所以投了简历。”

        桑延应了声:“然后呢。”

        “然后,”温以凡的神情有些呆,似乎是很不喜欢这段回忆,“我在那呆了好几个月之后才知道,组里很多人都在说,我是跟主任上床了,才进来的。”

        “……”

        “我也不是很在意这些事情。毕竟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也管不住。”温以凡说,“不过我也没想过,我那个主任,是真的想跟我上床。”

        桑延的脚步停了下来。

        “他说我这张脸干点什么都比当记者来钱快,还轻松,也不知道我在清高个什么劲儿。睡几次对我也没什么损失。”温以凡的话停住,过了半晌才道,“…我好讨厌那个地方。”

        桑延低声哄道:“嗯,那咱以后就不去了。”

        温以凡低不可闻道:“为什么都要,这样说我。”

        怕吓着她,桑延压着心底的戾气,试图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些:“因为他们有毛病。”

        “……”

        “桑延。”

        “嗯?”

        “我回南芜之前,”温以凡轻声说,“梦到你了。”

        “……”

        “我梦到你来宜荷了,带着你,”可能是说久了有些困,温以凡说得有些艰难,“带着你,嗯,你妻子。你们是来新婚旅游的。”

        桑延笑:“你这都什么梦?”

        温以凡:“你特别开心,还笑着跟我打招呼了。”

        很奇怪。

        那个时候,温以凡其实已经很久没想起过桑延了。

        但醒来之后。

        她突然就想回南芜了。

        她讨厌宜荷。

        也讨厌北榆。

        没有一个城市是她喜欢的。

        但那一瞬间。

        她觉得,至少她爸爸的墓在南芜。

        至少,南芜还有一个,她想见却不敢见的人。

        “行吧。”桑延思考了下,语调也多了几分认真,“那咱以后也去宜荷旅游。”

        “……”

        温以凡怔怔地盯着他的侧脸,莫名有点儿眼热。她低下眼,轻轻地吸了下鼻子,很小声地说:“桑延,对不起。”

        “嗯?”桑延问,“对不起什么?”

        “我太重了。”

        “我这还没说什么呢,你就说自己重了?”桑延笑,“想道歉前先掂量掂量自己身上的肉,行不行?你这骨头还硌着我呢。”

        温以凡没说话,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

        对不起。

        我以前说话,语气太重了。

        温以凡没再说话,思绪渐飘,全身心的安全感被眼前的男人占据。眼皮渐渐耷拉下来,脑子有些沉,回想起今天婚宴上陈骏文的话。

        ——“当时胖子在那哭诉着呢,喝得像个傻逼一样。他把桑延当成他大学追的那个女生了,吼半天‘万琳!我是你的备胎吗!’桑延也喝了不少,也像个傻逼一样,重复着他的话。”

        ——“啊?桑延说什么了?”

        ……

        也不知道究竟是自己没听清,幻想出来的话,亦或者是真的就是那样发生的。

        可桑延,应该不会说那样的话。

        他不能说出那样的话。

        他是那么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就应该一直是骄傲的。

        不会被任何事情打败。

        所以,他绝对不能是,就这么一直在等她。

        极为强烈的愧疚感几乎要将她压垮。

        温以凡不希望这是真实的,觉得自己没法承受起这样的对待。

        ——他说什么了啊?

        温以凡不敢再去回想。

        她疲倦到了极致,慢慢地,被这浓郁的睡意拉扯进了梦境。

        梦境里,热闹熙攘的大排档内。

        男人穿着白衬衣,领口的扣子解开几颗,袖子也稍往上卷。他的眸色漆黑,眉眼被醉意染上几分溃散,漫不经心地重复着钱飞的话:“我是你的备胎吗?”

        陈骏文在一旁笑:“桑延,你他妈被传染了?”

        “我是你的,”像没听见一样,桑延语气很轻,“备胎吗?”

        “……”

        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拉远。

        热闹的场景喧嚣,但似乎都与他毫无关系。像是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桑延的喉结上下轻滚,眼角被酒这熏上了点红。他垂下眼,自嘲般地扯了扯唇角,声音低哑至极。

        “备胎…也行。”

  https://www.24kwx.com/book/6/6619/56831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