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破魔令 > 还债 中

还债 中

        贺延毕竟已开始修仙,目前这里面属他最有能力。

        宋辞虽是神君凡胎,但神魂没有觉醒前,也是与常人无异的,不过是灵根非同寻常罢了。

        林岁岁急切地看着不停打量陈玉燕的贺延,见他也是一脸茫然。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当真没见着?”

        这一声有些突兀,吸引了早早带着马车躲在一旁看戏的归期。

        它悠悠闲闲撅着腚,甩了甩自己的蹄子,“你看的没错,那个新娘身上的确有些东西。”

        “嘶--嘶--”

        这是马的叫声。

        “你也看得到?”这却是林岁岁的声音。

        一人一马你来我往,惊得陈玉燕等人往后又退了几步。

        宋辞好看的眉眼又皱了起来,脑中短暂却清晰的有了三个字,驭兽术。

        这记忆来的突兀,可他却习以为常。

        自打他这次被林岁岁救醒以后,不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脑中似乎都有相应的记忆。

        起初他也被惊住了,可只要有林岁岁站在身边,他的心就会很平静。甚至于对这些奇怪的事也有些默认常态的意思。

        但贺延众人却显然不是这么认为的。

        林玥玥心中暗喜,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魔怔了么。林岁岁既无灵根又有魔怔,还有什么资本跟她争正妻之位。

        她脸上惊恐极了,躲在贺延身后,暗戳戳道:“延哥哥,这不就是咱们之前看的破魔指南里入魔的魔怔么?”

        林玥玥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那不过是卷残本,记载也有些不清楚。”贺延清了清嗓子,扬声道:“且魔怔发生在活死人身上,大家看看岁岁,脸上既没有死气,身上也无腐肉。我看不过是场误会罢了。”

        死气?

        宋辞看向周身雾气的林岁岁,默默往她身边凑了凑。

        像是感应到了同类,她额间刚刚还若隐若现的蓝光瞬间光芒大盛。宋辞松了口气,紧挨着林岁岁开口道:“大家勿慌,林姑娘刚刚不过是用了驭兽术,此乃高阶术法。并非小林姑娘所言的魔怔。”

        “高阶术法?”贺延听的不满,他可以护着林岁岁,却见不得其他男人,尤其是这个宋辞也护着她。

        “宋公子可曾进入梦陀山学习过?”贺延冷笑。

        “不曾。”

        “那宋公子可是研读过术法本典?”贺延不屑极了,挑衅着。

        “亦不曾。”

        宋辞自始至终都没有情绪改变。

        贺延就等着他这一句,悠悠道:“那宋公子又从何处得知驭兽术三字?”

        “今夜在场的各位都是见识过这扇门的厉害的。”

        贺延略一思量,反正除了他们四人,其余人也看不见门里的蓝光,索性不如颠倒是非来剂猛药,“宋公子既未修习仙道,想来也不会术法。那这扇门难不成是精怪化身,所以才会遵从主人所想,将我等众人拦在门外?”

        他转向恐慌的众人,高声道:“刚刚岁岁也说是有苦衷的,贺某大胆猜测,想必就是被宋公子......“

        贺延故意停顿了一会,才恍然大悟地看向同样惊慌的陈玉燕,庆幸道:“还好陈姑娘祖上有福气,不然若真成了姻缘,姑娘可不是自己羊入虎口了么?”

        他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再加上贺家公子的身份。周围众人连连点头,也不知谁高呼了一句,“烧死他!”

        其余人似是被这句话点醒,纷纷振臂高呼着:“烧死他!”

        “烧死他!”

        “烧死他!”

        ......

        林岁岁气结,挡在宋辞面前,怒道:“贺延!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脸色涨红,显然是被气的不轻,“我重伤时,贺老爷子可是亲口所说,若不是蓝光护佑,世上早就无林岁岁此人。”

        “他老人家明明白白说了蓝光是神光,你现在红口白牙乱说一通,我到想问问,你与贺老爷子谁更具有说服力!”

        “难不成贺家修仙世家的名号就是靠颠倒是非来的么?”

        林岁岁忍他很久了,要不是不想与他多生联系,单凭他与林玥玥暗地里的勾当都够她不带重样的说上三天三夜。

        现在他居然还敢腆着脸,信口雌黄!

        这样的人居然还是男主????

        林岁岁连连翻了几个白眼,朝着林玥玥投去可怜的目光,摇着头道:“本来我也不欲多说你我之间的事,但现在大伙都蒙在鼓里,以为宋公子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她冷笑着环顾了四周,见个个都伸长了耳朵,哼了一声道:“但我要再不说出实情,光是众人的唾沫星子都要在宋家门口砸出个洞了。既然咱们生而为人,良心与道义是不能少的。不然与那些牲畜有何分别?”

        归期本来还边听边点头,听到她说牲畜,忍不住反驳道:“哎?看不起谁呢,这是?”

        可听在众人耳朵里也不过是附和般的马鸣。

        林岁岁装作不曾听到,声貌俱佳的讲述了她与贺延、林玥玥之间的恩怨,末了还意味声长的看向一脸怒气的两位主人公,故作悲切道:“都说女子反复,依我看这话却是大大的不妥。”

        她转向听得认真的陈玉燕,温和道:“陈姑娘刚刚想必也听到我那不成气候的妹妹说这门里有蓝光了,对么?”

        “是听过。”

        陈玉燕还沉浸在林岁岁说的往事中,也没来得及多想,张口便认了下来,“刚刚我离得近,小林姑娘的确说过。也说过这门里的光芒与林姑娘身上的蓝光相似。”

        “各位,孰是孰非相信大家心中自有定论。”

        林岁岁看着动摇的众人,再接再励道:“既然我从小长在深闺都可以有神光护体,那试问长在梦陀山山脚下的宋公子为何不能被神光护佑呢?”

        “当然,贺公子要是执意是精怪所为,大可以用你贺家绝学将这扇门收服。”

        林岁岁言尽于此,她目沉如水,丝毫不惧众人各式的眼光。

        周围渐渐有了不一样的声音,“我觉得这姑娘说得也有几分道理。”

        “可不是,若真是精怪,贺公子这会应该出手了吧。”

        “依我看,多半是男子间的争风吃醋。赵四,这不就像你和李三的那次打架么?”

        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多,林岁岁可不打算就此结束,她白了一眼默不啃声的贺延,朝着若有所思的陈玉燕笑了笑,“陈姑娘,最近可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https://www.24kwx.com/book/6/6657/49743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