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破魔令 > 前尘 下

前尘 下

        化为灰烬还能这么多话。

        “好...吵...”

        林岁岁艰难地吐出两个字,手臂的麻木感瞬间激得她清醒了起来。

        刚一睁眼,就看到宋辞走的极为艰难,正经过屏风。

        “宋...公子?”

        林岁岁艰难的活动着发麻的身体,看着走路还是需借助外力的宋辞,喜道:“公子体内药力消退了不少。”

        宋辞愣了一下,手在袖中攥紧,“多谢,今夜的事劳姑娘费心了。”

        他突然冷淡,倒是让林岁岁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抱鱼童子既然没有拿走自己的躯壳,也没有再次驱使绿叶。

        估计是凉透了。

        但她不敢大意,习惯性的拉起宋辞就要往外走。

        “林姑娘。”宋辞轻轻拂开林岁岁的手,偏过头不看她,“林姑娘既然心中还挂念着贺公子.......”

        林岁岁还等着他继续往下说呢,宋辞自己就已经先停了话头。极为无奈地看向摸不着头脑的林岁岁,叹息道:“是宋某失言。”

        “……”

        现在可不是扯东扯西的时候,林岁岁脑子里堆了一堆问题。

        尤其是梦里见到的宋瓦匠,也不知该怎么提起才不会让宋辞更加难过。

        她偷偷瞧了眼宋辞的脸色,现在的气氛显然不适合说这个。

        “呼呼-呼呼-”

        低低的呼噜声惊醒了各怀心事的两人,榻上的陈玉燕睡的安稳极了,也不知正在做什么美梦。

        林岁岁想起抱鱼童子出现的时机,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不像是过了三更天,连忙问道:“宋公子,我睡了多久?”

        “粗略估计的话。”宋辞敛了情绪,认真回忆了片刻,又估算了一会,“从姑娘去看陈姑娘到喊出贺公子名讳,至多半个时辰。”

        “这就怪了。”

        林岁岁与宋辞站的近,见他身子还有些晃动,显然是在勉力支撑。

        她顺势拉住他仔细分析道:“依照陈玉燕与陈家地缚灵的说法,陈玉燕只知道是绿叶缠身夜夜噩梦。却不知到底是何物作祟。”

        “刚刚我却是被抱鱼童子拉进梦中的。我与绿叶打斗虽不太体面,但也算是伤它至极。况且.......”

        宋辞听的细致,疑惑道:“抱鱼童子?”

        “正是。”林岁岁看着院子里沾着宋辞鲜血的棍子,一个极为不成熟的想法冒了出来。

        一开始他们进入书房时,林岁岁并未觉得那棍子有何特殊,但经过宋辞的血,抱鱼童子不但能现形还能将远方的贺延也拉进梦中。

        足见宋辞的血,大有用处。

        眼瞅着外面的绿叶越来越淡,林岁岁沉吟了片刻,还未前行,就被宋辞牢牢抓住衣袖,“危险。”

        他虽看不见外面的东西,但刚刚林岁岁被抛向空中的那幕,现在想起来仍是胆战心惊。

        “不妨事,刚刚在梦里,我都解决的差不多了。”

        林岁岁简单的说了说梦里的情形,却刻意略过被抱鱼童子破腹的经过。

        即便如此,宋辞的脸色还是很难看。他反握住林岁岁的手,坚定道:“我随你一起去看看。”

        “真没事,你看咱们在这说了这么久,不一直很平静么。我就去看看,很快的。”

        她安抚了半日才勉强哄着宋辞坐下,自己一溜烟跑了过去。

        棍子上的抱鱼童子雕刻已经化成了灰烬。上面的血迹也随之消失的一干二净。

        林岁岁低着头,用手指随意拨拉着棍子,大脑却是飞速的运转。

        当宋辞受伤时,蓝光就会出现。

        而他的血就像是一个培养皿,可以让死物变成活物,并且得到的血越多,这种精怪的力量就越强。

        但同时他伤的越重,爆发出来的蓝光威力也就越大。

        所以宋瓦匠失踪,抱鱼童子成精多半也是跟他有关。

        林岁岁步伐沉重,要是照实跟宋辞说,他定然会自责难堪。

        倒不如先把这点隐瞒下来。

        于是她深深吸了口气,看向宋辞的眼光格外认真,“宋公子,你三个月前可受过伤?”

        “三月前我曾来看过家父,替他递瓦片时不小心划破了手。”宋辞皱眉,极为不解,“此事与我受伤有关联?”

        “不全是,我想,那个高人才是关键。”

        林岁岁眼神黯淡,以宋辞的肉体凡胎,也不知受了多少次伤。要是他的血一开始就有用,估计梦陀山早就遍地精怪开花了。

        所以,定然是有人提前打开了宋辞体内的钳制,故意造成这种局面。

        好巧不巧,还真有个能人,正正好三个月前出现。

        林岁岁头痛欲裂,此事越来越麻烦,偏偏她已经涉及其中,只得硬着头皮继续。

        既然这个高人掐算一绝又设了这么大的套,就算是没有把握也必须去会会他。

        她看了看榻上的陈玉燕,低低喊道:“陈姑娘?!”

        榻上的人没有反应。

        林岁岁只好拍了拍熟睡的陈玉燕,却被她一把握住手,嘀嘀咕咕极为欢喜道:“哎呀,宋公子,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

        女儿家娇羞的低语,听得林岁岁都有些脸红。

        她悄悄瞥了眼宋辞,见他眼观鼻鼻观心,并无半点神色改变,忍不住叹了口气。

        书中曾几语带过,宋辞进入梦陀山修行至神魂觉醒这段期间,异常冷漠。

        除了对林玥玥还能勉强一笑之外。其他人压根近不了身。

        也不知她卖力又卖命的这番折腾,能不能如愿以偿。

        林岁岁小心的抽回手,正打算再喊几声试试。

        宋辞的声音蓦然出现在耳边,“陈姑娘。”

        他这声比她刚刚的还要低,林岁岁摇了摇头又清了清嗓子,“陈……”

        “宋公子?!”陈玉燕愉悦的声音打断了林岁岁。

        她一骨碌从榻上爬起来,眼里全是惊喜,“原来你我真的成亲了!”

        “……”林岁岁默默站在一旁,原来陈玉燕向抱鱼童子许的心愿便是这个?

        怪不得抱鱼童子会以绿叶作为化身,屡次试图拉宋辞入梦。

        要不是蓝光出现,说不定这会宋辞已经成为了有钱的鳏夫。

        造化弄人啊!

        林岁岁感叹了几回,见宋辞看了过来,才悠悠道:“陈姑娘,三个月前可说过什么类似许愿的话?”

  https://www.24kwx.com/book/6/6657/49743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