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破魔令 > 仙试 下

仙试 下

        她姿态极雅的走回自己马车,还不忘在上车前朝着走远的两处人影狠狠白了几眼。

        林岁岁一向走得快,身边的女子也似是习惯步履匆匆的样子。

        两个人走了没多会,便到了内山山脚下。

        梦陀山近在眼前,路却断了。

        林岁岁走到路尽头,瞧着横在中间约十丈宽的深渊,不由得身子往前又探了点。

        “你也觉得有问题?”孟清也学着她的样子往前凑了凑,“难不成是障眼法?”

        林岁岁摇了摇头,还未说话。就听早前先到的学子们愁眉苦脸的接话道,“开始我们几个也以为是障眼法。”

        说话的是个眉间有朱砂的书生模样男子,他朝着林岁岁与孟清见了礼,心有余悸道:“直到刚刚有位胆大的学子,嚷着要闯闯,结果不小心掉进了深渊。”

        “眉间朱砂,兄台可是齐家幼子齐鹤?”

        孟清见对方不否认,斟酌道:“以齐公子的身法救出坠崖之人应当不难,可是出了什么变故?”

        齐鹤脸色煞白,自责道:“姑娘所言极是。当时齐某已然抓住了那位学子,谁曾想,从崖底猛然窜出了一条浑身青黑的巨蟒,一口将那人拦腰......”

        这情景听得都骇人,更别提这些亲眼所见之人。

        林岁岁叹了口气,书中写的明白。

        梦陀山作为一座灵山,自古便有不少人或是妖魔想要据为己有。

        为了一劳永逸,梦辞神君便在前山扔了一条小蛇,若不知法门所在,便是答应以身饲渊。

        所以,这并不是障眼法,而是恶奇狱。

        渊,便是护山的那条巨蟒,因每年有无数人不知其厉害硬闯而生生折了性命,故而称为恶奇狱。

        每隔三月,秦柯难都会变换恶奇狱的法门。

        如今要想安然进入内山,须得有月灵根的女子将自己的三滴血洒进深渊,以祭祀恶奇狱。

        方可打开法门。

        而全书只有一人是月灵根。

        ”我小司马就不信了!”

        他抽出自己腰间的长刀,豪气万分,“各位大多来自修仙世家,自然都是有些底子的,不如大家联手,将那巨蟒斩了!”

        齐鹤不赞同,“司马兄,那可是渊!就凭我们这些乌合之众,只有饲渊的份,根本近不了它的身。”

        “阁下可是司马究?”孟清拱手见礼,先是齐鹤,又见了司马究。

        今年梦陀山可真是热闹。

        司马究上上下下打量了几遍孟清,鄙视道:“姑娘一身白衣,又知道我们两个的名讳,想必也是八大家族的人吧?”

        “在下孟清。“

        她神色自然,“看来今年仙试能人不少,竞争恐颇为激烈。”

        “那是自然,不过与孟姑娘可没什么关系。”司马究嗤笑,“神君转世,多半也是个男子。”

        “司马兄!如此说话有失教养!”齐鹤皱眉,朝着孟清歉意道:“孟姑娘莫要放在心上。他无心的。”

        “我小司马说得出就不怕认。孟家空占着第一修仙世家名声,到她这一代,连个兄弟都没有。要我说,多半是仙缘已尽!”

        “司马兄这番话可真是贻笑大方。”

        “诚然,若论子嗣,司马一族的兄弟姐妹可是不少,但要论真血脉可就不好说了。”

        孟清眼神冷冽,“强抢民女,以高价广收男婴。”

        “姓孟的!”司马究长刀横穿,直逼孟清面门。

        她一个转身,以剑抵住司马究的长刀,冷漠道:“要我说,与其追着那虚无缥缈的传闻,不如好好练练自己的绝学。”

        “两位不要打了,不要伤了和气!”齐鹤身法灵巧,左劝右求。

        “休想!”

        两人此时倒是默契,齐齐喝道。

        齐鹤讨了个没趣,朝着看得津津有味的林岁岁抿唇一笑,默默站在了她身边。

        自从十几年前,有传闻神君重入轮回。

        八大家族适龄的幼子都被当成了试炼的苗子,不论嫡出还是庶出,亲生还是抱养。

        只要其中有一人能在仙试中拔得头筹,多半就是神君的凡胎。

        再等飞升得道,便可印证真伪。

        而培育了这凡胎的家族,将会受到莫大的荣光。

        “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齐鹤瞥了眼还缠在一起打斗的孟清与司马究,与身边的林岁岁攀谈了起来。

        “小女林岁岁。”

        她唇边绽出一朵笑花,眉眼似有东风拂过。

        齐鹤喉结一动,还是知礼的移开眼,“林姑娘,有礼。”

        “齐公子有礼。”

        她声音清脆,唤的齐鹤脸上也带了笑意。

        他收住心思,刚回头。便见林岁岁声音欢快,脸上的笑意更甚,“咦,你来啦!”

        齐鹤闻声望去,登时怔在了原地。

        “岁岁。”宋辞的声音低沉,带着几分亲昵。

        “这位是?”

        齐鹤忍不住出声询问,就连司马究与孟清也停了下来。

        这人的相貌极佳,眉眼之间清冷与暖意相互交替,尤其那双眼里仿佛盛有无尽的时光。

        看透了世间百态与人情冷暖。

        孟清收回剑,不自觉的凑在齐鹤身边。司马究也觉得什么意思,索性也凑了过来。

        “在下宋辞。”他自然地站在林岁岁身边,又从随身的包袱里掏出一枚鲜果递给她。

        林岁岁刚要咬一嘴,又停住了,“我要是吃了,那你呢?”

        宋辞轻轻笑了笑,“我吃过了,这是留给你的。”

        林岁岁也不推辞,她实在是有些饿了。

        根据书上的描写,那月灵根可要晌午过后才能到恶奇狱。现在不吃点,一会可没精神应付仙试。

        “你姓宋?”

        司马究疑惑,也顾不上什么礼仪,追问道:“那令尊可是宋勉?”

        齐鹤皱眉,伸手拽了拽司马,低喝道:“胡说什么,宋勉前辈十几年前早就没了。”

        他朝着宋辞摇了摇头,“宋公子见谅,司马兄一向口直心快。并非故意打听宋兄家世。”

        “无妨。”宋辞没什么起伏,淡漠道:“家父并非宋勉前辈,只是梦陀山山脚下的一名瓦匠。”

        听到这孟清总算松了口气,旁人不清楚,她可知道当年宋勉身亡的真相。

        若宋辞真是宋勉之子,那八大家族隐瞒的秘密可就保不住了。

        还好,他不是。

        孟清轻轻一笑,愣是看呆了司马究。

        林岁岁咬着鲜果,细细留意着每个人的表情。果然,还是上山比较好玩。

  https://www.24kwx.com/book/6/6657/49794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