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K小说网 > 贞观从拯救老爹开始 > 408、竣工!

408、竣工!

        玩玩是肯定不现实的,倒不是唐某舍不得钱,这百来个人进去一个人搂一个,直到失联也才能话多少钱?

        主要是本将要考虑到士兵的战斗力,要是鹰扬卫都成了软脚虾,还算什么事儿?

        再说了,唐某今天带着部队进去众乐乐了,只怕明天就要被未来老丈人通传到两仪殿书房,然后用剑抵着脑袋。

        所以,唐河上直接打马离去,丝毫不顾及那身后传来的几乎可以把人的身体给穿透的带有幽怨的目光集束。

        唐河上和鹰扬卫士兵们在皇城城门口分别,转道冒着大雨往长安城外行去。

        “王玄策呢?”

        “不知道,可能去了大坝上!”

        在“项目部”扑了空的唐河上只能将白马丢在院子里,支着油伞往大坝走去。

        其实,这个时候的唐河上打不打伞已经没了啥用,这一路一手抓缰绳一手打伞过来,身上早就被淋了个通透。

        还打着伞,只能是保护脸不被雨打得生疼而已。

        大坝之上,一群披着雨衣的人直勾勾看着渭河河面,其中有一人便是洛阳帅哥。

        站在大坝上这一个多时辰以来,渭河的水位已经上涨了半尺。

        这让雨中的王玄策眉头皱得很深很深。

        “情况怎么样?”

        身后突然出来熟悉的声音,王玄策转过身来摇了摇头道:“东家,情况不妙!一个时辰水位就上涨了半尺,这雨要是继续下,水位上涨的速度会更快。只怕三两天这水位就能漫过堤坝,到时候......”

        到时候刚刚修建的混凝土河堤肯定会被水泡着,直接废了。

        “不应该在这个季节修建水电站啊!”

        王玄策一脸苦涩,“若是放到枯水季节,哪里会有这种事儿?”

        唐河上是直接噎住了,要是我有的选,我不晓得安排到枯水季节?

        可我爹没给过我选择!我能咋地?

        深吸了一口气,唐河上郁郁道:“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派人密切关注水位,还有,立即想办法加固临时堤坝。水可以漫过去,但是定不能是堤坝崩塌!”

        “明白!”

        王玄策郑重点头,水势若是实在太大,漫过堤坝还算小事,大不了就是水电站的前期工程全部废弃。可要是后者......渭河下游将被决堤的河水弄成泽国!

        届时别说修水电站了,眼前这位年轻的东家只怕是真的要进天牢然后出不来了!

        王玄策一脸决然保证道:“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您放心,我一定立即派人用泥土把身后的东西给填满,用来加固大坝!”

        “这里就交给你了!”

        唐河上拍了拍王玄策的肩膀,转身离去。他实在不敢再待在这里,他看着王玄策脸上的决绝莫名觉得心疼。

        老天爷并没有因为唐河上的心疼而收敛多少,或许,他也想通过一场雨证明给皇帝看看,唐老四不是神仙?

        雨一直下!

        堤坝上的气氛不算融洽!

        已经是连续第三天冒着雨走上堤坝的王玄策看着眼前距离堤坝顶端只有一丈的水位,蓦然觉得胸口疼痛得厉害。

        他的牙巴紧紧的咬着,不得不下达一个十分不情愿下达的命令:“让工人们加个班,用泥土将大坝加固!”

        “王少匠!再等等吧!”

        王玄策的身后,一个同样身穿雨衣的人情不自禁出言相劝。

        那可是这么多人多少日夜奋斗的出来的结果?

        好不容易弄出一半了,这要是立马加固临时大坝的话,那就是相当于把之前浇灌了一半的水电站大坝全部不能用了啊!

        难道王玄策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么?

        不,他比谁都清楚。

        水电站距离临时修筑的截流大坝只有百十来米远,按照原本的设计,当水电站大坝竣工的时候,会炸掉这临时修筑的拦河土坝。

        可是有一个关键点,电站水坝的抗冲击数据是根据现在的土坝宽度设计的,也就是说,如果要加固拦河土坝,那么就必须对水电站大坝的数据进行重新修正。

        不然,当竣工之时,临时土坝用火药一炸,水和泥土冲下去很有可能把水电站给冲垮!

        可眼下有什么办法?真的请自家那位前段时间被谣传成神人的东家来到这河堤上作法,让天上的雨师消停消停,反正雷公和雨师应该是朋友嘛!

        得了吧!

        跟随唐河上这么多年,王玄策能不晓得自己东家就是个凡人?

        王玄策苦涩道:“没办法啊!截流用的大坝全部是泥土,虽然考虑到了汛期,可泥土终究只是泥土。水位若是再往上涨,谁也不清楚它还能否坚持住!一旦决堤......后果不堪设想!加固吧!”

        “诺!”

        一个身穿雨衣的道建司匠人猛然跺脚,转身传令去了。

        可他刚刚走了两步,突然有一种错觉,雨......似乎下小了一些?

        “那啥!”

        停住脚步,他转过身来问道:“诸位,这雨是不是下小了一点?”

        下小了吗?

        脸上全是泪水和雨水混合液的王玄策猛然抹了一把脸,然后直勾勾地看着河面上的水花。

        “好像!”

        他吞了吞唾沫道:“好像是小了一些!都看看,别产生错觉!”

        雨变小了,那就意味着......

        匠人们听得此言,一个个愣是盯着天空,心里全部在祈祷,一定是要变小了啊!

        这一看,就是半盏茶的时间。

        原本还是瓢泼的大雨,变成了淋漓不尽的小雨点,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会停止。

        一个匠人激动得跳了起来:“王少匠,可以确定了,雨小了!小了啊!”

        洛阳帅哥翻了一个白眼,尼玛到了这个时候老子还需要你说“雨小了”?

        “那啥!”

        原本准备去叫工人的匠人咧嘴一笑问道:“少匠,咱们现在不用加固河堤了吧?”

        “哈哈哈!不用了!”

        王玄策哈哈大笑道:“秋收的日子到了,按照县志的记载推算,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会持续晴朗,还加固做什么?这可是老天都在帮咱们,若是还完不成工期,可就对不起他对咱们东家的照顾了!”

        “嘿嘿!”

        长安建司在水电站项目的头头也笑着道:“咱们东家是神人嘛!自然有上天眷顾。”

        “哈哈哈!”

        土坝上的阴霾在雨即将歇之时,顿时换成了笑颜,就连唐河上的玩笑都敢开了去。

        长安学院里,看着即将停歇的雨,唐河上的心里也是骤然轻松。

        要知道,就在昨天,皇宫里可专门来了人传达了丈母娘询问“工程是否能如期完成”的口谕。

        那可是丈母娘呢,老丈人都有些敬畏的存在。

        ......

        老天爷很给面子,就像王玄策根据县志推测的一样,第二天就把乌云换成了烈阳。

        水电站工地再次陷入了热火朝天的施工之中。

        于此同时,长安城外的田地里,李二陛下割下了今年秋收的第一镰,一片有一片的金黄被割倒,农户们的脸上挂满了收获的喜悦。

        时间渐行,越来越多的金色被土黄取代,水电站的内坝终于浇灌完毕。

        王玄策按图索骥,带着道建司的十多个匠人以及长安建司的人员一丝不苟地填充着内坝和外坝之间的沟壑。

        一担又一担的泥土,一个又一个竹环被填了进去,然后夯实。

        看上去十分雄伟的水电站正在渐渐成型。

        于此同时,长安城内,读书声也越来越大,平康坊的生意恰如其分与之成反比,越来越惨淡。

        不少老鸨都在背后骂着那狗日的冠军侯,要不是他出面教育读书人们,咱们的生意定然会持续到科举结束。

        翠云楼的某个东家有点想给自己一个耳光,为何要去找唐河上解决这个问题?

        连带着这么多天,生意都不咋地!

        这不是自己和自己的腰包过不去么?

        再加上那球场的建设花钱越来越多,此消彼长之下,任城王是满脸苦笑。要不是有着老程那样忠实的顾客,家里怕是真要揭不开锅了啊!

        说起老程,任城王很是羡慕,自打老程和唐河上合资在程家庄办厂,莒国公府似乎就没有差过钱用。

        从最初的玻璃,猛赚一笔,到后来官道建设,水泥收入源源不断。

        然后玻璃大量生产,虽然利润点降低了,可长安到处都在建设新的楼房,玻璃成了必备的东西,收入实在不少。

        然后又是球场建设、水电站建设。

        狗日的老程,不知不觉成了勋贵圈里最有钱的几个人了!

        关键是另外几个人好像都是唐河上的合作伙伴来着。

        房玄龄!

        李绩!

        李靖!

        这些人借着儿子跟着唐老四跑一趟塞北草原的事儿,成功搭上了致富的马车。

        如今他们家里的钱财已经远胜本王这给曾经的长安首富了啊!

        任城王只能郁郁,谁让自己生下的第一个娃娃是个女孩,还只有十岁,实在没办法跟着唐老四跑去塞北救爹?

        时间的脚步继续前行,一晃,中元节已过。

        秋收的号角接近了尾声,水电站的建设也随着几块巨大的厚铁板地运达而接近了尾声。

        工地上,几十条绳索,几十组动滑轮组成的吊装工具拖拽着一块巨大的铁板正在朝着混凝土大堤中间的巨大洞子去。

        那是叫做泄洪闸的东西,整个闸门重达几千斤,安装好之后,将由几个转盘和多个齿轮组成的阀门升降。

        升起来的时候,开始泄洪,降下去的时候,自然能严严实实。

        毫无疑问,这是让王玄策佩服不已的东家设计出来,然后由长孙家的铁厂做出来的东西。

        其运输和安装充满了智慧的力量。

        四个泄洪闸,安装了四天时间。

        这个时间看上去很长,可实际上是相当短暂。

        也正是在这四天里,又是几组器械运到了施工现场。

        只是,这些器械王玄策和长安建司的人没有参与安装,仅仅是帮忙运送到了大坝腰部的小房子里。

        安装的工作全部是由火药监姓李的两个头头还有大安坊的几个工人在做。安装效率很慢,王玄策看得很焦急却帮不上任何忙。

        ......

        不知又过了几天,两仪殿书房内,李二陛下突然找来了老太监问道:“今天初几?”

        “初一!”

        老太监躬身答道:“八月初一!”

        “初一了啊!”

        李二陛下眉头一皱,一转眼,竟然八月初一了!距离唐河上给朕保证的最后期限只有五天了,也不知道水电站弄的怎么样了啊!

        老太监似乎看出了皇帝心中所想,笑着问道:“陛下,要不老奴把唐老四叫来问问?”

        老太监的建议显然很符合李二陛下的心意,他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老太监心领神会转身离去,却是不想刚走到门口,一个青年迎面而来,不是唐老四还能是谁?

        那唐河上一脸笑容,任谁一看都是有好事儿!

        “成了?”

        老太监双眼一眯,问到。

        唐河上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说了一句:“等一会让您就晓得了!”

        没有通传,直接走进了两仪殿,唐河上道:“陛下,今日忙不?有没有兴趣跟小臣去一趟渭河边欣赏风景?”

        “哈哈哈哈!”

        李二陛下闻言直接笑了起来,不吝称赞道:“唐小子,你办事儿果然靠谱!你可是不晓得,这些日子,皇后......咳咳,走,朕随你去看看!”

        唐老四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东西,他咧嘴一笑露出一个臣懂的表情。

        李二陛下瞪了一眼,“瞎猜什么?赶紧走!”

        一个皇帝,一个太监,再加上唐河上,三人联袂出宫,直接朝着渭河骑行而去。

        不多时,一座宏伟的建筑出现在了李二陛下的眼里。

        “这!这!”

        眼前的建筑显然让李二陛下有些震惊,“这只怕不下三十丈吧?”

        “的确!”

        唐河上笑着回答道:“水电站大坝高三十丈!其截面是个梯形,底边长十五丈,顶部长五丈!由混凝土做内坝和外坝,由泥土、石头、竹环做内瓤;中间是四个长宽都接近一丈的泄洪闸,其闸门由半尺厚的钢铁做成,重达七千斤!

        陛下,看到那座房子了吗?

        那里面就是发电机室!它位于大堤的半腰上,正好能够借助水能转动发电机。”

        “陛下!”

        唐河上咧嘴一笑,无比自豪,“在所有人的努力下,发电站今日竣工了!”

  https://www.24kwx.com/book/8/8336/79925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4kwx.com。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4kwx.com